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在亮劍當戰狼 寂寞劍客-第335章 三萬俘虜熱推

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与此同时,在太原。
晋绥军独一旅也开始撤离。
全球高武 老鷹吃小雞
方立功正在向楚云飞汇报。
“旅座,阵亡将士名录已经发给二战区长官部和重庆的委员长侍从室了,包括姓名、籍贯以及军衔。”
“立功兄,辛苦了。”
“这都是卑职分内之事,何谈辛苦。”
“噢对了,刚才卑职还抽空去跟内线接了个头。”
“你去跟内线接头了?”楚云飞道,“可有获得什么情报?”
“还真有。”方立功点了点头,又道,“伪军第四混成旅留在太原的两个团都被关在了军营里,钟云鹤都被软禁了。”
“难怪。”楚云飞心下有些郁闷。
狗日的小鬼子还真的是谨慎,伪军都防着。
要不是因为这,说不定太原内城已经拿下。
“还有个情况。”方立功又道,“日军的确从中条山前线把第三十六师团抽调回来,据说这会正顺着白晋铁路紧急驰援太原。”
“是吗?”楚云飞便轻叹了一声。
心说道,这样也算是对得起校长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从拱极门出来,外面就是北大街。
北大街是一条东西走向主干大街,与太原外城的北城墙平行,沿着大街两侧都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商行。
其中就有不少粮店。
晋绥军独一旅的官兵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几十辆大车,正忙着把粮店里的粮食往大车上搬,这些粮食里有大米、小米、面粉,都是精粮。
所以搬运粮食的晋绥军战士都是一脸的喜色。
但是粮店的掌柜却是一脸的苦涩,正在跪地苦苦哀求。
“老总,行行好吧,你们行行好,给小老儿留点儿吧?”
带队的晋绥军排长抡起步枪作势要砸,喝道:“滚一边去。”
“老总,你们不是晋绥军嘛?晋绥军就该保护三晋百姓嘛。”粮店掌柜双手抓着大车轮辐不肯撒手,继续哀求,“俄也是山西人嘛,不能抢山西人的嘛。”
“我呸!”晋绥军排长啐了粮店掌柜一脸,骂道,“你个狗汉奸,顺民,还有脸说自己是山西人,山西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俄也是被逼的嘛,总得生活嘛。”
粮店掌柜继续哀求:“给我留点嘛。”
楚云飞便不由分说,直接掏出手枪走上前。
晋绥军排长和十几个晋绥军士兵赶紧立正敬礼。
那个粮店掌柜意识到有晋绥军大官到来,正准备回头求助时,楚云飞早已经扣下勃朗宁手枪的扳机,9mm口径的铅弹头瞬间从粮店掌柜的后脑射入,再从面门射出,直接把整张脸都炸翻开,死得那叫一个难堪。
一枪打死粮店掌柜,楚云飞对排长说道:“跟这些奸商顺民废什么话?老实配合就留他们一条狗命,但凡不肯配合,一律就地枪毙!”
顿了顿,又吩咐孙铭道:“把这个命令传达下去。”
“是!”孙铭答应一声,当即命令一个警卫去传达命令。
很快,北门大街上就响起此起彼伏的枪声,哀求声却没有了。
接着,一辆辆的大车便汇聚到北门大街上,车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
这些物资中主要是粮食、布匹,还有食盐,另外也有少量糖、油、香烟、汾酒以及肥皂等日用品,少说有上千大车。
因为找不到那么多牲口来拉车,
晋绥军官兵便直接抓了城内城外的壮丁替他们拉。
当朝阳升起,那一溜的车队从拱极门一直延伸到通往河源县城的公路上,拉出去足足有几公里长。
这次太原之战,楚云飞部和梁钢部武器弹药是半点没有弄到,但是抢到的给养是真的不少,即便保守估计,一大车一千斤,两个旅加起来也至少抢到了两百多万斤,其中至少有一半是粮食,也就是一百多万斤粮食,三个多月的给养。
何况还有布匹、食盐、糖、油等物资,甚至还有少量的药品。
这还只是物资,除了物资,还有金银首饰以及走狗票等钱财,这是大头。
所以说,晋绥军独一旅和中央军独九十四旅的伤亡虽然很大,但是收获更大,不管怎么说,太原可毕竟是山西的省城。
……
楚云飞和梁钢抢的是财货。
李云龙、丁伟还有孔捷他们抢到的则是武器弹药。
几乎是在楚云飞部和梁钢部撤离太原的同一时间,李云龙他们三个团也携带着缴获的武器弹药踏上了归途。
负责清点统计的是新一团参谋长李孝先。
李孝先喜滋滋地来到李云龙他们仨跟前,笑着说:“三位首长,这一仗的缴获数字,已经全部统计出来了。”
孔捷急切地道:“缴获多少?”
李孝先掏出个小本本,又用手指沾着唾沫翻开来,笑着念道:
“一共缴获九二步兵炮四门,九二式重机枪十二挺,九六式轻机枪五十四挺,八九掷弹筒五十四具,三八式步枪以及马步枪一千一百一十九支,另有马刀一百二十八把,再还有完好的战马一百一十三匹。”
李云龙三人便立刻在心里暗自盘算起来。
也就是每家可以分到四挺重机枪,十八挺轻机枪外加十八具掷弹筒。
唯一让丁伟和孔捷感到不爽的是,掷弹筒虽然有了,但没有掷榴弹。
当下孔捷又急切地问道:“李参谋长,弹药呢?缴获的弹药又有多少?”
“弹药没多少。”李孝先脸色垮下来,有些郁闷地道,“70mm口径的步兵炮弹只有二十箱,也就是六十发,7.7mm口径的有坂重机枪弹三十箱,也就是三万发,6.5mm口径的有坂步枪弹三十六箱,三万六千发。”
丁伟大失所望:“只有这么点?”
孔捷着急地道:“50mm口径的掷榴弹呢?”
“一箱没找着。”李孝先摇头道,“空箱子倒找着不少。”
“他娘的。”孔捷便黑着脸骂道,“肯定是被鬼子的掷弹手给炸掉了。”
丁伟便把目光转向李云龙,问道:“老李,我可是听说,上回野狼峪伏击战,你小子搞到了一万颗掷榴弹?”
“谣言,这都是谣言。”
李云龙矢口否认:“根本没有的事。”
“老李,你这可就没意思了,老战友都骗。”丁伟说道,“你开个价,我拿枪跟你换掷榴弹,一支三八大盖换十发掷弹榴,咋样?”
“没有,真没有。”李云龙仍旧否认。
李云龙不傻,现在的局势也是越来越明朗。
随着时间的推移,鬼子的补给也开始变得紧张。
这点从鬼子的随身携带的弹药量就可以看得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鬼子单兵出战时基本都是满弹一百二十发,可现在,鬼子单兵能携带六十发子弹就不错了。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鬼子的弹药供给正变得紧张。
而且越到后面,鬼子的弹药供给就会变得越紧张。
鬼子尚且如此,依靠缴获过日子的八路军就更是可想而知。
所以,到后面武器装备基本不会缺,缺的是弹药,李云龙才不会傻到拿弹药去跟丁伟和孔捷换枪,尤其是不会拿掷榴弹去换枪。
“真他娘的抠。”丁伟黑着脸骂道,“还说我们俩是山西土财主,你狗日的才是真正的山西土财主,你想留着那一万颗掷榴弹下崽还是怎么着?”
玉琢
“嘿,不是抠,是真没有。”李云龙打死就是不承认。
孔捷是老实人,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道:“对了,老李还有老丁,楚云飞和梁钢这次没能打下太原,估计也就不会有什么缴获,但是伤亡肯定小不了,所以,我们要不要派个代表去云起镇看看他,表示慰问?”
“慰问?”李云龙哂然道,“老孔你还真以为楚云飞会吃亏?”
“怎么?”孔捷愕然说道,“听你这口气,楚云飞还能赚便宜不成?”
李云龙便直接对王野说道:“小王,你告诉孔团长,楚云飞和梁钢的两个旅能从太原捞到多少好处?”
王野道:“孔团长,太原可是山西的省城,财富以及物资的聚集地,楚云飞和梁钢随便搜刮一点就足够吃喝了。”
“搜刮?”孔捷道,“那不是抢么?”
抢这种事,对于八路军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八路军即便是镇压地主老财,也需要按照规矩来。
但是国军显然没有这些顾忌,一句“老子在前线打仗,吃你一点粮食怎么了”就能堂而皇之的伸出“正义之手”。
所以河南百姓才骂水旱蝗汤。
所以山西百姓才跟着鬼子打晋绥军。
王野哂然道:“对于大多数国军来说,搜刮百姓、抢劫富户,只是常规操作,楚云飞部和梁钢部的军纪已经算不错的了,但也只会对国统区的百姓客气,对于太原城内那些给日本人当顺民的富户,绝对不会有半点儿手软。”
“那是活该。”李云龙哼声道,“换我也抢狗日的。”
丁伟和孔捷相对无语,这样的话也就李云龙敢说。
冷王狂宠:嫡女医妃
……
太原内城,第一军司令部。
水原拓也快步走进作战室,顿首致意:“司令官阁下!”
“喔,水原君回来了,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岩松义雄拖着伤腿踱步过来,亲热地拍了拍水原拓也的肩膀,笑着问道,“支那军撤退了?”
“是的,支那军已经在后撤。”水原拓也说道。
“哟西。”岩松义雄欣然点头,又道,“不过还是不可大意,支那军素来狡猾,要提防他们突然杀个回马枪。”
“哈依。”水原拓也顿首说道,“我们会小心提防。”
“哟西。”岩松义雄又道,“第二十六师团所属步兵第十一联队,第一一零师团所属步兵第一四零联队以及第三十六师团,正在加速驰援太原,若不出意外,今天中午之前步兵第十一联队便可先行抵达太原,所以只需再坚守半日太原便彻底安全了。”
“哈依。”水原拓也再一顿首,又道,“还有一事,司令官阁下,眼下晋绥军、支那中央军正在外城大肆抢劫商铺以及富户,皇军是否需要出兵打一下反击?”
“不可。”岩松义雄却断然拒绝,“这也可能是支那军的诱敌之计。”
经过昨天下午和昨夜半个晚上的恶战,岩松义雄已经被打出心理阴影。
更何况,对于岩松义雄来说,保证太原内城不失才是头等大事,至于外城以及城外的商铺以及富户,管他们死活?所以,岩松义雄是宁可看着晋绥军和中央军洗劫全城,再带着海量的财货从容撤离,也不愿意冒险出城追击。
……
重庆云岫楼。
连续熬了两个晚上,常凯申终于熬不住回房睡觉。
但是躺到床上之后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踏实,他的眼前总是不停地浮起那厚厚的一撂阵亡将士名录。
当下便又披衣起床。
又让陈布雷把名录送上来。
一页一页地往后翻,直到最后是一个醒目的数字:4018。
喟然叹息一声,常凯申道:“彦及,晋绥军独一旅还有中央军独九十四旅的具体兵额是多少人来着?”
陈布雷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晋绥军独一旅下辖三个团、一个山炮营、一个运输营以及几个旅直属队,总兵额七千人,中央军独九十四旅理论上也是下辖三个团、一个山炮营以及几个旅直属队,总兵额也应该是七千人,但实际只有四千人。”
常凯申道:“也就是说,两个旅相加也只有一万一千余人?”
“是的,总共也只有一万一千余人。”陈布雷说到这一顿,又喟然说道,“然而太原一战就阵亡了四千零十八名将士,光是阵亡数字就超过了三分之一!如此之烈度,已经直追淞沪会战,然而淞沪会战毕竟打了三个多月,太原之战才打了一天!”
常凯申便不禁有些失神,幽幽说道:“如果党国所有的高级将领皆如楚云飞、梁钢,如果党国所有的军队皆如晋绥军独一旅以及中央军独九十四旅,全国局势何至于此?日本人又何敢轻辱于我?”
想到这里,常凯申就再无半点睡意。
“彦及啊。”常凯申说道,“你亲自去一趟大西南,将原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原中央军三十六师、八十七师以及八十八师的伤员全部收拢一起,然后给我送到晋西北去,统统编入梁钢独九十四旅,再把刚刚运到重庆的两个美械师的装备连同弹药也运往晋西北,这次你亲自走一趟,确保武器弹药下发到楚云飞还有梁钢的手上。”
停顿了下,又道:“你再替我亲口转告梁钢还有楚云飞。”
“让他们在暗中悄悄扩军,尽快将两个旅扩充为两个甲种师。”
“但是不要声张,明面上,我也不会给他们两人师一级番号,以免树大招风引来日军的报复以及打击。”
“委座英明。”
陈布雷欣然应诺。
心说委座终于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把梁钢的独九十四旅和楚云飞的独一旅扩充为师,并且给这两个师换装美械,无疑是最英明的决定,这比便宜土木系、胡宗南系或者汤恩伯系强太多了,因为相比之下,楚云飞部和梁钢部才是真正忠于校长的。
校长让他们往死里打太原,他们是真的往死里打。
不像汤恩伯,不是缺弹药,就是缺开拔经费,各种客观理由,就是不肯出兵,这样的军头悍将继续坐大早晚反噬自身。
……
北平,铁狮子胡同十一号。
有末精三快步走进作战室,报告道:“大将阁下,第二十六师团所属步兵第十一联队以及独立山炮兵第一大队已顺利抵达太原。”
冈村宁次点点头,又问道:“第一一零师团的援兵到达哪里了?”
有末精三回答道:“第一一零师团所属步兵第一四零联队以及独立山炮兵第三大队已经过了寿阳,预计傍晚时分可以抵达太原,还有第三十六师团的主力,大约会在明日零时左右抵达太原,届时太原也就真正的安全了。”
冈村宁次又问道:“攻击太原的支那军呢?”
有末精三回答道:“晋绥军独一旅及支那中央军独九十四旅在将太原外城以及城外的商铺富户洗劫一空之后,已撤往五十公里外的黑云山区。”
说到这一顿又道:“喔对了,步兵第十一联队请示,是否追击?”
“算了,没有必要节外生枝。”冈村宁次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等打完中原会战之后再来收拾那个楚云飞和梁钢也不迟。”
“哈依。”有末精三顿首说道。
冈村宁次目光转向面前的沙盘。
又问参谋长田边盛武道:“田边君,中条山的战况如何?第三十六师团的临时调离,没有对战局造成太大的影响吧?”
“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田边盛武摇摇头,又说道:“如果非要说影响的话,那就是堵缺口的部队数量少了,让不少支那溃兵从各个缺口逃走,最终能抓获的俘虏数量估计要比预计的少得多,我们原本预计至少能抓获十万以上的俘虏,但现在……最多只能抓三万俘虏。”
“只能抓三万么?”冈村宁次皱眉道,“差不多也够了。”
PS:继续三更,另外月票先留着吧,据说29号有双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