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279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ptt-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從我身上踏過去…吧?閲讀-dn2gp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小說推薦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就在孙小雅她们被关入大牢的时候,身处奇异空间的杨玄却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
已经完全了解此地空间规则的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吸收着这里剩余的空间力量。
体内传来的那种奇异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如在云端。
那种掌握空间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这里的空间之力虽然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了,并不算庞大,但却拥有完整的空间规则。
光是这一点,就值回了票价。
杨玄相信,一旦自己彻底掌握并了解这些空间规则,融会贯通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创造无尽空间,甚至是——宇宙星空。
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成为真正的神。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了眼睛,而此时,这处身处上玄山山腹之中的奇异空间,早已经消失不见,使得杨玄发现自己就坐在泥土之中。
稍微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力量,无尽的空间之力弥漫全身,空间法则充斥四肢百骸。
他此时才发现,自己之前所掌握的空间法则,到底是多么渺小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玄却没有第一时间动弹,而是先分出了一缕神念,悄悄的往外探去。
这一探之下,他不禁暗骂。
赫丽姆竟然还在星空之中徘徊,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杨玄骂了一会,无奈之下,也不敢大规模动用空间力量,只是将自己挪移出了山腹之中。
时间过去的并不长,消息可能还未传到仙女宫,所以付红烟她们还被关在古神庙的大牢里面。
杨玄还要到仙女宫去,所以是不得不救。
在掌握了空间规则之后,在不引起赫丽姆注意的程度内,他现在可以小范围的组成一个独立空间,一定程度上隔绝力量气息。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
现在的问题是,他可以大规模动用空间力量来隔绝自己的力量气息,但问题是,一旦他如此做了,那空间力量就会被赫丽姆发现,带时候,说不定就能发现他的存在。
如果不大规模动用,却无法屏蔽自己的力量气息,反而失去了作用。
这是一个悖论,杨玄十分无奈。
好在不能大规模动用,却还是可以小范围使用的,形成一个小的封闭空间,并不难。
他也可以动用更多的武道力量,要解决这里的事,绰绰有余了。
古神洞外的守卫弟子还在,杨玄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却视而不见。
这并非是隐身,而是对空间规则的应用。
来到古神面大门之前,杨玄干脆直接现身,直接走到了大门之前。
此时已经是古神祭过去好几天,信徒早就走了个精光,所以杨玄一出现,就引起了守卫弟子的注意。
“来者何人?”一名守卫弟子大喝。
回答他们的是杨玄的一记掌风,不但吹跑了几名守卫弟子,连大门都吹塌了。
杨玄皱了皱眉头,这是力量没掌握好。
他原本是要将几名守卫弟子给吹到一边上去的,没想到力度没把握好,连大门都给吹塌了。
杨玄这次来本来也就没抱着和平解决的想法,所以根本懒得和这些人废话,直接出手。
大门倒塌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古神庙弟子,数十道人影迅速的掠了出来,拦在了杨玄面前。
不过,他们第一时间看见了倒塌的大门,顿时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
杨玄不想浪费时间,认准了大牢的方向,直接往那边走去。
“站住,你是谁?”一名古神庙弟子大喝,冲向了杨玄。
杨玄把握好力度,微微挥手,那名弟子来的快,去的更快,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撞塌了一座假山。
这次力度把握的不出,杨玄很满意。
围着杨玄的古神庙弟子都有些傻眼,面面相觑。
半晌后,看着杨玄都快拐过弯了,他们才反应过来,顿时大喊:“不好,快回报师傅。”
杨玄一路走过,在经过雕像的时候,还特意停下来探查了一番,感觉到雕像内空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神异。
看来那种支撑雕像的空间之力已经被自己完全吸收了。
一路上,也有古神庙的弟子阻拦杨玄,但无一例外,都被他吹飞了出去。
就这样,等他走到了大牢所在的时候,身后已经跟着不少人。
古神庙的大牢依山而建,处在山体之中,只有一条通道进入。
杨玄觉得麻烦,干脆大袖一挥,瞬间瓦解了外面的山体,将数十座大牢完全露了出来,被关押在里面的仙女宫弟子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啊,是萧博!!!”果小香第一个认出是杨玄,顿时惊呼起来。
孙小雅也早就认出了是杨玄,不过她却没有果小香那么激动,反而是有些狐疑的看着杨玄。
李长风在孙小雅的脸上看看,又看看杨玄,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花婆婆依然是神色平静,使人不能窥探到他内心的想法。
付红烟紧紧的盯着杨玄,眼中流露出冷光,看来对害的她如此出丑的杨玄,并无好感。
杨玄对叫出声的果小香笑了一下,道:“小香,我来救你了。”
李长风瞬间高兴的要跳起来。
萧博这家伙来这里第一句话,竟然是说要救小香,不管能不能救,光这幅做派,就把孙小雅给放在一边了。
果然,孙小雅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果小香也想不到杨玄会第一个和她这么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低下头眼睛不时的偷瞄孙小雅,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就在这时,之前杨玄见过的那个青衣骑士寒冰。
寒冰带着一队人马冲过来喝道:“你是……”
话没说完,他就认出了杨玄,顿时大喝:“竟然是你,你还敢回来,好大的胆子。”
杨玄瞥了他一眼,道:“我要带这些人走,有意见吗?”
“好好好,我韩冰征战一生,还真没见过如你这样大胆的人,要想带他们走,可以,先从我是身上踏过去……吧……吧……。”
最后那个吧字拉了很长的音,因为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而杨玄的一只脚,正在他身上摩擦。
“是这样吗?”杨玄低头看他:“现在可以带他们走了吗?”
声音流转,场中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