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r2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 愛下-第五百零九章 江山如畫讀書-jcmna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凭空变成战书,说起来好像是街边的小魔术。
可在做众多黄金强者,谁都看不出的战书从何而来,这一手就可怕了。
金家众多黄金强者,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
他们看看战书,又看看金戈,希望金戈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金戈也只是叹气。这群人自己无能就算了,偏偏还惹了个厉害家伙回来。
现在可好了,别人只是变出一封战书来,就把所有人胆子都吓破了。
要说到了黄金层次,都能凭空变出点黄金来。这也是黄金强者最基本的能力。
可黄金结构相对简单,战书却要复杂太多了。变黄金和变战书,两者完全不一个层次上。
再者,高玄并没有在这。他人可能在亿万里之外。
如果只是凭着粒子堆叠构造就凭空造物,这真是神仙一般的手段。
就他所知,联盟那几位超阶黄金好像也没这种本事。
金戈想到这里用折扇敲着自己手心说:“人都下战书了,我去应战就是了。”
他看了眼金光祖,本想交代几句。可一想这孙子的脾气,哪会听他的。
算了,他赢了自然是怎么样都行。他输了,怎么样也和他无关了。
金戈用折扇敲敲桌子:“来啊,倒茶。”
旁边有人反应过来,急忙给个金戈倒上热茶,金戈一饮而尽。
看到金戈起身要走,金光祖急忙拦着:“老祖,提放有诈。”
金光祖觉得金戈有点太草率了,别人给留了一封战书,他就要过去赴约。
在对方预设的战场交战,这是大忌。
就算要去,怎么也要查清楚才行。
灵光星的千机星域最外围一颗巨大行星,因为星球本身成分复杂,有着强大辐射性。
这颗星球虽然是行星,却能释放出五颜六色辐射光。从太空看下去,灵光星极其漂亮。
这种强光辐射危害性非常大,几乎没有生命长时间禁受辐射。
牌仙
所以,这颗灵光星上没有人。是众神星域比较出名一颗观赏星球。
其他行政星只要在合适的角度,都能看到这颗灵光星。
因为灵光星本身极其巨大,围绕灵光星还有众多卫星。
其中十七号卫星最大,上面放射的金光也最纯正漂亮。这颗星在千机星域也被称作金星,也是很出名的一颗卫星。
因为是位于千机星域边缘,星球上辐射又厉害。现代科技设备都受不住这样的辐射。
在灵光星周围大片星域,都没什么现代监控设备。
只有一支舰队游弋在星域外层空间节点。距离灵光星也有几千万公里。
从星河距离上说,几千万公里似乎很近。可舰队个全速赶过去,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金戈如果自己去赴约,那没人能帮的到他。
高玄就算不设埋伏,他们可是有两个人。云清裳也绝不好对付。
金戈看了眼金光祖:“那你以为该如何呢?”
金光祖想了下说:“至少我和瑶姐他们陪着你过去。”
金家的高手齐聚在这里,怎么不能让金戈一个人赴约。
“也好。”
金戈到是无可无不可,他其实心里清楚,到了这个层次,人多没用。
像金光祖、金光瑶这样中阶黄金,只有手握顶级神器才能帮上忙。
他想了下又说:“也不用去太多的人。家里还要留着人看好。别被人偷了家。”
金光祖说:“我和瑶姐陪着您。瑶姐有惊神剑。我拿着七大恨刀。”
七大恨刀是金家最重要的神器,也是族长的象征。只有当了族长,才能掌握七大恨刀。
此刀轻易不出。
近千年来,更是一次没用过。
因为七大恨刀都是族长才能用。金家势大,哪里用的到族长出去和人拼命。
七大恨刀一般都摆在地宫深处,摆在金家诸位祖先牌位前面。算是镇压金家气运的至宝。
金光祖虽然是刀主,没有大事也不会随意动用七大恨刀。
金光祖提着黑色连鞘长刀,也是战意高昂。
有七大恨刀在手,就是面对超阶黄金也能一战。他就不信了,高玄还能接得住七大恨刀!
金戈瞄了眼金光祖,心里叹气,拿着七大恨刀还没干什么呢,人就先飘了。
他为什么不太在意金光祖、金光瑶的帮忙,就是这两位战斗力平平,手握顶级神器,能够提供的帮助也很有限。
金戈对众人说:“你们看好家里。”
不等众人回答,金戈手中黑色折扇啪的打开,虚空就裂开一道深幽空隙。
平民王妃 黑山老妖
金戈迈步当先进入深幽空隙,金光祖和金光瑶跟着进去。深幽空隙也跟着合拢消散,
众多金家长老看着,一个个都是神色复杂。
他们一直在等着高玄,甚至设计了多种应变一预案。
可高玄战书一下,却让金家众多长老都吓破了胆。
面对高玄神鬼莫测的手段,众人突然就失去了所有斗志。他们觉得制定的应对预案都和儿戏一样,没有什么意义。
作为黄金强者,他们连对方手段都看不透。证明双方层次差的太多了。
也幸好有金戈老祖顶在前面,不然,这会他们就要讨论该怎么投降了。
留守的众多长老,有不少是血腥之主的信徒。
有人看情况不太对,还提议说:“要不要准备一场血祭,请吾主伸手帮忙。”
这些长老们信奉血腥之主,都是想借助神力为自己谋利。那种真心信奉血腥、毁灭的疯子,很难成为长老。
就算成为长老了,这样的人也活不长。
毕竟这是个秩序世界,就算是干坏事也要有秩序。胡搞乱来的家伙,注定被有序世界抛弃。
有人说:“不是准备为了血祭的议案?”
“是啊,我们准备关键时刻摧毁,第十一号卫星基地。那上面足有五亿人。应该取悦吾主。”
其他不信奉邪神的长老一听,都是深深皱眉。
虽然十一号卫星基地上都是平民,可到底是五亿人口。这样直接摧毁了,就为了取悦邪神,真是疯狂。
信奉邪神的一名长老注意到其他人表情,他冷笑说:“如果,我是是万一老祖他们败了,就只有这一招才能杀掉高玄!”
他看着众多长老问:“是要五亿贱民死,还是要我们死?”
这一下,众多长老都不说话了。
这名长老满脸不屑:“都到了这一步,你们就收起伪善面具吧。”
他又沉声说:“只要能杀死高玄,就是平民死光也是值得的。”
众多长老都没说话,他们的精神力量都落在了几十亿公里外的灵光星第十七号卫星上。
就算是初阶黄金,精神力量也能漫游星河。有着特定的目标,几十亿公里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太远。
当然,长时间去观察几十亿公里外情况,对大多数黄金强者来说都是巨大负担。
这一战关系到金家存亡,所有长老也不敢惜力。
用精神力量观察和用眼睛观察完全不同。精神力量是广域视角,而且能观察到多个层面。
众多黄金长老眼中的金星,闪着刺眼的金光。这些金光带着强烈辐射,对于精神力量都是一种伤害。
这就好像普通人直视太阳,用不了几分钟眼睛就会变瞎。
金星上的强烈辐射,让众多长老都很不舒服。只是为了观战,这会也顾不得辐射了。
众多长老都第一时间看到了高玄,没办法,站在金星上的高玄比金星还闪耀。
其实高玄精神力量内敛,至少从精神力量层面上看并没什么特殊之处。
只是他一身水银色长袍,头戴银冠,腰配四尺长剑。
站在虚无空荡的星球表面,气度闲适潇洒,就如同站在自家客厅一样。
相比之下,金戈虽然气度不凡,却终究显得太平凡了。
至于金光瑶、金光祖两位,一个神色凝重,一个满脸杀气,气度上明显就差了一层。
众人也看到了云清裳,穿着黑色紧身鳞甲,非常有诱惑力。可不知为什么,看到云清裳的清冷之极的眉眼,众人又完全生不出别的想法。
好好贴合身材的漂亮鳞甲,居然被这女子穿出了禁欲的味道。
而且,云清裳特别没有存在感。她明明是极其强大高手。就明明白白站在高玄身后。
金家的众多黄金长老们,却很快就无视了云清裳。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高玄身上。
到是金戈并不受影响,他目光扫过云清裳腰间挂着一对六轮手枪:“自由之枪?”
云清裳淡然看着金戈,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
到是高玄微笑点头:“金老好眼光。”
金戈不由的叹气:“马可这人还是蛮有趣的。可惜了。”
“马可人是不错,我也很欣赏他。”
高玄点头赞同,马可这人很恣肆放纵,大多数人不会喜欢他。其实他身上这种特质非常独特,也很有趣。
可惜,敌人就是敌人。不管是有趣还是没趣,敌人都只能变成死人。
而且,马可和罗宾不一样。罗宾可以投降。马可绝对不会。
金光祖冷笑:“你杀了奥古斯都上下数十名元老,把人家强大神器抢过来自用,用罗宾当傀儡控制众神星域,手段恶毒卑鄙。还在这装什么英雄惜英雄……”
“事要做,英雄也要当。”
高玄一笑:“这并不影响。”
金光祖讥讽道:“你年纪轻轻就如此虚伪,也不知是谁教出来的。”
高玄对金戈说:“金老,这人好生的聒噪。你为什么要带着他来赴约呢,真是破坏气氛。”
金戈略微有点尴尬,他可没想带着金光祖,都是金光祖自己要来的。
老实说,作为族长金光祖很称职。但作为强者,他就差了那么两分的气度。
不管高玄有什么目的,他既然来了,双方再没有和谈的可能。
指责高玄虚伪恶毒,毫无意义。而且,到了这个层次,哪能简单的用善恶好坏去划分。
不论按照什么时代的人类普世道德观念来看,世家都不是好东西。也没有好东西。
金光祖讥嘲高玄的话,简直是天真到可笑。
对此,金戈只能歉意的解释了一句:“他还是个孩子。”
金光祖脸色有点僵硬,心里更是恼怒之极。这老头子居然这样说话,真让他把脸都丢光了。
问题是金戈这么说,他又不能反驳。只能硬生生忍着这口气。
金光祖要不是黄金中阶强者,憋着的这口气都能把他肺气炸了。就是黄金中阶强者也有点忍不住,脸上还是要变颜变色。
高玄哈哈一笑:“几百岁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
金戈淡然说:“一个人不成熟,多大年纪都可以叫做孩子。”
高玄点头说:“金老睿智,到是我小气了。”
他想了下感叹说:“天下英雄何其多也。金家这种腐朽堕落地方,不也有金老这般的人物。奥古斯都家族再如何不堪,也有马可如此俊杰。”
高玄明明才二十岁,若论年纪还不到金戈零头的零头。可这番话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点评天下英雄的口吻。
金戈却不觉得高玄托大。以高玄之能,以高玄所做的这些事,他完全有资格这么说。
他微微一笑:“能和马可并列,深感荣幸。”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金戈这样觉悟和智慧。
从金光祖以下的金家众多人,都觉得高玄过于骄狂。他们老祖金戈,又过于随和,居然还给高玄捧哏。这让他们实在无法理解。
金光祖手握刀柄,眼神闪耀,他总有一种想拔刀动手的冲动。
一方面是他性格如此。另一方面,也是七大恨刀最是偏激。
手握此刀,人难免为此刀所影响。
金戈感应到金光祖的异动,他看了眼金光祖,示意金光祖忍耐。
他和高玄闲扯,也是为了多沟通交流,多掌握一点对方的情况。
金光祖如此急躁,真的很影响气氛,更破坏了节奏。
这就像两个人下棋,旁边看热闹一个劲大叫:将死他、将死他……
被指点帮忙的那个下棋的,心里恨不能打死这家伙。
金戈对高玄说:“高先生,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我们金家开战?”
他顿了下说:“如果有错,我们都可以改。如果需要付出代价,我们也愿意赔偿。不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
金戈苦笑:“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动手。”
早安小嬌妻 薔薇六少爺
金光祖忍不住皱眉,这老头,还没动手就求饶了。真是年纪越大越怕死。
不过,先听听高玄说法也行。如果条件不是很苛刻,也不是不能商量。
金光瑶却有点紧张了。和高玄闹出矛盾,完全是因为金玉堂。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或者说,谁也想不到高玄会变得如此厉害!
金光瑶知道,高玄这人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金家想要和谈,必要付出巨大代价。
那时候,金玉堂固然保不住,她作为这件事主谋,也不会好过。
完美小姐進化史 令狐沅沅
神机堂内观战的众多金家长老,则是表情各异。
大多数人还是想和谈。只要付出的代价就能避免大战,这是再好不过。
没看到奥古斯都一系强者几乎死光了。这个损失太惨重了。惨重到他们难以承受。
只是这个时候,也没人敢乱说话。就算是族长金光祖,也不敢乱说话。在他的心里,当然也是希望和谈的。
双方大战的风险还是太大了。赢了没多少好处,输了却要全家死光。这种情况,金光祖当然不愿意去赌。
高玄微微摇头:“金家和我的矛盾都是小事。我要灭金家,就是你们走错路了。大家没的谈,就剑上分分错输赢吧。”
金戈是有诚意谈判。问题是金家上下都烂透了。
谈判,怎么谈?
从金光祖以下,每个长老都不是好东西。让这群自杀退位,那他们肯么?
金家这样的世家,绝没什么好说的。必然要经过一次大清洗,才能再谈别的。
“这样啊。”
高玄说的不是很明白,金戈却大概懂了。
高玄就是要灭金家,只是恰好有这么个理由发难。至于高玄为什么对金家如此痛恨,理由也不重要了。
金家统治千机星域三千年,坏事做的多了。也享受了的三千年的富贵荣华。这时候再反思那些也没意义。
“可惜可惜,只有动手一战了。”
金戈别看温吞的如同胡同老大爷,一直以来姿态也很柔和,可把话说清楚了,就再没有一点犹豫。
到是金光祖、金光瑶这些人都有点意外。高玄话说的很绝,可到底是为什么啊?
双方哪来的那么深仇怨。高玄执意要灭金家,总要有个理由吧?
结果到好,金戈就不问了。
金光祖欲言又止,金戈注意到金光祖的表情,他一摆手:“话都说尽了,何必多言。”
他拿着折扇对高玄一抱拳:“我来领教阁下的高明,请。”
高玄拔剑出鞘舞了个剑花,这才倒提着长剑一抱拳:“请了。”
两人说话客气的时候,云清裳、金光祖、金光瑶都向后退。
这个层级的战斗,核心区域太过危险。他们也需要拉开一点距离确保安全。
金光祖对金光瑶说:“你盯着云清裳。必要的时候缠住她就行。我来帮老祖。”
手握七大恨刀,金光祖自忖力量并不逊于金戈。在某些方面,他甚至远远超过金戈。
金光祖死死盯着高玄,精神力量从四面八方锁定了对方。只等发现一丝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拔刀。
一道水色剑光在金光祖眼前展开,瞬间就占据了他的眼睛,占据了他全部精神力量。
金光祖各个层面的感知,都被铺天盖地的水色剑光淹没。
这一刻,金星都是失去了光芒。近在咫尺的闪耀着七色灵光的灵光星也消失了。就是茫茫星河都尽数被水色剑光淹没。
金光祖瞬间呆了一下,如此恢宏浩荡的剑光,他这辈子都没见过。
他也没想过,剑光能有遮蔽宇宙之威。更玄妙的是,那水色剑光并不汹涌激荡,而是如同平静的湖面。
他就像沉入湖水一样,上下左右都是纯澈的水。上下左右都看不到尽头。
无尽的水色剑光,似乎把他灵魂都吞噬了。
金光祖生出了无尽的恐惧。这就像深水恐惧症患者坠入海底一样。
楚有喬木遙月相歌 七米塘
纯澈无尽的剑光,却给他一种幽深难测吞噬一切的感觉。
不止是金光祖如此,金光瑶都被剑光所慑,瞬间心神恍惚,难以自己。
至于远方观战的众多黄金强者,都被淹没星河的剑光淹没。一瞬间都不知身在何方。精神灵魂俱都为剑光所震慑。
高玄剑法到了这一步,隐隐已经触摸到了剑法极境。黑旗王这等邪神都要为他剑光所慑,何等的威能。
普通的黄金强者,被他剑意一扫当场就要丧命。
金光祖、金光瑶要是没有顶级神器保护身心神魂,这会也直接被高玄一剑带走了。
金戈不愧是黄金上阶强者,面对水天剑这一式深渊,居然还能稳稳站着。
神隱之刃
他力量内敛,从身体到神魂抱成一团。任凭无尽剑光淹没,我自岿然不动。
这等应变算不上高明,至少不会一击即溃。
高玄觉得金戈很不错。从力量层次上说,高于罗宾,比马可弱一层。
主要是马可的自由身心太厉害。没有特殊的手段都无法克制马可。
金戈就是中规中矩,力量虽强,各方面也都很平衡,并没有明显缺陷。但是,也没有太惊艳的地方。
这等不变应万变的手段,面对剑意转化剑光还可以。可等弘毅剑斩落,金戈就只能应剑而灭了。
不过,这位黄金上阶强者应该没那么容易死。
高玄也有点好奇,这位手里的那柄扇子究竟有什么威能。
江山如画扇,他到是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
高玄可是刺客,他行动之前肯定要尽量搜集信息,做好各种应变准备。
别看他行事总是很直接强硬,那也是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第七贤者权限,就能让他查到足够多的资料。再配合全知之书,几乎就不会有什么遗漏了。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具体战斗又是一回事。
全知之书不会预测未来。它只能回答已经发生或者完全确定的事情。
高玄知道金戈的江山如画扇,只是金戈使用着扇子到底多厉害,就只能大概估计了。
弘毅剑一转,明澈如水的剑锋在无尽剑光掩盖下直刺金戈胸口。
在剑锋刺落之际,金戈手里黑色折扇突然展开。
黑色折扇的扇面也是全黑,上面有一副淡金色山水画。
就见群山延绵,最前方一座山峰上有一株怪松独立峰顶。
群山下方是滔滔流淌长江,汹涌江水翻起一片片大浪。
这副淡金色画卷,群山巍然矗立安静不动,大江奔流而下汹涌激荡。
虽然画卷很简单,可如此一动一静,尽显山水的神韵。
这幅画寥寥数笔,着墨不多,却意境深远。可称得上大师之作。
高玄知道江山如画扇能改变空间,非常玄妙。他剑锋一转就要收剑变招。
弘毅剑在他手里何等灵动,金戈再厉害也别想和他比较剑法。
金戈也不管高玄变招,他手中折扇一摇,淹没星河的无尽金光顿时消失。
包括御剑的高玄,也瞬间消失。
后面观战的云清裳就是一惊,在这个瞬间她完全失去了对高玄感应。
就好像高玄从没有在这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金光瑶、金光祖两位猛然清醒过来。他们远不及云清裳,更不知道高玄去哪了。
至于后面观战的众多黄金长老,就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高玄和剑光突然消失。明显是金戈赢了!
云清裳可不觉得高玄输了,问题是高玄去哪了?被挪移走了?
云清裳目光一转,突然落到展开的江山如画扇上。
那副山水画的怪异孤松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模糊看不清样子,却能看到这人长袍持剑,站在那株松树旁姿态飘逸,似乎在舞剑一般。
云清裳目光不由一凝,那身影虽然面目模糊,她却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高玄!
金家众多黄金强者也都很敏锐。他们也都注意到了扇子上多了一个持剑的人影。
金光祖脸上不由浮起了笑容,早知道这一战赢的如此轻松,他们又何必和高玄废话!
后方观战的众多金家长老,也都满脸喜色。
这胜利来的也太容易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