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ua0都市异能小說 戲鬧初唐-第二二二九章分享-b54ml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哈赤,哈赤,就见一辆,说实话,我也不认为这个声音是多么威武的声音,不过,这来的就是牧场使用的拖拉机,而且是多辆拖拉机都是同时紧急的奔向了那狼烟起的地方。”
此时,宝儿进入了说书先生的状态,嗯,这如果手上再拿一把扇子,还有一块醒木就更像了。
“也许有人问了,这拖拉机有什么用,打仗,这么小的拖拉机能打什么仗,诸位,你们这可就想错了,那拖拉机之父。”
拖拉机之父是谁,额,宝儿都没有给解释了,自然,这不解释,就是暗指杨乔了。
啥意思呢,这拖拉机,还有什么不同,自然是不同了,这牧场使用的拖拉机,一个功能是当动力割草使用,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中远程运输牛羊,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运输草料了。
不要说,杨乔给臭小子选的这个块牧场,这草长的可是茂盛,还别说杨乔给提供了草籽,还有就是肥料,所以,这牧草是长的特别的好,这不,这牛羊养的数量有些少,额,有些少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四亩牧场一头牛的话,而此时,却是五亩来养一头牛,可这草呢,用三亩的草就够养一头牛了,还不算上这牛羊小的时候消耗少了,自然了,备料也多,那个,这豆腐店,都是受杨家控制的,这不,这多余的豆渣,都给加工成饲料了,正给各家提供使用呢,那个,臭小子沾光是正常的了。
这不,这多余的草料就余下来了,而,正好能够卖高价,就是说,牛羊是不多,可是,这利润可不少的。
于是,这些拖拉机最重要的就是运输草料了,几乎隔几天就会有几拖拉机的草料给运输出去,近的,拖拉机运输,远的,上火车。
既然要运输草料,那么,这拖拉机的拖斗,那是加长的拖斗了,然后,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这是边界,所以,这军事防护还是有的,这不,这拖斗底下,就多了两个长长的方箱。
嗯,就的紧急的时候,可以拆开,就是一个移动战车了。
这不,此时,拖拉机的拖斗里面架设起来了三架弩,而且是电动弩,就是说,此时,这弩是接电的,当一按按钮,这弩就上弦了,然后,在箭槽里面放入箭枝,就可以射击了,甚至,这弩,还可以进行连射。
连射,则是需要用一个专用供箭枝的箭匣,当箭枝到位之后,会启动扳机按钮,扳机扣下去,然后,上弦,新的箭枝落下,扣扳机,箭枝出去,嗯,直到把一匣箭都给射出去,不过,此时,却是用的单发的状态,嗯,单发上箭。
为啥单发,准确啊,就是五岁娃儿都能够控制,只要会瞄准就成了,瞄准,固定,按钮射击,上弦,装箭,再瞄准,按钮射击。
“哇,中了,爹爹,我打中了一个。”
“不要喊,继续射击。”
这是一家人在一台拖拉机上进行防守呢,嗯,后面的防守射击是一家人,前面的拖拉机头,又是一家人。
“爹爹,我们干什么?”
这一家,是个女宝宝,八岁的样子,此时,她正坐在一个椅子上,高高在上的椅子上,正摇着摇把,额,面前两个摇把,一个是左右的,一个是高低的,就跟前面的那个射箭的宝宝一样,也是坐在高的椅子上,手上摇着摇把,不过,多数是控制左右,选定了距离之后,这高低就不需要调整了,调整,也成,摇把么,很简单,都不需要锁定的,然后就是,一边,有箭枝,拿起来,放在上面的一个架子上,然后往前推,一旦推到位,箭枝就直接落入箭槽,嗯,如果落不到位,按钮是不管用的。
好高级的游戏项目,直接用战斗来当宝宝的游戏项目。
不过,其她人也是如此,就是说,只要训练瞄准就成了,别的,都不需要训练的,是的,左右摇摇把,谁不会啊。
啥,不明白,看电视上的坦克开炮,这个,最明显了。
“老头子,这就是打仗,就跟玩似的。”
“跟玩似的,你到前面看看就明白了,不恶心死你,你知道刚才你射击的那个人是怎么死的么?”
“怎么死的,不就是射在额头上了么,怎么了?”
“不说了,我怕你恶心的瞄不准了,不要问了。”
这男子,在家里还是有些威望的,这不,这么一说,谁也不开口了,一心就在射击了,而远处的敌军可是悲惨了。
那个,好吧,要是有守城军对付他们,那么,他们就会高兴了,为啥,守城军要挣钱啊,能抓一个是一个,这都是能够卖钱的,可是呢,这是牧场,牧场,人家不是靠着这个挣钱的,能够做好守卫工作,这奖励就不少。
“老头子,你说,小郎真的会给我们奖励么,一个人十两白银。”
是的,此时,电话已经来了,尽管守卫,然后按功进行奖励,一个人,不管是死的,还是伤的,都会奖励十两银子,然后呢,如果有缴获,那么,这缴获,则是全牧场平分。
缴获,有啊,这对方骑的马,骆驼,还有身后的牛羊,那个,打仗,带着牛羊干嘛,额,长途奔波么,自然要带着是食物了,这牛羊就是食物,再说,不带着,让人端了老家,那不也损失大了,或者,他们抢这一次之后,成功了,说不定会另选地方驻营呢。
额,游牧民族么,所以,此时,就是臭小子都说不上这应该是哪一个部族,匈奴,老的部族的余孽,突厥,或者是其它的小的部族,或者是混合部族。
惨啊,这防守一方,十多台拖拉机,三十多架弩箭,还有就是瞭望塔上的弓箭,那个,为啥瞭望塔上的用弓箭,一个是怕被人抢了武器去,一个呢,这瞭望塔,用弩箭,还不把这木制的瞭望塔给震坏了啊,也只有用弓箭了,不过,弓箭也不错的,一个是高高在上,一个是稳定,是的,下面只要不近前来,那么就很难射到他们,额,对方射箭不成,都是长在马背上的民族了。
不是不成,而是本来就不成,骑射,对固定射,那是笑话,骑射对骑射,也许有赢的希望,可对固定射,就直接没有赢的希望了,额,也有的,那就是绝对的兵力压制,那才成,不过,这有十多台的拖拉机,,三十多架的速射强弩,二百多人,能够形成绝对兵力压制么,自然是不可能的了,还有,拖拉机被近前了怎么办?
有办法啊,前面不是说一个丫头,也在摇摇把么,不过,她摇的是什么,额,一个尖嘴的炮筒?
啥啊,一个消防喷头,正伸出车身,在前面左右转着,一旦有骑兵过来,一阵热蒸汽出去,额,好爽的感觉。
“苦啊,为啥我会听了别人的挑拨,想来掠夺这个地方呢,难道,我是真的财迷心窍了,明知不可为,非要过来找死。”
此时,敌方的首领,正坐在骆驼背上懊恼的捶着脑袋呢,什么,逃跑撤回去,撤不回去了,后面,早就有人来说了,那边的守将,已经安排好了队伍在等着他们了,果然,这些挑拨的人不能相信的。
其实,他也不算是听了挑拨,就是没有人挑拨,他也看上这个地方了,为啥,这里的人,骑马,不成,连骑马放牧,都做不好,不时的,会有一些被冲散的羊跑到他们那里去。
跑了羊,亏么自然是亏了,可,人们也是有那个想法,把对方给诱惑过来的,我们有钱有兽,你们快来抢啊。
要不然,跑了羊,就是再不会骑马,也不会跑了羊啊,还有训练好的马,骆驼在呢,要不然,那拉车的马,哪里来的,小宝宝都能够骑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