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拔劍就是真理

精华都市小说 拔劍就是真理 愛下-第四百二十四章 永恆仙王讀書

拔劍就是真理
小說推薦拔劍就是真理拔剑就是真理
活了。
书籍终于活了,并且,能进食了。
柳承渊看着这册书籍,不禁感慨万千。
他一活,柳承渊感觉自己心中都有底气了。
原本舍不得的巨引源、宇宙大撕裂等手段,都敢随随便便用出去了。
不过现在……
“小家伙,你先好好调理修养,等再恢复一段时间后我们再谈论如何建立和谐友好的‘交易’问题。”
柳承渊的目光在书籍上不断打量,足足看了十几分钟,才颇为满足的收回目光。
……
永恒神山旧址。
一道道身影降临到这片旧址虚空。
为首一人,正是当年曾和柳承渊在造化仙城中有过一面之缘的凌霄仙王。
这一次他来的,同样是一道神念化身,只不过里面蕴含的神念强度很高,纵然大仙尊在他这具神念化身面前怕也难堪对手。
“永恒仙王,请现身一见。”
凌霄仙王的神念波动震荡着。
结果……
并无回应。
他身旁跟着的,是凌霄天宗的斗姆帝君。
“陛下,我们近些年来联络了很多永恒神山仙尊,其中包括一些因不在永恒神山,幸免于难的永恒仙王弟子,但根据他们弟子的说法,他们已经失去永恒仙王踪迹三千余年之久,算一算,似乎恰好是在永恒天崩塌之际,换句话说,在那个时候永恒仙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的弟子都无法获悉他的动向。”
斗姆帝君道。
“永恒天崩塌不至于拖得永恒仙王陨落,十有八九,这位仙王是担心混沌仙王会趁着他虚弱时突然自仙界外返回,袭杀于他,所以藏了起来。”
凌霄仙王说着,虚手一点。
星湛 小說
一道清光自他指尖逸散而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化为一道席卷方圆上亿里的涟漪。
“嗡嗡!”
涟漪之下,崩塌的永恒神山点点滴滴尽数在这道身影视野当中显现。
好一会儿,凌霄仙王才皱了皱眉头:“没有。”
什么都没有发现。
至少,他这道强大的神念化身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陛下没有借助因果之力推衍吗?”
老炮 小說
菜農種菜 小說
斗姆帝君问道。
“我推算过。”
凌霄仙王摇了摇头:“仙族五域,没有他留下的半点痕迹,就像他已经不在仙族五域了一样,至于其他区域,存在着至尊、至高、魔主,干扰太大,而我拥有的线索太少,无法精准的推算出我想要的东西。”
“这……”
斗姆帝君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凌霄仙王亦是没有说话,而是再度释放了一轮那种探测性仙术,力求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但这一次结果仍然没有变化。
一无所获。
“到底是隐藏起来了,还是离开了仙界?”
找不到永恒仙王,无极仙王又被困……
凌霄仙王叹息了一声。
大好的局面怎么就突然走到了现在这步田地。
难道真的又会出现像当年那般,神族统天、妖族灭世的场景?
凌霄仙王抬头,仰望天穹。
他不禁联想到宙光仙王离去时和他说的话……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
只要仙界意志一天盘踞于这个世界之上,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生灵就一天难得自由。
趁着现在仙界意志还无法精确化的掌控仙界的每一份力量前离开,才是仙王们唯一的出路。
他们这些仙王口口声声放不下仙族,要护持仙族安危,可实际上,正是因为他们这些仙王的存在,才让仙界意志为之忌惮,不惜用各种方式,一次次的扑灭仙族崛起的火焰,怕的就是有朝一日仙族中有人接过无上太始大天尊留下的后手,借助太始天,一举炼化整个仙界。
凌霄仙王神色微微一黯。
身形一闪,他直接消失在永恒神山废墟。
……
在远离仙族的妖族深处,号称天龙妖国之主——至尊烛龙孕育的盘龙之柱下方,一道看上去气息不过仙尊层次的身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着仙族南域方向望了一眼,可是很快,他已经收回了目光,继续参悟着什么。
“嗡嗡!”
这种参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一道浑身上下穿着一层黑色轻纱,白皙如玉的肌肤上刻录有大量犹如黑色火焰般纹身的女子自虚空中跨步而出,出现在了这道身影身旁。
任何一个对妖族有尝试性了解的人看到她的第一时间,都绝对能够辨认出来。
这位女子不是别人,赫然是妖族黑凰至尊的人类形态。
此时,以她堂堂至尊之身,可面对眼前这位人类时,却没有任何倨傲,反而维持着一副平等姿态。
原因……
“永恒。”
黑凰叫出了这位看上去气息不过仙尊级男子的名讳。
永恒!
能被黑凰以这种语气称呼,并以永恒为姓。
显然,他就是消失在永恒神山的永恒仙王。
这位仙王抬了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事?”
“你的本尊可在混沌太虚中找到适用的先天之物了?”
“先天之物如果这么容易找,我这具身躯就不会仍在苦苦积累,为最终化道的那一刻做准备了。”
“是么。”
黑凰不置与否的道了一声:“你连永恒神山,连仙族都能放弃,谁知道你是否连这道化身也会舍弃?”
“永恒神山?仙族?你不必试探我的态度。”
永恒仙王淡漠的道了一声:“所谓永恒神山,不过是一群想方设法想巴结、奉承、讨好我之人在我一言之下建立起来的势力罢了,他们的生死与我前进的大道方向相比不值一哂,纵然整个仙族,于大道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芸芸众生,亿万仙民,就好像仙界中的杂草,割了一茬又会长出更多,他们的生死幻灭,于我们而言有何意义?”
说完,他还看了黑凰一眼:“我若是你,有这种心思为了所谓的族群发展,攻伐仙界,还不如抓紧时间,进一步参悟烛照圣典,这可是当年烛龙专门为避过仙界意志感知而开创出来的法门,尽管他当时失败了,但眼下我们有了来自异界那位仙王的传承,两相结合,补全了烛照圣典的短板,真正的道路于我们而言不再是遥不可及。”
“生命存活于世总得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这才是生命能够亘古长存的意义所在,就像你们仙族的不朽金仙,虽以不朽之金铸造身躯,号称不朽,可若是找不到自己的生命意义,亦是只能活几十个元会,而我的选择,我的方向,就是我的群族。”
黑凰道。
“群族?”
永恒仙王嗤笑一声:“且不说仙族有太始天在,你们根本不可能将仙族真正彻底覆灭,就连仙界意志都不能,就说你所谓的群族……你信不信,你若明日称你修行烛照圣典失败,转世成普通妖族,你看看那些眼下对你毕恭毕敬,视你为妖族振兴希望的妖主们如何待你!你的功法、神通,你手中神器,将毫不犹豫的被他们剥夺!你眼前所享受的一切荣耀,亦是会被残酷无情的打入尘埃,碾入稀泥!”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这是你们仙族自己的话,人心尚经不起考验,何况我们奉行丛林法则的妖族?我所求,并不是其他妖族的认可,而是自我价值的实现,是我人生之路的践行,至于其他?我不在乎。”
“可笑,哪怕沦入仙界,成为玩物,亦在所不惜?”
永恒仙王道。
黑凰至尊没有说话。
“以前,我一直以为,仙界就是我的全部,就像我当年未曾离开畔山城时,畔山城就是我的全部,可当我进入了恒光宗,见识了这相当于一州霸主级的势力后,见识了那位仙尊在亿万之人拥簇下,被高呼其名时,我亦以为,恒光宗、仙尊是我的全部,到后来,当我也成了仙尊以后,我以为仙族又是我的全部……直到我修炼至九重天的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们所谓的‘全部’一直都在变化。”
永恒仙王亦是将目光转向远处:“又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唯有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用自己,去观看世界,验证世界,践行世界,除了我们自己以外,没有任何真实和意义。”
他似乎重新回到了当年未成仙王时,那阵为了仙族抛头颅洒热血的铮铮时代。
“正是靠着这种觉悟,靠着这种信念,我才能以莫大毅力,成就仙王,并且,自号永恒,时时刻刻以这个名号提醒自己,人世间如浮如云,变化万千,唯我永恒!经历众生。”
他伸出手,对着虚空用力一握:“我来,我见,我思,我想,这……便是我的道!我的道,超脱种族,超脱恩怨,超脱仙界,因此,当看到证道、求道的方向后,我能够毫不犹豫对一位和我一样的仙王痛下杀手,更能够毫不犹豫的和你进行合作……”
他再转向黑凰至尊:“这种信念,又岂是你三言两语所能撼动,又岂是你不足一万元会的寿命所能理解。”
黑凰至尊听了,不禁稍稍摇了摇头。
能够成就仙王者,哪一个的意志不是坚如钢铁?
想要撼动、说服对方,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当下,这位妖族至尊转身,道:“那我就祝你如愿了。”
永恒仙王点了点头,却未言语。
待得带着试探目的而来的黑凰至尊离去后,他才微微一笑。
联想到自己在混沌太虚中本体的收获……
“快了,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