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五十一章 保護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孩儿他娘,快逃啊!”
王龙七眼见着一只浑身缭绕着黑色烟气的爪子朝二人伸过来,赶忙打断了姬玉环胡思乱想,扛着申公道,拔起腿来开始飞奔。
嘭!嘭!嘭!
两只黑色的爪子拍在地上,发出阵阵闷响,紧跟着一张赤目獠牙的兽口也从黑暗中探将出来,这半人半兽的妖物身高两丈有余,时而四肢着地,时而双腿发力,飞快赶上了王龙七,一爪子狠狠扇出,三道红光破空而来。
“申少侠,你放心,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哥们儿死也不会丢下你的!”王龙七咬牙道。
话音未落,就听脑后破风之声,他下意识身子一缩,整个躲在申公道的身子下面。
嘭——
三道利爪红光结结实实斩在了申公道的背上,两个人一起朝前翻了几个滚,狼狈落地。申公道本就存货不多的上古神猿血脉,又呕出了几分。
王龙七重新将他扛在肩上,口中道:“申少侠,振作一点!”
影子籃球員同人 愛的視線誘導 OVER TIME
那妖物见自己这一招不仅没打死猎物,反而还将他送出了很远,顿时暴怒,张口血盘大口,吐出一道红色匹练!
咻——
听到光柱分来的声音,王龙七连忙一个侧身躲闪,申公道又被横过来整个挡住了他。紧接着,红色匹练便狠狠打在申公道身上。
轰——
两人又一起飞出十余丈远。
王龙七摔得七荤八素,晃晃脑袋才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城池已经离自己不远了。只要进了城,相信这种小妖物就不敢再放肆追杀。
那边姬玉环也已经快要靠近城门,她见状,忙对王龙七喊道:“阿七,快过来!”
王龙七凝眉道:“不行,我绝不能抛下申少侠!”
说着,他又一把挎起申公道。
姬玉环这一声喊,却引起了妖物的注意,它方才将注意力放在王龙七身上,两次攻击无效,这才发现那女子已经快要入城了。
这怎么行?
于是妖物一瞪眼,鼻息之中居然喷射出一团火球!
轰——
姬玉环娇娇怯怯,又哪里能躲闪得及?
“孩儿他娘!”王龙七见状不好,连忙将肩上申公道朝前一丢,喊道:“接着!”
他距离近,这一抛,正将申公道砸在姬玉环身前,挡住了那一团火球。
轰!
申公道后背衣衫顿时炸裂,毫无意识地扑街在地。
“孩儿他娘快跑……”王龙七又喊了一声,还不忘添了一句:“记得把申少侠带上……”
姬玉环此时终于意识到了带着申公道的重要性,于是也拖着他朝前走。
那妖物接连几次攻击无效,气愤地捶动胸口,眼看就要气急败坏,可想而知王龙七他们又将面临一大波攻击。
帝歌 小說
正当此时,忽然一道金色圣光从天而降,咻——正落在妖物头顶。
嗤——
就像沸水融化雪人,妖物的身形发出嗤啦一身怪响,居然毫不迟滞地消融了,转眼消失在远处。
再抬眼去看,正有一位身着白金色长衫的贵气公子从天而降,来到二人面前。
“那妖物已经被我斩杀了,二位不必惊慌……哦,是三位?”
白衣公子看着那已经全无人形的申公道,不禁咂舌,“他居然还活着……”
“多谢公子相救,不知能否再搭救一下我的朋友……”王龙七上前求告道。
“你们居然是朋友嘛……”那白衣公子小声讶异了一下,随即点头:“我试试。”
说罢,他将手搭在申公道背后,指尖亮起一团白色微光,缓缓注入申公道体内。
王龙七也是见过世面的,看出这神通与李楚的小菩提咒颇为相似,大概是佛门的疗伤功法。
“原来他不是人类,而是有上古血脉的妖躯,难怪这都没死……”白衣公子沉吟道。
随着白光缓缓上行,片刻之后,申公道居然真的嗯啊一声,眉头抖动,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王龙七立马扑将上去,“申少侠,你可终于醒了,不枉我这么努力地保护你……”
……
“不是。”
“现在还不是!”
随着大皇子一句问话,李楚和叶冷儿同时给出了否定。
叶冷儿眨眨眼,瞥了下旁边的李楚,不知想到什么,眉毛突然一竖,看向了大皇子,“你不要以为叫一声姐姐就能让我放过你。”
大皇子弱弱地问道:“那我叫两声?”
“哼。”叶冷儿气极反笑,“大哥,你看着我自小长大。咱们兄妹之前无论争斗到什么地步,也不曾伤及性命。你一败涂地的时候,也只是被人赶出不老城,不是吗?我不愿意相信,今日你为了谋夺圣物,居然真地想要让人取我性命。”
“不是啊,小妹,我们只是想要吓你一下而已。”大皇子连忙摆手解释,“我已经和虾尊者和蟹尊者商量好了,只要吓你说出圣物的下落,绝对不能伤及你性命,不信你问它们!”
叶冷儿:“……”
李楚:“……”
大皇子:“……”
沉默了一会儿,叶冷儿面无表情道:“不如你下去找他们对质一下?”
“不要啊,小妹!”噗通一声,大皇子竟然跪了下来,“是大哥一时鬼迷心窍,强行向你逼宫,但是你要相信,大哥绝对没有要杀你的心啊。”
“鬼迷心窍?我看是图谋已久吧。”叶冷儿丝毫没有被他蒙骗的意思,“从我回到不老城那天开始,你们的计划就已经做好了。如果不是我说我手里有圣物,恐怕你不会捧我上位,而是会立刻将我杀掉吧。只可惜你谋划了这么久,却想不到我也是骗你的。圣物可能早就被二哥带走了,我手里什么都没有……”
“啊……”大皇子的小算盘被她戳得一干二净,自己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身子顿时颓唐在地,顿了好久,才又仰头道:“小妹,真的不是我想这样做的。先前你们将我赶出不老城,我有如丧家之犬,落入了贼人手中。是它们带我回到不老城,逼着我服从它们的计划,我也都是被人胁迫、被人指使的啊!”
“呵……”叶冷儿冷哼问道:“那是谁人胁迫你?”
大皇子仰头,大声道:“异妖门,腾河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