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第4596章 不斷壯大的喝湯黨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喂,老萧……”
电话,是萧羿打来的。
“嗯,刚才遇到小萌,她说联系上你了,我就给你打个电话。”
萧羿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哦哦……”
萧晨恍然,难怪老萧也打电话来了。
“她说你快回来了?什么时候?”
萧羿问道。
“快则三五天,慢则一星期。”
萧晨说到这,心中一动。
“怎么,国内有情况?”
“也没什么情况,就是问问你……你那边,都顺利?”
萧羿语气轻松。
“还行……”
萧晨简单地说了说。
等听萧晨说完,萧羿的语气,就没那么轻松了。
“神明?神级强者?”
显然,西方强者的强大,让萧羿倍感压力了。
他一直觉得,他努力修炼,变得更强,就可以帮到萧晨。
曾几何时,他这个老祖,还能罩着萧晨。
结果呢?
现在萧晨比他强就算了,面对的敌人,也不是他可对付的了。
“嗯。”
萧晨点点头。
“老萧,别有压力,等你仙品筑基了,就可弯道超车了,到时候随便一修炼,也就能打神级强者了。”
“可到时候,你可能面对的敌人,就更强了。”
萧羿有些无奈。
1255再铸鼎
“我这个老祖,还真是失败啊。”
“没有,有你在,我心里很有底……就像我出门,要不是你在,我能放心?”
萧晨笑笑。
“再说了,我不是答应你了嘛,一定会让你仙品筑基的。”
“行吧,先不说这些了……既然你们那边没事儿了,就回来吧。”
萧羿收拾一下心情,说道。
“老萧,到底有什么情况?赶紧说。”
萧晨一挑眉头。
“邹向明有消息了。”
萧羿缓声道。
“邹向明?”
萧晨一怔,有点耳熟。
“他是谁?”
“……”
萧羿那边无语了,这小子竟然忘了?
“啊,我想起来了,他没死?”
不等萧羿说话,萧晨一拍脑门儿,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没有,具体的,等你们回来再说吧。”
萧羿道。
“好好好。”
萧晨连连点头。
“我们会尽快回去的。”
“嗯,那就先这样,我得去修炼了。”
萧羿说完,就要挂电话。
“老萧,修为这东西吧,就像钱一样……大钱靠命,小钱靠挣,你想变成绝世高手,光凭苦修是没用的。”
萧晨劝道。
“我这次出来,收获不小,回去多给你点好东西。”
“你说的没错,大钱靠命,小钱靠挣……可要是瞧不上小钱,连挣都不挣,又何来大钱?天上掉彩票?修为也是这样,不苦修,有些机缘砸头上,都接不住。”
萧羿缓声道。
“唔,也有道理。”
萧晨点点头。
“那你苦修去吧。”
啪。
电话挂了。
和光志愿会
“萧老祖?”
罗琳看着萧晨,问道。
“是啊,老萧有了中年危机感,不,老年危机感。”
萧晨笑笑。
“所以,去努力修炼了。”
“……”
罗琳不再多问,闭上眼睛。
“对了,把你手机静音吧,让我安静会儿。”
“好。”
萧晨点头,随手把手机丢进了骨戒里。
他觉得,小萌那个大喇叭,估计见人就得说他电话能打通了。
接下来,可能还会有好几个电话进来。
“偷得浮生半日闲,躲一时清静难啊。”
萧晨嘀咕着,也闭上了眼睛。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也就半小时左右,老赵他们……也都出来了。
然后,两个人的悠闲时光,变成了一群人的悠闲时光。
“狼王,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打算明天离开。”
阿莫斯对萧晨说道。
“好啊。”
萧晨点点头。
“过个两三天,我们也就回华夏了。”
“回去前,不去乌斯山脉呆几天了?”
阿莫斯邀请道,这也是老族长给他的任务,尽量让萧晨去呆几天,留下个种儿。
“不了,回去还有事情。”
萧晨摇摇头。
“三弟,回去有什么事情啊?不会又是打打杀杀吧?伤还没好呢。”
赵老魔看着萧晨,说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乌斯山脉养养伤,然后再回华夏去。”
“呵呵。”
萧晨看看赵老魔,要不要跟老赵说呢?
算了,还是等回去再说吧。
他觉得他要是说了,别说乌斯山脉有女狼人了,就是再多美女,老赵也得分分钟杀回华夏去。
搞不好……现在就得杀回去,一刻也不能停留。
“三弟,真不去啊?”
赵老魔见萧晨盯着自己笑,心里有点发毛。
他感觉,萧晨的笑容里,有别的东西。
“不去了,先回华夏。”
萧晨摇摇头。
“行吧。”
赵老魔点点头。
“反正作为喝汤党的发起人之一,你去哪,我去哪。”
“……”
萧晨哭笑不得,不过再想想,好像老赵还真是发起人之一。
另一个发起人,是陈胖子。
也不知道那老胖子,如今在干嘛。
【龙皇】是否稳定下来了?
那个未知的传送阵,是否找到了?
想到那个未知传送阵,萧晨目光一闪,千毒派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个。
别看华夏古武界风平浪静的,搞不好……分分钟就能起风,而且还是狂风,可掀起巨狼。
“老雷头儿,以后你不回雷神殿了?”
赵老魔又看向雷公,问道。
“真要加入我们喝汤党?”
“不回了。”
雷公摇摇头。
“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过了……那边,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意义了。”
“渣男啊,活脱脱的渣男……睡完了,说句没意思,拍拍屁股走人了。”
赵老魔鄙视道。
“之前雷神殿传承,能让你变强时,你怎么不说没意思,也没意义?”
“……”
雷公无语,这也能扯到渣男上去?
“我又不是没做什么,我为他们留下了古武功法,可让他们变强……”
“那相当于你留下一个种儿,然后你拍拍屁股走了……”
赵老魔笑道。
“更过分。”
“滚!”
雷公瞪眼,差点把雷印砸过去。
“不去雷神殿也好,老雷头儿实力,留在雷神殿确实没什么意义了。”
萧晨靠在躺椅上,点上一支烟。
“不光老雷头儿,老火离开前,我跟他聊过,他过一阵子,可能也会离开……”
“我也跟他聊过,他是喝汤党的预备成员,以后准备加入喝汤党……”
赵老魔接了一句。
“有他在,不缺烤鸡烤鸭吃了。”
“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火神,怎么到了你们这喝汤党,就变成了烧烤师……”
萧晨笑了。
“能加入喝汤党,本就彰显着他的优秀了,当个烧烤师怎么了?一般人,想来当烧烤师都不行。”
赵老魔认真道。
“也是。”
萧晨想了想,点点头。
“毕竟我这么优秀。”
“……”
众人无语,这也能扯到你优秀上去?
“好漂亮啊。”
忽然,罗琳说了一句。
听到罗琳的话,众人齐齐看过去。
“看我做什么,我说落日好漂亮。”
罗琳指着前方,说道。
“……”
众人循着罗琳手指看去,海面上,已是红彤彤的一片。
夕阳如血。
“确实很漂亮……”
萧晨点点头,夕阳每天都有,但他已经好久,没这么放松下来了。
“难怪老算命的说,攀登的路上,也不要忽略了身边的景色……高处有高处的美,但也有高处的寒,而身边的美景,才是过程。”
沙滩上,静悄悄的,没人再说话。
与萧晨差不多,最近一段时间,所有人都在紧绷着,没有放松下来。
眼下,是难得放松的机会。
许久,夕阳消失在海面上,天色越发暗了下来。
“好了,沙滩度假,到此结束……”
萧晨收回目光,招呼一声。
随后,他把躺椅、遮阳伞什么的,都收了起来。
“三弟,你这简直随身带了个百宝箱啊,什么都有。”
赵老魔羡慕道。
“呵呵,离着百宝箱还差得远,有没有的啊。”
萧晨笑笑。
“什么没有?”
赵老魔好奇,躺椅、遮阳棚、美酒什么的,都有了。
还差什么?
“秘密。”
萧晨瞄了眼罗琳,可惜啊,没有比基尼泳衣,没有欣赏到。
不过再想到今晚的约会,他又来精神了,期待呀!
星空为被,沙滩为床……不行,好歹得搞个帐篷,不然不得滚一身沙子?
随后,众人离开南里岛,重新回到可可西里岛。
虽然南里岛也有不少建筑,但相对而言,可可西里岛开发更好一些。
毕竟,可可西里岛才是‘宇宙’的总部,而南里岛只是个门户。
所以,他们这几天,都住在可可西里岛内。
回到可可西里岛后,众人就各自散了。

“别忘了哦。”
罗琳临走前,对萧晨眨眨眼睛,去找红一和琼了。
“这娘们儿……花样真多,我喜欢。”
萧晨看着罗琳的背影,嘀咕一句。
如今,他对罗琳,已经没那么大的阴影了。
就像征服一座高山,在你还没征服时,总是会有担心,甚至恐惧。
等你真的征服了,那剩下的……就是爽感了。
想到什么,萧晨去找了苏世铭。
之前,老丈人说下午备份就差不多了,要交给他的。
“下午干嘛去了?没找到你。”
苏世铭见到萧晨,问道。
“哦,去沙滩上晒晒太阳……”
萧晨笑道。
“放松一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討論-第4588章 本源之地分享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能?”
听到萧晨的话,赵老魔的脸,当即就绿了。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
“你们都看我干嘛?别跟我说,你们和老赵一样,也到处播种了,然后过几年……”
萧晨神色古怪。
“没有,我们又不是老赵。”
雷公摇摇头。
“不是,三弟,你别吓唬我啊,到底咋回事儿?”
赵老魔没搭理雷公,忙问道。
“真能?”
“真能。”
萧晨点点头。
“你们都见过布莱尔了吧?他就是个串儿,不,混血……他老子是科纳族,他妈……他妈是什么,我倒是没多问,应该就是普通人吧。”
“布莱尔……”
赵老魔眼皮狂跳,难怪那家伙比普通小矮人要高啊,这是有别的血统,不是纯种科纳族!
“以后,你可能会有狼人儿子,吸血鬼女儿,小矮人儿子女儿……”
萧晨看着赵老魔的表情,故意说道。
“呵呵,恭喜老赵,儿女成群。”
雷公也幸灾乐祸起来。
“恭喜魔哥。”
赤风也拱拱手。
“阿弥陀佛,恭喜赵施主……”
就连鬼佛陀赵如来,也凑了个热闹。
“赵施主福缘深厚,必定福萌子孙啊。”
“……”
听着鬼佛陀赵如来的话,赵老魔脸都黑了。
“三弟,你别吓唬我啊。”
“真没吓唬你,不信你去问布莱尔……当初老族长留我在乌斯山脉,也是想让我留下个血脉,成为下一代狼王,要是不能有后代,他会费尽心思?”
萧晨笑笑。
“阿莫斯也有参与,不信你去问问阿莫斯。”
“不用了……我也只是惦记了一下,又没对科纳族的女人如何,再说了,精灵族把剩下的科纳族都干掉了啊。”
赵老魔摇摇头,狼人和血族……他还勉强能接受。
毕竟平时不异化,跟正常人差不多,也看不出什么来。
“唉,要是真有了,便宜她们了……我老赵的基因,多优秀啊。”
赵老魔又说道。
“……”
众人无语,优秀么?
没看出来。
随后,他们又就今日与神明一战,聊了聊。
与神明一战,各有收获和感悟。
包括受伤最严重的赵老魔,也没被打。
“老赵,你今天这顿打,没白挨啊。”
听完赵老魔的收获,萧晨笑道。
“那肯定了,起码啊,也有大勇气了,神明就那样,照样能干了。”
赵老魔点点头。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铁牛仙
“有我无敌的勇气,不管面对谁,都一样……不管能不能打过,咱输人不输阵,气势不能丢。”
“没错。”
萧晨竖起大拇指,他对赵老魔当时的表现,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别看老赵平时胆小怕死的,但有事儿真上啊!
等跟他们聊了会儿,萧晨就离开了。
他回到他的临时住处,意念进入骨戒中。
也不知道老族长吞噬了埃德蒙的尸体和神魂,是否有了进步。
他进来后,发现老族长正在修炼,沉浸其中。
“@#%……”
天地灵根看到萧晨,蹦跳着过来了。
“呵呵,小家伙。”
萧晨笑笑,抱起天地灵根。
“怎么,又无聊了啊?要出去玩玩?”
“@%……”
天地灵根连连点头,它如今能听懂的话,越来越多了。
“行,那就带你出去玩玩,不过不能乱跑啊。”
萧晨说着,又看了眼老族长,没有去打扰,退出了骨戒空间。
“@¥%%……”
天地灵根一出来,就察觉到不一样了,小脸儿上满是好奇,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对了,小根,这里有没有好东西啊?”
萧晨看着天地灵根,心中一动。
这小家伙,鼻子灵得很,能寻宝!
别的不说,在血渊时,不就找到了血晶石矿洞么?
这里是科纳族的老窝,那是否有什么好东西?
虽然科纳族转移时,不太可能留下,但万一有呢?
“#¥……”
天地灵根歪着脑袋,看着萧晨,似乎在理解着它的话。
很快,它就明白了点什么,抽了抽小鼻子,往空间最深处而去。
“等等我……”
萧晨见天地灵根动作,眼睛一亮,快速跟了上去。
还真有?
他也就随口一提,换成他是科纳族,也不可能把好东西留下。
肯定是先一步转移走了!
不过,跟着这小家伙去看看,就算没什么,也没损失啊。
“@#¥%……”
天地灵根速度极快,很快就到了最深处的传送石台。
随着过来,萧晨也闻到了越发浓烈的血腥味儿。
这让他微皱眉头,然后见到了满地的尸体。
“#%……”
天地灵根显然也让这满地的尸体吓了一跳,窜回到萧晨的肩膀上。
“别怕,这里没危险。”
萧晨拍了拍天地灵根,安抚道。
“@#¥%……”
天地灵根叫了几声,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
本来萧晨还因眼前满地尸体,心情有些不太好,见它这模样,一下子又笑了出来。
这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
“小根,这些都是敌人……”
萧晨抱着天地灵根,又看向满地的尸体,心中有几分释然。
既然为敌,各有立场,那就不该有恻隐之心。
精灵族杀死他们,从精灵族的立场来说,没有错。
是他没经历过罢了。
“小根,你是闻到这里的血腥味儿来的?”
萧晨询问道。
“@#¥@#……”
天地灵根小手分开,又偷偷瞄了眼满地的尸体,然后跳下来,直奔一个方向。
“嗯?还真有东西?”
萧晨看着天地灵根,目露惊讶,身形一晃,跟了上去。
很快,天地灵根就停了下来,歪着脑袋,打量着眼前。
萧晨站在天地灵根旁边,也打量着,这里有什么?
看起来,跟别处没什么区别啊。
足足四五分钟,就连萧晨想问问天地灵根在打量什么时,小家伙动了。
只见这小家伙往前凑了凑,伸出小手,按在了虚空中。
萧晨看着天地灵根的动作,有些奇怪,这是在干嘛?
什么也没有啊。
可下一秒,他就瞪大了眼睛,天地灵根的小手,消失了!
“这……”
萧晨惊讶,怎么会消失?
“@¥%……”
天地灵根则眉开眼笑,没有危险,可以进去呀!
它冲萧晨喊了几声,一扭屁股,整个儿就消失了。
萧晨见状,也顾不上多想别的,往前一步踏出,落在天地灵根刚才所站的位置上。
随着这一步,他眼前也变了。
“这……”
萧晨看着眼前的一切,愣了愣,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
不算大,也就五六个平方左右。
虽然不甚明亮,但也勉强视物,不受影响。
“空荡荡……”
萧晨打量几眼,刚要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时,天地灵根跳了回来。
它张开小手,只见在其掌心中,有一块小石头。
“这是什么?”
萧晨看着天地灵根献宝一样的动作,有些好奇,接了过来。
还没等天地灵根再说啥,他就感觉到不对了。
这小石头不寻常,有磅礴的能量。
除了小石头外,本来平静的密闭空间,也忽然充斥着暴动的能量。
“本源之力?”
萧晨先是一惊,随即认了出来,这不是寻常的力量,而是本源之力!
狼人一族的祖地,也有这样的本源之力!
“这……这里是整个独立空间的本源之地?不然,为何会有本源之地?”
萧晨有了猜测,目光重新落在手里的小石头上。
那这小石头是什么?
“难道是界石?”
萧晨皱眉,要说界石的话,跟归元界的又不一样,也小了很多。
“不同的独立空间,产生的界石是不一样的?为什么狼人一族祖地只有本源之力,没有界石?”
“@%……”
天地灵根见萧晨看着手里的小石头在那念叨,嚷嚷了几句。
“啊,小根真厉害,小根最棒了……来,奖励你的。”
画江湖之不良人
萧晨缓过神来,看着天地灵根的表情,乐了,这小家伙是想让他夸几句。
他一边夸,一边拿出酒,递给天地灵根。
天地灵根看着萧晨递来的酒,撇撇嘴,这明明就是我的,又拿来奖励我?
不过很快,它又眉开眼笑打开,喝了起来。
“呵呵。”
萧晨笑笑,看看手里的小石头,再看看这里的本源之力,有些兴奋和激动。
本源之力,可是高质量的能量,不是寻常能量。
毕竟,是一方世界的本源。
“对神识作用很大啊。”
萧晨自语着,当即运转‘混沌诀’,开始吞噬这里的本源之力。
同时,骨戒也闪烁出光芒,化作一个漩涡。
正在喝酒的天地灵根察觉到什么,抬起头,看了眼,又低头继续喝酒了。
它对这些能量没啥兴趣,但感觉萧晨比较喜欢,就带他来了。
“果然对神识有用……”
半小时后,萧晨露出笑容。
“反正这空间,精灵王也不打算留下了,可以全部吞噬掉……”
在祖地时,他不敢放肆吸收,万一把祖地搞崩了,老族长能跟他拼命。
这里嘛……就不用客气了。
“可惜了,这空间不错……”
萧晨想到什么,又摇摇头。
他很清楚,这空间确实不能留下,这里跟可可西里岛不一样。
另外神战,也破坏了这里。
就算不毁了,也不再稳固,随时可能崩灭。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討論-第4568章 今時不同往日相伴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听到苏世铭的话,艾尔西怒了。
觉得这里不错,让这里成为他的实验基地?
这是要霸占这里?
“X神,你确定不回归?”
艾尔西声音冷了下来 。
他本想着拖延时间,等科纳族的人赶来。
可现在,他觉得他忍不下去了。
“想让我回归可以,我做主神。”
苏世铭看着艾尔西,淡淡地说道。
“以后,‘宇宙’由我说了算。”
“放肆,X神,现在的‘宇宙’,不是以前的‘宇宙’了,你不要不识时务……主神让你回归,是给你几分面子,是欣赏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旁边的人,再次表现道。
“找死!”
不等苏世铭说话,萧晨冷冷一句,身形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他出现在这人面前,一把扣住其脖颈。
“啊!”
随着他手上一用力,这人痛叫一声,两脚离地而起。
到了这个时候,这人才反应过来,瞪大眼睛,不断挣扎起来。
“放……放开我……”
这人挣扎着,发出沙哑的声音,满脸痛苦与骇然。
他可不是普通人,而是顶级强者!
旁边的艾尔西等人,也都一惊,下意识向后退去。
“几个狗胆,敢这么说我老丈人?”
萧晨捏着这人的脖子,冷冷道。
“放肆?我看放肆的是你!”
“放……放……”
这人的脸色,已经呈酱紫色了,眼睛狂翻,挣扎的力量,都小了很多。
“萧晨,你放开他!”
艾尔西等人,也反应过来,大声道。
“如果我不放呢?”
萧晨看向艾尔西等人,问道。
“那就死!”
艾尔西瞪着萧晨,怒声道。
在他看来,萧晨实在是太嚣张了。
当着他的面,竟然敢对他‘宇宙’的神明如此。
这也太不把他这个主神放在眼里了!
不等了!
还等什么科纳族,先战一场再说!
“死?好啊。”
萧晨点点头,捏着脖子的右手,陡然一用力。
咔嚓!
骨断声响起。
这个不配拥有姓名的‘神明’,被萧晨捏碎了喉咙。
他凸瞪着眼睛,脸上痛苦的表情,僵住了。
他挣扎的手脚,缓缓没了动静,向下垂落。
唯一的意识就是……他要死了?
他不敢相信!
更不甘心!
他可是‘宇宙’的神明,是顶级强者!
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也地位尊崇!
就因为一句话,他就被杀了?
“不……”
他张张嘴,勉强吐出这么一个字,脑袋一垂,没了动静。
“你……”
艾尔西等人看着死去的这人,全都惊得瞪大眼睛。
“是你说的,那就‘死’。”
萧晨说着,手一松,这人倒在地上,发出沉闷响声。
“……”
艾尔西想骂娘,他明明说的是萧晨啊!
“‘宇宙’的神明,真弱。”
萧晨撇撇嘴,目光扫过艾尔西等人。
“谁还想死的,我可以帮忙成全。”
“杀了他啊!”
艾尔西怒吼一声,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杀!”
‘宇宙’这边的强者,纷纷大喝,杀向萧晨。
“动手!”
亚瑟和精灵王,冷冷下令。
刚才,他们一直都在看热闹,没打算参与进来。
无论作为黑暗教皇,还是精灵族的王,都没把‘宇宙’ 的这些强者放在眼里。
顶级强者是不少,但也没多到让他们忌惮的地步!
更何况,他们这边还有多个神明!
一场大战,随着萧晨出手而开启!
萧晨没有动手,退回了苏世铭的身边。
“你怎么又回来了?”
苏世铭看着萧晨,好奇道。
“我还有伤在身呢,是个伤者。”
星武神訣
萧晨回答道。
“……”
苏世铭无语,有伤在身?还真没看出来,刚才杀人挺利索的啊!
刚才,他也挺意外,萧晨会忽然出手的。
而且,更意外,萧晨杀伐果断,说把人杀了,就给杀了!
“本来还能叙叙旧,结果你一杀人,打起来了。”
苏世铭故意道。
“哎哎,老丈人,我这可是为您杀人啊。”
萧晨皱眉。
“他们骂我可以,但骂您,那绝对不行!”
“你这么一说,我还挺感动啊。”
苏世铭看着萧晨,说道。
“呵呵,小小感动一下就行,也不用太感动。”
萧晨笑笑,目光扫过全场,摇摇头。
“我怎么感觉,有点欺负‘宇宙’了,太弱了。”
“不是‘宇宙’弱,而是你如今太强了。”
苏世铭摇摇头。
“如果你没这么强,这次前来的阵营没这么强,面对这么多顶级强者,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这么多顶级强者,放眼西方世界,也没几个势力拥有。”
“也是。”
萧晨点点头。
“这次来的,可是西方世界最强大的势力,无论黑暗教廷还是精灵族,都是屹立在西方之巅上的。”
“嗯,所以你成长起来了。”
苏世铭看着萧晨,缓声道。
“如今的你,可与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谈笑风生……”
“不管我成长到什么地步,您都是我的老丈人啊。”
萧晨笑道。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
苏世铭大笑起来,心情很是畅快。
当年的他,面对‘宇宙’时,也不是对手,不断东躲西藏,才免了身死。
后来,他隐藏身份,加入‘光明教廷’,成为了‘苏’。
而今天,就是他与‘宇宙’做个了断的时间!
虽然如今的‘宇宙’已经不是当初的‘宇宙’了,但艾尔西等老熟人还在……跟他们做个了断,也是一样的。
“苏先生,等会儿,我们就去这里的实验室看看。”
亚瑟过来了,说道。
“好。”
苏世铭点点头。
“我相信,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
萧晨看看他们,战斗还没结束呢,就准备去看看了?
轰!
有巨头强者参战了!
随着巨头强者参战,‘宇宙’的顶级强者,就有些顶不住了。
一个巨头,可碾压顶级强者!
砰砰砰……
远处,枪声响起。
有人动用了枪械,不断扣动扳机。
不过,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放冷枪的话,或许还能伤了顶级强者,而早有准备的话,枪械对顶级强者的伤害性,就很小了。
“精灵王,你说科纳族会来支援么?”
亚瑟询问道。
“应该不会。”
精灵王摇摇头。
“以我对科纳族的了解,他们不会明知送死还来支援‘宇宙’。”
“可惜了,要是他们来,还能再杀一批。”
亚瑟有点失望。
“搞不好,还能找到他们的老窝……不然,还得慢慢找。”
“精灵王,可可西里岛的位置,你是怎么知道的?”
忽然,苏世铭看着精灵王,问道。
“嗯?”
精灵王一怔。
“之前我就让他们查‘宇宙’的下落了,也大致锁定了几个位置,这是其中一个。”
“然后呢?”
苏世铭再问道。
“然后?然后有人确定了这里,南里岛就是可可西里岛的门户……”
精灵王说到这,忽然皱起眉头。
“这里面,有问题?”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夜南聽風
“从眼前来看,没什么问题。”
苏世铭摇摇头。
“之前,我有过担心,此地会有埋伏什么的,会不会是科纳族和‘宇宙’设的局……不过有黑暗神他们在,就算有埋伏,也不怕。”
“就是,不管什么埋伏,我们的阵营,都足可解决了。”
亚瑟点点头。
“刚才我又想到了一点……科纳族会不会把‘宇宙’当成了弃子?”
苏世铭看着精灵王,缓声道。
“比如说,故意暴露了‘宇宙’的下落,引我们过来?”
“弃车保帅?”
听到苏世铭的话,萧晨惊讶道。
“弃车保帅,只是其中之一,怕就怕科纳族不光把‘宇宙’当成弃子,还当成了‘诱饵’,来对付我们。”
最強司炎者少年
苏世铭沉声道。
“怎么对付……卧槽,不会是崩灭这个空间吧?”
萧晨脸色变了,科纳族擅长空间之道,肯定有办法毁掉独立空间!
而现在,他们都在这独立空间中,一旦科纳族毁了这里,那他们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里,萧晨差点撒丫子就跑……他对空间崩灭,真的有心理阴影。
听到萧晨的话,亚瑟和精灵王脸色也变了。
就连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黑暗神,也陡然精神力外放,笼罩整个可可西里岛。
显然,空间崩灭,对于主神级的强者来说,也是毁灭性的。
空间崩灭,主神级强者逃不出去,那也会死!
“暂时没发现异常。”
黑暗神沉声道。
“也不至于崩灭可可西里岛,倒是有可能用‘宇宙’做弃子,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科纳族逃走了。”
苏世铭说着,看向精灵王。
“精灵族可能快查到他们了,所以……他们暴露了‘宇宙’的下落,让我们来了这里。”
“……”
精灵王皱眉,是这样么?
“来人!”
下一秒,精灵王轻喝一声。
“王。”
罗尔德往前一步。
“把发现‘宇宙’的人,带过来。”
精灵王看着罗尔德,沉声道。
“是。”
罗尔德应声,转身离开。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有问题……”
苏世铭又说道。
阿大
“嗯,查查看吧。”
精灵王点点头,他很清楚刚才苏世铭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宇宙’真为弃子,那他们精灵族内部,就出了问题!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ptt-第4555章 生死空間展示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交出储物法宝,我可以饶你一命。”
老矮人看着萧晨,说道。
“萧晨,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你要珍惜,不要不识时务……”
“我……就是不识时务!”
萧晨话落,一跃而起,轩辕刀化作金芒,斩向老矮人。
神明?
神明又如何!
神明,照样可杀!
萧晨眼中,闪烁着磅礴战意与决然,哪怕明知不敌,也要出刀!
这无关实力,而是……勇气!
老矮人见萧晨杀来,眼中闪过讶色。
神明之下,何人可敌,何人敢敌?
西方世界的人,见到神明,哪个不瑟瑟发抖?
而这个东方来的年轻人,明知不敌,却有这勇气?
可惜,是敌人。
不然,就凭这勇气,他也要收为己用。
不过,勇气可嘉,而有些鸿沟,不是光凭勇气,就可跨越的。
比如……眼下。
只见老矮人抬起手,往下一按,磅礴的力量,向萧晨镇压而去。
这算是他第一次,亲自出手,与萧晨过招。
刚才的攻击,算不得。
轰!
刚刚跃起的萧晨,仿佛遭遇了万钧之力,被狠狠镇压下去。
“杀!”
萧晨双手握刀,低吼一声,额头青筋根根暴起。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难以抵挡老矮人的一击。
老矮人比沃尔夫,强大太多!
虽然他不是主神级强者,但也是科纳族最强大的神明。
在诸神中,也是至强者!
砰!
萧晨再次落于地上,勉强稳住了身形。
他抬起头,看着小矮人,心中震动不已。
很难想像,这么小的躯体,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蝼蚁岂可与神明战?不自量力。”
老矮人也没有再攻击,而是冷冷说道。
“神明……狗屁的神明!”
萧晨双腿弯曲,猛地一用力,再次飞起。
他不信,他连一刀,都难以斩出。
吼!
金色龙影咆哮着,撕裂了一道道影子,也向老矮人冲去。
“神兵之灵么?”
老矮人看看金色龙影,再看看萧晨手中的轩辕刀,若有所思。
下一秒,他眼中,就闪过贪婪之色。
他帮光明神拿回神碑,而其他的……就都是他的了。
“老族长,出来杀人!”
就在萧晨飞起的瞬间,低吼一声,一道影子,从骨戒中飞出。
嗷呜!
老族长一出来,就直接开启最强状态,化作了巨狼。
刚才萧晨被这空间笼罩的瞬间,意念就进入骨戒,告诉了老族长。
“神明……”
老族长心中微沉,不过也没什么恐惧的,他又不是没杀过神明!
狼神……巅峰时期,实力不弱于光明神,主神级别的存在。
他和萧晨一起,不照样把狼神给干掉了么。
“老族长,他是科纳族的神明,你我坚持一会儿,我奶奶和黑暗神,很快就会来救我们。”
萧晨冲老族长喊道。
“好。”
老族长应声,战力全部爆发。
砰砰砰……
大战起。
面对萧晨和老族长,再加一个金色龙影,老矮人有了些许压力。
“狼人一族……”
老矮人看着老族长,有些意外,他刚才在何地?
难道萧晨的储物法宝,还能放活物不成?
想到这,老矮人贪婪更多了,必须要拿下萧晨才是。
虽然天照大神惹不起,但他擅长空间之道,想要离开的话,并不算太难。
只要光明神拦住天照大神,他就可带着萧晨离开。
到时候,以他的天赋神通,哪怕是天照大神想找他,也没那么容易。
砰!
刀劍 亂
二人逃避
萧晨再次被击飞,轩辕刀都差点脱手而出。
而巨狼也被打得虚淡不少,老族长气息,从巅峰上滑落了。
至于金色龙影,也已经回到了轩辕刀中。
“还得多久?”
老族长问萧晨。
“应该……快了吧。”
萧晨也没谱,只能尽量多坚持着。
啪啪啪……
就在萧晨苦苦坚持着时,外界鞭声如炮竹般炸响。
一道道鞭影,笼罩光明神,打得他衣服都破裂了,露出血印子。
光明神也越打越心惊,天照大神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啊。
更何况,他如今算是两线作战,分身还要缠住黑暗神。
“黑暗神!”
天照大神声音冷厉,有些愤怒。
“你连光明神的分身,都解决不了?”
她很担心萧晨的安全,五六分钟过去了,科纳族的神明,会把他如何?
“我……”
黑暗神想说几句,又忍住了。
尋寶美利堅 小說
替嫁棄妃覆天下 小說
光明神为了拦住他,做了不少准备……虽然只是分身,但比本尊也弱不了多少。
他一时间想要灭了这个分身,也很难。
“父亲……”
另一边,琼也越发担心了,大声喊道。
轰……
她的旁边,薛春秋等人的攻击,还在不断落在扭曲的空间上。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但他们也没有放弃。
除了做这个外,他们别的也做不了。
“你们去对付神明,让精灵王回来!“
忽然,苏世铭喊了一声。
“对……走!”
赵老魔先一怔,随即应声,想都不想,杀向了神明。
此时的他,哪还有半分贪生怕死!
薛春秋等人,也紧随其后。
刚才萧晨就要战神明,他们一个个的,也都答应了。
而现在,萧晨有了生死危机,那他们就更要战了!
轰……
一连串的攻击落下,一个神明不得不后退。
精灵王也趁此脱身,直奔空间扭曲的地方而来。
“都让开……”
精灵王低喝,想要对付科纳族的神明,首先就要撕裂这片空间!
精灵族与科纳族是宿敌,很是了解。
咔……
一道道光芒出现,绚丽多彩。
精灵王的攻击,不断落下。
刚刚没有任何反应的空间,随着精灵王的攻击,而变得更加扭曲了。
隐隐……有了破裂的样子。
“威尔斯,你要是敢杀萧晨,我必定灭你科纳一族。”
精灵王大喝,攻击更猛了。
砰砰砰……咔咔……
空间扭曲,越发厉害了。
在其最中心的位置,出现一个像黑洞一样的东西。
精灵王见黑洞出现,直接杀了上去。
这,就是这片空间的门户!
轰!
就在精灵王靠近门户时,上有光芒绽放,向他轰来。
精灵王没有躲闪,而是与之对轰。
咔咔……
空间内,已经吐了不知道多少口血的萧晨,神色萎靡不已。
也就他恢复力强大,不然早就难以支撑了。
以他的实力,跟老矮人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咔咔……
随着开裂的声音,萧晨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不稳的空间。
这片空间,要崩裂了?
他不知道,这片空间崩裂,会是什么后果。
不过他对空间崩裂,着实有些阴影。
尤其是归元界的经历,让他每次去独立空间,都提着三分小心,随时准备逃走。
生怕,空间忽然崩裂了,葬在里面。
“该死……”
老矮人看着不稳的空间,皱起眉头,外面有神明级别的强者在攻击。
他看看萧晨和老族长,脸色更沉,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必须,要尽快拿下萧晨。
一旦天照大神杀来,那他就危险了。
“空间之镜!”
老矮人低语一声,只见这片空间中,凭空出现一面面镜子。
萧晨和老族长的影子,都出现在镜子上。
“神明手段,不是你们可以对抗的……”
老族长说完,一挥手,其中几面镜子破碎了。
噗。
随着镜子上的影子‘碎掉’,萧晨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越发煞白萎靡。
这忽然的变故,让他也是大惊,什么情况?
“科纳族的手段,避开镜子,不要让自己出现在镜子上!”
老族长想到什么,大吼道。
听到老族长的话,萧晨反应过来,迅速想要躲闪。
可不等他躲闪开,又有几面镜子破碎了。
砰。
萧晨头疼欲裂,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他眼前发黑,难以爬起来。
“萧晨!”
老族长说着,就要过来救援。
“狼人一族,真是没落了……如今,连一个神明都没有。”
老矮人看着老族长,冷冷说道。
“当年的狼神,可是站在世界之巅过……”
“哼,你说的狼神,死在了我的手上。”
老族长话落,巨狼消失,化作平日里的样子,展开了攻击。
没办法,巨狼块头太大了,难以避开镜子。
这个时候,越小,越容易躲闪开。
“狼神死在了你的手上?怎么可能……”
老矮人有些惊讶,根本不相信。
他印象中的狼人,几乎无敌于世间……当年的他,根本难以与狼神比较。
“狼神之力……去!”
老族长没再理会老矮人的话,展开狂暴的攻击。
“狼神……你还真是新一代的狼神。”
老矮人感受着狼神之力,皱起眉头,随即嘲弄一笑。
“不过……以你的实力,又有何资格称神?“
砰……
老族长踉跄后退,看向萧晨。
外面再不救援,他们两个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凭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战胜这个老矮人!
“再坚持……坚持……他们已经在救我们了,空间不稳了。”
萧晨擦着嘴角鲜血,虚弱地说道。
男友已簽收,概不負責
“最多五分钟……我相信最多再有五分钟,他们就能杀进来了。”
“五分钟?呵,一分钟内,就该结束了。”
老矮人冷笑着,他身上的黑袍抖动着,陡然化作了一个庞大的黑洞。
这黑洞旋转着,越来越大……他要以黑洞,吞噬掉萧晨!

精华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第4554章 科納族的神明讀書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随着空间扭曲,萧晨等人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下一秒,只见眼前的空间,忽然裂开一个口子,一股恐怖的气息,自里面爆发。
“不好!”
随着这气息的爆发,萧晨脸色一变,身形暴退。
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空间扭曲了!
不过,就算他反应够快,依旧没有躲开。
空间裂口越来越大,瞬间把萧晨吞噬其中……
他旁边的亚瑟等人,却被挤了出去。
他们也脸色大变,这什么情况?
“科纳族!”
正在远处与神明大战的精灵王,看到这边的情况,大喝一声。
科纳族……出现了!
听着精灵王的喝声,众人都是一惊,科纳族?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萧晨!”
“三弟!”
“主人……”
薛春秋等人,看着萧晨消失的身形,想要上前救援,可是却难以做到。
空间裂口合拢,萧晨……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
而在之前,无一人察觉到此地空间出现问题,也无人察觉到科纳族的气息!
“科纳族……”
远处与光明神大战的天照大神,声音也冷厉起来。
“光明神,你敢带科纳族过来?”
“交出神碑,我保证萧晨不死。”
光明神沉声道。
“找死!”
天照大神声音更冷,一鞭子抽下,就想要脱离战场。
“黑暗神,你挡住他,我去杀人!”
没错,此刻,她想杀人!
不管来人是什么族,什么实力,她都要将其击杀了。
“好!”
黑暗神点头,巨斧斩向了光明神。
“天照大神,你不能离开……交出神碑,我们就退走。”
光明神拦住了天照大神,不让其离开。
他这次来,可以说做足了准备。
他不光带了光明教廷的神明前来,还带了科纳族的神明!
没错,科纳族也是有神明的!
光明神让那个陨落神明的神魂去做的事情,就是去找科纳族。
之前科纳族和光明教廷合作,而且……这次又涉及到了精灵王。
在光明神做出一些许诺后,科纳族的神明来了。
在来之前,光明神也做好了安排,他缠住天照大神和黑暗神……而他挑选的时间,也刚好,等精灵族的神明离开。
轰!
天照大神被拦下,眼神冰冷,杀意弥漫。
“光明神,你在找死!”
天照大神看着光明神,重重鞭影落下。
“要是小晨有个三长两短,不光你得死,我会把光明教廷……连根拔除!”
“我只想确定,神碑是否在萧晨的储物法宝中。”
光明神没有半分退让,这是唯一的机会。
啪。
打神鞭抽下,打得光明神一个踉跄,要不是防御力够强,这一击,非得受伤不可。
而这一击,让光明神也是一惊,难道之前天照大神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不成?
刚刚这一击,他明明觉得能躲过去的,为何却躲不开?
“黑暗神,你去救萧晨,我来杀他。”
天照大神对黑暗神说道。
“好。”
黑暗神应声,他能看得出来,天照大神对萧晨的在意。
要是他真能救了萧晨,那这人情……就大了。
不过,他想要离开,也没那么容易。
光明神幻化出了分身,挡住黑暗神,不让其离开。
“父亲,您快来救萧晨啊。“
琼大声喊道。
不远处的精灵王,自然也想来救萧晨,可是他却被神明拦住了。
显然,光明教廷的神明,也得到了光明神的交代,无论如何,都要拦住各自的敌手,方便科纳族的神明行事。
空间,依旧扭曲着。
薛春秋等人的攻击,一连串轰在上面,却没有半分变化。
这让他们心中一沉,打不开这个空间,那就救不出萧晨!
空间内,萧晨稳住身形,打量着周围。
跟他想象中不一样的是,这空间里并不是一片黑暗,而是像置身星河中一样。
远处,还有点点星光映照着,很美。
不过,萧晨却没心情欣赏此等美景,右手握紧轩辕刀。
虽然刚才精灵王的话,他没有听到,但也有了几分猜测。
贼胆 小说
阿米亚谷时,不也是眼前这样么?
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然后忽然出现一个独立空间,半神从里面杀出来。
“科纳族的手段……”
萧晨目露警惕,甚至……还有几分紧张。
能瞒过一众神明,这个空间的缔造者,可能要比阿米亚谷的那个老矮人更强!
搞不好……是科纳族的神明!
之前他跟精灵王闲聊时,精灵王就说过,科纳族是有神明的,擅长空间之道,诡异莫测。
眼下,他算是见识到了。
“萧晨……”
就在萧晨警惕着时,一个有些阴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
听着这声音,萧晨先是一惊,随即就镇定下来了。
起码有人出现了,总比把他自己‘抓’来,没人理会要还。
“阿米亚谷时,杀我多个族人……今日,终于见到你了。”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小孩儿出现了。
没错,在萧晨看来,这就是个小孩子。
身高,也就八九十公分,连一米都没有。
不过,当这小孩儿抬起头来时,萧晨忍不住心中一跳。
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们还真是矮人族啊……”
萧晨看着老矮人,冷冷说道。
他没打算客气,都把他抓来了,还客气个毛线。
敌人,不会因为他的客气,而心慈手软半分。
他想激怒老矮人,或许……还有机会逃出去。
“你好像比阿米亚谷死了的那几个矮人更矮……怎么,你们矮人族的身高,跟实力有关么?实力越强,越矮小?”
萧晨的声音,变得玩味儿起来。
听到萧晨的话,老矮人的老脸上,涌现出杀机。
“落于我手,竟然还敢嚣张?果然光明神没说错。”
老矮人说着,抬起了右手。
“束缚!”
随着他的动作和话,萧晨就感觉这片空间……变了。
他周围的空间,忽然出现了压迫感,向他狠狠挤压而来。
“领域……”
萧晨轻喝,运转‘混沌诀’,上丹田震颤,一个领域出现了。
他以领域,来对抗老矮人的空间之道。
随着领域的出现,那种压迫感消失了不少,让他没有那么难受了。
“咦?”
老矮人察觉到什么,发出惊讶的声音。
他没想到,萧晨竟然还有方法,来抵挡他的‘束缚’。
“就这点手段么?看来矮人族的神明,实力不行啊。”
萧晨话落,一刀斩出。
他已然看出,眼前的老矮人,是个神明!
唰!
随着金色刀芒一闪,‘束缚感’彻底消失不见。
“这只是一点小手段而已……”
老矮人一挥手,只见金色刀芒,仿佛被定在了半空中一样,再也无法动弹。
这让萧晨一惊,这又是什么手段?
以前,他可从未见识过。
果然……西方世界的强者,一个个都花里胡哨的。
“萧晨,打开你的储物法宝,交出神碑……我可以留你一条命,不然,我只能杀了你,拿走你的储物法宝。”
老矮人说着,缓步向萧晨走去。
听着老矮人的话,萧晨心中再沉,看来光明神很怀疑他啊,不然为何非得看他的储物法宝。
“老矮人,你好大的胆子……光明教廷都败了,你还敢来蹚浑水?天照大神无敌,你敢对我如何,就不怕她去灭了你科纳族?“
萧晨吓唬道。
“不用拿天照大神吓唬我,这些年来,想要灭科纳族的人很多,包括精灵族……但是,科纳族一直存在着。”
夫君如此妖娆
老矮人说着,又吐出几个苦涩难懂的词汇。
随着这几个词汇出现,这空间又有了变化。
远处的星河,好像发生了暴动。
有恐怖的气息,自星河处蔓延开来。
萧晨凝神看去,那边有什么?
咔……
一道道影子,从星河中走出,向萧晨杀来。
萧晨一惊,想要后退。
也就在这瞬间,他的领域崩碎了。
那种压迫感,瞬间又出现了。
砰砰砰……
一连串的攻击,落在了萧晨的身上。
噗。
萧晨吐出大口鲜血,踉跄后退。
“可惜了……这么年轻的半神。”
老矮人冷冷说着,向萧晨走去。
“不过……半神终究是半神,我还没出手,你就受伤了。”
“少特么跟老子装逼……”
萧晨稳住身形,扬起手中的刀。
本宫很狂很低调 小说
“任你万般手段,尽可一刀斩之!”
本王妃神藤在手
“是么?”
老矮人嘲弄一笑,又有影子,凭空在这片空间中出现。
这里,是他的地盘。
这里的一切,都由他控制。
他,是这里的造物主!
吼!
金色龙影杀出,与影子厮杀起来。
而远处的星河,忽明忽灭……忽然,有类似于陨石的东西,发出呼啸之声,向萧晨砸来。
而老矮人也在这瞬间,消失不见了。
砰砰砰……
萧晨躲闪不及,被陨石砸中,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重重砸在了地上。
噗!
鲜血溅出。
“神明之下,皆为蝼蚁,包括……半神。”
老矮人重新出现了,居高临下看着萧晨,缓缓说道。
“半神……说白了,就还不是神。”
“……”
萧晨抬起头,看着上方的老矮人,咬牙爬了起来。
差距……确实很大!
这一战,危险了!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起點-第4536章 歸來相伴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一小时后,萧晨等人,回到了酒庄。
远远的,就可看到酒庄遭到破坏,很多地方都化作了废墟。
“王……”
罗尔德出现了,见到精灵王后,单膝跪地。
“请王降罪,我没保护好公主殿下,让她受伤了。”
“父亲……”
琼看着精灵王,眼睛红了。
刚才一战,她以为,她再也见不到她的父亲以及……萧晨了。
“琼……”
精灵王快走几步,仔细打量着宝贝女儿,见其脸色苍白,显然受伤不轻。
“你怎么样?”
“父亲,我没事……罗尔德叔叔还在跪着呢。”
琼摇摇头,看向单膝跪在地上的罗尔德。
“罗尔德叔叔为了保护我,受伤极重……”
“嗯。”
精灵王点头,松开琼,拍了拍罗尔德的肩膀。
“起来吧,这不怪你……相反,你豁出命去,保护琼,我该感谢你才是。”
“王,您严重了,保护公主殿下,是我的职责所在。”
罗尔德摇摇头。
“说起来,我的命,也是公主殿下救下来的。”
“哦?”
听到这话,精灵王很意外,什么情况?
虽然说琼返祖了,实力提升很多,但也不能战巨头,谈何救罗尔德?
“是这样的……”
罗尔德简单汇报着。
另一边,萧晨也来到红一面前:“怎么样?伤哪里了?”
“已经没事了,我包扎过了。”
红一摇摇头。
“主人,你呢?”
“我?一点小伤,不碍事儿。”
萧晨说着,取出两颗丹药,递给红一。
“来,吃了。”
“好。”
红一应声,乖巧吃了丹药。
见红一吃了丹药,萧晨才看向琼。
倒不是他不关心琼,而是精灵王在呢,根本轮不到他。
恰在此时,琼也看了过来。
“给。”
萧晨来到琼面前,也拿出丹药,递过去。
什么受伤没,伤到哪了,这样的废话,他没再多问。
刚才精灵王问的时候,他都听到了。
“嗯,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琼接过来吞下,看着萧晨,眼睛更红。
有些话,她不好对父亲说,却能对萧晨说。
“说什么傻话,怎么会见不到呢。”
萧晨摇摇头。
“好,不愧是我精灵王的女儿。”
旁边的精灵王,忽然说了一句,露出笑容。
萧晨有些奇怪,罗尔德跟精灵王说什么了?
“教皇大人……”
保罗也见过了黑暗教皇,脸上有几分愧色。
“我们进去说吧。”
亚瑟也后怕,幸亏琼和红一没出事,不然……事情就大了。
他没法对天照大神和精灵王交代啊。
随后,众人向里面走去。
像薛春秋等人,则没有跟过去,而是各自散开,去疗伤了。
今日一战,几乎人人带伤。
“罗琳姐,你的伤如何?”
红一和琼来到罗琳面前,关心问道。
“还好。”
罗琳看着两女,她能看得出来,她们的关心,都发自内心。
这让她心中温暖,之前一些抱团的小心思,也淡了不少。
很快,众人落座,由保罗把酒庄这边发生的事情,汇报了一番。
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景袖
“可惜了,让奥本茨他们走了,要是再多个巨头,就能留下他们。”
罗尔德摇摇头。
“我们在路上,与他们遭遇了,他们死了。”
精灵王缓声道。
“嗯?”
罗尔德愣了一下。
“王,您杀了他们?”
“他们敢伤我的女儿,我又怎能留他们活着?”
精灵王点点头。
“也是他们运气不好,跟我们遇上了。”
萧晨笑笑。
“话说,罗尔德先生,你和保罗先生能挡住他们,实属难得了。”
“嗯。”
罗尔德点点头。
“差一点,我就要与他们同归于尽了……”
说到这个,罗尔德依旧有些后怕,要是光明之城那边消息晚半分钟,他可能就死了。
武神洋少 小說
“也多亏了公主殿下,震住了他们……”
保罗看着琼,言语间带着几分佩服与恭敬。
这几分佩服与恭敬,不是因为琼是精灵族的公主殿下。
毕竟以他的实力,无限接近一方巨头,地位也非常高了。
而是琼的所作所为,让他发自内心佩服了。
另外,琼当时不光救了罗尔德,也变相救了他。
这大恩,他得认。
“呵呵。”
虽然精灵王刚才听罗尔德已经讲述过了,但现在再听保罗一个外人这么说,他还是非常高兴和满意。
这个未来的精灵王,他越发的满意了。
他对琼的疼爱,可不光因为她的返祖,还有各方面。
萧晨等人,也齐齐看向琼,都有几分惊讶。
很难想像,在那种危机中,琼会有这样的勇气和决断!
“琼,你很勇敢,也很有智慧。”
亚瑟看着琼,夸赞道。
他余光,瞄了眼自己的儿子塞尔罗,又瞄了眼萧晨,微微摇头。
要是琼和萧晨没什么关系,他倒是想替他儿子惦记一下了。
现在嘛……还是算了。
“我只是做了点我该做的事情。”
琼谦虚道。
“换成塞尔罗在,他也会跟我做出一样的选择。”
听琼提到自己,塞尔罗一怔,随即微微挺起胸膛,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夸了自己。
“塞尔罗?呵呵,他还需要多锻炼啊。”
亚瑟微笑道,心中可惜更浓了。
要不是他知道琼的心思都在萧晨身上,凭这话,他都得怀疑琼是不是对塞尔罗有好感了。
“都是极其优秀的年轻人啊。”
精灵王笑道。
“未来的时代,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亚瑟,我们老了。”
“是啊。”
亚瑟点点头。
等闲聊几句后,众人就散了,各自去疗伤。
“欧克呢?”
萧晨问红一。
“我让人抬到房间里去了。”
红一回答道。
“还没醒?”
萧晨惊讶。
“你下了多狠的手啊?”
“唔,力气有点大了,忘了他是普通人了。”
红一有点小尴尬。
“我可佩服红一了,干脆利落就打晕了欧克。”
琼笑道。
“当时我对欧克,都有点束手无策呢。”
“呵呵,你们都很厉害。”
萧晨笑笑。
“走吧,带我去见见欧克。”
“好。”
红一点头。
“罗琳,你先去休息。”
萧晨又看向罗琳。
“稍后,我去给你疗伤。”
“好。”
罗琳点点头,舔了一下红唇。
“我在房间里等你。”
“……”
萧晨看着罗琳的动作,忍不住摸了下手腕……这娘们儿,不会又想吸食他的鲜血吧?
几分钟后,萧晨在房间里,见到了昏迷不醒的欧克。
“罗尔德先生说,他知晓了我们的身份……当时,应该是想逃走的。”
红一看着欧克,对萧晨说道。
“嗯,我也想到了。”
萧晨点点头。
“不管如何,他有勇气再回来,这就难得可贵了……”
“是啊,多亏他回来提醒,不然我们可能撑不到最后。”
琼也说道。
“说起来,他对我们,算是有救命之恩了。”
“我救了他的女儿,他救了你们……这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吧。”
萧晨也有几分感慨。
“我当时就是起了几分同情,举手之劳帮帮他而已,没想到,这善举却得到了善报。”
“嗯。”
红一和琼都点头。
萧晨上前,并指如剑,在欧克身上戳了几下。
很快,欧克就睁开眼睛。
他有点懵,颇有点‘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的感觉。
他记得,他在酒窖,然后……被那个女人给打晕了?
“你醒了。”
萧晨看着一脸懵逼的欧克,笑着开口。
“苏……苏大人?”
听到声音,欧克目光落在萧晨的身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想到什么,他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呵呵,不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么?我叫萧晨。”
萧晨笑道。
“抱歉,之前因为一些事情,不能把真实身份告知。”
“没,没什么。”
欧克忙摇头,随即想到什么,脸色一变。
“光明教廷的人……”
“他们已经退走了。”
红一说道。
“退……退走了?”
欧克看着红一,忽然又想到什么,摸着自己发痛的脖子。
“你……你……”
“抱歉,把你打晕了。”
红一见欧克指着自己,有点小尴尬。
“我向你道歉。”
“不……不用。”
欧克摇摇头,看着眼前的萧晨、红一和琼,喘了几口粗气。
“光明教廷的人,真的退走了?”
“嗯,他们不光退走了,还死了。”
萧晨点点头。
“什么?死……死了?”
刚刚平静下来的欧克,一下子又瞪大了眼睛。
“对。”
萧晨点头。
“如今这里很安全。”
“哦哦……你……你们……”
欧克看着萧晨,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光明教廷的人的?”
萧晨笑问道。
“啊?我……萧大人,我不是有意知道的……”
欧克脸色一变,赶忙道。
“嗯,我知道,没事儿,我不生气,也不会对你如何,就是有些好奇。”
萧晨安抚道。
“是……是昨晚。”
欧克见萧晨这么说,才没那么害怕了。
“我是一不小心,听到酒庄里的人说的。”
“他们说我的身份了?”
萧晨好奇道。
“不,没有,他们说……”
欧克想到那句话,忍不住咽口唾沫,显然在他看来,这话是大逆不道的。
“他们说……光明神是狗.娘养的。”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第4494章 有驚無險推薦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唰!
萧晨身形,再次消失。
他出来后,没有任何停留,以最快时间,离开了光明圣堂附近。
也就在他刚出来,光明神山就‘封闭’了,不能进出。
光明神以及几个神明,以强大的神魂之力,搜索了整个光明神山,都没有发现异常。
“如果有人闯进来,肯定会发现……”
有神明皱眉。
“光明神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另一神明小声道。
“我们都没察觉到。”
“小点声,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再找找看。”
神明说着,继续找了起来。
几分钟后,几个神明出现在光明神面前。
“没有发现。”
“没有。”
几个神明都摇头。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光明神皱眉。
几个神明看看光明神,没有说话。
他自己这么说可以,他们不能说。
“我去外面看看……”
光明神眯了眯眼睛,身形消失不见。
他收敛气息,出了光明神山,立于半空之中,俯览整个光明之城。
没有人,注意到他。
就连萧晨,也没有注意到。
“妈的……吓死宝宝了。”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萧晨坐在一个石凳上,有些后怕。
虽然他没有面对面接触到光明神,但就那张大脸以及恐怖的气息,就让他难以淡定。
太强了!
和面对沃尔夫时,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沃尔夫很强,让他忌惮,但也敢面对。
而光明神,竟然让他有种难以面对的感觉。
他这会儿,忽然有点理解,罗琳见到血祖时的感受了。
“这算是一种灵魂上的威压么?”
萧晨摸出香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心神才算是稳了下来。
自问,如果面对光明神,他敢扬刀么?
此时的他,并不敢确定。
“这就是巅峰上的存在么?看来无论老算命的,还是天照大神,都是压制了自身的气息……”
萧晨抽着烟,一个个念头闪过。
等一支烟抽完,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不至于不敢扬刀……战,还是要战的。”
萧晨轻抚骨戒。
“要是连一战的勇气都没,那也太差劲了。”
几分钟后,萧晨离开偏僻的角落,远远望着光明圣堂和‘神山’,没有再敢近前。
“没什么动静,应该没事儿了?要不,再去看看?算了,还是别找刺激了,在光明之城溜达溜达就行了。”
萧晨有了决定后,就远离了光明圣堂,四下溜达起来。
与此同时,光明神也降临在光明圣堂中。
“拜见光明神。”
康格里夫看着忽然出现的光明神,呆住了。
这位大佬,怎么出来了?
“刚才好像有人闯入神山,你查一下看看,是否有人进入了光明之城。”
光明神没有展露真容,犹如一道虚影。
“什么?是!”
康格里夫脸色大变,随即应声。
“这个时候,不要再出任何乱子。”
光明神说完,消失不见。
“……”
康格里夫看着光明神消失的地方,脸色变幻着,有人去了光明神山?
怎么可能。
那门户,只有少数几人才能进啊!
就算有人偷偷进了光明之城,也不可能进光明神山啊。
“来人……让奥比斯科再回来,我有事情交代他做。”
足足一分钟,康格里夫才反应过来,大喊一声。
当奥比斯科重新回来,听康格里夫说完后,脸色也变了。
他的心跳,都加快了。
说好了不搞事情,这就是不搞事情?
连光明神都惊动了啊!
果然,萧晨的话,就不能信!
“你怎么了?”
康格里夫见奥比斯科反应,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很震惊,竟然有人能进入光明之城,还进入光明神山?”
奥比斯科缓过神来,忙道。
“这……可能么?”
“光明神也不能确定,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得查一查,起码有个态度。”
康格里夫也没多想,沉声道。
“是,我明白了。”
奥比斯科点点头。
“你去查一下吧,包括城门记录。”
康格里夫说道。
“是……那我去了。”
奥比斯科点头,快步离开。
他出了光明圣堂后,马上安排人去查……然后,他给萧晨打去电话。
“喂,奥比斯科……”
电话接通。
“萧晨,你……你干了什么!”
奥比斯科四下看看,尽量压低声音。
“嗯?你知道了?也没做什么,就是不小心去了光明神山。”
萧晨随口道。
“不小心?”
听着萧晨的话,奥比斯科很不淡定,我特么能信么?
那可是光明神山,是不小心就能去的地方?
怎么可能!
“淡定点……真的是不小心,我已经离开了。”
萧晨说道。
“你离开光明之城了?”
奥比斯科稍松口气。
“不是,是离开光明神山了……我还在光明之城溜达呢。”
萧晨笑道。
“你忙完了?要不要来一起溜达?”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惊动了光明神……他降临在光明圣堂,吩咐光明教皇好好查一查!”
奥比斯科很不淡定。
“多少年,我也没听说,光明神走出光明神山,亲自来光明圣堂……”
“没事儿,不就出来一趟嘛,只要抓不到我,就没事儿。”
萧晨点上烟。
“我准备再逛一会儿,就离开了……你要来么?”
“去,我要亲眼看着你出去,才能放心。”
奥比斯科回答道。
“还好,光明神并不能确定,一定就是有人进入了光明神山,不然麻烦大了。”
“不确定?那就更不用担心了,谁还没点错觉?”
萧晨笑容更浓,彻底放松下来。
“对了,光明教皇找你做什么?”
“跟你一样,给我画大饼……”
奥比斯科沉声道。
“呵呵,那他的大饼,肯定没我的大,没我的香。”
萧晨笑道。
“我先去查查,给光明教皇一个交代……等晚点,再联系你。”
奥比斯科说完,挂断了电话。
“哪都好,就是压不住事儿,不淡定……”
萧晨嘀咕一声,已经把他刚才的慌乱,抛到脑后了。
既然光明神不能确定,那他就更放心了,继续逛就是了。
不过,他也没敢再有再去光明神山的想法,太危险了,还是小心点吧。
真要是被困在光明神山,那乐子可就大了。
再被抓住……死的得多冤枉。
一小时后,萧晨逛完大半个光明之城,也遭遇了几次行人跟他背诵《光明经》的事情。
萧晨也没打怵,直接背了一段……
在此期间,还有执法者,拦下他,询问了几句。
他丝毫不见慌乱,还简单跟执法者聊了聊……聊得还不错。
“我准备出去了,在北门,你来送我么?”
萧晨给奥比斯科发了个信息。
“马上到。”
很快,奥比斯科就回复了。
“至于么?还怕我不走?”
萧晨嘀咕,摇摇头,收起手机。
他也就是来随便逛逛,顺便熟悉一下环境。
现在,他对这个光明之城,兴趣不大了。
虽然看起来,这里氛围很好,满是幸福感,就像是天堂一样……但也因为这个,让他觉得很别扭,很不真实。
十多分钟左右,奥比斯科出现了。
“现在就走?”
奥比斯科问道。
“对,没什么情况吧?”
萧晨递过去一支烟。
“我已经汇报了,没有发现异常,康格里夫会汇报给神山那边……”
奥比斯科说完,又把康格里夫的‘大饼’,说了说。
“给,这是名单。”
“好,交给我了,你做好你的事情就行。”
萧晨收起名单。
“这名单上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你怎么会去光明神山?”
奥比斯科好奇。
“就算在光明教廷,能进去的人,也屈指可数……除了神明和神使,只有康格里夫少数几人能进去。”
“血族有个圣器,名为‘血匙’,可穿梭空间……”
萧晨简单介绍一下。
“刚才我试了一下,结果就进去了……然后,就被光明神发现了。”
“你运气太好了,竟然还能逃出来。”
奥比斯科看着萧晨,心里都为他后怕。
“呵呵,也没什么,不就是被发现嘛。”
萧晨笑笑。
“多大点事儿,光明神强不强的,也就那样……想抓到我,没可能的。”
“……”
奥比斯科有点分不清,萧晨是在装逼,还是真不在意。
“不多说了,我先走了。”
萧晨说道。
“出去了,还得去帮一下那个家伙……”
“好,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奥比斯科问道。
“暂时还没确定,等确定了,我就告诉你。”
萧晨说道。
“你这边有什么消息,也随时跟我说。”
“好。”
奥比斯科点头,目送萧晨离开。
萧晨出城门时,明显感觉到,守卫盘查的时候,比刚才严格了不少。
他没有过多停留,去了外城,找到了那个绝望的男人。
“是奥比斯科让我来的……”
萧晨没废话,直接说道。
“说一下你女儿的情况,或许我能帮到你。”
“您能救我的女儿?”
男人看着萧晨,激动了。
“不一定,你不说,我也不敢保证。”
萧晨摇摇头。
“是是是……”
會長是女仆大人
交於危險之線
男人忙点头,把他女儿的情况,仔细介绍了一番。
听完男人的话,萧晨皱起眉头,比他想象中的麻烦啊。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第4348章 要回來了 一谈一笑俗相看 垂名青史 讀書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兩天意間,忽而而過。
在這兩機時間裡,歸因於‘害獸’的因,花漪萱等相對較弱的人,都突破了。
這讓蕭晨查獲,異獸的效益,比他設想中更大。
龍城的人,只認為晶核行,實質上害獸的屍首,也括著力量,以……更一揮而就被人轉車。
自,這與害獸性別亦然有關係的,害獸嬌嫩嫩,那能黑白分明不強。
“吃喝,就打破了……真讓人嚮往。”
蕭晨都粗景仰了,其時他以變強,而多次遊移在死活競爭性。
她們倒好……就如此繁重打破了。
“先前是躺贏,現行是……吃贏?”
蕭晨擺頭,又持槍了晶核,分了出。
吃肉,漂亮暫間內轉折能,而晶核的接,就需時間了。
除半邊天們變強外,薛春她們也有歧境界的產業革命。
最好這種產業革命,更多是心腸上頭的。
她們的神思修為,久已追上了古武修為,簡直公道。
這也落得了蕭晨前所說的‘兩條腿步行’,然會更穩一部分。
而在這兩早晚間裡,蕭晨也在排程著友善的態……他有言在先,一味帶傷在身。
祕境中受的傷,始終沒好。
從此以後又抓魏江,一場戰禍,大傷亞,小傷亦然受了點。
“你們的傷,都如何了?一概復原了麼?”
蕭晨看開花有缺和赤風,問明。
“嗯,大都了。”
花有短處點頭。
“我感覺……我活該也快衝破了。”
“如此快?”
蕭晨驚呆。
“你好樂趣說這話麼?”
花有缺鬱悶,誰說這話,他也決不能說吧?
“咳,你別跟我比……往常啊,有莘人都跟我比,隨後她們都採用了。”
蕭晨咳一聲。
“緣……這是一種自取其辱的表現。”
“……”
花有缺更莫名了。
“也不冷暖自知,心明如鏡小白她倆安下回頭,這次去祕境,她們的到手,本該也不小……部分氣力,地市博栽培。”
蕭晨料到怎麼樣,商。
“跟你比不斷,總決不會讓小白她倆過量吧?”
花有缺說了一句。
“呵呵,這也好別客氣,如他倆了呦逆事機緣,輾轉天稟……也大過不行能。”
蕭晨笑道。
“赤雲界或者太小了,出來後,出現當年有眼無珠了。”
赤風感想一聲。
“沒關係,人貴有先見之明……”
蕭晨看著赤風。
“怎麼樣情趣?”
赤風愣了剎時。
“你不是說,過去牖中窺日麼?哎才是掛一漏萬?”
蕭晨玩味兒道。
“……”
赤風顏色一黑,怎麼樣還罵人呢?
就在他想理論幾句時,蕭晨的手機響了。
後來,他就顧蕭晨秋波一凝,臉蛋滿是笑影。
“小白的有線電話,她們從青龍祕境裡出了。”
蕭晨說了一句,接聽了全球通。
“喂,小白……”
“晨哥,我想死你了。”
寒夜平靜的鳴響,從耳機中不脛而走。
“呵呵。”
聽到寒夜以來,蕭晨笑貌更濃。
“大哥……”
“晨哥……”
“咱倆也想死你了……”
麻利,那邊又傳入淆亂的濤。
“哈哈哈……”
蕭晨鬨然大笑風起雲湧。
“你們喲早晚返回?”
“他日就且歸……別搶,這是我打的電話,讓我先說幾句。”
月夜聒噪著。
“晨哥,你瞭解我咋樣民力了麼?”
“嘿?決不會稟賦了吧?”
蕭晨一挑眉梢,問明。
“沒那虛誇,何況了,能生就,我也不純天然啊,我想要仙品築基。”
白夜出口。
“先不跟你說,等返回你就亮堂了。”
“呵呵,還挺祕。”
蕭晨樂。
“怎的,這次……都回來了?”
“嗯嗯,都返了。”
黑夜眼見得蕭晨的興味,質問道。
“那就好。”
蕭晨舒言外之意,固他感覺到決不會有安太大的危殆,但去祕境,可變性太多了。
現時聽說都歸了,那他就顧慮了。
“縱使都有些受了點傷……”
雪夜議。
“嗯,其一疑陣幽微 ,咱在龍皇祕境也受了傷……等爾等回頭,還有幸事兒等著你們。”
蕭晨笑著言。
“實在假的?咱們明天就回來。”
黑夜鎮靜了。
“好……”
蕭晨各個聊了幾句後,也就快半鐘頭了,掛斷電話。
“他們將來就回去了?”
不光花有缺抑制,赤風也煥發。
要害是赤風感觸鄙俗,夏夜不在,也沒人帶他下玩。
“對。”
蕭晨頷首。
“看小白那嘚瑟的相貌,理當勝利果實不小……良好,大方都在變強。”
“幸咱還能跟不上你的措施……”
花有缺看著蕭晨,稱。
“會的,小兄弟們一個都丟不下。”
蕭晨敷衍道。
“嗯。”
花有舛錯頭,赤風……也點點頭。
趁他趕來龍海,進而友情變深,他也把燮當做了一夫。
半鐘點後,趙老魔也曉得了月夜她們明晚迴歸的信。
老趙很心潮難平,同伴們要歸來了,有人合共進來浪了。
“你還行?”
蕭晨看著趙老魔,展現多心。
“你差說了嘛,先生可以以說失效……休養了兩天,我發我又行了。”
趙老魔敷衍道。
“……”
蕭晨鬱悶,老趙在島國,奉為開了新大地的樓門啊。
往常的老趙,可沒這點的興。
“三弟,你此處有收斂補養的物件了?我得趁著小白沒歸來,好織補……”
趙老魔問起。
“趙上輩,你這話說的,相似你跟小白何如一模一樣……”
花有缺看著趙老魔,籌商。
“屁……我對光身漢不興味。”
趙老魔撇努嘴。
“你少打我主意啊。”
“……”
花有缺愣神兒,我哎呀時刻打你抓撓了?
“三弟,有不及?”
趙老魔問道。
“有……”
蕭晨執一下藥瓶,丟給趙老魔。
“少點用,死勁兒猛。”
“好嘞。”
趙老魔雙喜臨門,接了恢復。
“何等,你倆也想要?”
蕭晨看吐花有缺和赤風的眼波,問及。
隨著,他又甩出兩瓶,之後搖了舞獅。
“唉,並未感受過嗑藥的感觸……重大用不著。”
“……”
三人齊齊尷尬,又讓他裝到了。
“說誠然,我又想去島國了……”
趙老魔說著,看向內陸國的方位,水中滿是親緣。
無 二 會館
“不然你去吧,別回到了。”
蕭晨鬱悶,並且他也挺為奇,老趙在內陸國,清是涉世了什麼樣。
緣何,不絕記憶猶新。
他備感他下次去,也膾炙人口試探瞬息間。
涉島國,他又想到了紅一,不曉她當前嘻境況了。
惟,紅一在天照山,哪裡沒記號……倒是心餘力絀連繫。
“有天照大神在,相應萬事苦盡甜來吧。”
蕭晨唧噥,搖動頭,不再去多想。
黃昏的上,眉山上的人,都歸來了。
蕭晨把寰宇靈根放了出,然後……它就被幾個婆姨給包圍了。
“唉……”
蕭晨蕩頭,不得不紅眼了。
“男神,你在幹嘛?”
小緊阿妹平復了。
“呵呵,這兩天在此處,還適合吧?”
蕭晨看著小緊娣,笑著問道。
“這兩天,都去龍海怎的處所玩了?”
“就隨便逛了逛……突出適應,比在龍城深長多了。”
小緊胞妹酬道。
“單,倘若有男神陪著,那就更好了。”
“唔,我剛歸來,又為數不少差事,否則啊,恆定陪著你們隨地閒逛。”
蕭晨一絲不苟道。
實際,他這兩天也舉重若輕差,雖鬆釦下……
有關陪著小緊妹子她們進來玩……他感覺或者算了。
經歷這兩天,蘭姐她們略為無疑了,真算得友聯絡。
假定再出來,一升壓……那斐然完犢子。
隱匿別的,他就不是一下能奉住誘惑的人。
對頭用個權宜之計,他平平常常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嗯嗯,我們略知一二呀。”
小緊妹頷首。
“男神,咱倆過幾天,安排走人龍海,去別處走走?”
“哦?沁?”
蕭晨一怔,如此快麼?
“去哪轉?有者了?”
“還沒,雖街頭巷尾走走……齊整說,咱也該臥薪嚐膽磨練友善才是。”
小緊妹搖動頭。
呆毛少女與殺手大叔
“嗯,有夫意念是對的……過些歲月,老周她倆也會出來,到點候你們仝所有這個詞。”
蕭晨想了想,共商。
“人多,有個招呼……別看目前興妖作怪的,但誰也不察察為明,在這平安無事下,琢磨著何許。”
“好啊。”
小緊娣頷首。
蕭晨觀看小緊妹子,稍有瞻前顧後,這女孩子兒何如時間這麼樣乖了?
不太對頭啊。
亢他想了想,也沒想明文,就不復多想。
不外,找個別潛守護著他倆。
要是不掛彩咋樣的,就能得對楚家老老太太,還有牧家老祖她倆的原意了。
就在蕭晨想況幾句時,突兀掌心傳遍溫熱的感覺。
蕭晨一愣,抬起左方,眼看感應重操舊業。
血晶!
羅琳找和睦?
“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蕭晨稍事出冷門,握大哥大看了眼,有燈號,更不得能建設費,扎眼能打重操舊業。
“這娘們兒幹嘛……”
蕭晨想了想,給羅琳打去電話機。
對講機,孤掌難鳴連片。
“嗬喲晴天霹靂?”
蕭晨疑惑,獨獨血晶反響是一端的,他也能夠找羅琳。
他又打了兩遍,竟然沒法兒連綴。
“之類看吧。”
蕭晨瞧樊籠,咕噥著。
“也不敞亮這娘們又搞怎樣鬼……”

超棒的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起點-第4321章 青雲山海 嘻皮涎脸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看書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繼天然白髮人們消弭出兵強馬壯的氣,一龍城都被顫動了。
儘管此刻,已是半夜三更。
幾許入睡的人,也被覺醒了。
他們心坎惶惶,又出怎的政了?
“陳威,你們做呀!”
有任其自然老人至,冷聲詰問。
“得龍主發號施令,請潘年長者回龍皇殿。”
陳重者沉聲道。
“得龍主發令?”
蒞的原始老頭兒一愣,該當何論氣象?
剛抓了魏江,就來抓潘古?
寧……魏江供出了潘古?
“哼,老夫也去抓過魏江,容許他存心透露老夫,想要陷害老夫!”
插翅難飛在內部的天然老頭子,白髮披散,看起來片段窘。
“潘白髮人,俺們宛然沒說,是魏江供出你吧?”
酒仙喝了口酒,笑著說。
“此早晚,爾等來抓老夫,除卻魏江,還有嗬喲其餘事宜?”
潘古一怔,頓時鳴鑼開道。
“別焦慮,一定龍主唯有請你歸來喝喝茶便了。”
酒仙說著,酒葫蘆飛出,砸向潘古。
砰。
潘古擊飛酒筍瓜,心魄一沉。
龍追風真諦道了?
不應有啊。
魏江那形態,能辦不到醒到來,都不至於!
又有幾個天稟父趕了來,他們探望當場的架子,再省被圍在當道的潘古,都有好幾揣測。
司馬卓爾不群,陳威,酒仙……哪個訛誤龍追風塘邊的人?
還有神龍營和血龍營的人,把潘家團團圍城了。
要是潘古真有事,那他跑綿綿。
之時分,誰為潘古漏刻,誰就想必被嘀咕成侶伴。
“龍追風窮要做怎麼著,豈他想乘勢清洗老翁堂麼!”
猛地,潘古大喝一聲。
“何須呢,你做了什麼樣,胸臆含糊,咱們怎麼來,你胸臆也線路。”
康不拘一格看著潘古,冰冷地曰。
“我想,各位長者們,也瞭如指掌!”
“我幡然倍感,蕭晨有句話挺對的。”
陳瘦子揚刀,斬向潘古。
“不怎麼人,給臉羞與為伍!”
進而話落,他的撲驟然變得凶極其,味道也獰惡群起。
潘古表情一變,他氣力不及魏江……與陳瘦子,不合理恰。
就算他遏止陳胖小子,又能怎麼樣?
畔,還有幾個自然強者陰險……核心跑隨地。
想開這,他稍許一乾二淨,該怎麼辦。
“可恨的魏江!”
潘古心窩子噬,這才多久,就不由得了?
他機要沒想到,龍老就知道他,沒動他,上無片瓦是想拿他當釣餌,走著瞧能能夠釣逃走走的魏江!
既是魚已經抓到了,那魚餌,就不要緊價值了。
砰砰砰……
兩農大戰,一方拼死拼活,一方亂糟糟,結幕幾一經必定。
宓不同凡響等人,對陳胖小子挫潘古,並殊不知外。
而後天老人們,也再行主見到了仙品築基的壯大。
仙品對凡品,而是同疆,那險些實屬碾壓式的!
仙品一重天戰奇珍五重天,亦然不掉風。
齊名,她們這般年深月久的修煉……白修煉了。
要曉暢,她們中有夥人,連五重畿輦訛謬。
對上陳重者,緊要誤挑戰者!
“【龍皇】的天,透頂變了。”
“嗯。”
“唉,自此調式些,表裡如一閉關自守就是說了。”
“龍主崛起,風起雲湧了。”
“……”
天生老人們低聲說了幾句,搖了撼動。
除外那蠅頭幾個閉生老病死關的天白髮人,四顧無人能與龍魂殿對抗了。
砰!
心煩意躁動靜傳入,潘古被一刀劈飛。
“咳……”
潘陳腐臉一白,咳出一口鮮血。
這一擊,震傷了內腑。
再看陳大塊頭,也並不鬆弛,嘴角溢膏血。
他舊傷未愈,能在這一擊上佔到最低價,全靠體重撐著!
否則,他也得飛出去。
“誰說胖了塗鴉……”
狼门众 小说
陳瘦子起疑一聲,不給潘古勞動的會,再無止境殺去。
趁你病,要你命!
“老陳,再不換我陪潘老記過幾招?”
酒仙喝著酒,問及。
“不消,打極魏江,我還打極致他?僕四重天如此而已。”
陳胖小子說完,又一刀劈下。
“???”
幾個任其自然老人看著陳大塊頭,秋波驢鳴狗吠。
蠅頭四重天?
這是連他倆也愛崇了?
這小胖小子……以來飄了啊!
疇昔見狀他們,哪次紕繆恭恭敬敬的,於今出其不意藐四重天了?
可再觀被陳胖小子打得吐血的潘古,一度個又前所未聞繳銷了驢鳴狗吠的眼神。
他倆勢力與潘古侔,固潘古這時情況好不,但換她們上來……充其量即是跟陳胖小子打個不分椿萱,搞不行還打莫此為甚。
古武界中,弱肉強食。
儘管江河上,講求代,珍惜位,但終竟,更賞識氣力。
倘有工力,那就有言語權。
事實上非但是濁世這般,人與人這般,國與國亦然這般。
像蕭晨,從入行到鼓鼓……憑主力盪滌齊備對手,成功‘惟一君’的名目,誰敢漠視!
別說蕭晨樹立了‘龍門’,縱然賴立龍門,他的位置,也立於滄江之巔了。
砰砰砰……
某些鍾後,潘古摔在了海上,陳重者也蹣幾步。
“我……去龍魂殿!”
潘古認罪了,他不服輸也不算。
一下陳胖小子,都讓他輸了,更何況再有詹超能等人。
“我要見龍追風,我要問話他,他徹底想做該當何論!”
潘古眼神掃過天然長老們,心中片滿意,他以來,沒起效能。
最最思索也是,都到了目前了,天老年人們又怎麼也許憑他幾句話,就站在龍追風的正面。
龍魂殿隆起,如火如荼。
龍追風,也偏向她倆可拿捏的了。
她倆要做咦,得了不起揣摩衡量才是。
“趕了,龍主自拜訪你。”
蔣非凡點頭,讓人一往直前綁了潘古。
“老祖……”
潘家的人看著潘古,都很遑。
以前,他倆去魏家看得見時,還沒事兒備感。
此時,她倆感了,太慌了,太喪膽了!
誰也不認識,老祖被抓,佇候他倆的,將會是哎。
“約潘家,化勁之上跟我們走,旁人……不行距。”
百里驚世駭俗又下了命令,漫以魏家為規則。
國 艷
視聽這話,天生長者們肯定了,註定跟魏江有關係。
不然,不會如此這般。
“是。”
強者向前,肇始抓潘家的人。
有人敵,被當初格殺。
趁一人死,外人都膽敢再抵拒了。
“各位老漢,咱倆先回龍魂殿了,日不早了,早歇息。”
武非同一般衝自然老記們拱拱手,帶人接觸。
“……”
天老們看著他倆的背影,神態遠簡單。
又一度老者,交卷!
就在仃超自然她們回龍魂殿時,側殿內,淒涼的亂叫聲,有始無終。
魏江不禁不由了。
他再三想死,都被蕭晨阻截了。
認真是度命不足,求死未能……生莫如死!
“魏老,再堅決頃刻間,就且破紀錄了。”
蕭晨站在沿,抽著煙,淺地語。
“啊……”
魏江嘶吼著。
“殺了我……”
“我說了,我上佳讓你死,也理想讓你生亞死。”
蕭晨搖動頭。
“說吧,說了,就不黯然神傷了,要不然這種切膚之痛,會一貫前赴後繼,而你想暈死以前,都不成能。”
龍老坐在交椅上,喝著茶,對魏江的嘶鳴,也麻木不仁。
他毫釐區別情魏江,即便再慘。
動腦筋祕境中一命嗚呼的單于,他們成年累月輕,多有口皆碑。
這次,他覺得他荷機殼,得給她們一番隙,讓她倆枯萎,譜寫屬於他們的詩劇。
唯獨呢?
她倆卻死在了裡頭!
常常思悟此處,龍老就挫不住殺意,這次他定會一查算是,給長逝的皇上,一番供!
“說,我說……”
魏江響動沙啞,透徹身不由己了。
聞魏江以來,蕭晨裸一顰一笑,龍老也拿起了茶杯,看了借屍還魂。
“詳情要說了麼?”
蕭晨問明。
“我說……是山海樓!”
魏江低吼著。
“是山海樓……”
“山海樓?”
蕭晨一愣,馬上顰,二樓之一的山海樓!
極端再揣摩,又感好端端,太空天的頂級勢力,就這就是說幾個。
而敢打【龍皇】方式的,權力徹底巨。
一山二樓,才有唯恐。
三宮……感想都差了點道理。
“一山二樓三宮……上位樓,山海樓!”
龍老磨蹭起身。
“我說了,我已說了……”
魏江瑟縮在桌上,他覺遍體的肌,都抽在了共計,讓他的肢體,無從張大,隱痛獨步。
蕭晨探龍老,再觀魏江,永往直前擢吊針,又在他隨身戳了幾下。
“啊……”
魏江手無縛雞之力在牆上,禍患如潮流般退去。
“魏江,我與山海樓的人清楚,她們又何如大概對待【龍皇】。”
蕭晨看著魏江,冷冷情商。
“你敢騙俺們?”
“我流失,確實山海樓……”
魏江單薄道。
“你不信,我也沒術。”
“……”
蕭晨看向龍老,可信麼?
他才詐了一句,而魏江反射,相似沒關係關鍵。
“魏江,從始至終說吧。”
龍老想了想,緩聲道。
不足能魏江一句話,他就畢竟信了。
山海樓……但是可他倆瞎想,但設使是魏江明知故問說出來,想關鍵他們呢!
“說說你和她倆是咋樣認得的,又怎麼要做【龍皇】的內奸,想要斷【龍皇】明晨……”
龍老說到這,聲息冷了幾分。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線上看-第4320章 犒賞 如此等等 投诗赠汨罗 看書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在蕭晨他們回龍城時,龍老業經在俟了。
他先一步博了訊息。
當他獲悉蕭晨抓到了魏江時,誠然愣了片時,怎麼樣倏忽就抓到了?
上午的時候,她們聊這事兒,還頗一些心有餘而力不足。
牢籠蕭晨,也沒什麼好方法。
怎生兔子尾巴長不了幾個鐘頭,就抓到了魏江?
還有,蕭晨錯事去牧家赴宴了麼?
斯功夫,應有喝完酒,回來歇了吧?
唯恐……率直牧家下榻?
如何就把魏江給抓了。
他想得通。
他問來舉報的人,反映的人也琢磨不透庸回事宜。
他倆收看的,縱然蕭晨像拖死狗一樣,拖著魏江隱沒了。
“只可問這幼子了,一乾二淨怎麼回事。”
龍老剛嘟囔完,就聽荸薺聲由遠及近。
“返了。”
龍老廬山真面目一振,分心看去。
七八匹馬,自遠處而來。
“呵呵,庸想著騎馬了?”
等到了近前,龍老笑問起。
“這鼠輩百般無奈帶著飛,只得放龜背上了。”
陳重者從駝峰上折騰墮,穩穩誕生。
聽到這話,龍老眼神落在龜背上,眼瞼些許一跳,這是……魏江?
也不怪他認不出,這時候的魏江,過分於窘,哪還有往的半分氣質。
通身血汙,幾比不上無缺的地址,衣裝也破綻,好像是布條纏在隨身。
“這是什麼樣搞的?”
龍老下意識問了一句。
“哦,這老傢伙和諧合,我就拖著他來著,拖著拖著,就拖成這麼樣了。”
蕭晨也從龜背上跳下,相商。
“拖著?”
龍老呆了呆,看樣子魏江身上的纜索,腦際中負有鏡頭感。
“反正不死就行,賣距離單薄就差一點吧。”
蕭晨笑道。
“嗯,帶登吧。”
龍老拍板,屬實,存就行。
事後,旅伴人登側殿,魏江被扔在了桌上。
他還在昏厥,看上去形態很差點兒。
“怎的抓到的?”
龍老低聲問了一句,由於他也天知道,蕭晨可不可以恰切公之於世這樣多人的面說。
“呵呵,龍老,抓到魏江,仝是我的功烈。”
蕭晨歡笑,四圍看樣子,節餘的人,都是貼心人。
而,他們都亮堂天地靈根的生計,就此也絕不瞞著。
“哦?魯魚亥豕你的貢獻?那是誰的成就?”
龍老納罕。
“小根的貢獻。”
蕭晨說著,從骨戒中支取天地靈根。
“這娃兒鼻好使,他讓它聞過魏江的脾胃兒,此後它就找到了……”
重生之軍嫂勐如虎 蘇念涼
“味?”
龍老更怪了,看察前的自然界靈根。
這小孩子,這麼凶猛?
“@#%……”
寰宇靈根線路,見然多人,些許慌。
幸喜這幾天,它見了博人,也沒那怕生了。
比方放昔日,揣度它徑直就竄走了。
“小根,別怕,都是知心人。”
蕭晨摸了摸巨集觀世界靈根,安慰了幾句。
“#¥……”
天體靈根叫了幾聲,抱住了蕭晨的前肢。
單純臨蕭晨,它才有充分的滄桑感。
“呵呵,打個答應吧。”
蕭晨笑。
“he……tui……”
星體靈根不輟吐了幾口口水,那興味是……公共都要投機某些。
看著自然界靈根的媚人象,人們都笑了。
“唉,太儉省了……”
趙老魔則嘆話音,差點撲上來,把唾液跟手了。
莫此為甚,桌面兒上這一來多人的面,他也是要臉的。
流氓医神 光飞岁月
“它……它縱然特別園地靈根?”
鬼佛陀趙如覽著寰宇靈根,一臉驚呀。
他先頭在閉關自守,沒見過宇宙空間靈根。
頃花有缺去時,說了星體靈根,她們也聊了幾句。
應聲他唯唯諾諾了,也沒太顧。
“對,上手,它不怕宇宙靈根。”
蕭晨點點頭,想到呀,掏出兩個椰雕工藝瓶,遞了舊日。
“宗匠,這是可蘊養精蓄銳魂的靈液……”
“靈液?”
鬼佛陀趙如來無意識接受來,多多少少特出,如何突然給他靈液了?
“……”
陳瘦子等人來看這一幕,都露出詭怪笑影,好不容易輪到這老頭陀了。
“哪來的靈液?”
鬼彌勒佛趙如來發現到專家的笑容,這一番個的……奈何如此這般笑?
“理所當然是祕境裡的,咱倆就喝過了,功用破例好。”
陳胖子協議。
“對,還要這靈液好甘旨。”
趙老魔說著,伸出手。
“你要不然要,必要給我。”
“也完好無損給我。”
薛齡看著鬼佛爺趙如來,淡淡地雲。
原本聽陳胖子和趙老魔的話,鬼強巴阿擦佛趙如來方寸沒底,但薛齒這麼說,他就很眼看,這靈液是好物件了。
因他懂得薛年歲,不是升級換代自氣力的好雜種,這傢伙不興能要。
“謝了,蕭小友。”
鬼浮屠趙如來沒只顧他倆,更沒矯情,把靈液收了開班。
“呵呵,行家謙卑了。”
蕭晨笑,繼而把什麼樣抓到魏江,概括說了一遍。
剛才在半道,他只簡單易行說了說。
此刻聽完蕭晨的敘述,專家齊齊看向自然界靈根,這小……如此凶暴?
“能困住魏江的幻境,這大錯特錯付吾輩,也很輕便?”
陳大塊頭奇異,他與魏江打過,懂魏江的偉力。
“沒想開我大表侄女,還諸如此類凶猛啊。”
趙老魔接了一句。
“???”
鬼強巴阿擦佛趙如來又稍懵了,啊大內侄女,這都哎呀何謂?
“呵呵,如斯說吧,小根還算立了功在當代啊。”
龍老看著六合靈根,笑道。
“素來啊,我都搞好久久律的打小算盤了,跟魏江耗上。”
“龍老,【龍皇】有鄙棄的好酒麼?小根立功在千秋,是不是得慰勞一番?”
蕭晨問明。
“撫慰,得要問寒問暖。”
龍老拍板。
“我翌日就讓人安頓好酒!”
“小根,聽見了吧?翌日你就有酒喝了。”
蕭晨摸了摸大自然靈根的腦瓜子,道。
“@@#¥……”
領域靈根歪著頭,說了幾句。
等歡談幾句後,大家視野,又落在了魏江身上。
蕭晨也把巨集觀世界靈根收了勃興,這文童跟他比畫了,要返喝酒。
“當夜過堂麼?”
蕭不簡單看著龍老,問明。
“審!”
龍老搖頭。
“並且,我要親審!”
“這次可得時興了,別讓人再救走了。”
趙老魔說了一句。
“不會的!”
龍老皇,假定魏江再讓人救走,那他這龍主,也劣跡昭著當了。
“龍老,用我協麼?”
蕭晨看著龍老,問明。
“好。”
龍老想了想,但是蕭晨不許截肢天資,但他權謀從古到今多,能夠能撬開魏江的頜。
“單在升堂魏江時,還有一件事要做。”
“抓人?”
蕭晨心頭一動。
“對。”
龍老搖頭,自然想留著餌釣魏江的,今既然如此抓到了,那就沒必要留著了。
“老陳,孜,酒仙……”
“好。”
幾人拍板。
“人夠了麼?萬一緊缺吧,老薛他們也慘。”
蕭晨問起。
“夠了。”
龍老回覆道。
“龍主,如有哪門子內需,即或說便。”
烏老怪對龍老嘮。
“嗯。”
龍老笑著搖頭。
等又聊了幾句後,烏老怪他們也就人有千算相距了。
算是這是【龍皇】的專職,訊魏江,他倆也差勁在旁,圓鑿方枘適。
“蕭晨,這次虧得了你。”
神醫醜妃
等烏老怪她倆相差,龍老看著蕭晨,協議。
大公妃候補的貧窮千金想要腳踏實地成為女官
“呵呵,我亦然爆冷想到了,弒真找還了魏江。”
無毒不妃:妖孽皇叔輕點疼 小說
蕭晨歡笑。
“誰能思悟,這武器會藏在地洞中。”
“那地洞很大?”
龍老問道。
“嗯,很大,僅僅我沒發現到其它。”
蕭晨對答道。
“嗯,今後何況坑道的事變吧。”
龍老一再多想,看向魏江。
“把他弄醒吧。”
“好。”
蕭晨前進,持有幾根吊針,刺入魏江班裡。
迅速,魏江慢騰騰醒轉。
當他看到蕭晨,看齊龍老時,時而變得激越開端。
“唔唔唔……”
魏江垂死掙扎著,呼叫著。
喀嚓。
蕭晨捏住魏江的下頜,給他掰了返。
“蕭晨,龍追風,有才幹你們殺了我……”
魏江嘶吼著。
“魏江,你覺得我不敢殺你?”
龍老起身,到來魏貼面前,冷冷稱。
“那就殺了我,殺了我啊!”
魏江掙命著,且撞向龍老。
砰。
蕭晨一腳踏在魏江身上,把他踩在了牆上。
“魏江,我甚佳讓你死,也不含糊讓你生遜色死,信麼?”
蕭晨看著魏江,冷聲道。
聽見蕭晨來說,魏江肉體一顫,不敢再掙扎了。
他信託,這廝一概說到做到。
“說吧,太空天哪兒實力,要應付【龍皇】。”
龍老沉聲問津。
“……”
魏江沒對,閉著了雙眸。
“龍老,您先退縮……這武器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先辦法辦他,再問也來得及。”
蕭晨對龍老商酌。
“好。”
龍老首肯,重返去,起立。
“魏江,我陪你好耍兒。”
蕭晨賞兒一笑。
魏江肉身再顫,張開肉眼,看了眼蕭晨,又閉上了肉眼。
“生氣你能堅決久一點……”
蕭晨說著,支取一把吊針。
就在蕭晨對魏江施刑時,龍城一地,消弭了仗。
咕隆……
滿門官邸,都被打塌了。
一天才遺老御空飛起,而陳瘦子等人,則圍在了上來,繩享後手。
逃無可逃!
強盛的音,掀起了浩大強手的經意。
並道強盛的味,自龍城各方空曠而起。
才迴歸的純天然老年人們,都很詫,這又發生了何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