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流浪

玄幻小說 仙魔同修笔趣-第5064章 恐怖的精神力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薛天就算修养再高,面对大脑袋让自己自挂东南枝的讥讽,心中也有了些许恼怒。
他身影里隐藏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家伙,看到薛天被怼,忍不住笑出了声。
薛天奈何不了梦魇兽,还奈何不了影子里的家伙?
他恼羞成怒,手指一弹,一道黑光没入影子之中。
刚才还在幸灾乐祸偷笑的影子,瞬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大脑袋道:“暗影傀儡?好多年没瞧见了,谁这么倒霉,被你炼成了二维生物?”
薛天道:“你的精神力,不是已经强大到能随意探查须弥强者的灵魂之海吗,我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了你?”
大脑袋道:“你少来这套,你以为你修炼的是神魂之术,我就不敢探查你的灵魂记忆?在本兽面前,没有人能藏得住秘密。”
薛天嘴角上扬,道:“你可以试试。”
大脑袋有些心虚了。
自己的精神力虽然足够强大,但面对如此自信的薛天,它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鬼修的须弥强者,神魂都异常强大,薛天又死过一次的人,由三魂七魄重新修炼幽冥鬼术,凝聚本体。
这种人的神魂,可比同样修炼幽冥鬼术,生前同样也是须弥境界的鬼王叶茶要强大数倍不止。
大脑袋想要探查到他的记忆,必须要动用很强大的精神。
玩意被薛天抓住机会,自己可就嗝屁了。
但大脑袋很要面子,就算有些心虚,嘴上也不认怂。
它叫嚣道:“十年前,地藏王在虚无空间与本兽斗法,本兽不费吹灰之力便击败了他。本兽就看看是你的精神力比起地藏王孰强孰弱。”
刚才还满脸自信的薛天,见梦魇兽来真的,表情立刻一僵,双手凝聚手印,做出防御的姿态。
他其实也是在苦撑着的。
他的精神力强度,是不如地藏王的。既然地藏王都败在了梦魇兽的手中,他几乎没有把握获胜。
但他毕竟是鬼王,面子还是不能丢的。
双方剑拔弩张,都是骑虎难下。
眼看着就要动手。
忽然,门前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
一身朴素服饰的元小楼,提着一大桶垃圾准备出门倒掉。
推门看到院门外站着一个青衣中年男子,仔细一想,这不是先前询问棺材铺的那个帅大叔吗?
農家異能棄婦 小說
就在元小楼诧异之时,薛天忽然出手了。
他知道梦魇兽在保护院子的两人,他准备声东击西,来躲避大脑袋对自己灵魂的攻击。
只见他身影瞬间在原地消失,身体没了,影子还在地上,显得很诡异。
元小楼的修为,和薛天有着很大的差距,她根本就无法躲避薛天的攻击。
下一刻,薛天的身子出现在了元小楼的身后,他苍白的手指,已经捏住了元小楼的脖子。
这时,停留在原地的影子,似乎才反应过来,在地上快速的流动,转眼间便到了薛天的脚下。
元小楼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花容失色,想要运气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全身气脉竟然被封住了,强大的威压,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薛天道:“看看是你的精神力速度快,还是本王的手快。”
大脑袋没此刻也看出了刚才薛天是在强装镇定,她好气的道:“薛天,你堂堂鬼王,三界中的大须弥,好意思拿一个女娃当挡箭牌吗?得得得,本兽不查看你的记忆便是了,你走吧。”
薛天冷笑道:“梦魇,你这种身份,不会无缘无故保护两个女娃,本王很想知道,她们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保护她们。”
大脑袋道:“薛天,你过份了啊!本兽都不和你计较了,你怎么还得寸进尺了。你真的以为你在我的面前,能有机会?不信你试试看,能不能杀死她。”
薛天手指瞬间发力,准备掐断元小楼的脖子。
忽然,就在这一瞬间,他眼前一道刺眼奇光闪烁。
紧接着,他所处的空间又变了。
这是一片宛如琉璃一般的镜像世界,他的脚下,头顶,四周,有无数面镜子,每一面镜子里都照印着他的身体。
只有他自己。
被他挟持的元小楼,并不在身边。
薛天知道,这又是梦魇兽的精神幻境。
薛天虽惊不乱,慢慢的转身环视四周,发现无数个镜子中的自己,也在转身。
他伸手触摸镜子,每一面似乎都是真实存在的,入手冰凉,毫无破绽。
眼睛是可以欺骗自己的,于是,薛天果断的闭上了眼睛。
不闭眼还好,一闭眼,场景又换了。
闭上眼睛之后,确实是漆黑一片,但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疯狂的下落,周围有无数幽灵鬼魅发出凄厉的惨叫,朝着自己扑来。
薛天心中一惊,又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处在那片镜像世界里。
他心中骇然。
以前只和梦魇兽有过半面之缘。
所谓半面,就是和今天的情况一样,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关于大脑袋精神力比上苍之主还强,他还是听邪神说的。
他心中觉得,就算再强也该有个高度才是,万万没想到,这魔兽的精神力似乎高的没有止境。
不论自己是睁眼还是闭眼,都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了它的幻象中,无法自拔。
久住君,會察言觀色嗎
薛天努力的稳住心神,神识念力迅速的铺开。
结果,他恐怖的神识念力,在这一刻似乎全部失灵了,他们就无法张开。
Burst Revenge!
这时,大脑袋道:“你的精神强度,比起地藏王可差远了,魂魄重凝肉身,也算是难得,可惜啊,时间太短,虽然再次步入须弥,却不够稳固,还没有达到你生前的巅峰状态。
你的战力别说是面对我,就算是人间战力最差的须弥修士郭璧儿,你都未必能打得过她。
至于苍云山上的那个贤夭,一剑都能劈死你两次。
就你这战力,还敢在本兽面前得瑟,怪不得邪神总说你爱充大尾巴狼。
想来也对,当年你不就是装逼把自己装死的吗?都吃过一次亏了,咋还不长记性呢?
今天本兽放你一马,不过要从你身上拿走一样东西,你那个暗影傀儡我瞧着不错,留下吧。”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仙魔同修討論-第5027章 正確的選擇閲讀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天辰子与天启道人,现在几乎已经与玉机子割袍断义了,彻底站在了叶小川的阵营里。
如果不是这一次人间大部分的中等派系的掌门都来了苍云山,他们都懒得过来。
他们二人之所以选择叶小川,放弃了玉机子,当然不是叶小川的人格魅力吸引的他们。
而是从利益上做出的考量。
门派斗争其实与党争并无区别。
在混乱的斗争中,中小门派都是需要站队的,否则就会被吃掉。
虽然东海与南海的散修势力不弱,自成一系,但是这两股力量过于分散,所以数千年来,他们在人间的存在感并不强,
和南疆五族的白袍巫师,湘西赶尸家族差不多,一直属于人间修真界的边缘势力。
这一次浩劫,东海与南海都无法成为核心人物,必须要在人间几个大派中做出选择站队。
散修属于正道,自然不会选择与拓跋羽合作。
十年前,他们选择了站队玉机子,并没有听从乾坤子号令,他们选择对了,玉机子成为了十年前扭转浩劫,拯救天下的关键人物。
十年后,他们又做出了全新的选择,并没有继续跟随如日中天,几乎被神化的玉机子,而是选择了年纪轻轻的叶小川。
半年多前,神山公审左秋,那个时候叶小川才刚刚在天山与泰山露过面,世人都还不知道红衣军团的存在。
当时,天辰子与天启道人,便选择撑叶小川。
他们率领上万散修亲自前往神山,力挺叶小川。
他们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神山一战,红衣军团首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一战封神。
如果说,单凭叶小川与周无、蓝柒雲的关系,是无法让东海与南海的散修在叶小川无权无势的情况下支持他的。
两派之所以做出这个看似匪夷所思的选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周无的师父,花和尚法相。
这十年来,花和尚一直在人间,直到神山大战时,才和邪神一起返回了天界。
在人间的这些年,花和尚多半时间又是在南海教导周无学艺,花和尚不止一次和周无、天辰子说,叶小川是木神偈语中那个可以拯救三界,改变三界秩序的救世主。
花和尚临走时,还让天辰子以后好好帮助叶小川。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个道理天辰子比谁都懂。
所以天辰子将南海散修数万弟子的前途命运,孤注一掷,全部押在了叶小川的身上。
东海与南海散修关系莫逆,在天辰子的劝说下,天启道人也决定搏一搏。
他们压对了。
有了神山大战,与前阵子牵制神女宫这两件事,成功让东海与南海的散修,成为了叶小川最坚固的外部盟友。
如果说,鬼玄宗是一家公司企业。
那东海散修,南海散修,南疆巫师,湘西四大家族,就是这座公司最初第一轮的天使融资。
不论以后有多少门派投靠鬼玄宗,成为鬼玄宗的盟友,那也是鬼玄宗的A轮融资,B轮融资。
在地位与利益上面,肯定是无法与他们相比的。
两位大佬,和叶小川说说笑笑,完全无视与叶小川同行而来的关少琴与李玄音,这让二人心中很是不爽。
关少琴的不爽,只隐藏在内心的最深处,面上丝毫看不出来,依旧是和和气气的。
李玄音的不爽,几乎完全写在脸上。
两方对比之下,高下立判。
这让沐沉贤心中哀叹。
当年乾坤子师兄怎么就选择了李玄音成为玄天宗的接班人呢。
李玄音城府不深,情绪化很严重,是个修真奇才,却不适合执掌一个大门派。
他知道自己的大弟子楚沐风,最近一直私下在搞小动作。
沐沉贤一直是反对楚沐风上位的。
可是,现在玄天宗死了一百多长老,实力大损,李玄音又是烂泥扶不上墙,这让沐沉贤心中很是疲惫,忽然觉得,也许楚沐风上位,会比李玄音做的更好也说不定。
上次圣诞谈判这么大的事情,叶小川也只是派遣了王可可与鬼奴二人前去圣殿,自己弄一个替身在瀚海城,本尊则带着妹子跑去了中土须弥山、辽北旅游去了。
这一次叶小川亲自来了苍云山,这让竹林里掀起了一波高潮。
前来和叶小川打招呼的各派掌门非常的多,格桑,土依,火犁等五族的大巫师,还有刘浮生,钱爽,孙寻等四大家族的族长。
就连华山断剑门,长白山雪域剑宗,紫薇派的掌门都过来和叶小川说说笑笑。
叶小川早已经非吴下阿蒙。
这段时间统御鬼玄宗,让他的身上,有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压。
在处事上面,又被叶茶整天教导。
以前和这群大佬们在一起时,叶小川还有些紧张与拘束。
现在不同了,他虽然年纪比不上这些宗主,但地位已经与他们平起平坐了。
和这些宗主大佬们打起交道,游刃有余。
孤身二人的宅圈公主
玉机子可不像天辰子他们那样只顾着和叶小川打招呼,作为此次会议的东道主,又是人间总盟主。
玉机子要兼顾每一个到来的门派。
他先是和拓跋羽等人说话,然后和空元大师、妙法小尼说话,最后才走到从西北而来的这群队伍面前。
今天的玉机子一身崭新的墨绿道袍,胡须半尺,看起来很是道骨仙风,看不出一星半点的暴戾之气。
他距离很远就笑道:“关阁主,李宗主,万宗主……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最后,他才看向叶小川。
二人目光交集,都是心怀鬼胎,但又十分默契的同时微笑面对。
前不久,二人刚在天水城打过一架,不过对于此事,二人都是心照不宣,仿佛那件事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玉机子宛如慈祥的前辈,声音有些柔和,道:“小川,你来了,我一直担心你不肯再回苍云呢。来了这里,就等于回家了,你师父很想你,去看看你师父吧。”
叶小川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自己的老酒鬼师父,就站在不远处,也在看着自己。
和记忆里的恩师相比,眼前的老酒鬼师父,又苍老了许多。
头发不仅稀少了许多,也变成了全白。
这让叶小川眼眶瞬间发红。
不论他变成了谁,不论他的身份为何,在他的心中,老酒鬼师父的地位,从未改变过。
他向玉机子抱了抱拳,然后一步步的走向了醉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