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獵諜 txt-第八十五章 巧舌如簧鑒賞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隔壁书店同样有个后门,被街边小贩传讯的书店掌柜,已经带着伙计从后门离开,等在店铺里的唐城,就透过店铺的临街橱窗,心情极好的看着街道对面的中统便衣。一直等在对面街边的中统便衣,并未发现书店里的异常,等到他发觉情况不对的时候,从后门离开的书店掌柜和伙计,早就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
带人赶过来的中统小队长随即大怒,可他们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目标的踪迹。一直充当看客的唐城心中狂喜,看到这些中统便衣们气急败坏的嘴脸,唐城心中憋着笑。一直暗自留意唐城的马掌柜,直到此刻,才算是相信唐城这么做,是为了看中统的笑话,而不是有心帮助隔壁的地下党脱身。
唐城没有选择从店铺后门离开,因为他知道,恼羞成怒的中统便衣,一定会留意这周围的情况,一旦被他们发现自己鬼鬼祟祟的从店铺后门离开,这件事就算是跟自己扯上关系了。所以他并没有选择马上离开,而是就待在这家店铺的后堂,装模作样的翻阅起店铺掌柜汇总的情报资料。果然不出唐城所料,发现隔壁书店已经人去楼空的中统便衣们,马上对周围的店铺进行搜查。
“唐队长,你怎么在这里?”不顾马掌柜阻拦,强行闯入店铺后堂的中统便衣,马上就看到后堂里正在翻阅情报资料的唐城。连续多次跟中统发生冲突的唐城,现如今可是中统特务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在重庆的中统特务们,很少又不知道唐城的。突然看到唐城出现在眼前,这几个中统便衣之中,立马就有认识唐城的便衣特务惊呼出来。
“这家店是我们搜索队的,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唐城抬头看向对方几人,一边收起桌上的情报资料,一边轻描淡写的言道,唐城这幅不动声色的样子,倒是唬住了这个几个闯进店铺后堂来的中统便衣。搜索队在城中有店铺,帮助搜集城内情报,这并不是很机密的事情,所以唐城此刻的反应,并不能说明问题。
情况马上被汇报到那个中统小头目那里,得知唐城就在隔壁的店铺后堂里,中统小头目也是心中狐疑,只是他手上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唐城在这里出现,跟隔壁书店有关联。唐城的理直气壮,让对方无计可施,快速搜查过书店周围的这几家店铺,却一无所获之后,这些心中气恼的中统便衣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之前的事情,就烂在肚子里好了,如果再看到隔壁书店的人,就当做不认识!”目送中统的人离开这条街,也准备离开的唐城,在走出店铺之前,还不忘记交代马掌柜和那个小伙计。唐城派人给隔壁书店的地下党传讯示警,一则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地下党的人被抓,再则就是他更喜欢坏中统的事,这可比搜索日伪特务更有意思。
离开店铺的唐城在城中转悠一阵之后,才回到城中旅馆,而这个时候,赵大山他们早已经回到旅馆。得知被赵大山他们跟踪的那个中年男子,早就甩掉了尾随他的那个中统便衣,唐城不由得呵呵轻笑起来。“不用理会这件事了,我就是不想中统那些家伙好过,折腾他们一次就可以了,这种事情做的多了,怕是会被中统那边发现。”
大唐图书馆
唐城知道赵大山并不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所以随口找了个借口,便巧妙的搪塞过去。可唐城并不知道的是,赵大山身边已经有张江和安排的人,将此事悄悄汇报给了张江和。张江和虽说从丢了一条手臂之后,就看着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可他毕竟是个老江湖,只是仔细琢磨接到的讯息,便马上就从中猜出些端异来。
不得不说张江和的预感很是准确,只是他也低估了唐城装腔作势的本事,等唐城带人返回军营,张江和便马上叫了唐城来自己的办公室,向唐城问及白天城中的情况。被张江和询问的唐城马上警觉起来,看张江和的表情不像是平日里闲聊的状态,唐城便半真半接的言道。“也没啥大事!就是吃饭的时候,正好遇到中统的便衣似乎是在盯人,我就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当着张江和的面,唐城大致将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添油加醋,只是隐瞒了自己找人通知书店掌柜的事情。“中统那边现在是越来越不行了,他们居然派了新手在城里盯梢,我看连咱们新招募的人都比不上,实在太差劲了!”唐城半真半假的说起中统便衣的能力,言语中满是调侃之意,听的张江和连连皱眉。
“叔,你也别不信啊!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赵大山他们,我可是让他们尾随了其中的一个中统便衣,结果你猜怎么着?居然没有发现赵大山他们不说,还被自己跟踪的目标给甩了,你说他们的能力不是差又是什么?”唐城极力的想要转换话题,可张江和却还是纠结唐城为什么要参合中统行动的事情。
倾世风华 小说
“那还能为什么,我就是不想看到中统那些家伙日子好过了!一看到他们的人,我就想到中统那些货,拎着枪硬闯我家的事情。我这没有下黑手弄他们,已经算是我识大体了,要不然,哼哼!我非得要弄死他们几个才行!”唐城现在突然发现,如果像白占山那样是个粗鲁的性子似乎也很不错,至少什么话都可以肆无忌惮的胡说一气。
官梯(完整版) 小说
唐城的话令张江和气的不轻,他却并未察觉,被唐城这么一番胡闹之后,他原本想要从唐城口中求证的事情,早已经被他忘的干干净净。唐城和张江和在办公室里斗智斗勇的时候,顺利脱险的徐庆来,也已经带着伪装成书店伙计的交通员,成功转移到了城中的另一处秘密据点里。暂时安定下来的徐庆来,仔细考量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还是没有回忆起,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出现的纰漏。
回想那街边小贩进店来跟自己说的话,徐庆来眉头紧锁,他现在并不很在意自己身处的局面,他只是在担心今天跟自己接头的下线。徐庆来经营的书店,同样是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城中的一处秘密据点,他今日离开书店,便是为了转交一份机密情报。接头和传递情报的过程很是顺利,只是徐庆来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才回到书店,就有陌生人上门来示警传讯。
如果是换做之前的他,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可当时的徐庆来,却没来由的相信了来人的话,立刻带着假扮小伙计的交通员,马上从书店后门离开。小心谨慎,这是徐庆来经历了十几年地下党生活学到的一个道理,如果不是早已经习惯了小心谨慎,或许徐庆来早就已经被关进大牢里去了。
“二叔,我回去那条街看过了,咱们刚走时间不长,就有一群便衣特务冲进了咱家的书店,现在书店已经被封门了。”就在徐庆来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假扮成书店小伙计的徐冲,快步从外面进来。徐冲是徐庆来的侄子,同时也是徐庆来的专职交通员,别看徐冲今年才十七岁,可是他跟着徐庆来已经从事情报工作,有好几个年头,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的老地下党成员。
得知书店已经被特务封门,徐庆来此刻暗自庆幸,只是他还是想不出是谁来给自己传讯示警。书店被特务封门,而徐庆来侥幸逃离的消息,很快就被重庆地下党组织的高层知晓,和徐庆来一样,他们也很想知道,事发之前,究竟是什么人给徐庆来示警传讯的。根据徐庆来的汇报,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到了那个去书店传讯的小贩身上,可是像这样挑着担子满街走的小贩,重庆城里没有几万,也有上千。
这么多的街边小贩,想要找到给徐庆来传讯的人,简直犹如大海捞针般艰难,没有任何头绪的重庆地下党组织,最后也不得不尔打消掉找寻那个小贩的想法。徐庆来经过一天的思索,最后也不是很肯定的觉着,自己的破绽弄不好就出在那个传递情报的饭馆里。经过跟下线的求证,徐庆来即便不愿相信,最后也只能承认麻烦就出在自己身上。
还好因为有人暗中相助,麻烦并未上身,而且自己的下线也没有暴露,除去自己短时间内不能在城中四处走动之外,自己这边似乎也就损失了那家书店。暗自肉疼的徐庆来,当天夜里就带着徐冲去了江北,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要暂时离开重庆,去外地蛰伏下来。
中统这边没来由的失去目标,具体执行任务的人,自然是逃不过一顿臭骂。和徐庆来一样,中统这些人,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那几个见过唐城的中统便衣,也没有将问题想到唐城身上去,因为他们自以为唐城并不知道自己的行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