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八百零九章:神言看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君焰已经压抑到临界点了,楚子航成为了真正的流星,白色的尾炎拖拽在他的身后,那些是由高压和高温促成的纯粹的等离子态,虽然无法涵盖到君焰的整体——若是能完全涵盖,那么君焰这个言灵就该在周期表上往上爬上那么一爬了——但已经初具等离子态的言灵已经具有了正常危险言灵完全无法比拟的威胁性,
仿佛是感受到了楚子航的威胁,奥丁第一时间没有选择拔出昆古尼尔去掷出必中的枪芒,而是侧头看向了高架路外的无边黑暗。
楚子航也随之侧头看向那漆黑…他听见了大海翻涌的声音。
在深渊中那盘踞的滔天浪潮受到了神祇的感召,轰鸣的水声之中滔天的水幕冲天而起,从高架路的两侧直冲天际,银色的光芒泼天而下笼罩了整段路上的一切!天空中纵跃而过的水幕简直就是分裂天穹的‘银河’,倒影着高架路上仰头注视着它美丽身段的所有渺小身影。
神祇独瞳的注视下,那些水幕活过来了一样开始在天空中扭动旋转,剧烈的水波扬起的水花就像银色的龙,在狂风里发出了震震水鸣,轰然坠向了楚子航试图左右拦截他前进的道路!
楚子航此时距离巍峨的奥丁不过二十米,真的就已经是近在咫尺的地步了,银色的水流从天而降,在他的前方水幕轰击地面!那高压的水波蕴含的可怕冲击力将裂痕延展向数百米的路面,大量的水流朝着四面八方淹没而去如潮汐吞没着夜晚沙滩上的一切臃肿!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被动乱的水流隔开的楚子航抬头看向了被水幕隔开的奥丁,那把昆古尼尔已经被一寸寸地拔出了大地,水流在经过他时自动分离开,就像圣经中避水的神明,就在他即将抬起那把神枪时,一个声音忽然在楚子航的耳边响起了。
“不要让他挥动那把枪。”
楚子航赫然回头,浑身的肌肉收拢如磐石般坚硬储存起可能下一秒就需要爆发的力量,但他回头之际却只能看见唯一能与自己说话的楚天骄,现在远隔在百米之外守护着密码箱与成群结队的黑影厮杀着…
刚才是谁在跟自己说话?
“那把枪上铭刻着‘誓言’,枪尖所指,不可闪避,不可阻挡。”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楚子航很难去分辨这个声音的特征,因为它完全没有任何特征,就像是人在念书时脑海中念诵的音。
“想要你背后的人活下去,就按我说的做,你需要…”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了,叙述着一些无人可知的秘辛,而此时银色的宏大水流已经淹没到了楚子航的面前,仿佛银色的巨口要将他吞没,浑身尚还笼罩着君焰光辉的他却忽然蹲下以半跪的姿势触及了地面。
“后退!”
空气中响起了楚子航的低吼声,远处的楚天骄霎然回头看见了这一幕。
隨身空間:貴女的幸福生活
投降?求饶?
楚天骄承认在看到楚子航屈膝跪地时脑海中的确出现过这种想法,但也在瞬间打消了,因为在远处爆发出的炽热光芒以及震天的爆炸和乱风将他脑海里所有杂乱的思绪吹空了!
巨大的乱流和爆炸填满了整个世界,就连台风在这一切面前都显得那么无力,‘时间零’都被强制性解除了,像是被那刹那间爆发出的高能的粒子流中和了一样自主崩溃…这也是楚天骄头次知道自己的言灵也是可以被外力破开的。
台风的十二级风力在这爆炸的热风乱流前也显得温和太多,那白光简直就像开天辟地一样让人从心底升起震撼,爆炸的冲击波呈圆形扩散,遮蔽天上地下的暴雨与水流全部震飞了,与其一起被震飞的还有那些暴露在热风和冲击波前的黑影,他们的结实沉重的身体在这一刻就像布娃娃一样被抛飞,撞击在了高架路侧面径直将半米后的石墩轰烂飞了出去!
楚天骄在第一时间就躲进那辆沉重的迈巴赫后面,但2.7吨自重的车辆也被掀得车仰马翻,翻倒卡在高架路边上,再被两把插入地面的村雨死死盯住,形成了一个相对避风的三角区域。
“这是…自爆了?”
楚天骄脑袋里乱糟糟的,他强行顶着热风想探出头去看一下爆炸中心的情况,但在这种风力下就连眼睛都睁不开,在数秒的狂风吹拂后,一切忽然都戛然而止了,世界陷入了刹那的宁静…随后暴雨重新从头上浇盖下来带来了轰鸣!
DC宇宙的另一段歷史
楚天骄第一时间冲出迈巴赫想向着爆炸中心冲去,眼睛都红了,楚子航不能死,楚子航绝对不能死,起码不能死在他的前面!哪儿有儿子比父亲先放大招气绝而亡的?就算陷入了绝境该自爆的怎么也得是他这个悲剧塔,而不是酷炫的特南克斯啊!
他向前冲了出去,前方整段被黑烟笼罩的沥青路都变成了岩浆似的火红,他下意识呼吸空气只能感受到火烧般的灼热感…但这依旧不能阻止他向前。
就在他差些一脚踩进那滚烫的沥青中时,一个人影兀然从黑烟弥漫的爆炸中心冲了出来,子弹一样撞在了他的身上。他差些就拔刀砍了这个疑似偷袭的不速之客,但对方抬手就扯住了他的领子往后一甩,随即一声低喝在他耳边响起,“走了!”
冲出硝烟的正是楚子航,但此时他的模样却让楚天骄脸部抽搐,那密布脸颊与脖颈的青黑色鳞片已经开始向外拱起形成面骨了,狰狞的骨角在额头处初现峥嵘,就连牙齿都开始利化,黄金瞳内流动的全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杀戮意志。
暴血,释放临界状态的君焰必须的前置条件,不然在那瞬间没有甲胄做隔热层的言灵释放者就会被君焰的力量给烤干,饶是如此楚子航现在浑身上下的温度也高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雨水落到他的脸颊上瞬间就被甲胄的高温给烤成了蒸汽发出滋滋的响声。
这快要接近三度暴血了吧?
瞠目结舌已经无法去形容楚天骄的心情了,楚子航的暴血造诣甚至超过了他这个当爹的…现在说什么楚天骄都不相信楚子航这时初次接触混血种世界了,这根本就是混血种中专家中的专家,他这些年在天南地北全世界接触过的所谓‘超级混血种’们甚至都没有自己儿子来得狠厉。
“别回头。”楚子航扯着楚天骄的领子把他向前丢飞了一段距离,后者落地后灵巧地一个转身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回跑,期间抽空看了一眼身后,在黑烟散去后的高架路上居然出现了一道巨大黑色鸿沟…整个路面都被刚才的爆炸给炸断了形成了一道足有五十米长的天堑!
“上车!”楚子航来到了路边车仰马翻的迈巴赫前,一脚就把这两吨多重的东西给翻了过来,再一脚踹在豪车的A柱上让车头硬生生在路面烫软的沥青上滑出了一个半弧,倒是省去了倒车的功夫。
荒岛好男人 大黑羊
楚天骄正想上驾驶室,却发现楚子航先一步钻了进去,他退而求其次抓着两把村雨坐上了副驾驶,才进去就听见楚子航低沉的声音。
“启动。”
楚天骄还没坐稳,整个人就被忽然的加速按在了座椅上,外壳几乎已经成为战损版的迈巴赫引擎倒是没有太大损伤,被动力带着鱼跃而出歪歪斜斜地冲进了黑夜中。
八足骏马穿透硝烟来到断路前,马背上的神祇遥遥地注视着那辆路边被翻过来启动后狂飙向远方的迈巴赫,手中提起一半的长枪缓缓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