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1nb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四百八十節:後續(一)讀書-ch9yw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贵族之神在戎马本地的主教是一位侯爵,在法罗尔,这个爵位极少给予贵族,一般都是王室子弟才能拥有,希德尼更是如此,只有王太子才有这一爵位,算是这个时代特有的情况吧。
通常来说,马林要搞这位,那是非常困难的,毕竟他也算是前国王的侄子,只可惜他似乎将神明看得比王室更为重要,所以诺娃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表示,给了马林一句你看着办。
这就已经是站队了,法罗尔的新女王对于神权并不感冒,对于她来说,自己的亲族跳出来驳斥王室的颜面,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哪怕有神明保护,也是除之而后快的目标——换而言之,这种人,无论在哪一个国度,都会是自家亲戚最为怨恨的目标。
马林自然明白要怎么办,所以才会有放过林兹的决定——林兹的认罪证言是压垮这位主教的重要砝码,公正之神名下的大主教与马林一起带队抓人,三方在贵族之神教会门前爆发了一点小冲突,马林这边蓝制服死了七个,重伤十一个,轻伤二十一人;公正教会重伤十七人,轻伤九人。
贵族之神教会的护教军全灭,代罚者小队七个全灭了六个,还有一个选择投降被饶了性命。
那位侯爵先生被打断了两条腿,有如死狗一般当街拖走。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对于马林来说,既然选择了成为敌人,那就没有什么含情脉脉的留一手,有的只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既然是斗争,那有不死人的。
在北方,马林的护厂队……嗯,如今已经有了四个法罗尔国防军编制的法罗尔国防军第七军正在推进,今天传来的消息是离斯宾塞家族的斯达尔城还有七十里。
他们走得很慢,沿途一个城堡一个村镇的经过,马林决定用力量来教会这些贵族什么叫真正的强权——国境线上的第一个城堡拒绝了第七军的过境请求,于是被炮击了两个小时,炮兵们第一次使用火炮轰击完整的城堡,因此废了一些时间,不过驻守城堡的那位爵士与他手里的那点废物就受罪了,被炸了两小时,然后又被冲过坍塌的城墙的大头兵们打了一两轮排枪,一个不剩的被挂在了城堡的大门上。
有了这一家作为榜样,接下来的小城堡和村镇就知道怎么做人了——前者闭门不出,但还是送了一些酒水肉食,马林问过,酒是酸的,肉如柴干,牙齿和它一比都不知道到底谁更硬一点。
不过考虑到如今这个年头也只有马林的部队能吃的像一个人,第七军的负责人没收下这些垃圾,让送来的人带回去了。
村镇送过来的东西比较好,但考虑到马林这次的行动口号是讨伐不义之臣,第七军的负责人也没有要。
然后就有村镇凑了整个镇子里所有第三产业的姑娘小伙过来劳军,不知所措的负责人问过马林,马林让他把这些倒霉的姑娘小伙赶走,至于有两个赶着小崽过来的镇子,马林让负责人把镇长吊起来抽了一顿鞭子。
真是一些不长眼的乡野愚民。
今天的第二仗,是北方的达姆要塞,这个要塞是对抗北方活尸与野兽人的一个支撑点,马林不得不开一个门过去,把那个恪守骑士道的中年人吊着打了一顿——这个盖洛家族的中坚一代自然不可能和马林作对,但是他也要顾忌家族与自己的颜面,所以才会对负责人叫嚣着要进行一次冠军对决。
马林用世界树嫩枝给了他一个也许会是终生难忘的教训。
坏消息是这位的小兄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是不能用了,而好消息是被世界嫩枝击打过,只要它们的主人阵营没问题,接下来直到死之前,某些男科病和他就有缘无分了。
“我还是很慈悲为怀的。”马林对此和自家姑娘们洋洋得意地说道。
“前几天才有人说要他成为一个暴君。”法耶对此笑得有些接不上气,而诺娃一边看着手里的报告,一边注意着窗外的声音:“智慧之主的主教要见你,你为什么不见他。”
“我选择拉一个打一个,是因为我觉得一次性与两个神明并不理智,而和他既然是公正之主的小弟,想来也不敢在明面上跳出来和我对着干。”说完,马林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门处,视线跃过小广场,可以看到那位光头的主教正在与宫廷的管家交谈着什么:“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好了,说话回来,诺娃,你的亲戚那边怎么样。”
“他的父母死得早,有两个叔叔,但是已经被我拒绝了,这种将神权凌驾于王权之前的家伙,如果是别人,还不会引来我的愤怒,因为既然是身为主教,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但他毕竟是我们家族的人,而法罗尔人的一句谚语说得好,背叛者必须死。”
说到这里,诺娃将报告翻过一页:“看看这些吧,马林,在你的帮助下,法罗尔整个西部靠近狂暴海的一侧都在复兴,每一座城市,每一处镇子,每一个村子都在报告中变好,农人种出来的东西能够卖出去,镇子里编织的毯子,衣物还有半成品都在火车的帮助下前往产业链的下一环节,每一个市民,每一个农人,甚至每一个城卫兵都在赚钱。”
“老塞克,告诉城卫兵的负责人,我可以提高他们的薪水,但如果再让我知道有城卫兵往农夫的鸡蛋篮子里伸手,我就只能让他去大义灭亲了。”马林扭头说道。
“老塞克会向城卫兵负责人多林子爵传达您的命令的。”一旁的老管家低头回答道。
“告诉我们的子爵,农人是法罗尔公国除了最大的征兵对象,我不想将对这个国度满是怨恨的人招募进法罗尔国防军,如果他办不到,那我就只能借他的脑袋一用。”
“亲爱的法耶,看到了吗,我们的马林的确像一个暴君。”诺娃微笑着说道。
“那他一定会是这个世界最温柔的一位暴君了。”法耶说完,看了一眼诺娃递过来的报告:“建立第一条卡特堡至戎马的并轨铁路?”
“是的,运力不够了,为了能够让那条单行线上的火车不至于对头相撞,我们的列车时刻调整部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马林给诺娃和法耶描述了一下调整部的见状——无神的黑眼圈,对时间极度敏感,睡觉时听到有人说时间甚至会在睡梦中直挺挺地坐起来。
“我觉得他们太惨了,所以决定开建并联铁路线,这样的话,来往的火车就不会让时刻调整变成一场噩梦了。”在马林看来,提升的运力很快就会变成新的税收点,新开辟地棉花庄园里地棉花在织成冬装之后往北方王国贩卖,以那儿的消费能力,价格适合,外观漂亮大方的新式冬装一定会是非常畅销的货物。
而且对于讲究独一无二的贵族和王室,马林有的是裁缝与图样来满足彼此的时尚口味与钱包。
“马林,还有什么是我们的集团所不能控制的?”听完了马林对于未来的畅想与说明,法耶有感而发的问道。
“当然是最真挚的爱情。”马林对此当然知道要怎么应对,更何况这也是一个铁一般的答案,事实上这两位也非常喜欢马林的这句话,法耶与诺娃会心一笑。
“马林亲王阁下,您的意思是……如果有那么一天,就来王位也能够控制吗?”老管家的这句疑问让马林一愣,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连王位都能够控制,老塞克,你想一想,当一个集团从上到下的控制着一个国度的一切,凡人的生老病死都在其控制下,他们的衣食住行,他们的喜怒哀乐,甚至连他们的婚礼与丧礼上的一切都在使用这个集团的东西时,这个集团的首领与一个国王又有什么差别。”
这位老人思考了一下,用力点了点头:“您说得不错,的确就像是您说的那样。”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避免这一切的发生,因为我明白这一切有多么恐怖,让逐利的商人来控制这一切,这和将镰刀交给死神没有什么差别。”马林说到这里,发现法耶与诺娃的眼里有一些疑惑,他扬了扬眉头:“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很好奇。”两位异口同声地问道。
马林笑了笑:“我在梦里见过。”
是啊,我在梦里见过,我梦里的世界曾经为此血流成河,胸怀济世的人与心怀鬼胎的人互相杀戮,为的只是能够让后来者活得似一个人,而不是两条腿的羊,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畜牲。
马林深知,公平是几乎无法实现的美好,也正因为如此,马林才会觉得与公正之神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法耶和诺娃一起瘪嘴,在这一刻深得马林歪嘴战神的真传。
但还是认同了马林这般看起来胡说八道的一本正经。
马林笑着,同时不着痕迹地带歪了话题,毕竟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八个千年,那一切都已经被那名为时间的洪流卷走。
新的时代,理当铸就新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