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魚小桐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首輔嬌妻有空間 起點-第961章 捱揍鑒賞

首輔嬌妻有空間
小說推薦首輔嬌妻有空間首辅娇妻有空间
谢文绍转身走了出去,一路去找陆娇。
陆娇正在正厅里安排晚宴的事,看到谢文绍找过来,指示下人去办这事,然后她笑着示意谢文绍坐下:“怎么了?一脸愁苦样子.”
谢文绍叹气:“娘,按理儿子不该来麻烦娘,可是儿子真的没办法了,只求娘帮帮儿子。”
最強的系統 新豐
“什么事啊?”
谢文绍说道:“翩翩实在是太顽劣了,不管我们怎么管教都没有用,揍也揍了,打也打了,可惜都没用,每天都要欺负人,儿子头快秃了。”
陆娇没来得及说话,门外谢云谨走了进来,他是听到谢文绍说的话,所以不高兴的望着自个的三儿子。
“你说你夫妻二个连个孩子都教不好,还能做什么事?”
鲁宁虽然成亲了,但在京兆府任忤作,谢文绍在医署任五品署正,两个人每天都很忙碌,压根没多少时间管女儿,每次女儿犯错,要么禁足,要么就是揍一顿。
谢文绍听到谢云谨的话,很是羞愧:“爹教训得是。”
陆娇笑着开口道:“也不单纯是你们错,你们两个都要做事,难免对翩翩有所疏忽,你若放心的话,把她送过来我帮你教教也行。”
谢文绍立马大喜,站起来就想谢陆娇。
一侧谢云谨开口了:“你娘乐意给你们教,是她疼你们,但不要到时候磕着点,碰着点,或者发生点什么事,就怪到我们头上。”
谢文绍一听就知道爹这是想到了太子的身上。
他立刻表态道:“爹放心,儿子不会的。”
谢云谨倒是相信儿子,只是不相信儿媳,说道:“你去和你媳妇说说,别到时候女儿挨揍挨打了心疼,说我们两老的不疼你们女儿。”
谢文绍立刻表示:“不会的,鲁宁她不会。”
话落没走,小心的望了爹和娘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谢云谨不高兴的说道:“有话就说,摆那副嘴脸干什么?”
谢文绍飞快的开口道:“爹,娘,有一件事我想拜托爹娘。”
陆娇伸手拉了谢云谨坐下,不让他对儿子恶声恶语的,她含笑望着谢文绍:“什么事,你说。”
谢文绍纠结的望了谢云谨一眼,其实他知道他娘是不会管他纳不纳妾的,娘这个人思想特别的开明,但他爹就不一样了。
当初本身就不太看得上鲁宁,现在若是知道鲁宁不能生,只怕真能给他纳妾。
“怎么了?说吧。”
谢文绍鼓起勇气望着陆娇说道:“娘,有件事我想告诉你,鲁宁生翩翩的时候大出血,所以她恐怕不能再生了,本来我以为养养应该没问题,但现在看来,可能还是出了问题。”
本来谢文绍不想让爹娘知道这事的,但他真怕爹娘因为他们三房只有一个女儿,而怪到鲁宁头上,只能直接把这事说出来。
谢云谨听了谢文绍的话,眉毛立刻挑了起来:“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瞒着不说,你想干什么?”
陆娇伸手扯了谢云谨一下,然后掉头望向谢文绍:“娘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不想纳妾让鲁宁伤心是不是?”
谢文绍没有说话,谢云谨立刻接口道:“那怎么行?你没儿子以后谁给你养老送终。”
谢文绍看谢云谨脸色不好,喃喃道:“不是有那么多的侄儿吗?”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海棠花涼
谢云谨还欲再说,陆娇不高兴的瞪向他,警告的开口:“谢云谨。”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
谢云谨立马收敛了神色,温和的开口:“怎么了?”
陆娇望着他道:“如果是我,我只给你生了一个女儿,你是不是打算纳妾给自己生儿子?”
谢云谨张嘴就想说我们怎么可能没有儿子。
陆娇不等他说话,直接盯着他道:“假如,我们没有儿子,你就纳妾了?”
谢云谨立刻意识到此时处境与他不利,摇头否决:“怎么可能,我不会让你不高兴的。”
可陆娇一副不相信他的样子:“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个问题。”
谢云谨头大了,怎么说儿子的事说到他身上了。
他望向谢文绍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自个的事自个解决,爱生就生不生拉倒,关我们什么事。”
谢文绍瞬间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看来自家爹就犯着娘镇住,他笑着往外走:“那儿子先走了。”
后面谢云谨赶紧抱住陆娇哄道:“娇娇,真的,我们就是一个不生,我也不会纳妾让你不高兴的,这世间最珍贵的人是你,不是孩子。”
山村小神農
陆娇呵呵冷笑,摆明了不相信。
谢云谨头大不已,以后他再管儿子的事就是狗。
“娇娇,真的,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誓,若是我有那心,就让我下辈子变成狗。”
屋外谢文绍差点被自家爹的誓言给拌个狗啃泥,这是什么狗血的誓言啊。
不过他心情却很松快,一路进了自已住的院子,院子里鲁宁拧着翩翩的耳朵在教女儿呢。
“谢灵,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听话,你是不是想气死你娘和你爹啊。”
谢灵不耐烦的开口:“我怎么了?我不过是拿虫子逗了他一下,他就吓哭了,一个男娃,胆子这么小,我是在培养他的胆子。”
“你还有理了?信不信我揍你。”
谢灵看谢文绍走过来,抬了一下眼,没理会,反正这个爹也不会护她。
谢文绍让鲁宁放手,温和的说道:“我去和娘说了,把翩翩送到娘身边的去教导。”
鲁宁高兴的叫起来:“真的?娘答应了”
“答应了,不过爹说了,若是他们揍孩子,你可不许心疼。”
“我不心疼啊,只管打就是了。”
鲁宁想到爹娘教育过的几个孩子,哪个不是彬彬有礼,斯文懂事有礼貌,她愿意接手教导翩翩,她真是太高兴了。
“我马上收拾东西把翩翩送到娘的院子里去。”
“好。”
后面翩翩愣了一下,高兴的跳起来:“娘,我要去祖母哪儿。”
哼,祖母跟仙女一样,说话都温温柔柔的,才不会像娘一样老是打他。
小家伙不但没有不高兴,反倒热情无比的收拾了一个小包袱,然后一甩甩到肩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哼,我去跟祖母住了。”
后面鲁宁和谢文绍无语的望着自个的女儿,这个小没良心的东西。
谢文绍伸手搂过鲁宁,轻声说道:“先前我和娘说了你可能不能生的事,爹和娘说不管我们的事,不会让我纳妾,所以你别担心。”
鲁宁抬眸,心里有些激动,伸出手紧握住谢文绍的手:“谢谢你,文绍。”
“谢什么,我们是夫妻。”
晚上,谢家家宴,足足摆了三桌,谢云谨和陆娇带着几个儿子一桌,媳妇和孩子们两桌。
气氛说不出的热闹,说说笑笑的特别开心。
不过众人刚坐下决定用膳的时候,门外萧管事急急的跑了进来禀报:“大人,夫人,皇后娘娘带着二公主和二皇子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