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zk9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都市狂仙討論-第3353章 黑暗尊主分享-rzo4c

重生之都市狂仙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狂仙
黑暗空间内,自有无尽恶念而来。
昔日所谓,脚下亡魂,曾经遗憾,每一关,如若重现。
更甚至,一些恶念,在蛊惑着秦轩与黑暗宝相融为一体。
只要他融为一体,道古暗天内,黑暗生灵尽以他为尊,荒古也要行叩拜之力。
何等权威,何等荣耀。
放在九天十地中,这是任何一位祖境都难以承受的诱惑。
可秦轩,却是从始自终便不动于心。
权力,地位,他曾在仙界,已是万族之尊,天下共仰,仙界十分之力,他秦长青独占九分。
何等高高在上?
若以外力,无争而得天地上游,他秦长青,何必入诸天,何必入九天十地。
仙界之中,我自可独尊至天荒地老。
他经历的太多,心中无隙,就算是黑暗之念再蛊惑,秦轩仍旧是古井无波,甚至,还有一丝想笑。
一路走来,他历经太多考验心境,可他秦长青,最为强大的也是心境。
本来,便是一方混沌界的第一强者,面对九天十地,心境怕是也要需要打磨,可他却偏偏历经了时间长河。
黑暗中,秦轩负手而立,他耳边如有诸多恶语,他却是淡笑一声,“无趣!”
……
上至古帝兵,南世婉儿正在祭炼出一株株神药,一颗颗丹药,甚至有符箓。
秦轩身上的裂痕,也在一点点的愈合,可秦轩,却是始终不曾有醒来的迹象。
南世婉儿在秦轩的身旁守了八个月,目不转睛,可秦轩却始终有未曾醒来的迹象。
最终,南世婉儿长叹一声,她望着这一方日月,让着那八十八方天柱,开始观悟那天柱之上的古帝遗留。
参悟古帝秘,这本身便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普通人,就算是古帝秘摆放在眼前,也是如观天书。
南世婉儿在一尊尊天柱的面前,参悟、沉思,再参悟,周而复始,如若沉沦其中。
一晃,便是数个月过去,南世婉儿醒来,她仿佛大病了一场,走到秦轩身旁,看着仍旧纹丝不动的秦轩。
她再次长叹一声,盘坐在秦轩身旁修炼。
等到她的心神恢复到巅峰,南世婉儿再次参悟古帝秘。
岁月如梭,秘法如天地之书,蕴藏无穷奥秘。
与此同时,在道古暗天内。
噬古漠,凰邪望着一尊九重石塔。
整座塔,像是被无尽黑色的巨石搭建,每一块石,都如有一方天地般厚重。
堆积而起,仿佛可镇压这世间万物。
在凰邪的目光中,也有一道生灵静静的在他面前盘坐。
这是一名女子,双耳尖尖,睫毛上如有粒粒冰霜。
“凰邪,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
女人开口,“你的女儿,注定要成为我等中的一人,你再制止,也不过是拖延罢了。”
她的眼眸徐徐睁开,一开口,便是触及到凰邪的禁忌。
凰邪一怒,眼眸骤然变得赤红,只见天地间,有万龙凭空而生。
每一尊,皆是赤龙之像,每一尊,皆有千里之长。
轰!
万龙像是天地洪流,使得整个大漠都变得滚烫。
那一名女子却是微微摇头,“你何必呢?就算是尊主出世,他也救不得你女儿,更何况,以你之力,当真便是尊主的对手?”
女子未动,只见其身下,却有蓝白阵纹浮现,一座大阵,覆盖了方圆三十万里。
大阵之中,自有冰川崛起,迎上那万龙。
二人之力在交锋,却像是两个世界在碰撞,恐怖到了极致。
这哪里像是人力,而这,还并非是两人的全力。
“你天赋异禀,可就算是如此,想要杀我也不易,更何况,此地,可并非我一人!”女人开口,她声音之中,只见荒漠深处,地面之下,一尊巨大的沙丘浮现。
旋即,只见一尊生有八足的巨蛤,浮现在这天地间。
巨蛤猛然张口,天地间,便自有无数的拉扯之力,甚至,连一方空间都像是布匹,被它硬生生的拉扯碎裂,连通不知多少赤龙,被吞入到腹中。
巨蛤的一双眼眸,正在望着凰邪,它两腮鼓起,自有无尽的狂风蔓延至方圆万里,黑沙成暴。
一声蛙鸣,更如若震灭世间生灵。
凰邪冷冷的望着这两位至尊,他缓缓道:“天暗罗一直不出世又如何?这一次,我扫平不得此地的黑暗至尊,下一次,那便是未必了!”
“且看尔等尽陨落在我手下,他是否,仍然不出世间。”
他双拳紧握,眼中有暗恨,更有一丝悲痛。
背后,那一座铜棺仍旧巍然不动,他已经不知背负了多少年。
大阵散去,天地间,恢复了平静,巨蛤守在女子的身后,虎视眈眈的望着凰邪。
“我说过,就算是尊主黑暗天尊境的世墟珠,也取不得你女儿体内的黑暗之力!”
“你很清楚,你女儿体内的黑暗来自于何方!”
女人冷冷道:“执迷不悟,就算是我等尽数死在此处,就算你罗古天的那个天尊,真的覆灭了这一界,可那又如何?黑暗不灭,下一次,或许便是你罗古天仅剩的那一位天尊为堕入这道古暗天内。”
凰邪凝视着这两大黑暗至尊,最终,他还是未曾开口说什么。
只是在此地等候着,而整个道古暗天内,八大古帝兵内,也有一些人试图去探寻古帝秘。
但最终,却还是陨落,未曾突破黑暗至尊的阻拦。
一晃,便是三十年尽。
道古暗天内,八大古帝兵仍旧在,暗海天涯,那无尽的深海内。
此刻,荒古第九重天,少年模样的黑暗至尊,却是恭恭敬敬的望向一位中年。
中年人形,却生有龙角,龙爪,面是人面,脸颊两侧,却自有龙鳞。
中年正在望着上方的上至古帝兵,他眉头皱起,“已经三十年了,他还未曾走出,怕不是,已经陨落了!”
“云鲨,你那一击,损伤到了他的根本!?”
他的眼中,有着淡淡的寒光,可之前那手持三叉戟的黑暗至尊,却是惶恐跪地。
“云鲨不知,他,应该还活着,也有可能……承受不住我一击之力!”
“尊主恕罪,云鲨实在不知,他,他竟然与无上有关!”
中年眼中寒芒闪烁着,甚至有一丝杀意,若非如今道古暗天内黑暗至尊不多,再培养又需要漫长的时间,他怕是会直接出手镇杀于这黑暗至尊。
“等吧,我等,最不缺的便是时间,既然身负无上的机缘,除了凰邪那个被古帝兵封锁的女儿外,还是第一次。”
“只要无上出现,我等,亦可反攻罗古!”
“届时,我等也无需在这一界,暗无天日了!”
中年透过重重暗海,望着那上至古帝兵,一双漆黑如墨的眼中,竟然有一丝亮光,更有一丝……
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