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將埋葬衆神 起點-第一百章:第七日分享

我將埋葬衆神
小說推薦我將埋葬衆神我将埋葬众神
长尾的白雀从城外掠来,振翅飞上秋日的高空,嘹亮的啼声在这个黎明响起。
小语抱着仙萝花盆,穿着带棉的剑衣从剑坪上向后望去,门楹间的抱鼓石,屋脊上的彩塑,亦或是由无数细部撑起的剑楼,它们都在秋光里泛着画一样的质感。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这是一个晴朗而平常的日子。
许多年之后,小语依旧会回想起这一天。
按照惯例,月试本该是在剑坪上进行的,但今年因神守山山主仙逝,来客众多,小小的剑坪便缺了排场,家族特意将场地迁移到了靠北边的更开阔处,那里曾是一位大仙人的证道处,如今作为遗址保留了下来,从那里远眺,可以望见山岳般的高墙。
小语与其余弟子走在一起,她穿着白色的剑衣,束着黑色的衣带,背负一柄木剑,小小年纪就显得英气飒爽,木剑上还有她亲手刻的‘吾道不狐’四字。
刻这四个字足足花了她两个时辰。这也没有办法,她从小写字就差,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她的做法并非是刻苦练字,而是将字写得更加潦草,假装自己是在创造某种特殊的行文,而不是没有能力将它写好。
一切偷懒皆有代价,这一次她苦练了半天才敢下刀,却还是不慎将‘孤’写成了‘狐’,不过这也应该无伤大雅,反正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她双臂环胸,神气扬扬地看着天空,不免又想到了师父。
今日要去比试,她恐怕是没有机会回小剑楼了,一想到今天又是看不到师父的一天,她不免感到失落。
不过师父虽看不到,但自己把小仙萝卜带来了呀,这对于小仙萝来说宛若胎教,必须要让它从小就看到自己的威风!
小语轻轻抚摸着怀中的仙萝叶子,高兴地笑了笑。
哎,也不知道师父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在修炼,有没有喂过猫,有没有被坏圣子欺负,有没有……在担心自己。
她这样胡思乱想着,巍峨挺立气势磅礴的神墙冷不丁地撞入了视野里。
小语虽非第一次见,但每每见到,她依旧会感到深深的震撼。这座人为夯土高筑的城墙不知消耗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它屹立于此,历风雨而不垮历千年而不衰,无论是凡人还是修真者都对它有着深深的崇拜,甚至有一种很广发的说法:城墙是庇护人族的冥古级神明,是与苍白和原点同一级别的圣物。
小语也深深地认同着这种说法。
所以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好端端的,这么多人要跑到城墙外面去。
在先生的带领之下,她与其他弟子来到了这处荒废许久的开阔遗迹,遗迹上已搭起了木台,摆起了大鼓,周围也已聚满了人,这些人皆是修真者,其中有斩杀过龙尸的剑仙,有悟透天碑的奇才,有背负十柄仙剑的神女,有集一宗绝学于一身的少年……他们大都来自仙山,皆赫赫有名。
当然,没有人从神守山奔丧而归的修真者云集于此,目的是来看一群稚童比试,他们真正来见的,只是小语的爹娘。
人神境几乎是人族修士的巅峰战力,这样一对道侣放眼整个修真世界都是稀少的存在,前任山主已死,之后他们的地位只会越来越高,修真者虽在世外却也不会真正超脱,他们依旧有人情世故。
小语则丝毫没有被万千目光注视的自觉,临近比武场,自信满满的她也感到了莫名的紧张。
这几天她虽有名师指导,也有勤学苦练,但终究是闭门造车,不曾实战,难免会觉得慌张,她正稳定着自己的心境,楚妙却不合时宜地走了过来。
“他们都是来看你的。”楚妙说的声音听不出多少情绪。
“看我?”小语有些吃惊,左顾右盼,道:“看我做什么呀?我又不是兽园中的奇珍异兽。”
楚妙羡慕着眼前少女的家世,但很显然,这个身在福中的少女非但毫不知福,还傻不拉几的。
都七岁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楚妙更为不屑。
她因为年幼的时候经历过灾乱流离,故而要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在她眼里,小语就是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妹妹。
“你稍后要多用心一点,哪怕是装模作样也要装出来,实在不行给对手使几个眼色也好,我们都能明白的。”楚妙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宫主大人收留我们,还请先生教我们武艺,我们感恩于心,不敢忘怀,所以……也不希望他们因你而丢人,你……明白吗?”
“我……”
小语一想到过去他们刻意让着自己的月试,不由感到羞耻,她鼓着脸,说:“别用这种长辈一样的姿态来和我说话,我才不需要你们可怜我呢!”
小语的话语饱含着骄傲与任性,楚妙见她如此,也懒得再说什么,只是冷冷道:
“但愿如此。”
“你这什么态度啊?”小语气得不轻,也发狠话:“你等会晚点投降,我要多揍你一会儿!”
“那你投降可要利索点,我可不敢揍你。”楚妙并不在意她的怒火。
“你……”
異能田園生活 小說
小语气得胸口一闷,她能感受到楚妙的视线,其中饱含着的骄傲与自信背面,是难以掩藏的哀其不争的轻蔑,最令她生气的是,她环顾四周时,发现也有不少弟子朝此处投来目光,他们的眼神与楚妙大同小异。
过去,小语有着自己独特的内心世界,她很少去观察周围的人和事,只在爹娘的庇护下安稳成长着,直到遇到师父以后,她像是突然开窍了一般,变得敏感细腻了许多,许多过去不曾察觉的情绪,如今在她眼眸中纤毫毕现。
没有人会关心小孩子的别扭,虽也有不少修真者朝这里投来目光,却也只是笑笑。
这场月试排场十足,但所走的流程却并不特殊,依旧与往常一样,唯一多的环节便是这次月试有特殊的奖励。
娘亲正要打算上台开场致辞的时候,小语却背着木剑,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花盆蹭蹭蹭地走上了比武台。
娘亲有些惊讶,不知自家女儿要做什么。
只见小语一手叉腰,一手伸出手指,指向即将与自己一同比试的弟子,大声道:“你……还有你们,都给我听着!等会比试都不许让着我,明白吗?我可不怕输,我只怕……赢得不够光彩!”
这一幕突如其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原本还有几个仙人指着那群弟子,讨论究竟谁才是两位人神境的女儿,如今答案已显而易见。
楚妙脸颊微红。她的脸红是替小语红的,对于小语威风凛凛的话语,她只觉得……尴尬。其余弟子也大抵如此。
小语可一点不觉得,她气势汹汹地上台,又气势汹汹地下台,无视了一切怪异的目光。
娘亲与爹爹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女儿下台之后,这位青春永驻的女子这才提着青裙款款地走上台去,亲自介绍月试的规则。
月试的规则极为简单,简单到没什么好介绍之处,只是比试、抽签不停循环,最终决出胜利者。
比试在修真界虽也算是司空见惯之事,但大部分宗门对于举办比试大会依旧是慎之又慎的,原因无他,只是修真者的记忆里实在太好,小时候比试中的惨败很有可能会成为一生的阴影,忘不掉,想不开,最终化作心魔,成为修道路上逾不过去的高墙。
当然,凡事有利有弊,很多顶尖的修士也是在一次次胜利与失败的撕扯中成长起来的。
青裙女子介绍完了规则,便又介绍起了此次的奖品,大家原本以为又是什么丹药法宝神兵利器,但女子将那东西从白色的信袋中取出时,许多原本随意的目光立刻凝聚了过来。
女子清冽的声音在遗迹中响起,清澈而平缓,她一开口,说的就是一件曾激起轩然大波的往事:
“百年之前,我曾与神守山十位修士穿越荒蛮,共赴天极,此事想来大家都有耳闻。”
岂止耳闻……
此事原本是保密的,直至十年前,神守山才终于将百年前远赴天极的那次历练公之于众,当无数前所未见的古代冰封怪物展露在众人面前时,人们才从这些巨冰中窥见了当年那场历险的一鳞半爪。
当年的十个远行者死了六人,余下的四人里也有两人在回来之后精神时常,陷入疯狂……小语的爹娘是唯二的幸存者。
故而也有很多传言说,除了那些冰封之物外,他们还隐藏了其他惊天的秘密,但具体是什么,或许只有这对夫妻知晓,或许也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当年我们于极地冰原中发现了那些封冻了不知多少年的生物,同时也寻到了一些相较而言无足轻重的东西,譬如……”
青裙女子打开信袋,将一粒碧色的小圆球取出,“譬如这枚种子。”
……
青裙女子虽说了‘无足轻重’四字,但这更像是欲扬先抑的手段,她接下来的话语深深震撼了许多人:
“世有神木居于天之极,名扶桑,古书有语,扶桑长两千丈,大两千围,上至天穹下通三泉,旷古无衰,直至百万年前为苍白之王啃碎根系,终于凋亡……”
青裙女子话锋一转,沉缓的语调中带着轻笑,“然则神木亦为神明,岂会轻易死去,相传它于凋亡之前一夜开花结籽,散播入尘世,却封大冰川,皆为冰雪掩埋,无扎根之壤。而我们所寻到的这颗……”
她抿唇一笑,目光扫过四周,继续道:
“而这一棵,很有可能就是神木的种子之一。”
神木之种?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们想到这东西来历会很大,却不曾想居然大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扶桑归根结底也只是传说中的神树,从未有人真正亲眼见过,所以这种说法更像是噱头,但无论它来历如何,能被他们珍视并保存至今的定非凡品,这百年里,许多神丹妙药的原料就是由他们带回的极地冰封之种中培育而出的。
这般来历的神物竟耀作为一次稚童月试的奖励……
稚童月试本就是儿戏,他们这么做……未免也太儿戏了些?还是说,他们坚信自己的女儿可以取胜?
但几位知道内幕的都清楚,先前上台的那个小语半点没继承父母的强大,只是个调皮任性的小姐罢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在场的修士皆自重身份,大部分人未流露出什么震惊之色,仿佛在进行一场冷静的比试。
种子……小语倒也吃了一惊,只见这枚种子有指甲盖大小,看上去应该是树种了,她连忙双手捧起花盆,注视着仙萝,承诺道:“小白,放心好了,哪怕我以后有了一整片森林,你也是我的唯一!”
她旁若无人地说着,但旁边并非无人,其他弟子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看傻子般的眼神,似乎都在为宫主的家门不幸感到悲哀。
在青裙女子介绍完奖励后,月试终于开始。
这次月试是上一次的延期,故而第一轮直接由小语与另一名少年进行上次未完成的比试。
在小语心里,上次比试的失利依旧历历在目,仿佛还是几天前的事情。
小语背着剑,挺胸抬头地走上比武台,心中却也惴惴不安。她的对手也走了上来,那少年也不过八九岁大,稚嫩之余还有些憨相,但他的剑术可半点不弱,上一次比试里,小语一度被对方的剑术打得难以招架,险些摔下比武台。
小语与少年取出木剑,双手持握剑柄,剑尖下垂,躬身互行一礼,随后拉开阵仗,各自摆出架势。
在场的人大都是冲着小语来的,所以没什么人希望关于她的比试结束得这么快,但小语的实力很多人是清楚的,她现在的架势虽拉得端正漂亮,但也仅仅是花架子罢了。
小语的爹爹都准备好稍后怎么安慰女儿了,唯她娘亲落座之后始终挂着恬静的笑,半点都不担忧。
鼓声敲响,比试开始。
小语本就有些紧张,这一记鼓声更将她的脑子震得微微空白,她虽保持着架势,可这几天练习过的剑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很是急人,对方却只当她是以不变应万变,率先持剑劈来。
小语仓促抵挡,第一招就落了下风,被逼得后退了半步。
原本对她尚有些期许的人也因这一招而失望了。
她想要叫停,给自己调整的时间,可对手是敌人,只会乘胜追击,哪会让她喘息?
少年真气下沉,身影迅疾,木剑刺得笔直,却又因为速度太快而抖出鞭影似的弯曲,似曲似直的剑接连刺来,小语步步后退,竭力回想着这几天的所学,却是手不随心。
眼看她被逼到比武台侧,已在落败边缘,小语急中生智,并指唇前,兰指相掐,如持着灵符玉篆,口中喝出真言:“定!”
少年一愣,倒是被这气势吓住,动作一滞。
小语借助对方攻势的稍缓开始反击,她的反击方式很简单——将自己所有还记得的剑术按照顺序施展一遍。
这种方法是奏效的,很快,对方竟被拖入她的节奏里,疲于招架,反倒隐隐落了下风!这给了小语增添了许多自信,她动作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迅猛,所学的一切皆自然而然地回到了她脑中,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小语出到第八式时,对方终于抵挡不住,被击中了手腕,手吃疼一松,剑坠地,被小语以她的软底梨花小鞋踩住,她一踢剑柄,直接将这剑踹下了比武台!
胜负立分。
小语本想说几句狠话,但她想起了师父所说过的高手风采,故而说了句承让后粉唇一闭,只哼了一声便甩着辫子下台。
这场战斗惊住了不少人,吃惊不在于她的剑术,而在于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定’字,她根本不会符箓之术,喊得却是中气十足,一看就是骗人的惯犯了。
“奇淫巧技,行而不远。”楚妙注视着走下场的小语,摇了摇头,依旧没把这当回事。
小语也懒得搭理她,她无视了大部分弟子惊异的目光,抱着木剑坐到一边,只盯着剑上的字看,她恨不得立刻飞奔回剑楼,与师父分享自己获胜的喜悦。
比试还在继续,接下来的三场里,发挥最为亮眼的莫过于楚妙。
这些孩子都是家族耗费了很多心思精挑细选的,人人皆有不错的资质,每一个都有可能是未来的仙人,但哪怕在这些人里,楚妙依旧显得鹤立鸡群。
她小小年纪便展露出了精妙的剑术与沉稳的剑心,从那袭飘动的白衣里,依稀可以望见未来白裙仙子手挽长剑冷面玉立的风采。
一位大名鼎鼎的铸剑师更是主动去寻小语的爹娘,询问起了收徒一事。
神山中亦有不少榜,其中便有兵器榜,有好事者刨去了所有的古代神兵,将古往今来为人熟知的仙兵排了个名次,排名前十的仙兵里,这位铸剑师的作品就占了两把。
这位铸剑师有个特殊的习惯,他并非是先铸宝剑然后贩卖,而是反其道而行,他须先寻到一位合适的剑主,然后为其量身打造一柄剑。
这位名动天下的铸剑师游历人间三十余载,却也是三十年未开过炉,如今竟打算为一个年仅七岁的稚童铸剑!
受此天大恩惠,楚妙诚惶诚恐,向来稳重的她亦吓得不敢说话,只能听凭宫主的安排。
宫主未答应也未拒绝,只是先让比试继续下去。
第二轮的抽签仪式很快开始,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比试里,楚妙竟与小语直接分到了一组。
小语方才的表现不错,若抽签时运气好些说不定可以进入决胜战,但显然,运气没有站在她这一边,抽到楚妙之时,也意味着她的月试很快就要结束了。
“准备好了吗?”楚妙已将被铸剑师赏识的激动压下,面色重归冷静。
小语嗯了一声,怀抱木剑,走上比武台去。
楚妙亦不疾不徐地走来,她步伐端正,眉目清贵,仿佛她才是家族的小姐。
楚妙摆开架势准备迎战,众人也投来了饶有兴致的视线,等着好戏开锣,而这一关头,小语却忽然竖起了一只手掌,表示有话要说。
“你不会是要未战先降吧?”这是楚妙的第一反应。
但她很快也意识到,这位大小姐古灵精怪的,定又是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我觉得你不值得让我用出真正的实力。”语出惊人。
“你说什么?”楚妙觉得自己听错了。
小语对她的反问置若罔闻,她自顾自道:“接下来的比试,我不进攻,只防守,十招之内若我赢不了你,我就主动认负,如何?”
“不进攻,只防守……赢我?”楚妙感觉自己每个字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再好的防守也只能让人立于不败之地,靠防守赢自己……这,这怎么可能?
“你疯了?”楚妙忍不住道,说完之后她立刻掩唇,她知道作为下人的自己不该对小宫主说出这种话。
小语对于她的不敬毫不在意,只是问:“你意下如何?”
楚妙冰雪聪明,很快想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小语选择防守十招,若能守住,她虽不能胜,看上去也是虽败犹荣,若守不住,那丢人也只是丢十招的人,至少避免了被自己反复羞辱的局面发生。
不得不说,小姐在耍小聪明这一方面确实从不令人失望。
可那又如何呢?修道之途何其漫漫,她一时的小聪明或许会得到他人的夸奖、父母的宠溺,但总有一日,她必须走出父母温暖的羽翼,去真正面对世界的残酷,届时才是真正一分高下的时候。
“我同意。”
楚妙答应了下来。
她不想折小姐的颜面,心中却对这些养尊处优的高门小姐更加轻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