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人世見笔趣-第四百七十三章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玩意?鑒賞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长生宫内,当宝寿死去的那一刻,福安微微皱眉,几乎是宝寿死去的刹那就被他得知了这一情况。
须知宝寿是他当下的得力助手,数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人设,是用于蛊惑民众收集香火愿力的关键,宝寿的死,对他后续恢复影响会很大。
而且,宝寿名声在外,突然死去必定会造成一系列影响,这对福安很不利。
不过这对他来说问题不大,宝寿虽然重要,但也仅仅只是个工具人罢了,‘福安大尊’才是人们心中的信仰。
“宝寿有着真意境修为,在人族来说,已经是站在顶端少有的强者之一了,尽管他在真意境这个层次只是垫底,能如此无声无息杀死他,看来那个窥视者有些手段,宝寿虽然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可死去到底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既然如此,那就会一会你好了,希望别太让我失望”
心念闪烁,福安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前方虚空轻轻一点,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他眉头却皱得更深了,脸色当即变得苍白,显得有些萎靡。
收回手指,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另一边,时刻观察着福安的云景却是搞不懂他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萎靡?像是受伤了,又好像是消耗过度,似乎他已经得知了宝寿的死,可他是如何知道的?毕竟相隔这么远,而且对方应该没有我这种能隔空远距离关注的手段,想来是他在宝寿身上留下了后手吧,那么他抬手之间做了什么才会边的脸上苍白萎靡下来?
脑海闪过这些念头,云景对于这个异域来客知之甚少不好判断,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下方,苏猎户还没有能从宝寿的突然死亡中反应过来,有些傻眼,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情况。
好好的一个人,咋说死就死了呢,尤其是那宝寿还是厉害得他苏猎户连反抗之心都提不起的大高手。
“此事必有蹊跷……个屁啊,很显然是有人暗中出手帮忙把他解决了,可问题是谁?咱什么时候有这种矫情了?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表示感谢?”
苏猎户这会儿只觉脑袋有点乱。
不远处的宝寿先生已经倒地气绝身亡,七孔流血的尸体皮肤在快速发黑,惨白的月光下看上去颇为渗人。
边上的苏小叶收回目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云景不现身,但明白既然云景就在周围,想来过后一定会来找自己的,于是她开口道:“爹爹,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对,赶紧走,咱父女俩无端端被人盯上,来头明显不是我们招惹得起的,宝寿这么厉害都莫名其妙的死了,也不知道是被谁弄死的,出手之人亦不是我们能窥探的啊,咱们似乎被卷入了一场了不得的纷争了,得赶紧溜,宝寿名声在外,死了影响很大,咱们最好躲起来避避风头,关键是他都那么厉害了,背后所谓的大尊咱们更加招惹不起,继续留下要出大事儿!”
苏猎户深以为然道,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可想而知他此时心头有多么纠结,甚至一时都忘了对暗中帮忙之人表示感谢。
‘谁还会这样平白无故的帮我们啊,当然是景哥哥啦’,苏小叶心头美滋滋想着,嘴里却说道:“爹你说的没错,宝寿死了影响很大,虽然不是我们杀的,可一旦被人知道我们就在这里,肯定会受到牵连的,必须得赶紧离开,对了,那边那个读书人要一起带走吗?”
“带走吧,等下走远了随便找个地方放下,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了”,苏猎户想了想说道。
说着他就迈步走向昏迷过去的江涛,这种事情当然是他这个当爹的来了。
可走了几步的苏猎户却发现自家女儿没有跟上,转身一看正要询问,却看到苏小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不远处,手中的长枪都忘了握紧叮当一声掉地上去了。
下意识顺着苏小叶的目光看去,苏猎户整个人都傻了,同时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就跟见鬼似得三观受到了强烈冲击。
那边,惨白的月光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宝寿先生居然睁开了眼睛,而且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这他妈什么情况?死人还能活过来?
“爹,这到底什么情况?”,苏小叶惊悚道,声音都在抖,明显被吓得不轻。
死人还能复活,这种事情她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说过,简直颠覆了认知。
苏猎户心说我咋可能知道什么情况,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可他现在依旧觉得这短短时间经历的一切比之前几十年加起来还刺激。
惊魂未定的他一把捡起苏小叶的武器塞给她,然后拽着苏小叶就跑。
虽然搞不懂什么情况,可这也太吓人了,还是先跑为敬,第一时间远离总不会有错的,对于未知的东西,留下了满足好奇心那是在作死。
重新站起来的宝寿似乎还在适应‘新生’,动作很是不协调,加上他中毒后皮肤发黑七孔流血,那样子别提多吓人。
看向不远处扛起江涛飞快跑路的苏猎户父女俩,宝寿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分外狰狞。
然后他不疾不徐的弯腰,从脚边折了一片草叶自语道:“这具身躯被剧毒腐蚀得严重,经脉毁坏,气海泄露元气不存,宝寿的一身修为百不存一,倒是有些可惜了,但底子还是有的,事后炼制一番倒是不错的傀儡,现在嘛,用这具身躯对付那父女俩够呛,不过施展一些小手段却是够了”
说着,他嘴里一口蕴含剧毒的黑血喷出,落在了手中的那片草叶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蕴含剧毒的黑血不但没有腐蚀草叶,反而直接融入了进去,紧接着,融入血液的草叶变成了黑红色,而且宛如有了生命般‘活’了过来,在他手中犹如灵蛇般游走。
然后,他看向苏猎户父女俩方向,把手中那片发生神奇变化的草叶抛出,只见那草叶落地之后,诡异的向着苏猎户父女俩快速游走而去,所过之处,方圆十米内地上杂草从地理拔起附着在那片宛如活物般的草叶上,变成了一条由众多杂草组成的草蛇!
那草蛇随着前进,越来越多的杂草加入附着,草蛇也变得越来越大,数十米后变成了十多米长的草蟒……
待到草莽靠近苏猎户他们之后,足足变成了百米长的庞然大物!
由杂草组成的庞大草莽活灵活现,鳞片舌头眼睛一应俱全,夜色下不注意看根本就分辨不出那是由植物组成的,所过之处动静骇人,尽管是由脆弱的植物组成,可却异常坚韧,把大树都撞断摧毁了无数。
“什么东西!”
苏猎户转身一看瞪眼一脸惊骇,好端端的哪儿来这么大一条巨蟒?
下一刻,庞大的草蟒直接朝着苏猎户撞了过来。
来不及细想,苏猎户一把推开苏小叶,再把肩膀上的江涛一丢,旋即回身就是一刀。
先天初期的苏猎户真气加持在门板似的大刀上,刀身绽放米许白色锋芒,一刀斩出,十米长的刀光横扫,刷一下就将那庞大的草蟒脑袋斩下。
掉下的草蟒脑袋落地发出一声闷响,劲儿散落成一地草屑。
“额,就这?”
一下子就把庞大的草蟒脑袋斩断,苏猎户呆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事实。
“爹,你推我的时候能不能通知一声,我差点摔个跟头,还好我反应及时”,十多米外稳定身形的苏小叶无语道,接着看向那条庞大的草蟒也是一阵心惊肉跳,实在是颠覆认知。
苏猎户沉吟道:“主要是这玩意太可怕了,我怕伤到你,不过,似乎也就看上去可怕而已,其实是样子货……”
然而不待苏猎户把话说完,那没有了脑袋的庞大草蟒却并没有‘死’,庞大的身躯扭动游走,将苏猎户父女俩包围了起来,并且端掉脑袋的脖子之处众多草叶蠕动交织,很快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脑袋!
持枪而立,苏小叶深吸口气凝重道:“爹,虽然不知道草为什么能组成这么大一条可怕的巨蟒,不过看眼下的形似,似乎根本就杀不死!”
“我看出来了”,苏猎户吞了口口水道,他甚至想得更多,这条草蟒是草类植物组成的,而荒郊野外最不缺的就是类似植物,也就是说,大概把草蟒斩成碎片它也能很快恢复过来!
活了几十年,苏猎户就没遇到过如此邪门的事情。
此时此刻,庞大的草蟒包围着他们,身躯盘绕,庞大的脑袋盯着苏猎户父女俩,中间的空白区域越来越小,似乎是想把他们活活勒死。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人盯上,说要让自己当什么护法,接着宝寿先生出现,然后死了,却又活了,这会儿还出现了一条诡异的草蟒……
苏猎户心说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和闺女出来一趟,咋就遇到这些邪门的事情了?
此时容不得他多想,沉声道:“小叶子,跟紧我,冲出去!”
说着,苏猎户又是一刀斩出,十米刀光轻易就斩断了草蟒身躯,然而不待他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草蟒那被斩断的地方,两边的植物蠕动飞快就愈合了。
这……
苏猎户当即傻眼,咋搞?
问题是草蟒庞大的身躯越缩越小了啊,难不成真的要被活活的碾死?施展轻功往上方跑路?可是草蟒庞大的脑袋死死盯着自己父女俩呢。
苏猎户此时心头不禁有些绝望,草蟒虽然无比脆弱,可根本就杀不死啊,如何应对?
反倒是苏小叶没那么绝望,更多的是惊奇,之所以有这样的心态,是因为她知道,自家景哥哥隐没在暗处,不会坐视不管的,现在还没动手,应该是在观察,但她却没多大把握自家景哥哥能应付当下局面……
远处,死而复活的‘宝寿’不疾不徐的走向被拦住的苏猎户父女俩方向,看着夜色下那条巨大的草蟒,心说虽然只是小手段,但对付那对父女俩绰绰有余了。
‘窥视者还没现身,我都未能发现,隐没手段当真了得,你如果在意那对父女俩的话,眼看他们快死了,应该现身了吧,如果不在意,正好本座带走,这么好的护法和侍女,没道理就这样放过,尤其是那护法,稍加培养,可堪大用’
心中这么想着,前进的‘宝寿’似乎对眼下这躯体不满意,右手摊开,掌心一团白色光芒绽放,旋即被他拍在了身上,然后他身上光芒闪烁,弯腰呕出一大口黑血,身上的毒就被解除了,恢复了‘正常’。
“这样就舒服多了,不过仅仅只是驱毒而已,残破的躯体目前想修复完好还做不到”
摇摇头,他也不在意,继续走向苏猎户他们方向。
云端之上,一直都默默注视着的云景眼中满是惊奇。
風子醬
“宝寿已经死了,现在‘活过来’的根本不是他本人,不,那身躯依旧是死的,没有丝毫生机,血液不流,心脏不跳,根本就是一具死尸,想来现在操控这具尸体的应该是福安无疑了,他是如何办到的呢?明明他本人还在长生宫内,之前的虚弱,类似于把他的精神意志分割出一部分来操控这具尸体造成的?还能施展诡异手段,夺舍?应该不是夺舍,这样的操控估计是临时的,更应该说只是傀儡工具……”
心头思绪万千,云景暗道真是见识道了。
操控宝寿尸体的福安,居然仅凭一片草就弄出了那么大一条草蟒,这等手段堪称神奇,简直类似于云景前世听说过的法术了,完全不讲道理那种。
“能分化自己思维隔空操控傀儡施展诡异手段,一片草化作巨蟒,这还只是福安展露出来的冰山一角罢了,不过从这可以看出,他来的地方,绝对和那些人奸组织背后的圣主不是一个领域,毕竟手段差别太大了,那些圣主搞出来的手段,主要是开发自身躯体,而这福安,则更偏向于‘术’这方面,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
世外文明么,难怪世间逍遥绝迹,想来那些成就逍遥的大佬,都去对付这些世外文明了吧。
只是这些世外文明处心积虑的降临此世是为了什么?扩张领地想来是必然的,只是除此之外呢?难不成是为了人类本身?
‘圣主’们能把人类的躯体改造得拥有诡异能力,它们还需要人血,而这福安,居然能利用人们的香火愿力恢复,他能用这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恢复,就能以此变得强大……
想到这些,云景估摸着自己快摸到世外生物降临此间的目的真相了。
难怪自己遇到这些世外生物会感到本能的厌恶,这根本就是根植于生命本能的死敌啊!
操控宝寿身躯的福安已经接近被困的苏猎户父女俩了。
这这段时间中,苏猎户父女俩用尽手段想要杀死庞大的草蟒都没有能成功,即使破坏了也会飞速恢复,此时他们的活动空间已经不足三米范围了。
“没用的,你们放弃抵抗吧,只要周围还有植物,这条草蟒就不会死去,再继续下去只会消耗你们自身真气内力,而且这仅仅只是我微不足道的小手段而已,现在你们见识到了我的能耐,想来臣服于我,心甘情愿为我做事不算辱没了你们吧?”福安站在不远处笑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庞大的草蟒脑袋低下来到他身边,他很自然的踏上了草蟒头上,然后随着草蟒脑袋的抬高而站高俯视苏猎户他们。
“你到底是人是鬼!”,苏猎户盯着他沉声道。
福安说:“我吗?这么说吧,你们现在看到的我并不是我,只是皮囊而已,我只是借着这具躯壳与你们对话罢了,宝寿已经死了,现在被我占据,你们可以叫我福安大尊!”
“占据别人的躯体?你不是宝寿,而是长生宫所谓的福安大尊?”,苏猎户瞪眼道,这样的手段,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极限。
人死了,躯体居然还能被别人占据使用?
点点头,福安说:“不错,本座就是福安大尊,占据他人躯体,不过小手段而已,算不得什么,不过这样的手段,对我族来说,也没多少能做到”
似乎是因为很满意苏猎户这个‘护法’的缘故,福安居然耐着性子给他透露一些实情,从这也能看出,福安是没打算放过苏猎户他们了,否则这样的信息是断然不可能透露出来的,至少目前对福安来说,一旦泄露出去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
我的手段不是你们能想象的,而且身份高贵,你们还不立刻乖乖臣服?
此时福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你族?你不是人?”,苏猎户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惊愕道。
虽然福安手段诡异而强大,可目前还未对他们施展雷霆手段,苏猎户内心虽然惊疑不定,但却充满了疑惑,忍不住就想知道更多。
点点头,福安坦然承认道:“本座的确不是人类,降临此世,不过是借助人类的躯体暂时恢复罢了,待到时期成熟,自然是要恢复本族真身的,人类的躯体到底和本族不契合,很多东西都受到限制,嗯,借用人族身躯,有些辱没本座了,不过暂时也只是权宜之计”
“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东西?”,边上的苏小叶脱口而出问,同样她心头也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不是人的东西啊,太神奇了,违背了她的认知。
原来出了人之外,还有其他拥有智慧和文明的生物?哪儿来的?
对苏小叶,福安就没那么客气了,微微皱眉道:“出言不逊,念在你父亲是我护法的份上,暂时绕过你,暂且记下,以后你尽心服侍本座就算了,若还如此冒失,说不定要惩戒一番让你学乖”
“呸,你也配!”苏小叶当即怒道,对方那看自己宛如玩物般的目光,让苏小叶恨不得当场将他撕碎。
“调皮”,福安摇摇头道,也没在意,对他来说,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将其教乖,接着他却不愿多说了,笑道:“好了,现在你们可愿诚服与我?我不是在问你们意见,只是在展示我的大度而已,我喜欢心甘情愿,不喜欢强迫,你们反抗也无所谓,反正结果都一样,而且一旦反抗,受罪的是你们,我不过多费点手脚而已”
撿漏 金 元寶 本尊
苏猎户咧嘴呸了一口道:“就如我女儿所说,你也配让我们臣服?大不了左右不过一死,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连人都不是,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
“死?在本座面前,生死可由不得你们!”福安摇摇头道,一副你们可太天真了的表情。
眼下怎么办?
苏猎户心头快速思索,然而以他的人生经验和本事,压根想不到翻盘的办法,仅仅对方所谓的小手段整出来的草蟒就让他无可奈何了。
“所以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能说说吗?”
此时另一个声音响起说道。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上与福安遥遥相对。
此人自然是云景了,暗中观察了这么久,他也是时候站出来了,仅仅只站在一片树叶上的他,随着清风吹拂树叶而随风摇曳。
异域来客的福安,虽然只展露出了冰山一角的手段,按道理来说,云景最好的做法是在全面了解之前远离的,可事关自家媳妇,他不能就此离去。
不过云景也不是没有底气的,福安固然强大,想来如今还在恢复的他,绝对不是逍遥境的对手,云景可是有逍遥境刘能给他留下底牌的。
这又是谁?
苏猎户愕然的看向云景方向,没认出来,云景稍微改变了声音的。
苏小叶倒是知道这就是自家景哥哥,顿时安心了,不过目前她没打算拆穿相认,自家景哥哥不愿以真面目示人,肯定有他的用意。
福安有些意外的看向从天而降的云景,目光中的兴趣甚至超过了钦定护法的苏猎户,他饶有兴致道:“就是你在暗中窥视本座?总算舍得出来了?”
“我一直都在,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看来你这不是人的玩应也不怎么样嘛”,云景稍微损了他一句,然后又道:“你还没说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呢,说说看,让我也长长见识”
“人类就是无聊,总喜欢玩这些口舌之争的把戏,既然你出现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鉴于你的本事,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我用点手段让你臣服于我,自己选吧”,福安摇摇头失笑道。
“我选择让你死!”这就是云景的回答。
福安平静道:“不知所谓,报上名来吧,你们这些人类啊,不给你们吃点苦头,总是那么自以为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