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ppj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足球之巔-第五百七十一節憋久了(七)分享-7y05z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诶呦!老段你还有这事儿呢?”
“顺带、顺带。”
“请帖拿了没?”
“呃……话赶话说到这了,等我事后送来。”
王艾那边咣当一下落地,弯腰解开了绳套,把杠铃片挂好,转身坐在小凳子上,双手抓住力臂,开始不断开合,嘴里还开玩笑:“一瞅你就没诚心请我啊,哪天?”
段暄也不好不说,他本来是真没想请王艾的,两人的关系没到那个份上不说,地位也差距的太大。他老段央视五套准一哥,是,地位不低,但莫说在国际,即便是国内,他也比王艾差的远。
但王艾问到了,也不好不说:“暂定是8月12号。”
王艾皱了皱眉,遗憾的哎呀一声:“老段,这个可不是我不给面子,亚洲杯完了我就得回欧洲了,差不多要去米兰和新球队磨合了。这个你懂,没磨合就上,发挥不好。”
段暄点头:“我一猜就是,这个日期就没考虑你们这些海外球员,主要请的是也是我的同行和领导……诶?你定了去米兰了?国际米兰?”
瞅着明显兴奋起来的段暄和贺炜,王艾也没隐晦:“出我口,入你耳,你俩可别对别人说,尤其是节目里更不能说。昨天施拉普纳告诉我,三方谈的差不多了,准备过段时间就正式签约,再对外宣布。”
“国际米兰呐!”段暄感慨道。
“转会费多少?”贺炜追问道。
“嘿嘿。”王艾从两人不同的反应中能看出来,段暄岁数大点,对国米感情很深,贺炜就差了些,更关心新闻爆点。
“转会费还不好说,最后一轮谈判可能还有变动,大概五千万上下吧。”王艾先回答了贺炜的疑问,而后看段暄:“老段,意甲会解说吗?”
“我告诉你,我早就想解说意甲了!那是魂牵梦绕之地。想当年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
“你这岁数,赶上了吗?那时候你才十了岁吧?”
段暄一甩脸:“我十二岁到二十岁,这是老马的巅峰期,也是我的青春岁月!再说,他97年才退役,也不过才退役十年,怎么听你感觉像几十年了似的。”
王艾点头:“可也是。老马还夸过我呢,去年世界杯本来有空去和他聊聊,可惜太忙就没见到。”
段暄闻听后捶胸顿首,恨不得以己代之。倒是一旁的贺炜幽幽的来了句:“段哥你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啊,小王这么发展下去,起码职业成就不会比老马低多少。”
两人闻听一起看贺炜,贺炜忐忑: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料,王艾和段暄几乎异口同声:“会说话!”
王艾这边哈哈笑着松开了力臂:“走,请你们吃夜宵。”
身后段暄神色复杂的拍了拍贺炜的肩膀:“今天带你来就对了,前途不可限量。咱主持人会说话没什么,难得的是头脑冷静,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这方面你比我强。”
王艾的夜宵照例是牛腩、牛奶,不过今天为了照顾这两位客人,特意从康丝那拿了不少颇获好评的“猪里脊片卷金枪鱼肉滚鸡蛋和面包糠上油炸成的卷”,用微波炉热了,放在白瓷盘子里请两位品尝,同样颇受好评。
即将成为居家男人的段暄,还问起了具体做法,看样家庭地位堪忧。可也是,老段今年都是35了,才找到媳妇,可不就得宠着点?
贺炜今天来,除了看热闹,和王艾开启私人关系之外,也有请王艾评点女足世界杯的意思。今年的女足世界杯在中国举行,关注度拔高了不少。如果男足亚洲杯王艾不上的话,话题度还真抢不过女足。而他作为解说员和一系列节目的主持人,在工作中的导向性就很重要了。中国女足最终能第几?长远前景如何?这个是基调。别一开始猛门煽呼,最后球队稀里哗啦,那是很丢脸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说出去的话,可收不回来。他正处在上升期,没多少底气,所以闻到风了就顺杆爬,跑到王艾这取经来了。
王艾是没踢过女足,但他麾下有全国唯二的女足联赛,他本人看问题又往往很深。另外名人效应也不可忽视,王艾虽然管不到央视主持人的选拔晋级,但作为中国足球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一个新晋主持人能和他搞好关系,是很加分的。他都不用特意说明,只要在解说女足世界杯的过程中,偶尔流露出几句就可以了,比如:“小王曾经和我说过……”
吃过几块肉卷,两位主持人就吃不下去了,只能看着王艾狼吞虎咽,等王艾的速度减慢了,开始喝牛奶溜缝了,段暄才慢悠悠的道:“亚洲杯能不能上,给我个准话儿。”
王艾咕咚咚喝着,瞅着老段点点头。老段一拍巴掌,妥了!奖金到手了,媳妇看上的那个进口真丝窗帘,稳了!
老段完成了目的就不再说话,看向贺炜,贺炜会意,随口聊起了女足世界杯的事儿,他猜的不错,王艾对这个问题确实很关注,只是始终没怎么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听着贺炜的介绍、分析和预测,直到贺炜说起了本届女足世界杯将首次有奖金,冠军可以得到一百万美元时,王艾才为之动容。
“以后咱们女足姑娘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这下有奖金激励,成绩应该更好了。”贺炜开心的道:“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害怕,一方面期待铿锵玫瑰重新绽放,一方面也担心向以前的男足似的,一去不回头,制约咱们女足的就是经费问题,从上到下都是,这下大赛有奖金了,您说是吗?”
段暄,贺炜一起看王艾,不料,王艾的表情更沉重了。两人颇为意外,互相看看,还是比较熟的段暄开口:“小王,你……”
“哦哦!”王艾从沉思中摆脱,笑道:“好事儿,好事儿!”
可段暄怎么看,都觉得王艾笑的勉强,明显是口不对心。
“小王,这今天在你家,你看我们也没带录音设备,也没想采访,就是和你聊聊,也是长长见识,你知道我们和你不一样,记者是快,学者是深,你就放开来说一说吧。”
“唉!”王艾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