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嘉佑嬉事

好看的都市异能 嘉佑嬉事 起點-第三百一十六章 啓程展示

嘉佑嬉事
小說推薦嘉佑嬉事嘉佑嬉事
所谓种金莲者,以肉身为莲池,以天地灵机为柴薪,熔炉炼柴薪,化真火、燃莲池,温养全身精气神所化莲种,极力壮大之。
所谓金莲开者,并非体内真有一颗莲种发芽、抽条、开花。
而是精气神壮大到极致,如莲子开壳,如雏鸡破壳,先天精气神,破开后天肉体禁锢,从而见得真如,看清这一方天地。
种金莲时,感悟天地灵机,体察天地灵韵,参悟天地规则,犹如隔窗观火,好似雾里看花,朦朦胧胧,终究隔了一层。
太白猫 小说
而打破后天肉体禁锢,如一片嫩芽从莲种中萌发,穿破土壤,终于接触到外界的阳光雨露,碰触到了风花雪月,更嗅到了随着风飘来的,各种‘真实’的‘韵’。
种金莲时,你看到树叶飘落,你只知道,有力拉扯树叶飘落。
而金莲开后,你再见树叶飘落,你就能感触到,那股力真实的存在……你甚至知道,这股力该如何计算它,如何利用它,如何将其作用在自身,让自身不断蜕变,从而超凡入圣。
而道种中融入的重重道韵,各种法则,则是一个最明晰的引子——因为这份引子的存在,你就能更有方向性的,去接触更直接的‘道’。
就好像雏鸡第一次睁开眼睛,就有人在你耳边低声细语——‘望那边,有小米’!
卢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方圆百里内,空气震荡,灵韵翻滚,一圈圈黑色风暴从四面八方喷涌而来,重重的冲刷着他和他身后的军阵。
他这一口气,足足吸了一刻钟。
随后,他慢慢的一口气喷出去。
一道狂飙呼啸而去,带着金光,带着香氛,带着一丝刚猛炽热的佛门真意,宛如一座金刚大山平地挪移,在地面上硬生生开凿出了一条宽有十里,深达百丈的沟渠,一路呼啸轰隆着,向前冲出去了近千里地。
沿途,有三座山峰被卢仚一口气彻底抹平,化为青烟湮灭。
“小相公!”白女‘嗤嗤’笑了一声。
“善哉!”一种大和尚、老尼姑同时向神醉合十庆贺:“大金刚寺,后继有人矣。”
神醉笑得合不拢嘴:“也是他的机缘……却,也是他的劫。”
两个月后。
大胤,极北。
无边溟海之中,一条巨大的,由三条巨龙脊骨做龙骨,用三千六百根龙鲸肋骨为支架,用融化的灵金一重重浇铸而成型,长达三十六里的巨舰乘风破浪,蛮横无比的撞碎一座座冰山,一直到了溟海深处。
这里,曾有佛、道、魔三教先辈,于此联手,抵挡元灵天那太上至尊破空一剑,为极圣天保留了最后一丝元气,护住了天地灵机复苏的最后希望。
这里,也是佛门某位佛子陨落之地。
这里,平静如镜的海面上,无数寒气凝成的冰莲花随风摇晃,冰莲花相互撞击,发出‘叮叮’脆响。
高空中,无数细碎的冰晶摇曳,阳光照在冰晶上,无数圆形虹霓漫天旋转,将虚空染得光怪陆离。
这里,极高的虚空中,一处头发丝细小,却有千里长短的裂痕,正一点点的,缓慢的愈合。
这就是当年,元灵天某位太上至尊破空一剑,斩破极圣天天地膈膜,差点将极圣天天地灵机彻底崩碎,灭绝这一方世界修炼道途的‘破界天痕’。
那一剑,终究是被挡住了。
等到这条裂痕彻底消失之日,就是极圣天天地灵机完全恢复之时。
此刻,一道道可怖的混沌罡风从这条裂痕中不断吹拂进来,带着恐怖气息的混沌罡风刚刚侵入,就被极圣天的天地灵机强行阻挡,速度、威力,都急速下降。
好似一滴滴漆黑的墨汁滴入了一池清水中,清水荡漾,将这墨汁逐渐稀释,吸收,进而以自身法则强行转变,化为对自身有益的养料。
混沌罡风在这极高的天空中,被强行转化了属性,化为诸般能量,以及诸般妙物。
不时有各种土石、金属,大块大块的疙瘩从高空坠落,‘扑通扑通’的掉进海中,溅起大大小小的浪头。
也有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山峰凭空凝聚,懒散的悬浮在空中。
一些山峰清秀灵隽,山上开满了各色极圣天并无所产的奇异花朵。
有些花朵并无什么用处,就是美轮美奂好看的紧。
有些花朵清香四溢,灵光缭绕,显然都是好东西。
还有些花朵则是色泽诡异,香气邪诡,一丝丝黑气、灰气、绿气漫天乱喷,所过之处山石崩解、草木枯萎,显然都是绝毒的要命玩意。
这地方,距离大胤领地无比遥远,寻常修士根本无力抵达这里。
佛门、道门、魔门的高手,倒是依托先祖遗泽,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往来此间……但是如今三教正在大胤做法,倾尽全力的争夺大胤气运,修复自家山门灵机。
所以,三教高层,也无心料理这里的诸般异象。
以至于,这一条天痕附近,居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洪荒气象,生机勃勃,充满了无穷机缘。
巨舰呼啸而来,渐渐的到了当日那尊巨大的石道人手臂伸出海面的位置。
巨舰上,神醉等一群老和尚,万象这个外人,还有卢仚等人,全都站在船头,好奇的张望着四周。
方寸禅林的一名老僧轻叹了一口气:“想当年,老衲年仅百岁时,也曾奉师尊之命,赶来此处,查探端倪虚实……那时候,大胤都还没影子呢……那一剑残留的剑意,依旧凌厉。”
老僧卷起了袖子,露出了左臂一条凌厉的伤口。
这伤口洞穿了他的前臂,在他手臂上留下了一个鹅蛋大小的透明伤口。
“老僧年轻气盛,斗胆向那剑意靠近了一步,就留下了这至今没能抹平的伤口……何其恐怖。”
大胤建立了已经一千八百多年,老和尚当年挨了一下,还在大胤建立之前。他这伤口,已经过了起码一千八百多年,居然没有丝毫愈合的意思。
卢仚无比神往,幻想那一剑的风采。
‘咯咯咯’的笑声响起,白女的身影在船头冉冉浮现:“少废话了……无量虚空大挪移符,赶紧发动……我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船头上,万象一声轻喝:“这就去吧,本座的本尊,就在这天痕之外。”
万象大喝,双手结印,巨舰通体喷出无量光芒,无数巨大的符文一枚接一枚的不断亮起,巨大的龙吟声惊天动地,巨舰冲天而起,一头朝着那细细的天痕撞了过去。
卢仚身后,青柚三女发出了惊叹的呼喊声。
巨舰下方,一条条巨浪冲起,无数水花从巨舰的船体坠落,巨舰轰鸣着,随着万象的施法,距离天痕是越来越近。
随着巨舰腾空,神醉等一群老和尚同时开始念诵佛咒。
一件又一件造型狰狞,锋芒吓人的佛门杀戮秘宝接连浮现,纷纷抵在了万象的致命要害处。
万象体内,一枚又一枚佛印不断亮起,他的肉身和神魂,都被这些佛印彻底的掌控。
卢仚看着万象体内的那些闪烁不定的佛印,心里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万象和神醉等人达成了密约,有了默契……
但是很显然,神醉他们,依旧信不过万象。
这一层层的禁制加持,一层层的严防死守……按照一群老和尚对卢仚的说法,一旦这些布置在万象体内的手段齐齐爆发,就算万象的本尊是一名天人,也有陨落之危!
卢仚有点担忧。
如果这些禁制手段,没能将万象怎么样的话……
如果万象之前的所有施为,都是为了将极圣天的佛门高层骗来此处,施展手段一网打尽的话……那么,今天之行,就有天大的风险!
誘寵狂妃:邪王寵妻無度 冬雪花
希望,一如万象所言,他的所作所为,的确就是为了破坏元灵天诸多宗门的入侵行动。
元灵天的内斗啊!
心中念头如电光石火,顷刻间,巨舰已经轻松穿透了那肉眼看去只有头发丝般细小,以神魂观之,则犹如天堑的天痕。
下一秒,巨舰离开了极圣天,来到了世界隔膜之外。
巨舰下方,就是光泽暗淡,但是色泽流转、瑰丽无穷的世界隔膜……往远处张望,就能看到光芒耀目不可一世的元灵天,以及已经彻底黯淡下来,死气沉沉漂泊在虚空中的万妙天。
在巨舰不远处。
世界隔膜上,有一个直径数万里的巨大手掌印。
巨大的手掌印侵入了世界隔膜极深,在手掌印上,镶嵌着一块通体血色,不断喷涌出无穷无尽怨气煞气的陆地碎片。
陆地碎片大概只有万里大小,远远看去,碎片上山川河岳的痕迹清晰可见,一座座城池的废墟死气沉沉的罗列其上。
卢仚眸子里光芒闪烁,视野拉近,他看到了,在那碎片上,无数通体血色的邪诡正在往来游走。
在好些巨大的山峰之巅,又或者山谷之中,则是有一座座巨大的血色棺椁,半透明的棺椁中,躺着一条条被光霞萦绕的身影。
也不知道,这些血色棺椁是如何生成。
也不知道,棺椁中的人都是何等人物。
只是……
卢仚想起了花丧女和月丧女对白女的称呼——‘天女’?
曾经的万妙天七大天女之一?
巨舰刚刚冲出天痕,那陆地碎片正中区域,一座高有百里的山峰之巅,一口棺椁崩裂,炸成了无数的烟气飘散。
飘逸居士 小说
一条浑身惨白的身影冲天而起,几个闪烁就到了巨舰船头,然后轻轻的和白女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