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仙王的日常生活討論-第兩千零四十四章 王令vs朽豐年(1/86)熱推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仙王的日常生活
当沉眠已久的朽丰年重新被孙家始祖的禁咒激活时,那股淡淡的外神血脉之力立刻引起了王令的高度关注。
外神的覆灭早于万古者,能沾染上外神的血脉,毫无疑问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朽丰年在当年一定闯入过外神宫殿。
并因此在里面的得到了外神的一部分传承。
美人多驕
光是能或者从外神宫殿里走出来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朽丰年的不凡之处。
毕竟能闯入其中还从里面出来的都是少数,基本不可能有人能做到像王令一样在外神宫殿里有着逛花园一般的悠闲体验,绝大多数人进入后都葬送在里头了。
懶鳥 小說
只有极少数人能活着出来,不是因为实力强,而是因为被外神的意志给看中,让这一批修真者成为了自己附属,以继续在人类修真界传播外神道统。
但人类之躯比较外神还是孱弱了一些,故此外神宫殿的意志在选择传承者身上,一定会优中择优,而且只传承极小一部分的道统之力。
如果将细胞全部移植过去,一旦承受不了继承者就会当场死亡,但移植一点点过去,再通过时间的叠加在体内不断培养繁殖,到最后一样可以完整的继承外神道统。
只是这样一来,时间跨度就非常之久了,要继承完整的外神道统,没有千万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知道为什么,孙茹感觉朽丰年要比传说之中更加恐怖,就只是那么看着他而已,浑身上下便有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渗透出来。
嗡!
一股黑色的光从朽丰年身上冲出了,直接撑开一片天地,当场形成了一片独立的异世界空间。
这个空间,位于大世界之上,是至高世界,一片无尽黑暗的空间。
深紫色的天空中,黑云压得很低很低,仿佛随时都会倾塌下来,这里大风呼啸,透不出一丝光亮,若仔细查探整个人的精神都会随之崩溃掉。
因为那密布在深紫色天空中的是一只只微不可见的紫色眼瞳,密密麻麻的充塞着整个世界,共同将视线汇聚到这里。
上一次王令进入至高世界里还是与坟墓神作战时,正常的修真者绝不可能召唤出至高世界来。
只能说朽丰年要比王令想象中还要强大不少。
孙茹的膝盖已经发软了,在这样的至高世界中,作为孙家年轻娇楚的战斗本能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王令见状连忙将她收进自己的核心世界里规避掉朽丰年的至高世界带来的锋芒。
“家主小心!他变得比传说中还要可怕!一定是在沉眠的时间里,变得更强了。”孙茹说道。
王令内心是认同这个看法的。
虽说朽丰年是被孙家始祖镇压“调教”成傀儡的,但他身上继承的外神血脉确实实打实的。
对当年的孙家始祖来说,或许镇压真的只是无奈之举而已,因为他没有手段能真正杀死朽丰年,才用了这样的办法。
然而在如此之久的岁月里,朽丰年即便是在镇压的状态之下,身上实打实的外神细胞还是在帮他不断向着完整的外神道统所靠拢。
如今王令这一来,就像是唐僧为孙悟空解开了五指山封符的,让朽丰年不费吹灰之力的从镇压状态之下现行了。
当然,其实王令还有一种直觉。
那就是朽丰年其实是故意的。
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靠自己,拜托孙家始祖的镇压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朽丰年却并未那么做。
“这是在故意等你呢。”
王影也洞察到朽丰年的意图,忍不住冷笑起来:“能推倒仙殿大门,绝非善茬。他一定自认为自己很强,对弱者没有兴趣。”
话音刚落。
朽丰年的声音兀自响起,冷酷而又无情:“我等了那么久,总算来了个让我感兴趣的人……”
哧!
黑光腾跃,朽丰年身上传递出强力的压迫感,他一步踏出,带着惊人的气息,这个黑洞洞的至高世界,天空中密布的所有洞察之眼都在全方位的监视王令的每一个动作。
“希望你能撑得久一点。”
他直接横移过来,几乎是贴到王令跟前,银白色的眼瞳带着孤傲与冷漠,用手上的镣铐环住了王令的脖子。
结果王令的身形直接在他面前如风一般分解了。
朽丰年脸上更加兴奋,毕竟眼前的男人是在被自己拉进至高世界“黑暗之地”里后还能站着的,正常修真者早就承受不住精神压力跪倒在地了。
如今的朽丰年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即便是当年的孙家始祖再临,也不可能击败他了。
一样要在他的至高世界里跪下,对他俯首称臣。
砰!
下一秒,激战开始。
王令化作一道金色的光,与朽丰年化身的黑色极光相撞,而者之间碰出璀璨的光焰,像是寰宇之间的天体崩裂。
孙茹和洞爷仙人都傻眼了,这是远远超出他们所能理解的战斗层面上的大战,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在重构他们的世界观。
短短几秒的来回交撞,已然超过整整十下!
金灯和尚作为佛学至圣同样具有传承下来的至高世界,连和尚本人当初也就挨了王令十掌而已。
虽然自己也没太认真,但面对可以轻松接下自己十掌的朽丰年,王令确实感到这位上古天才的不凡之处。
“啧,不会要揭符战斗了吧。”王影神色淡定,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只是试探性的进攻,可朽丰年对比曾经碰到的那些对手确实要更强,其他属性不说,至少力速双A这个标准肯定是已经到了。
“再等等。”
王令在内心回复道。
战斗看似焦灼,但实际上对王令而言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难得遇到一个还算强的对手,直接揭符去打,说不定战斗就一秒结束了。
对朽丰年,王令还想挖掘到他身上更多的秘密。
既然这个人在古鼎中老老实实呆了那么久的时间不出来,那么对孙家祖地的情况一定了如指掌。
也就是说,他所推测的那位孙家始祖究竟有没有被灵魂种植,朽丰年说不定也知悉一些内情。
下一秒,王令的眼神变得认真了些。
他睁眼,王瞳中爆发出璀璨神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一瞬而已,这片至高世界的洞察之眼被王瞳这一扫,竟全都闭眼了……
一场紫色的倾盆大雨瞬间落下,那是整片至高世界的密布的眼瞳,从眼角处渗出的鲜血。
世界還是女友這是個問題
直到此时,朽丰年才察觉到了异状。
只一眼的瞳力而已,竟让他整个至高世界的洞察之眼全部报废。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