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深空彼岸 辰東-第五百一十三章 共商新神話路讀書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出行可见鸾鸟飞舞,圣兽拉车,闲时入秘境,踏星天,访友于洞天北海前,逍遥名山大川间,亦可直入青冥,立身云端,看金乌日落,流火烟霞染红山河。
跑過小路,打開心靈,解開手銬!
这是王煊少年时对仙道的向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四海龙宫赴宴,亦可出入瑶池间,共享万仙盛会。
然而,真正踏足超凡领域,所见却是那么的残酷,或许那些盛况曾经存在过,但是他这代人却经历不到了,与他们这个时代的修行者彻底无缘!
眼下所见到的都是什么?大结界塌陷,远方仙道之地传来消息亦如此,大幕成片的崩开,仙界六成地域熄灭,永寂,陷入无边黑暗!
短暂寂静后,大结界中,仙界中,传出哭泣声,有修行者黯然神伤,一切都将逝去了,超凡将亡!
诸神立于废墟上,列仙站在破败山河间,在崩塌的半物质位面中,很多生灵远去,也有人驻足,愿就此与家园共生死。
一片凋零的景象,到处破败,大结界和仙界全面腐朽,维持不了多少时日了。
外界,所有人都在等待,王煊站在飞船上,双目开阖间,精神天眼超越诸神的感知,跨越大结界,寻找方雨竹。
终于,很久以后,腐朽的大结界震动,有人缓慢走了出来,竟是上古疯子商毅,他的战甲破碎了,肩头有血迹,但是,他依旧眼神如电,竟能撕开结界!
即便大结界腐朽了,他持着人世剑,有这种威势,也还是让所有人都心胆皆颤,脊背冒寒气。
竟然是他出现,大步走来,震动整片大地,其血气滚滚而涌,淹没广袤的天地,无人可匹敌。。
许多人的心沉了下去,这个疯子真的没有人可以制衡吗?在仙道之地无敌,在不朽之地亦无匹。
那种脚步声,落在人的心头,像是神鼓在擂动,透过大幕传了出来,但凡距离近的生灵都面色苍白,忍不住要跪伏下去,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
回归现世的诸神,亦不能避免!
“要么想办法干死他,要不然就逃亡向宇宙深处,他该不会可以在现实中立足吧,此身万劫不朽?”冥血教祖觉得心悸,被震慑了。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里,为方雨竹报仇!”妖主双目微红,有无尽杀意。
虽然有时候她对方雨竹挑衅,有争执,有吵架,但是,她们更有很深的感情,当年共杀过古皇,彼此扶持。
“没那么糟糕!”王煊开口。
大结界中,还有一道身影走来,渐渐清晰,战衣略有破碎,手腕上戴着一枚黑底、布满白色晶莹光点的手镯。
她是方雨竹,很少披甲,一旦穿上的话,不是遇到了绝世大敌,就是要真正杀生了。
她青丝飘动,双目深邃,整个人没有散发恐怖的血气,整个人平和而祥静,和疯子商毅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韵。
“不打了,平局!”商毅开口,一头浓密的黑发带着血迹,肩头破损,骨头都露出来了,那是被幕天镯砸的吗?
“按约定来吧,所以持至宝的人,都来此处!”方雨竹开口,她嘴角也有一缕血迹,面对疯子不可能不受伤。
两人透露出一些消息,超绝世大战落幕了,最起码,他们两人不会生死搏杀了。
这两人隐约间就是这片大宇宙中最强大的两个生灵,他们收手的话,其他几位超绝世大概也会止戈。
“各位,都来吧,聊聊!”商毅开口,他的身材远比常人高大,两米多,雄伟强健,手持人世剑,有气吞山河之势。
不久后,逍遥舟从大结界对应的星空中飞来,一闪而至,悬浮在高空。飞舟染血,两大超绝世战衣破碎,他们的结拜兄弟状态都很不好,满身是血,有些人更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接着,羽化幡出现,恶龙带着几人降临,也都染血了,至宝对抗,双方都负伤。
神明宫也飞来了。
“晦气,居然是一窝瘆灵,只打死了一只!”两道影子出现,从现实世界的宇宙深处驾驭不朽伞而来,划开大结界进去了。
乱了方寸 小说
殺了我吧 愛麗絲
生命池随之而现,也降临下来。
所有人都吃惊,源自科技生命之地的至宝,内部竟有一窝强大的瘆灵?看样子,肯定有超绝世级的存在。
“是古瘆灵,还是不属于这片宇宙的那种驾驭飞船的生物?”大多数时间都沉默、和各方修士没有交集的疯子商毅,居然主动开口询问。
“两种瘆灵都有,竟呆在一起,被我们艰难打杀了一只,屡屡挑衅,这是给他们的初步教训!”不得不说,妖主的父母很强势,说杀还真就杀了一个对手。
“各位,你我都一样,皆在争渡,既然要为神话续命,自然是优胜劣汰,最后剩下的最强者合作,才更有把握。我们虽然涉足战场,但不是为了仇杀,而是在加速推动这一进程。”一位瘆灵开口,蛰伏在生命池中,并未出来。
“至宝齐聚,才有生路,此前早有前例,一个人修为再逆天,也无法炼化多件至宝,需要我等精诚合作。”
“各位,超凡即将落幕,我们在此共商新路,找到渡劫之法,一起走向下一个纪元!”
“还差了一个养生炉,至关重要!”
……
“各位,山高水长,后会有期,争取下一个新神话时代,还能再相见。”王煊告辞,准备跑路了。
既然确定方雨竹无恙,那么的强大,真正可以匹敌上古的剑疯子,他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再加上有影子夫妇在这里,以及佛道两家的高手共掌神明宫,超绝世这个层面的人应该没有生死大战了。
妃不從夫:休掉妖孽王爺 千苒君笑
他要走了,身上秘密太多,流浪宇宙深处一段时间,熬过最后这几天再说。
等到超凡彻底落幕,随着时光流逝,所有人都掉大境界,那时,他也就不用担心那些威胁了。
“说人话!”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见他这么一副样子,总是想打他,可惜,手痒也没办法,真压制不住了。
“说接地气的话是吧,妍姐,那天我好像听到什么童养婿,什么意思?”王煊问道。
虽然是单独传音,但是妖主还是娥眉轻挑,心脏剧跳,真是见鬼了,他居然听到了只言片语?是了,他现在很强,在现世比她更厉害,有可能捕捉到了传音。
“你让我打一顿,我就告诉你!”妖主平静地看着他,但是风华绝代的她,内心其实很不自在。
“你心中都打我一百遍了,等于打过了。”王煊微笑,准备远行。
“唉,小王,你很变态,是十三段吗?真是好可惜,超凡结束的太快了,没给你时间,你这种苗子要是生在上古时代就好了!”离别之际,冥血教祖开口,为他遗憾。
“十三段?”妖主妍妍也出神,感觉他生错了年代,但是,她又摇头,道:“生在上古就一定很好吗?那个‘第一人’还不是惨死了,剩者为王,还不如败在他的手中的剑疯子,后者反倒无敌这片宇宙了。”
“小王,你身上有斩神旗,有人说,它很可能是御道旗的组件之一,也有人说,它是御道旗的仿品,没有定论。”张道岭开口。
临别之际,他感叹,道:“在几件至宝中,应该以御道旗为尊,最强,但却不见踪影,大概率是真的毁掉了,并未被修复。”
“张教祖有话要说?”王煊意识到,老张想告诉他什么。
“嗯,你去新星转一转,我曾在那里隐约间感应到过斩身旗的气息,但是没有找到,你手中有斩神旗,可以去找一找,两旗相引,或许能被你得到。”
王煊惊异,他找斩身旗很久了,却没有一点线索,想不到老张有了一些眉目。
“我是以幕天镜碎片,观看新星大地时,偶然间映照出一缕特殊的气息,但是没有捕捉到。”老张告诉详情。
“既然离别了,张教祖,我也建议你去不周山碰碰运气,万一入了那超绝世精神残骸的法眼呢?若是能和她结为道侣,可以共组完整的至宝幕天镜。”
将分开时,王煊也再次提醒张道岭。
“找打吧?”张教祖脸色微黑。
冥血教祖哈哈大笑,小张一向自负而骄傲,不尊重他老人家,但是现在被更小的后来者调侃了,顿时让他心情愉悦。
王煊乘坐银色飞船远去,他对御道旗真很动心,可他也知道,即便寻到也不见得能组装出第一至宝。
因为,究竟是不是组件,从没有定论,事实上,很久以前有人同时得到过斩神旗和斩身旗,却未能融合。
“幕天镜,算了,还原不出来,它碎掉了,又不是组件,可以彼此融合,即便是重新炼制,都不见得能够让它再现。”张道岭叹气。
他们目送王煊和剑仙子消失。
“大妖精,好好养身体,你真的很虚,身虚,心虚,有缘再见!”剑仙子的笑脸在大屏幕上出现,挥了挥手。
这一次,他们路遇星际海盗,机械小熊猛烈开火,俘获数艘性能很强的飞船,再次抽取活性金属,武装自己的飞船,性能提升的更强了。
接下来,他们熟门熟路,极速远去。王煊赶时间,他对斩身旗很向往,要去新星,万一能再现御道旗呢?
趁现在,超绝世在共议新路,共商新神话,他抓紧时间行动,此时没有任何危险可言。
“大结界,仙界,还是很坚挺的,没有了超绝世大战,至宝都安分后,哪怕腐朽了,熄灭了大半,也还是在撑着,没有立刻溃灭。”
多日后,他们临近新星,而和新星相对应的仙界还在呢。
虽然多次路过,但是,自从和陈永杰一起从新星离开,回归旧土后,王煊还没有真正再降临过。
此时,银色飞船避开各种监测,偷渡而来,降落到了新星上。
我有一個世外桃源 小說
“性能这么强?无声无息,就来了。”王煊夸赞机械小熊。
“当然,这是由瘆灵遗留的飞船残骸改造的,有黑科技。不过,我刚才扫描到了,这颗星球上,大概率也有瘆灵遗落的古飞船,甚至是母船。”它神色严肃。
“不用多事,我为斩身旗而来。”王煊说道,来到这里后,他站在一片原始密林中,他直接催动斩神旗,全力以赴,以此感应和它相对应的那面旗子,希望是至宝组件之一。
“这颗新星,回归的列仙、超凡者不算少。”剑仙子开口,仅在这片山脉中,她就看到与感应到一些茅屋等,有人隐居。
“有人回归后,努力融入这个时代,也有人栖居荒山野岭中,过着避世的生活,选择不同。”王煊说道。
他对这颗星球有着很复杂的感受,在这里曾和财阀孙家争斗,和妖魔血战,留下很多的足迹。
这次,或许能见到一些故人,有些人并未离开,没有进入宇宙深空。
大旗猎猎,由十三段的他全力催动后,斩神旗发出冲霄的光芒,有神秘波动荡漾。
“嗯?真有些许感应,斩身旗在这片大地上!”王煊喜悦,充满了期待,斩神旗,斩身旗,他很想让它们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