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起點-第二百二十七章:第十五劍熱推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状元楼。
二楼。
夏侯星已刺出了三十三剑。
龍 帝
忽然,他的长剑一抖,这三十三剑竟化为一剑,如一道闪亮无匹的长虹,刺向玉连城。
这一剑,已穷尽了他毕生心血,是最为巅峰的一剑。莫说以前,从今往后他也绝不能再使出这样的一剑。
并非是因为他再无进境。
而是因为玉连城已出手。
玉连城一只手已经探出,那修长如玉的手甚至没有与长剑接触,只是轻轻一拂,一股诡异莫名的劲气已向夏侯星的长剑席卷过去。
夏侯星的面上顿时显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
因为他发现他全力刺出的一剑,莫名其妙失去了准头,自己的手掌,自己的剑竟不听使唤,凌空一折,反向他胸口刺了过来。
世上借力打力的功夫并不少,但唯有玉连城的这一招才能真正算是独步武林,妙绝天下。
“不!”
一道苍老嘶哑,但却如雷霆般的声音传出。
发出这声音的人,竟是那苍老的马夫。他白发苍苍,又瘦又小,但此刻体内就仿佛蕴藏了雷霆般的力量,一跃而出,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夏侯星的剑,已刺入了他自己的胸口,鲜血飞溅,红如玛瑙,他直直的瞪着玉连城,倒了下去。
白发苍苍的老者马夫看着夏侯星的尸体,眼中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悲伤,整个人更似因为悲伤而不停发颤。
“你……你杀了他!?”
玉连城轻轻一叹:“我已给了他很多次机会,他非但一次都没有珍惜,还变本加厉。或许这是因为他根本不懂得忌惮,也或许是因为有你和夏侯家做他后盾,认为无论谁也杀不了他。”
老人不再说话,沉默了半晌,才长长一叹:“学剑之人,死于剑下,更何况这一剑还是他自己刺出,也该无怨无悔。”
玉连城拊掌笑道:“不错,理所应当,无怨无悔。”
老人默默将夏侯星的尸体抱了下去,放在马车中,又缓缓走上来。
他的背脊变得挺直起来,宛如标枪。那苍老疲倦的眼睛中,也已陡然射出锋锐的光芒。
他身上都散发出一种庞大的气势,每走一步,这气势便强盛一分,几乎压的旁边的人喘不过气来,连忙向后退了又退。
这“状元楼”中也不乏习武人士。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到了此时此刻,又怎么能看不出,这看似普通平凡的马夫,竟是一位天下绝顶的高手。
可像这样一位高手,又怎么甘心去做别人的车夫?
老人掌中有剑,目中神光湛湛的看着玉连城:“你是剑客?”
玉连城道:“我是剑客。”
老人道:“既然如此,那你死在我的剑下,也应该无怨无悔。”
玉连城淡淡道:“出手吧,我也想要瞧瞧,红云谷中最强高手夏侯飞山,究竟有多厉害。”
夏侯飞山!?
一串惊呼声响起。
经过玉连城的提示,在场众人终于知道了眼前这老者的身份。
二十多年前,红云谷最强高手并不是现在的庄主夏侯重山,而是他的弟弟夏侯飞山。
可夏侯飞山早已失踪了多年,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成为了一桩秘案。
众人结合当时的流言和现在这情况,却隐隐有了猜测。
——夏侯飞山昔年失踪是否是因为他和他大嫂间有了私情,无法见人。
——他失踪后又回来当夏侯星的车夫,无时无刻保护夏侯星,难道夏侯星就是因为这段孽缘而生下的儿子?
随身洞府 庄子鱼
这种事,在豪门大族中,并不算稀奇。
当然,这种事除了当事人,旁人也只有猜测。
“小心了!”
夏侯飞山的剑已刺出,剑一刺出,咔嚓咔嚓的机扩转动,银光漫天飞舞,交织成天罗地网,铺天盖地一般向玉连城笼罩过去。
他的剑似乎并不比夏侯星的高明不到多少。
但却有一点是夏侯星再练十年也不可能达到的。
那就是他的剑有了灵性。
空中飞舞的碎片,就仿佛已真化作千百条银蛇电蛟,只四面八方向玉连城撕咬过来,顷刻间就能将他没一寸血肉撕咬的一干二净。
玉连城眸中神光一闪,又是一拍桌子,那一笼的筷子都飞了出去,化作道道乌光,与碎片交击在一起。
电光石火间,筷子已被搅碎成为木屑,纷纷扬扬。
而这一剑的剑势,却也已消耗殆尽,玉连城屈指弹中一块碎片,叮叮当当一阵响,这一剑也已被化解无形。
夏侯飞山手腕一抖,碎片凝剑。
顷刻间,夏侯飞山又已刺出十七八剑,每一剑都将夏侯家的剑术发挥到巅峰,但每一剑,均被玉连城巧妙的化解。
“不行,此人武功之高,仅是平生仅见,只怕夏侯家的剑法未必能胜得过他。”夏侯飞山心思转动,他已想到了另一门剑法。
——夺命十三剑。
昔年,他曾和燕十三的父亲在华山决斗,败在夺命十三剑之下。这二十多年来,他已对夺命十三剑研究得很是透彻。
当世之中,除了燕十三外,只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夺命十三剑了。
他甚至已能推测出夺命十三剑的第十四种变化。
但他也知道,夺命十三剑胜不了这人。
唯有夺命十三剑中的最后两种变化。
甚至是第十四种变化,也完全不能保证。
唯有第十五剑,那是天地不容的一剑。
而只有天地不容的剑法,才能对付这“天外天、天外人”。
只是这一剑究竟能不能施展出来,施展出这天地不容的一剑后,他自己还有没有活路,夏侯飞山自己也没有答案。
但夏侯星一死,他也别无牵挂,若能将这一剑完完整整的使出,也算不枉此生。
“好,受死吧!”
夏侯星的一剑已刺出。
在刺出这一剑的刹那,铺天盖地的杀机弥漫而出,整个酒楼都似乎染上了一层血红。所有人的面色都变得惨淡起来,无与伦比的惶恐情绪在心头弥漫开来。
剑出。
第十五剑。
无尽死寂的一剑,代表了死亡的一剑。
……
ps:第四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