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五章公主執碗,皇子斟酒讀書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打开檀木盒的一刹那,目光便落在了段定邦他们这一众新军将领的身上。
看到他们见到了虎符之后的激动神色,柳明志并不感觉到有什么意外,因为自己当年第一次看到属于自己的虎符之时,跟他们这群晚辈的反应没有什么区别。
雾初雪 小说
柳明志静静的打量着将目光从虎符上移开的段定邦,眼底闪过一抹赞叹之色,这小子的意志力竟然能够如此的坚定,属实有点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了。
“定邦。”
一起數月亮 小說
正在暗暗控制自己激动心情的段定邦听到柳大少喊自己的名字,急忙抱拳行了一礼。
“臣在。”
“朕问你,今日是什么日子?”
“回禀陛下,今日乃是吾等将士为国出征的吉日。”
“嗯,既然是你们即将为国出征的日子,那么,你这位三军统帅可准备好了吗?”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 雨画生烟
“回禀陛下,臣早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统领着将士们拔营出征。”
“那么将士们出征的事宜如何了?”
“回禀陛下,俱已妥当。”
柳明志微微颔首,接着抬眸看向了段定邦身后的副帅吕晨,督军葛公禄他们。
“吕晨,葛公禄。”
“臣在。”
“你们两个可准备好了?”
“回禀陛下,臣等二人也已经准备好了。”
“褚云浩,诸葛子清……尔等呢?”
“回禀陛下,臣等皆以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奔赴沙场为陛下开疆扩土。”
柳明志忽的一下站直了身体,抬起手重重的拍在了桌案上。
“好,好,朕要的就是你们的士气,你们果然没有让朕失望。”
“谢陛下夸奖,臣等愿为陛下赴汤蹈火,万岁不辞。”
重生空間:天才煉丹師
柳明志拿起自己刚才放在桌面上的天剑重新佩戴在腰间,动作轻柔的抚摸着桌面上纹路精细,绣工精美的令旗。
令旗这东西,自己也已经很多年没有执掌过了。
指尖在令旗上细细的滑动了良久,柳明志转头看向了站在左侧的户部尚书姜远明。
“户部。”
姜远明听到柳明志招呼自己,急忙出列走到了柳明志面前行了一礼。
“老臣在。”
“犒劳将士们的出征酒备好了吗?”
“回禀陛下,出征酒十日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所有酒水都运到了大营之中了。”
“数量足够吗?”
“请陛下放心,老臣保证让每一位将士都能喝上一碗家乡的出征酒。”
“办的不错,你这位户部尚书辛苦了,你们户部所有的官员也都辛苦了。”
“不敢不敢,此乃老臣的分内之事。”
“荣威候。”
“老臣在。”
“蔡炎爱卿何在。”
“回陛下,正在台下等候陛下召见。”
“让蔡炎爱卿登台吧。”
“老臣遵命。”
荣威候走到点将台边缘,冲着人群里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官员招了招手。
红薯蘸白糖 小说
“蔡炎。”
“孩儿在。”
“混账东西,在什么在,快上点将台,陛下召见你呢。”
“是。”
“臣武威将军蔡炎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蔡爱卿免礼。”
“谢陛下。”
“蔡炎,朕想让你担任二路兵马军需官一职的事情,前些日子令尊荣威候都告诉你了吧?”
“回禀陛下,家父已经将所有的事情仔细的告知臣了。”
“告知了就行,那你可愿意担任二路兵马的军需官一职?
愿意与否,你放心大胆的说就行了,心里面不用有什么压力。
如果你心里不愿意的话,朕绝不强迫你,至于老侯爷那边有朕为你做主,他是不敢为难你的。”
蔡炎毫不犹豫的单膝跪了下去,神色恭敬的对着柳大少抱了一拳。
“回陛下,臣愿意。”
“太好了,如此一来也就皆大欢喜了,免礼吧。”
“谢陛下。”
柳明志看着比自己还要年长了十岁上下的蔡炎,淡笑着看向了旁边老神在在的荣威候蔡骏。
“老侯爷。”
“老臣在。”
“将门虎子啊!”
荣威候听到了柳大少的褒奖之言,一张老脸顿时笑开了花,犹如菊花一般灿烂。
转头瞄了一眼自己的长子,荣威候轻咳了几下,一脸谦虚的摆了摆手。
“陛下谬赞了,陛下谬赞了。
如果不是陛下器重,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而今陛下给了他重新披甲立功的机会,是老臣之幸也,是吾儿之幸也。
老臣多谢陛下隆恩,陛下请受老臣一拜,吾皇万岁万万岁。”
荣威候蔡骏话音一落,便单膝跪地对着柳大少行了一礼。
一旁的蔡炎见状,也急忙再次单膝跪了下去。
“臣蔡炎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柳明志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身前的荣威候,急忙俯身将其搀扶了起来。
“免礼免礼,老大人你太多礼了。”
“老臣多谢陛下。”
“蔡炎,你也起来吧。”
“谢陛下。”
柳明志伸手整理了一下荣威候蔡骏身上的甲胄,神色感慨的叹了口气。
“老爱卿,不是朕隆恩浩荡故意偏爱你蔡氏一门,而是蔡炎爱卿他自身的能力担得起军需官这个重担。
朕的性格难道老爱卿你还不了解吗?如果蔡炎自身的德行不足,你就是亲自来求朕,朕也不会把军需官一职交到蔡炎爱卿的手里。
军需官一职虽然比不上三军元帅,副帅,督军一职位高权重,可是肩膀上的担子却比他们更重啊!
十万大军的粮草补给之事,可全都在军需官的身上了。
对于蔡炎爱卿朕虽然见得不算多,但是他的能力朕心里面还是清楚的。
二路兵马军需官一职交给他,朕放心啊!”
“是是是,陛下说的是,老臣代替犬子谢陛下信任。”
柳明志轻笑着点点头,转眸看向了旁边的蔡炎。
“蔡炎,如此之重的职位交到了你的手里,你可别千万令朕失望啊。”
“陛下放心,臣一定把粮草之事看的比臣自己的性命还重。
粮草一事若是出了差池,不用陛下问责,臣自己就派人把自己的项上首级送到陛下面前谢罪。”
“言重了,言重了。
蔡炎爱卿你有此信心,朕也就更放心了。”
“谢陛下信任。”
“户部。”
“老臣在。”
“为三军将士们践行的酒水何在?”
姜远明立即抬手指向了校场左侧的空地。
“回陛下,所有酒水全在校场左侧的空地上摆放着,随时可以取来为将士们上酒。”
柳明志抬手顺着姜远明手指的方向望去,看着远处空地上的数十个堆积如小山的酒坛重重的呼了口气。
“依依,夭夭,月儿。”
“儿臣在。”
“乘风,承志,成乾。”
“儿臣在。”
“你们兄弟姐妹六人自行分成三组,各自统帅一千禁军为十万将士们上出征酒。
依依,夭夭,月儿你们姐妹三人执碗。
乘风,承志,成乾你们兄弟三人斟酒。
天色也差不多了,你们无须为所有将士们一一斟酒,在各方阵前给将领们聊表心意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给禁军将士们。”
柳乘风他们兄弟姐妹六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急忙行了一礼。
“儿臣遵命。”
柳乘风兄弟姐妹六人回应了一声后,点将台上的众人全部瞠目结舌的看向了一脸淡笑着的柳明志。
公主执碗,皇子斟酒。
对于将士们而言,这是何等的殊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