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第五百七十八章 反擊前夕鑒賞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小說推薦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又思考了几个蛊族有可能突然加强攻势的可能性后,江北然抬头看向谷梁谦问道:“攻势加大后各位前辈还能顶住吗?”
“虽然有些勉强,但他们想攻进来也没这么容易,说到这,玉麓阵的灵能似乎又快枯竭了,还得麻烦江大师再修补一次。”
‘看来战况的确很激烈啊。’
江北然上次修补玉麓阵时用的那批天级灵石都是谷梁谦给的,可以说是颗颗极品,蕴含的灵力堪称海量。
整整一百颗天级灵石再加上玉麓阵的疏导,江北然觉得这量都堪比“星辰大海”了,结果这才过去没半个月,竟然就被消耗一空。
从这一点上,就足以脑补出玄圣和蛊修之间的战斗有多激烈。
“好,过会儿我就去补,不过灵石……”
“放心。”似乎早就聊到江北然会说这个,谷梁谦直接就掏出一袋灵石放在了江北然面前,“这批灵石要比上次的品质更好,应该够用了。”
‘更好!?’
江北然不禁挑了挑眉,上次那批天级灵石已经品质高的夸张了,结果这么快就要被超越了吗?
不过想想也没毛病,如今潼国所有玄圣齐聚渊城,让这些顶级大佬凑一批天级灵石出来还不是洒洒水。
接过灵石袋,江北然将它收入乾坤戒继续问道:“除了蛊修加强攻势外,还有什么别的异象发生吗?”
“暂时没有,不过我觉得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那些久攻渊城不下的的蛊修明显有些急了,接下来的攻势只会越来越猛烈。”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说道:“那就请诸位前辈在坚持一下,距离我们全面反击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谷梁谦听完不禁双眼一亮,惊喜道:“江大师有把握了!?”
“完全的把握谈不上,但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好!”谷梁谦重重的应了一声,“太好了!”
“不过这消息还是请谷梁前辈先不要告诉其他玄圣,毕竟……”
“放心,我懂。”不等江北然说完,谷梁谦就点头说道,“那江大师你继续忙,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谷梁谦说完便转身离去。
再次有了紧迫感的江北然也是立即返身回到了惊蛰楼中。
……
四日后,江北然再次乘坐着飞府出去刷点时,第一个跳出来的选项奖励让他愣了一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奇缝+1】
早已习惯每次奖励都是【蛊毒】的江北然属实有些没反应过来。
‘结束的有点突然啊……’
江北然本以为这【蛊毒】点数会等到自己彻底破解这瘴气之后才会停止增长,但现在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彻底了解了瘴毒。
‘难道是孟思佩的欧皇之力消耗完了?’
抱着这样的猜测,江北然又触发了两次选项,而奖励的技艺点都与【蛊毒】点完全无关。
这下江北然彻底死心了,不管是不是因为孟思佩的欧皇之力消耗完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次的【蛊毒】冲级之旅都算是结束了。
‘看来是时候了。’
早上谷梁谦又来惊蛰楼找过他一次,原因就是蛊修的攻势再次增强了,并承认他们的防御已经不再是这么牢不可破,也许不需要几天,甚至就在明天,他们就会全面溃败。
谷梁谦这话可以说已经是最后通牒了,现在渊城的防守问题已经不是晨曦就能解决了,必须要反击给予蛊修重创,不然渊城被破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江北然也表示自己这边虽然没有准备到完美的地步,但也足以支持玄圣们与蛊修一战了。
得到江北然这个回答的谷梁谦终于是稍微放心了一些,表示最迟今晚,必须要拿出一个具体的主意来。
答应谷梁谦后,江北然本想着再捞十个【蛊毒】点,也许就正好能够破掉瘴气,却不想今天【蛊毒】点竟突然不刷了。
这让江北然不禁想到了一句话。
‘大战之前,必有补给。’
而自己,就是那个提供补给的人。
“谷梁前辈。”江北然回头看向谷梁谦喊道。
“江大师有主意了?”表面淡定,内心焦急的谷梁谦立即回应道。
“今夜戌时,请着急所有玄圣到惊蛰楼,我们商量反攻计划。”
听到这句话,旁边那些和谷梁谦同样忧心忡忡的玄圣们瞬间来了精神,纷纷起身道。
“江大师你真是让我好等啊!老夫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是啊!江大师,准备如此之久,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吧?”
“还等什么戌时啊!回去就商讨吧,这蛊修现在攻势越来越猛烈,多等待一刻,就多危险一刻。”
……
面对一群早已“憋坏”了的玄圣,江北然压了压手道:“各位前辈稍安勿躁,之所以安排在戌时,是因为晚辈还有些事情需要准备,另外我保证今晚的会议绝不会让大家失望。”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是啊,这么多日子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那江大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我们戌时见。”
说完一众玄圣先后离开了飞府,等待着晚上的到来。
谷梁谦依旧是留到最后的那个,不过他今日没径直去二楼,而是看着江北然说道:“有什么本尊能帮忙的吗。”
江北然微微一笑,拱手道:“当然,希望反击时谷梁前辈能帮晚辈好好的收拾一顿那些蛊修。”
谷梁谦听完不禁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没问题,这个忙,本尊帮定了!那我们晚上见。”说完谷梁谦也走下了飞府。
就在江北然也准备离开飞府时,施凤兰突然跑到江北然面前喊道:“小北然,等一下!”
“怎么了?”江北然回头看向她问道。
“这个送给你!”施凤兰从乾坤戒中掏出一幅画展示给江北然说道。
看着施凤兰手中举着的画,江北然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
画上画的是上一次所有人聚在一起玩模拟修仙的场景,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等到把这瘴气赶走了,我们再在一起玩好不好?”施凤兰将脑袋探出画纸说道。
“好。”江北然点点头,将画收了下来,然后转身挥手道,“我走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
又思考了几个蛊族有可能突然加强攻势的可能性后,江北然抬头看向谷梁谦问道:“攻势加大后各位前辈还能顶住吗?”
“虽然有些勉强,但他们想攻进来也没这么容易,说到这,玉麓阵的灵能似乎又快枯竭了,还得麻烦江大师再修补一次。”
無敵目目盛
‘看来战况的确很激烈啊。’
江北然上次修补玉麓阵时用的那批天级灵石都是谷梁谦给的,可以说是颗颗极品,蕴含的灵力堪称海量。
整整一百颗天级灵石再加上玉麓阵的疏导,江北然觉得这量都堪比“星辰大海”了,结果这才过去没半个月,竟然就被消耗一空。
从这一点上,就足以脑补出玄圣和蛊修之间的战斗有多激烈。
“好,过会儿我就去补,不过灵石……”
“放心。”似乎早就聊到江北然会说这个,谷梁谦直接就掏出一袋灵石放在了江北然面前,“这批灵石要比上次的品质更好,应该够用了。”
‘更好!?’
江北然不禁挑了挑眉,上次那批天级灵石已经品质高的夸张了,结果这么快就要被超越了吗?
不过想想也没毛病,如今潼国所有玄圣齐聚渊城,让这些顶级大佬凑一批天级灵石出来还不是洒洒水。
接过灵石袋,江北然将它收入乾坤戒继续问道:“除了蛊修加强攻势外,还有什么别的异象发生吗?”
“暂时没有,不过我觉得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那些久攻渊城不下的的蛊修明显有些急了,接下来的攻势只会越来越猛烈。”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说道:“那就请诸位前辈在坚持一下,距离我们全面反击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谷梁谦听完不禁双眼一亮,惊喜道:“江大师有把握了!?”
“完全的把握谈不上,但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好!”谷梁谦重重的应了一声,“太好了!”
“不过这消息还是请谷梁前辈先不要告诉其他玄圣,毕竟……”
“放心,我懂。”不等江北然说完,谷梁谦就点头说道,“那江大师你继续忙,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谷梁谦说完便转身离去。
再次有了紧迫感的江北然也是立即返身回到了惊蛰楼中。
……
四日后,江北然再次乘坐着飞府出去刷点时,第一个跳出来的选项奖励让他愣了一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奇缝+1】
早已习惯每次奖励都是【蛊毒】的江北然属实有些没反应过来。
‘结束的有点突然啊……’
江北然本以为这【蛊毒】点数会等到自己彻底破解这瘴气之后才会停止增长,但现在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彻底了解了瘴毒。
‘难道是孟思佩的欧皇之力消耗完了?’
抱着这样的猜测,江北然又触发了两次选项,而奖励的技艺点都与【蛊毒】点完全无关。
这下江北然彻底死心了,不管是不是因为孟思佩的欧皇之力消耗完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次的【蛊毒】冲级之旅都算是结束了。
‘看来是时候了。’
早上谷梁谦又来惊蛰楼找过他一次,原因就是蛊修的攻势再次增强了,并承认他们的防御已经不再是这么牢不可破,也许不需要几天,甚至就在明天,他们就会全面溃败。
谷梁谦这话可以说已经是最后通牒了,现在渊城的防守问题已经不是晨曦就能解决了,必须要反击给予蛊修重创,不然渊城被破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江北然也表示自己这边虽然没有准备到完美的地步,但也足以支持玄圣们与蛊修一战了。
校霸,我們不合適
得到江北然这个回答的谷梁谦终于是稍微放心了一些,表示最迟今晚,必须要拿出一个具体的主意来。
答应谷梁谦后,江北然本想着再捞十个【蛊毒】点,也许就正好能够破掉瘴气,却不想今天【蛊毒】点竟突然不刷了。
这让江北然不禁想到了一句话。
‘大战之前,必有补给。’
而自己,就是那个提供补给的人。
“谷梁前辈。”江北然回头看向谷梁谦喊道。
“江大师有主意了?”表面淡定,内心焦急的谷梁谦立即回应道。
“今夜戌时,请着急所有玄圣到惊蛰楼,我们商量反攻计划。”
听到这句话,旁边那些和谷梁谦同样忧心忡忡的玄圣们瞬间来了精神,纷纷起身道。
“江大师你真是让我好等啊!老夫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是啊!江大师,准备如此之久,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吧?”
“还等什么戌时啊!回去就商讨吧,这蛊修现在攻势越来越猛烈,多等待一刻,就多危险一刻。”
……
面对一群早已“憋坏”了的玄圣,江北然压了压手道:“各位前辈稍安勿躁,之所以安排在戌时,是因为晚辈还有些事情需要准备,另外我保证今晚的会议绝不会让大家失望。”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是啊,这么多日子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那江大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我们戌时见。”
说完一众玄圣先后离开了飞府,等待着晚上的到来。
谷梁谦依旧是留到最后的那个,不过他今日没径直去二楼,而是看着江北然说道:“有什么本尊能帮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