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r6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直鉤釣魚願者上鉤鑒賞-kd4vz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这样真的能行吗?”弗里曼很心虚的问道。
当陈树发现有人在市场悄悄撤资的时候,另一边在纽约交易所的贵宾室里,弗里曼和皮耶罗伯亚也同样在这里。他们的目光全都放在了对面的大盘上,因为市场里的这些偷偷摸摸撤资,正是他们做的。
“我们是不是做的太隐秘了,万一那个周铭发现不了怎么办?或者我们可以闹的动静再大一点。”弗里曼总是不太放心。
正如周铭最担心的那样,这一次悄悄撤资就是他们的阴谋,目的不用说,就是引诱周铭恐慌提前退出,他们好利用这个机会多赚一笔。
伯亚告诉弗里曼并不需要:“如果我们不做的小心一点,如果我们大张旗鼓的套现退出,肯定会引起周铭和其他人的警觉,让他们反而不会相信我们撤资。”
弗里曼表示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可他更担心如果动作太隐秘没有被发现,那他们不是表演给瞎子看了吗?
伯亚十分坚定的摇头说:“如果其他人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位周铭,他肯定能注意到!”
弗里曼很想问伯亚年纪轻轻哪里来的自信,但还没等他问出口,皮耶罗就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告诉他们,刚才他收到信息,说周铭指挥的互联网通讯投资银行和唐人投资集团已经在出售期指合约了。
这消息无疑让弗里曼喜出望外,他立即对伯亚大加赞赏,称伯亚不愧是最了解周铭的人。
“等他撤资以后,肯定会发现这是个骗局,到时候他肯定会捶胸顿足痛苦不堪,我仿佛已经可以看见他悔恨的样子啦!”弗里曼高兴的说。
另一边皮耶罗也同样对伯亚的手段感到满意,他更进一步说:“不过我认为他要是会再重新投资进来就更好了,到时候我们大举出手,正好可以把他套在里面,这才是最完美的局面!”
相比两位信心满满的叔叔,伯亚这边就显得没多少信心了,毕竟他没赢过周铭,周铭都已经成他心魔了,他有种预感,周铭并不会上当。
当然伯亚也没故意打击两位叔叔的信心,只是让他们注意观察周铭的离场情况。
没过多久,就传来让皮耶罗和弗里曼可惜的消息:周铭只撤资了一小部分,其他大量投资都还没动。
“这个周铭真是像狐狸一样狡猾,居然执行的是分阶段的撤资!”皮耶罗叹息道。
弗里曼更是痛恨周铭要不是这么狡猾,也就不会让他们这么难办了。
可当皮耶罗和弗里曼都惋惜不已的时候,伯亚反而轻松起来,他告诉两位叔叔:“这就是周铭,永远要对他怀着最高的敬意。而且虽然我们没能骗到周铭,却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收获了。”
皮耶罗和弗里曼都来了兴趣,可他们却不明白伯亚说的这个收获是什么意思。
伯亚提醒他们:“参加这次做空美国狂欢的可并不只有我们和周铭先生。”
皮耶罗和弗里曼这才恍然大悟。
……
这次一起做空美国的当然不只
有周铭和洛克菲勒摩根,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美国顶尖豪门都参与了这次盛宴,毕竟资本无国界,他们才不在乎做空的是美国还是别的什么,他们只在乎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
克朗就是这么一个家族,他是芝加哥财团的核心成员,而且和农场还有拖拉机等农用机械起家的其他兄弟不一样,他是芝加哥财团中的金融家族,手里控制着芝加哥银行和北方信托等十几家大型金融机构,这一次做空美国行动,他同样也是最积极的。
而同样的,作为金融豪门,克朗家族也是这一次做空行动的指挥。
事实上,当洛克菲勒和摩根开始从市场里套现车子开始,芝加哥财团就已经注意到了,麦考密和伍德都不止一次打电话询问克朗该怎么办,要不要撤资。
克朗这时候显得十分冷静,他分析称洛克菲勒和摩根很有可能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恐慌,而他的判断和周铭一致,认为现在距离理论上的峰值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怎么看都不应该这时候撤退。
麦考密和伍德这时也冷静下来了,他们询问克朗那他们应该以什么为指标。
“周铭和唐人集团!”克朗给出了这个答案。
他告诉麦考密和伍德,这一次做空美国尽管大家都是各自为战的,但从最开始弗里曼威胁不允许周铭给我们打电话,就说明他们还是结盟的。
“通过以前的做法,这一次很有可能还是以周铭为核心,所以只要周铭和唐人集团动了,才能代表现在的局势。”
克朗面对财团的两位盟友,自信的侃侃而谈,可他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判断,正是伯亚希望他做出的。
“这一次周铭不联系其他人的做法激起了其他人的愤怒,但同样也让他们误认为我们和周铭仍然是合作关系。”
在纽约交易所的贵宾室里,伯亚给两位叔叔解释着:“在这种认知下,以及周铭之前在整个互联网通讯基础建设中的表现,让他们很容易把周铭的做法当成关键。”
接下来的话都不用伯亚开口,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就已经都猜到了:现在既然周铭也动了,他们可以看出来是阶段性撤资,可其他人就未必了,他们会认为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导致周铭提前离场,那么他们避免损失,只会跟风抛售离场。
随后的情况证明了伯亚的猜想,首先北方信托和芝加哥投行出手抛售,而这就像是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样,再也拦不住了,紧接着亚当斯肯尼迪甚至是摩西会都开始纷纷抛售起来。
随着各方财团的恐慌性抛售,导致三大股指纷纷下泄,连带着期货和债券甚至是房地产,都开始出现大规模波动了。
看到这个情况,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开心的简直都要跳起来了,虽然没能骗到周铭,但有其他豪门作为补偿,这也是非常不错的。
按照伯亚之前的部署,他们早就进行了做空,现在这些财团的恐慌,不仅让他们大赚了一笔,而且还可以以低价收购一批期货合约回来。
“现在有多少收多少,大张旗鼓的,就是要告诉这些家伙,他们上当了!”伯亚说出了下一个阶段的计划。
这一次不需要伯亚的解释皮耶罗和弗里曼也明白伯亚的打算:他准备脱手离场了。
一边大量卖进,一边做着脱手的打算,这听起来是很矛盾的做法,可实际就是这么回事。
原因很简单,现在市场恐慌让皮耶罗和弗里曼大赚一笔,可在未来欧元发行做空美国的巨大压力下,他们不可能真的让市场一直这么恐慌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所有人:你们上当了,再把你们卖出去的东西再买回来吧!
这无疑是直钩钓鱼愿者上钩了。
要知道欧洲央行成立和欧元发行的消息可是由人民日报公布到了全世界的,所有人都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把期货合约和其他东西捏在手里会变得越来越危险,因此有些人会选择放弃认栽。
但却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放弃认栽,总有人会想搏一搏的,毕竟极限操作的利益会比提前退场要多很多的!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人会恼羞成怒,认为自己受到了愚弄,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于是希望再把期指合约和其他再买回来的,想靠极限操作在家族里证明自己,这样的人也不再少数。
而他们这样的做法,就是伯亚最希望看到的,或者说伯亚从一开始就没指望周铭会上当,他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这些家伙。
当然正如皮耶罗和弗里曼在盯着周铭的动作一样,周铭同样也一刻不停的在盯着他们。
“真是好一手金蝉脱壳啊!”周铭对伯亚这一手操作惊叹道,“洛克菲勒和摩根这些家伙这是准备吃肉了。”
虽然现在伯亚的操作才刚开始,但意图却已经十分明显了。
伯亚这么大张旗鼓吸引资本自愿回来咬钩,必然不是简单的想要推高资本市场制造泡沫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想脱身。
毕竟现在整个美国都在布局着做空美国,如果真到了最后时刻,大家一起撤退,那这么大规模的撤退潮,必然会引起市场震动,在所有股市期货等所有方面都在暴跌的情况下,结果就是谁也走不掉。
作为世界顶尖的资本家族,洛克菲勒和摩根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于是才设计了这么一出。
现在有些人想要进场来最后搏一搏,他们刚好也就利用这个机会脱手离场。
由于现在大量的资本进进出出,是比较混乱的时刻,也十分有利于他们脱手,至于那些最后被套进来的人……谁在乎呢?
“真不愧是洛克菲勒和摩根呀,都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设计一通。”周铭感慨道。
唐然询问周铭:“铭哥哥,那我们这会也要走了吧?”
周铭点头说是:“我们可不能留下来被当猪宰。”
周铭让凯特琳和唐然指挥资本的全面撤退,而自己则打电话给国内和港城,同样通知他们这个消息。
再然后,就是等着欧洲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