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uab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六百四十章 反目(下)推薦-b9zck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日刚过午,荣国府被皇宫中的侍卫围了个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轻易飞不进去。
贾琮瞧了眼前这阵势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不知这位皇上又要闹哪样儿。若是担心安危,这贾府一行大可不必前来的;若是故意要震慑人心,似乎也不必要这么大个阵仗吧?
难道御驾出行本该如此?
贾琮一行走一行不由得就想起前些日子这位皇上深夜出行也不过是带了寥寥数位侍卫而已,今天这大白天的倒弄了这么大的阵仗出来,这是要让谁看?难道说青天白日的还有人敢图谋不轨不成?
他一路走一路想,只见自家院子里密密麻麻排满了侍卫,三两步就站着一位不苟言笑的铁甲卫士,在众人无声的注视下贾琮每走一步都觉得胆战心惊,越走越觉众侍卫的目光锐利如刀,早就把他插了个千疮百孔。就他这么见过大世面的人,都吓得双腿直发飘,总好像自己被人从当中剖开,每走一步自己的心肝脾肺肾、甚至是连大肠小肠都被翻在太阳底下暴晒。
皇家的威严如斯。
他都这样儿,小丫头碧萝更是直接吓哭了,整个儿人都挂在了贾琮的胳膊上被拖着前行。这样一来贾琮更是每一步都走得艰难无比,不一会儿功夫身上俱都湿透了,再过一会儿满脸也都是汗,汗水流进眼睛里,扎得他生疼。
皇上抽疯儿,为了见贾琮这一面搞出这么大个动静儿来,整个儿京城都被轰动了,不少朝中重臣都偷偷摸摸乘车赶来贾府,远远望了望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偌大府邸,再看看那些个纹丝不动铠甲鲜明的侍卫,个个儿都骇然咋舌:
这贾府泱泱百载,长盛不衰,眼前更出了一位惊世绝艳的贾琮公子倍受天恩,可今儿怎么转眼间府宅就被围困了?
难不成是那位公子出了什么事儿,触怒了龙颜?
天威难测啊!
众高官纷纷猜测,再瞧瞧侍卫手中锐气刺目的兵刃,众高官更是面色如土,看了几眼后便悄然远去,恐怕把自己也牵连了进去。
路过荣宁二府的路人更是吓得远远就绕道而行,早早就闭上了嘴巴不敢吭气,就平日里胆子最大、嗓门儿最粗的莽汉见了眼前这阵势都吓得一声不敢吭,踮起脚尖儿匆匆走过去了。
因此,荣宁二府虽大,侍卫人数虽多,太阳虽极刺目,这偌大的一片地方却静悄悄不闻一丝声响儿,连灼热的阳光似乎都凝固了一般。
外人尚且如此,荣宁二府之中的贾氏满门更是各个吓得躲在屋子里一声儿不敢吭,一动不敢动。胆小的早就吓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去了。
第一个贾母一听说皇上带了这许多人把贾氏两府都给围了个结实,登时把老太太吓坏了。可她又怕自己乱了阵脚,底下人瞧见了又不知要慌成什么样儿。因此,老人家只得佯装镇定,闭眼靠在美人榻上养神,旁边儿叫鸳鸯给她轻轻捶腿。
鸳鸯一边儿轻捶一边儿偷瞧老人家,只见她虽然脸色没怎么变样儿,一双手却是紧紧握在一起,不住微微颤抖。
见了贾母这样儿,鸳鸯自然也是心里没底,实在不知道究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皇上又为什么要把贾府团团包围了,难不成是谁犯了什么大错不成?
老太太尚且如此,那一边儿王夫人和王熙凤本来就是做贼心虚,早就吓得躲在屋子里连面也不敢露了。尤其是王夫人更为甚,她才偷偷去了东宫商量秘事,这一转眼皇上就带着兵马包围了贾府,这不是冲她来的还能是冲谁?
这番惊吓可当真是不小。她先开始还能坐着,可越到后来越是心里没底,越发惊慌失措。到后来王熙凤竟然匆匆来了,看她气色不像气色,一脸惊慌的模样儿,王夫人再忍不住忙就一把抓住了她问道:“外面到底是怎样了,皇上带这么多兵马来咱们府上做甚么,难不成是有人走漏了什么风声不成?”
王熙凤平日里违禁的事儿也没少干,自然也是早就吓得手足酸软,且又见了满院子手执兵器一声不语的侍卫,再被那骇人的目光一盯,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
再听王夫人这么一问,吓得她忙就哭道:“姑姑,我也不知道,谁知这究竟是为的什么……满院子都是人……”
一句话不曾说完,王熙凤禁不住便手足酸软,滑倒在地上。王夫人被她这么一下子更是也吓得站不住了,当下也瘫在地上,抱着王熙凤哭道:“这下可怎么好啊,我当真是什么也没做啊……我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我的宝玉可怎么办……”
王熙凤本来就害怕得在自己屋子里待不住,这才来寻王夫人讨个主意,谁成想她竟然比自己害不如,这一下把个王熙凤也彻底吓傻了,一把抱住王夫人便哭道:“好姑姑,你先别哭,你先想个法子出来再说,若是人家当真问起那件事儿来可怎么好,我前两日将将才偷偷送了东西过去……”
王夫人一听更是惊慌,全然忘记了是自己催促王熙凤快这些行动,当下一把抓了她便埋怨道:“你这个傻子,你怎么毛手毛脚的,也不仔细打探打探消息就先送东西过去?这些完了,一定是你行动大意叫人家察觉了!”
王熙凤一听便大叫冤屈道:“太太,怎么会,决计不会的,我是在夜里瞧瞧派人送过去的,中间又倒了好几趟车,再没人能察觉的。再则不是太太一直催促我快着些儿么?”
王夫人听了更是又慌又怕,当即怒道:“我就是催促你也没叫你那么快就送东西过去。再则这事儿都是你做下的,谁知你派遣的人可靠不可靠,这下子连我也被你连累死了!”
王熙凤听王夫人到了这关键时刻居然能把事情都推到自己头上,当即心里一片冰凉,一狠心便哭叫道:“太太,当日我倒是劝太太再三思来着,如今的皇上虽然对我贾家王家不好,可东宫又对我们怎么好了么?太太总是不肯听我的,如今闹出事儿来了,太太倒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