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txt-第三十章 真兇落網推薦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交给我吧。”
说着,李杰掏出了一个长条状的开锁工具。
一插!
一拧!
咔哒一声,门开了。
经历了几十个世界,会开锁,合情合理。
屋内,听到身后传来的开门声,沈雨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顿时止住了火烧礼物的动作。
因为她知道,机会已经没了。
即使现在只差一个点火,箱子里的东西就能付之一炬,但焚烧是需要时间的,人家都已经进来了,她就算是点完火,东西也烧不干净。
“住手!”
冷小兵一马当先的冲在了最前面,眼看沈雨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他立刻大喝一声,大步流星的冲到了沈雨面前,将她手上的打火机给夺了过去。
控制住了沈雨,冷小兵才有功夫去看证物。
只见他低头一看,紧接着他整个人直接就愣在了原地,很快,他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无比,目光牢牢地锁定在纸箱上。
这箱东西里面,有一样东西他很熟悉。
一个金丝猴的冰箱贴!
这东西的形制和十七年前夏金兰家里的一模一样。
最关键的是,这种冰箱贴十几年前就停产了!
沈雨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而且看冰箱贴的外形,上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看起来很是老旧。
“冷队?”
眼看冷小兵神色大变,旁边的警员不由出声问道。
“夏木,你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冷小兵冲着李杰招了招手,而后俯身指了指巷子里的那个猴子冰箱贴。
“这东西,你熟悉吗?”
“这是我家里的东西。”
李杰指了指冰箱贴左边的那处划痕:“这个划痕是我玩的时候摔出来的,我记得很清楚。”
确定了物品的归属,冷小兵心中丝毫没有兴奋,反而更加迷糊了。
为什么东西会出现在沈雨家里?
他当然知道东西是凶手拿走的,可凶手为什么要将东西送给沈雨呢?
不出意外,这些东西应该都是证物,是凶手从受害者家里拿走的‘纪念品’,同时也是战利品。
凶手是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他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东西都销毁了?
不销毁也就罢了。
还要送给沈雨?
凶手到底是怎么想的?
冷小兵想不明白,凶手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得。
虽然凭借这些证物无法给凶手定罪,但毫无疑问,这些东西的存在会加重凶手的嫌疑。
做这种完全吃力不讨好的事,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此刻,冷小兵无比渴望尽快找到凶手。
只有找到凶手,这些谜团才能一一解开。
尽管他们目前掌握了很多线索,可冷小兵仍然没有想明白凶手的作案动机。
杀人,总得有理由吧?
单纯因为受害者在凶手那里拍过照,就要把她们杀了?
这,说不通啊。
无缘无故就杀人?
除非凶手心理变态。
“沈雨,你被捕了。”
冷小兵目光冰冷的看着沈雨,虽然他很想立刻就问沈雨,这些东西的来历。
但眼下的情况却不太合适。
这些问题应该在设备齐全的审讯室里问。
反正沈雨已经被抓了,有的是时间慢慢问。
另外,他也很好奇,如果凶手知道沈雨被抓了,对方会是什么反应?
会不会逃?
一妃驚天:皇上本妃不好惹 雲上舞
假如真的逃了,反倒正中冷小兵的下怀。
车站、码头、机场、火车站、收费站,所有的出城通道都已经布控完毕。
天罗地网已经布下,凶手只要敢逃,就难逃法网。
就在这时,重案队队员小吴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只见他一边跑着,一边兴奋的扬了扬手上的电话。
“冷队,冷队,凶手的藏身地点找到了!”
“什么?”
冷小兵倏地一惊。
凶手找到了?
羔羊之歌
“他在哪?有没有控制住?”
冷小兵一把抓住小吴的胳膊,脱口而出道。
与此同时,一旁的沈雨瞳孔也猛地一缩。
凶手找到了?
谁被找到了?
会不会是她爸爸?
由于信息太少,沈雨也无法得出结论。
一时间,沈雨心乱如麻。
这些年来,她一直怀疑海舟案是自己父亲做的,正因为犯下了严重的罪行,父亲才会一失踪就是十七年。
除了这个理由,她实在找不出父亲失踪的原因。
至于,父亲是不是死了?
那是肯定没有的,不然的话,这些年的礼物是谁送的?
而且生日贺卡上的字迹,也是父亲的笔迹。
“先把沈雨带回局里,然后再叫勘察组的兄弟过来一趟,将这里里里外外都给我查一遍。”
“对了,差点忘了。”
冷小兵拍了拍脑袋:“陈涵,把逮捕令和搜查令出示一下,让沈小姐看清楚。”
其实,冷小兵不是忘了,而是故意这么做的。
按照惯例,他应该先出示逮捕令和搜查令的,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这么做。
因为他发现,沈雨的表现似乎太冷静了一点。
都被抓了,还能面不改色?
云月儿 小说
冷小兵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沈雨。
心理素质过硬?
亦或者是有恃无恐?
还是演技高深?
吩咐完之后,冷小兵拍了拍李杰的肩膀,然后又看了一眼小吴,示意他们俩个跟着他一起出去。
沈雨,固然重要。
但她并不是海舟案的凶手,她只是海舟案的利害关系人罢了,论重要性,论吸引力,哪能比得上凶手?
出了大门,冷小兵立马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们在哪找到的凶手?”
小吴连忙汇报道:“就在这里不远,大概三公里。”
“走,一边走,一边说。”
冷小兵大手一挥。
当冷小兵和李杰赶到现场时,凶手的周围已经布满了警力,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高队甚至调用了特警。
“小兵,你来啦。”
眼看冷小兵抵达了现场,高队朝着他招了招手。
身为同门师兄弟,没有人比高队更清楚冷小兵是多么想抓住海舟案的真凶。
眼下凶手已经被团团围住,插翅也难飞,所以,高队才动了一点私心,几分钟前,他就赶到了现场。
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达抓捕的命令。
他想让冷小兵亲自抓到凶手!
“高队,确认了吗?”
刚一见面,冷小兵便猴急猴急的追问道。
“确认了,就等着你来了。”
“谢谢师兄!”
冷小兵秒懂高队的意思,立刻郑重无比的向着高队鞠了一躬。
“别来这些虚的,下令抓捕吧。”
高队笑着摆了摆手,顺带将手中的对讲机递给了冷小兵。
抓捕行动很顺利,但冷小兵一点也不开心,凶手似乎对于自己被捕早有所料。
不仅如此,凶手在看到他时,还对着他诡异一笑,同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小警察,十七年,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