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夜南聽風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笔趣-第二十五章 神蹟展示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翌日。
清晨。
一张干净整洁,绣有紫色蝴蝶纹理的床铺上,蜷缩成一团的蝴蝶忍慢慢睁开了眼睛。
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用力舒展了一下身体。
她揉了揉眼睛。
然后拍了拍额头。
她一整夜都在做梦,反反复复都是白天的那一幕,姐姐全力的一剑却没能撼动一根头发分毫的情景。
直至现在,睡醒过来,她仍然感觉自己心神不宁。
可怕。
恐怖。
诡异。
枫夜的存在是她至今为止所见到的,最难以理解的存在。
蝴蝶忍跟随姐姐香奈惠,也曾参与过一个月之前的那场战争,在战场上也亲眼见识过‘原上弦之叁’,现‘上弦之贰’猗窝座的实力。
对方的力量恐怖至极,队伍里的柱们若非都从真菰那里习得了更高境界的剑术,攻击方面都有所提升的话,恐怕连破防都做不到。
但。
就算是那么恐怖的猗窝座,给她的感觉也和枫夜完全不同。
如果说猗窝座给人的感觉仅仅只是‘强大’、‘难以战胜’,那么枫夜就根本不存在强大和战胜这种概念,而是近乎于无法理解。
对方的速度,一刹那夺走小女孩,对方的一根发丝,让香奈惠竭尽全力也无法斩断。
这都不由得让蝴蝶忍怀疑,那一切鬼的起源,身为鬼之王的鬼舞辻无惨,能达到这种程度吗?
“呼……”
蝴蝶忍抱着膝盖,靠在床边蜷缩了一会儿,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纷乱的杂念,穿好衣服起床。
来到屋外,没有见到姐姐香奈惠的身影。
在院子里也没有看到姐姐。
她找寻了一圈,来到了位于蝶屋地下的实验室。
蝶屋。
这里不仅仅是她和姐姐居住的地方,同时也是鬼杀队的医疗部门,所有负伤的鬼杀队队士都会被送到这里治疗。
而位于蝶屋地下的实验室,一方面是她和姐姐用来研究医术,另一方面则是她自己用以研究毒术,探索用毒杀死鬼的种种可能。
推开地下室的门。
香奈惠的身影就在实验室的一角。
“姐姐。”
蝴蝶忍心中微松口气,然后走了进来,并呼唤了一声。
但这一声呼唤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蝴蝶忍略微奇怪,向着香奈惠走了过去,来到侧面,就看到香奈惠正站在一架‘显微镜’的前方,整个人都是呆呆的,仿佛凝固一般。
“姐姐?”
蝴蝶忍诧异的呼唤。
但香奈惠仍然仿佛石化一般。
直到蝴蝶忍伸出手碰了一下香奈惠的肩膀,这才让她猛的惊醒过来,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她没有去看旁边的蝴蝶忍,而是盯着那台显微镜,一双大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蝴蝶忍循着她的视线看去。
很快就注意到,那显微镜下放置的,被观察的东西,是一根银白色的发丝,毫无疑问,那正是枫夜昨天留下来的。
“……怎么了?”
蝴蝶忍的眼睛里闪过了惊诧和好奇,向香奈惠询问道。
香奈惠仍然无法保持冷静和安定,她闭上了眼睛,用力的深呼吸了几次,这才将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
重新睁开眼睛,看向那根发丝的眼睛里仍然带着几分震撼。
“不可思议。”
“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的东西……”
一旁。
蝴蝶忍看着姐姐那仍然还在失神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她也上前几步,将眼睛凑向显微镜,看向显微镜下的那根银白色发丝。
紧接着,她的视线也凝固了。
触目所及的,是覆盖了整个视野的银白色,在那银白色中,无数的细胞以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触排列着。
整齐?完美?
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去形容。
浑然天成。
即使是这样的词去描绘,似乎仍然显得晦暗。
那一颗颗细胞的排列仿佛蕴含了世间的真理,每一颗细胞上面似都布满了细密的纹理,每一个纹理都好像指向了世界的本质。
这些纹理交织起来,更是给人以一种震撼的感觉,似乎每一片纹理都代表着生命本身,每一颗细胞都是一个恢宏的世界。
“这……这是什么……”
蝴蝶忍震撼了。
穷尽一生的词汇也无法去形容她此刻心中的震撼。
作为蝶屋主人蝴蝶香奈惠的妹妹,作为花柱继子,苦心钻研毒药和医术的人,她治愈过不知多少伤者,杀死过不知多少鬼怪。
她观察过鬼的血液,她甚至取到过十二鬼月中下弦之鬼的血,从他们的血中提纯到浓度更深的‘无惨之血’,窥探到一些无惨细胞的秘密。
她曾震撼过。
因为无惨的细胞。
那细胞中蕴含的勃勃生机与可怕的力量,的确远远超乎想象,哪怕一滴血都足以让普通人成为不死的怪物,一份血液就能塑造出一个强大的下弦之鬼!
那血液中蕴含的力量和能量,任何一个鬼杀队的柱都无法相提并论。
真欢假爱 小说
那时候的蝴蝶忍曾觉得,无惨的细胞强度就代表了肉体的极限。
但。
现在她的想法彻底崩坏了。
如果无惨的细胞代表了肉体的极限,那么这根头发又代表了什么?
根本无法去衡量两者的差距。
就像是路边肮脏的泥土,和纯净无暇的玉石……不,比这样的差距还要大,不知道超越了多少,以至于都无法理解。
香奈惠走了过来。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测试过它的性质。”
“从理论上来说,它应该是不可能存在的物质,每一颗细胞所蕴含的力量都已经超乎了想象,爆发的话都可以将一个地区夷为平地。”
“但这么浩瀚磅礴的能量,却被牢牢的压缩在一根头发中……不,应该说保持一根头发的形态,这根本就……”
香奈惠目光复杂。
是的。
这种凡人永远无法触及的高度,连窥探和想象都难以见其边缘的,只有一种定义能形容其存在——神。
这种神迹,只能属于神明。
香奈惠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的,从她的父母被鬼残忍杀害的那一天开始,她就不相信有神明的存在了,她只相信自己。
她保护着妹妹,与蝴蝶忍相依为命,一步一步挣扎求生,又加入了鬼杀队与鬼战斗,一直到今天,依靠的全都是自己的双手。
她没有依赖过神明,也没有向神祈祷过。
但此刻。
神迹却展现在了她的面前,以一种渺小的方式展现了那无边的伟岸。
香奈惠想去质问,为什么枫夜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世界上那无数的惨剧发生,要看着鬼舞辻无惨在这世界上制造一起又一起残忍的杀戮。
但她没有说出来。
蝴蝶忍呆呆的站在旁边,看看显微镜,又看看一旁的姐姐,看着姐姐那复杂的眼神和神态,她也逐渐明白了什么。
她脸上露出了愕然,接着捏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
她霍然抬头。
“喂!你在看着吧!”
“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既然你都已经对这世间所发生的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没有像香奈惠一样忍耐,而是握着小拳头大声的开口了。
无能般的怒声在地下室回荡。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握着拳头,胸口不断起伏,喘着气,连全集中常中都无法保持了,就这么仰头看着黑色的天花板,仿佛在隔空与枫夜对视。
枫夜当然也在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也看到了蝴蝶忍的呼喊,看到了她那双带着不甘心,带着愤怒,又残留着泪花的眼睛。
但枫夜只是平静的看着。
没有去解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