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bzy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笔趣-第五百三十三章 拜師三楊相伴-mnmpn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悄悄来的。
和太子朱高炽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读书人。
太子洗马,杨溥。
黄昏不敢怠慢,虽然朱高炽只登基一年,但就从太子到登基那一年朱高炽做过的那些事情,黄昏尊重朱高炽更大于朱瞻基。
有一说一,朱高炽对黄昏的宏图大志确实没有朱瞻基重要。
但这样的君王值得尊重。
将朱高炽和杨溥请到书房落座,真准备出门去通知许吟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尾巴,却见朱高炽笑说:“黄指挥不用担心,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自称是我。
在官场之上,有时候这个自称很容易看出苗头。
如果是要拿捏官场气度,作为太子那就应该自称“本宫”——关于本宫这个称呼,并非是后宫妃嫔独有,太子居东宫,也可自称本宫。
自称是我,说明朱高炽来是有事和黄昏相商。
自称本宫,那就该是来命令的。
黄昏暗暗点头,感情朱高炽私下里也养了人,要不然哪来的自信清除掉朱高煦和朱高燧安以及锦衣卫插在黄府周围的暗桩、眼线。
这事容易被发现,得迅速聊完正事请太子回宫。
于是落座。
适时穆罕穆拉奉茶上来,绯春因为要全力照顾徐妙锦,主院这边的丫鬟事务,基本上交给了完全掌握了大明官话的穆罕穆拉。
而卡西丽如今也可以和乌尔莎、娑秋娜一样,自由出入西院和主院。
也从侧面表达出这两个家姬的身份提升。
朱高炽无心喝茶。
轻声道:“黄指挥,你回来有半年了,日子可还逍遥,是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说一些蜀中那边的方言,印象中黄指挥没去过蜀中吧?”
黄昏面有尴尬,也有警惕。
刚才他从吴与弼那边回来,嘴里哼着那首《老子今天不上班》,恰好被在主院等他的朱高炽听见黄昏哼着那句“老子天天不上班,巴适得板”。
标准的蜀中话。
咳嗽一声,“工坊之中有一些蜀中过来的匠人,平日里和他们沟通交流,无意中学会了一些方言,至于上班一事,神机营又郑亨侯爷,我这个中军指挥确实可以偷懒,殿下可莫要因为此事在陛下那里弹劾微臣啊。”
朱高炽也没多想。
实际上蜀中方言确实很有味儿,说起来特别有感觉,至于弹劾黄昏偷懒之事,他想都没想过,貌似黄昏入仕之后,一直就是这德行。
什么为民请命忠于职守鞠躬尽瘁……想都别想。
压低声音,轻声道:“我知道黄指挥这几年为我做的那些事,很是感激,可有些事我也不敢表达出来,而有些感谢说出来也很寡淡,落了俗套,所以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待得他日,我朱高炽一家若是还能在京畿之中活着,黄指挥必将和杨溥杨先生一样,成为我大明肱股!”
这话很含蓄。
朱高炽的意思,他明白黄昏想要扶龙于他的心意,但又忌惮黄昏是天子宠臣,不敢让别人知道太子和黄昏交好,所以这事的功劳,要等到他登基的那一天。
他若登基,自然全家都在京畿。
他若等不了基,以老二和老三的秉性,朱高炽一家要么贬为庶人,要么……貌似剩下的结局比贬为庶人还惨。
大概率他夫妻俩和儿女都得死。
争储就是这么残酷。
黄昏其实没想过朱高炽会报答自己,就算想过,也不认为朱高炽能给自己什么,毕竟咱们的明仁宗登基只有一年时间。
咦……
朱高炽是怎么死的?
如果是像朱能一样病死,那黄昏没有办法,如果是死在其他一些意外情况下,黄昏觉得有办法让明仁宗的执政时间再延续个几年。
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朱高炽死的时候,朱瞻基在应天,朱高煦和朱高燧都在顺天,如果不是朱瞻基提前赶回应天,搞不好江山就会易主。
如此推测一下,朱高炽的死就有点蹊跷了。
到时候得留意一下。
现在还不用管,黄昏认为有了自己的辅助,朱棣应该是不会死在马背上,斡难河畔,永乐骑马逆流而上,背后血红天穹是大明疆域图,这种画面绝对不会再出现。
黄昏于是笑了笑,“我只是做了我一个臣子该做的事情,殿下不用放在心上,对了,时常听我家叔父说,当今大明内阁之中,若论学问,杨溥杨先生必然是众人之首,不知道杨先生是否还收门生?”
朱高炽和杨溥大感意外。
正事还没聊,怎么黄昏就说起杨溥收门生的事情来了。
暗想着黄昏不是这样的人。
他这么说,肯定是有比较隐晦的提醒。
杨溥立即道:“怎的,黄指挥认为我那几个门生之中有谁存在不稳定的因素?”
这有可能。
毕竟杨溥现在是太子洗马,正儿八经的太子属官,他的门生要是出了问题,他也得被牵连,他要是被牵连,朱高煦和朱高燧就能抓住辫子对太子下手。
黄昏哭笑不得,感情杨溥脑补过头了,干笑了几声,“没事没事,就是想起了这事,随意说几句,杨先生不要误会。”
之所以称杨先生不称杨侍读或者杨洗马,是因为现在在说读书事。
杨溥愣了下,“听黄指挥话里意思,是打算让我收个门生?倒不是不可以,不过黄侍郎谬赞了,我这点萤火之光,比不过杨士奇黄淮,更比不过大才子解缙,如果黄指挥欲要拜师读书的话,我倒是可以为你引荐这三位。”
暗想你家里不还有个吴溥么。
吴溥的学问虽然不是顶尖,在能如内阁,岂非没两把刷子。
只不过大家学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黄昏笑了笑,“不是我,我也不会拜师了,别说,这位门生还真的只有杨先生能教出来,也只有你来教导他,他才能成为一颗璀璨明星。”
杨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黄昏说的这人是谁。
太子朱高炽立即给了个台阶,笑道:“弘济你近些年确实没收门生,不知道黄指挥说的这人究竟是谁,如果可以,弘济不如先见见?”
弘济是杨溥的字。
不得不承认,朱高炽这人确实很有点春风化雨的意思,润物无色,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他对待心腹是何等上心。
恰好主院里走入一人,黄昏看着那人笑道:“是他,杨先生看看可否收他为门生?”
虽然这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杨溥议事,提出拜师的事情很是唐突而且不礼貌,但黄昏心中明了,这事必须促成。
没有杨溥的教导,还真不一定有崇仁理学。
拜师的人自然是吴与弼。
吴与弼不科举,拜师吴溥,做学问多年,最终成为理学大家,创出“崇仁理学”。
不管理学是好是坏,一门学问的诞生终究是五千年摧残文化里的一颗明珠,自己作为中华后人,有必要让这颗明珠出现。
功过是非,留给后人去争论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