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仙木奇緣 ptt-第779章 古怪雕像看書

仙木奇緣
小說推薦仙木奇緣仙木奇缘
天魔妃做梦都想不到身后又出现了一个萧林,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紫色雷光瞬间从其后心冲入体内。
一路摧枯拉朽,将其经脉悉数震断,而此刻的天魔妃显然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萧林也毫不客气的驱动二十四口青鸾冰剑,震开其身前的天阴魔火,无尽剑光顷刻间将天魔妃湮没。
萧林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他相信在自己二十四青鸾冰剑的绞杀之下,就连其元婴也是无法遁逃的。
但很快萧林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紧跟着金光散开,并未出现萧林想象中血肉横飞的场面,天魔妃的身影竟是消失无踪了。
而在天魔妃原先站立之处,却是散落着一团被绞碎的黄色符箓残片。
“替身符?”萧林惊讶的呼了一声,这“替身符”乃是传说中的宝物,传闻炼制的方式早已经失传,萧林也是在遍览古籍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关于替身符的介绍。
替身符传闻是上界流传下来的符箓炼制之法,一旦练成替身符,就能在生死关头,代替修仙者,承受致命的一击,而且还会在瞬息之间,将修仙者传送到千里之外。
可谓是保命的绝佳手段,萧林万万没有想到天魔妃手中竟然拥有如此宝物,让自己处心积虑筹划的致命一击落了空。
萧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天魔妃比他想象的还要难缠,相比玉魔妃也是过之而无不及。
此女一旦逃脱,他日必然是自己的心腹大患,不过转念一想,萧林也就释然了,自己和六道魁魔宫已然势同水火,斩杀了玉魔妃,更是得罪了那位玉魔,六道魁魔宫之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再得罪一个天魔妃,似乎也是债多不压身。
被天魔妃逃脱,毕竟还是还萧林心情大为不畅,但转而看到了被自己碧青寒幢包裹的漆黑羽翼,心情又好转了起来。
萧林微微一晃,就来到了碧寒青幢前,心念一动之下,片刻之后,一道五色灵光从天边飞来,眨眼间就来到了萧林的身前,被其随手挥动袖袍收了起来。
萧林看着被碧寒青幢包裹的乌黑羽翼,单手遥遥一指,那碧青色的光罩立刻开始收缩起来,而原本尺许大小的羽翼,也开始跟着一并缩小,眨眼之间,就缩小到了寸许大小。
紧接着萧林掐动法诀,打出一道道的封灵咒,无数的灵光符咒射到了乌黑的羽翼之上,那乌黑羽翼似乎是在抗拒,不停的闪烁着乌黑的灵光,试图抵挡。
但奈何失去了天魔妃的法力加持,也仅仅是支撑了顿饭功夫,黑色羽翼上的灵光就开始黯淡下来,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符咒封印,彻底的失去了灵性。
做完这一切之后,萧林才从星戒之中取出了一个玉盒,遥遥一指碧寒青幢,散去御天灵罩,而乌黑羽翼在光罩散去之后,也乖乖的飞到了萧林掌心的玉盒之中。
奇蹟 時代
萧林关上玉盒,又贴了几张封灵符,才收入了星戒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萧林身后碧青色羽翼延展开来,灵光爆闪之间,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刚刚飞出二十多里,萧林显现出了身形,脸上露出了狐疑表情,这时其身前数十丈之外,灵光一闪,一个寸许长的元婴仓皇的显现出了身形。
正欲再次运转法力,施展瞬移之法,却是突然一面五色大网从天而降,直接将其包裹了起来。
那元婴顿时露出了惊骇欲绝的表情。
“道友手下留情,你我并无仇怨,何苦毁我元神,只要道友高抬贵手,他日陆某必将十倍报答。”
萧林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五元紫罗障中包裹的元婴,透过元婴的长相,萧林知道眼前之人,正是那位六道魁魔宗的七长老疤面老怪。
从其狼狈的模样萧林也知道,在自己拖住了天魔妃之后,水若寒等人已经占了上风,这位疤面老怪显然被斩了肉身,元婴仓皇出逃。
不成想,其也是倒霉头顶,命运使然,竟然一头撞在了萧林的身前,可谓是自寻死路了。
且不说萧林与六道魁魔宫势成水火,就算是毫无瓜葛,按照他的行事风格,这位疤面老怪的元婴既然栽在了自己手上,也是断然不可能放过的。
萧林单手一指,从指尖之上射出了一团墨绿色的火焰,火焰透过紫罗天障,直接将疤面老怪的元婴包裹起来。
疤面老怪见状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但此刻他就算是想要自爆,也是无法做到了,被萧林青炎灵火瞬间包裹后,立刻被冻结成了一个冰雕。
继而伴随着“咔嚓”声响起,碎裂成了漫天的冰渣,四散消失。
灭了疤面老怪的元婴之后,萧林再次祭出碧羽眩光翼,微微一晃之间就破开了虚空,消失无踪了。
当萧林回到战场时,打斗竟然已经结束,萧林看到慈云真人和林苍两人脸色苍白,正盘坐在地上闭目调息,而在不远处,柳木白靠在一株古树前,嘴角兀自挂着血渍。
只有火灵童姥和水若寒两人,并未受伤,而是站在旁边,替几人护法。
看到萧林回来,两人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了下来。
“萧兄,可曾斩杀天魔妃?”看到萧林回来,水若寒脸上露出了大喜之色,开口问道。
萧林摇了摇头。
“天魔妃太过狡猾,竟然被其逃脱了。”
水若寒听到此言,倒是没有什么表情,而一旁的火灵童姥却是心中大吃了一惊,她身为活了近千年的元婴修士,自然知道天魔妃一身战力,在东域境的元婴中期修士中,绝对是前十的存在。
而眼前的萧林,竟然轻描淡写的说出让其逃了的话语,而且言语之间颇有些不爽的感觉,这说明天魔妃在其手上必然是吃了大亏,但萧林追之不及,才心情大为不爽。
这么说来,天魔妃简直是被萧林压着打,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但火灵童姥心知肚明,就算是自己对上那位天魔妃,胜负估计也是在五五之分,将其逼退还有三分可能,但说要击败,让其狼狈逃窜,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想到此处,其看向萧林的目光也带着深深地忌惮之色。
要是她知道萧林不仅收了天魔妃的乌刃遁天翼,而且其要不是在危急时刻,祭出了一张替身符,此刻早已经是形神俱灭,身死道消,恐怕更会惊的目瞪口呆了。
萧林跟水若寒打了招呼之后,径直寻了一个僻静之地,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去了。
过了足有两个时辰,慈云真人和林苍两人才先后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色也恢复了红润。
而那位柳木白,也不知服下了何种灵丹,竟然比慈云真人和林苍两人还要提前小半个时辰醒来。
“哎,没想到这次我们虽然胜了,但却仅仅是斩了疤面老祖的肉身,其余几人都安然逃离,所以后面我们还是要万分小心,毕竟他们虽然折损了一人,并未真正元气大伤。”
待几人聚拢在了一起,水若寒开口说道。
水若寒并不知道,那位疤面老祖的元婴已然是死在了萧林手上,而萧林也显然没有出口解释的觉悟。
“那阴阳书生狡猾无比,要不是在关键时候,竟然祭出了一颗二元雷暴珠,柳某必然会将其形神俱灭。”柳木白阴沉着一张脸,怒声说道。
水若寒闻言,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而其余三人则是表情有些古怪,这让萧林心中一动,显然柳木白所言,怕是与事实并不相符。
“少盟主的太乙青雷刀,不愧为高阶法宝,就连六道魁魔宫的阴阳书生,也是不敌,大败亏输,危急时刻,祭出了一颗雷暴珠,才侥幸逃脱了性命,不过少盟主也无需挂怀,他们必然会前往小溟宫,到时我们再将他们斩杀也不迟。”
“嗯。”眼见自己自说自话,却无人回应,柳木白顿时大感尴尬,在火灵童姥一番说辞之后,脸色才略微平缓了下来,点了点头。
官场之风流人生 小说
“我们走吧。”水若寒看了众人一眼,继而率先祭出遁光,就要朝着小溟宫的方向飞掠而去。
“师妹,且慢。”
一旁的林苍突然开口说道。
闻言,水若寒止住了身形,有些不解的看向林苍。
“林师兄可是发现了什么?”
林苍闻言,一指头顶虚空。
“各位可看出什么不同来?”
萧林等人闻言,纷纷诧异的看向了天空,虚空之上,依旧漂浮着一层血云,而且血云之中依稀有血色雷光闪烁。
不过却没有一点雷声传出。
“血云竟然升到了高空之中?”萧林突然心中一动,开口说道。
他这时才想了起来,先前众人厮杀之时,已然是升到了千丈高空,却并未遭受到之前自己所试验过的惊人重压。
此刻那血云竟然升高了数千丈,将眼前大片的山脉裸露了出来。
这说明他们已经无需绕路,沿着山峰之间的山谷飞遁,而是可以直接驾驭遁光,朝着小溟宫而去了。
想到此处,众人不由的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最高山峰,发现那山峰竟然还是直插血云之中,看不到上面小溟宫的真实面容。
这说明他们想要进入小溟宫,恐怕还是逃不脱必须穿过血云的境况。
同时萧林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问,那血云为何会突然升高了呢?
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
显然其余几人心中也有类似于萧林的疑问,只是他们猜测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们还是别猜了,先赶到小溟宫所在的山峰脚下再说吧,而且二姨还未曾和我们汇合,也不知是不是遭遇到了森罗阳令的持有者。”
众人纷纷点头,继而纷纷驾驭起遁光,朝着远处的冲霄山峰飞去。
这一次,一路之上并未遇到凶险,原先遍布的凶兽也突然全都消失无踪了,所以不到一个时辰,众人就来到了一座粗大的惊人的山峰前。
这山峰大的惊人,萧林自从修仙以来,还未曾见到过如此巨大的山峰,光是山脚,围绕起来,至少也有百里,而且山峰之上,超过千丈之后,直接插入了血云之中。
那血云内射出无尽的血色雷光,将山峰包裹起来。
山峰上,一条尺许宽的小径,扶摇而上,弯弯曲曲,竟也是插入了血云之内。
而在山脚下,还耸立着两座巨型雕像,这两座雕像,看起来极为恐怖,阔口尖牙,双目圆瞪,而在其脸的两侧,竟然还各自有一张脸,可谓是一首三面。
这还不算,其身躯之上,竟是长着六条手臂,各自拿着一件古怪的法器。
唯一正常的就属双腿了,但却粗壮异常,而且双腿之上还覆盖着细密的漆黑鳞片。
萧林等人看着眼前的雕像,却是没有一人能喊出这两座雕像的名字,那条小径,正是从两座雕像之间,朝着山顶延伸而去。
“难道说我们要通过这小径,走到小溟宫不成?”看了一眼小径,柳木白眉头微皱,开口说道。
“试试就知道了。”旁边的林苍一手拍在腰间的兽环之上,伴随着一声怒吼,一只苍狼从中射出,苍狼出现之后,看着眼前的两座雕像,竟是露出了畏惧之色,连连朝着后面退去。
林苍脸色一沉,神念驱动之下,那只苍狼才不情不愿的朝着两座雕像之间跑去。
眨眼间就跑到了雕像之间,继而朝着小径跑去。
但刚刚跑到小径之上,突然从小径的两边,闪烁出大片的血光,而血光之中更是闪烁着血色的雷光。
血色雷光顷刻之间就将那只苍狼包裹了起来。
还未等苍狼发出惨叫,就在血色雷光之中,化为了一堆粘连着血肉的骨头,继而轰的一声,直接爆裂开来,然后在血光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竟是连尸骨也未曾留下半点。
众人见状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只苍狼可是货真价实的真级大圆满妖兽,但在这血光之下,顷刻间就被轰的连渣也不剩了。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谁都不敢迈出第一步。
“这如何能上的去小溟宫?”慈云真人俏脸之上满是惊惧之色,刚刚那团血光爆发出来的力量,让她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