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cm4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二十四章 少年春心鑒賞-ps8n5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屋檐下燕子衔泥筑巢,官路旁杨柳随风摇摆,嫩绿嫩绿的青草丛里又长着一簇一簇的野花,一切都生机勃勃。
此时,石门县外一处小庄子上,几个少年郎徒步走着,来此踏春郊游,一边欣赏着这春景,一边谈笑风生,这几个少年郎正是张进、方志远、董元礼、朱元旦等人了,而这处庄子则就是去年朱元旦分家时分到的一处小庄子了。
去年夏日,他们就约定好每月月底来这小庄子聚一聚,联络联络感情,交流交流学问,此时距今已经过去了八个多月了,之前他们在这里已经聚会了七次,现在是三月底,是他们第八次在此聚会了。
他们走在这乡野间,欣赏着春景,呼吸着这春日里新鲜的空气,心情也是极为愉悦高兴的,毕竟他们平日里总是闷在家里读书,可没有什么闲工夫出来游逛玩乐,也只有这每月月底这一天让人彻底清闲自在,可以尽情尽兴地和三五朋友一起游玩了,之前聚会的七次,张进他们都是尽兴而归,就是寒冷的冬日里来这郊外庄子,那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也是让人喜欢的。
不过,这一日,张进他们都说说笑笑的,心情依旧很是高兴愉悦,可那周川却总是苦着一张脸,蹙着眉头,默默地跟着不怎么说话。
不由的,张进就笑问道:“周兄,这大好春光的,又有三五朋友与你一起踏春游玩,你怎么不高兴,反而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他这话一问,那方志远、朱元旦等人也都是看向了周川,的确周川总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这一上午的都没说几句话,这确实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那方志远也是紧接着关切问道:“周兄,可是有什么烦恼吗?且与我们说说,我们也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他们几个少年郎也是相处的极好了,不说如同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这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吧,但那份交情友谊却也是深厚的,众人凑在一起相处的愉快,一些事情也是无话不谈了。
可是这次面对众人的询问和关切,周川犹豫了一瞬,张了张口,就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不语,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张进等人见了,虽然心里疑惑不已,但周川不愿多说,他们也不好过多追问,只好作罢,换个话题。
但就在这时,那董元礼好笑插话道:“周川,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你就说给大家听听吧,正好让大家给你拿个主意!”
周川瞪了他一眼,依旧是摇头不语。
朱元旦则是十分八卦,眼珠子转了转,就好奇地问道:“董兄,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知道周兄的烦恼了?那就说说吧,也让我们听听!”
张进、方志远他们又都是看向董元礼,董元礼则是看着周川贼兮兮地笑问道:“那周川,我可说了啊?”
周川愤愤地瞪着他,没好气地道:“你想说就说吧,又没人拦着你,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闻言,董元礼就对张进他们笑道:“这事情说起来就长了!张兄,方兄,朱兄还有冯兄,去年我们从府城参加完童子试回来,一个个都通过了童子试,成了秀才,那知县大人不是为此在县城里敲锣打鼓地去各家报喜吗?我们也借此在这石门县里出了名了,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了,是不是?”
张进他们都是点了点头,确实,经过去年赵知县一番让人敲锣打鼓地宣扬,张进他们确实在石门县里有点名气了,不过这和周川的烦恼又有什么关系呢?众人依旧疑惑不解。
那董元礼就又笑着接着道:“正因为别人都知道了我们,就有那好事的媒婆上门来打听说和了,再加上我们本就是正当说亲的年纪,那媒婆就更热情了,一个个接连上门,张兄、方兄,你们家肯定也有媒婆上门说和吧?哈哈,也不瞒你们,去年就有两三个缠人的媒婆总是来我家里,给我说和,我娘总是虚应付着,最后实在应付不过了,就直言我不想早娶,亲事要过一两年再说,这才打发了她们!”
听了这话,张进和方志远就是对视了一眼,眼里也都是笑意,张进是想起了那去年上门来说和的胡大娘,方志远则是想起了村里给他做媒的老村长,看来不仅他们遭遇了这种事情,董元礼他们几个也是一样啊!
董元礼则继续笑道:“我娘打发了她们,那是因为我爹和我祖父不想我这么早娶妻,想过几年再说,可周川就不一样了,他家的祖母可是一心盼着能早点抱重孙子,四世同堂呢,所以那媒婆上门啊,他祖母真是来者不拒,总是拉着人家媒婆打听好姑娘了,再加上他家里条件好,有些家底,更是吸引了媒婆了,这八、九个月过去,石门县的媒婆真是踏破了他家的门槛了,也不知道给他说了多少好姑娘了!”
说着说着,董元礼自己不由就是笑了起来,道:“可你们说奇怪不奇怪?这他祖母盼着重孙子,希望周川早早成亲也就罢了,但他祖母却是眼光高的,这满县城的说了这么多姑娘,老人家就没一个满意的,在家里嘟嘟囔囔的,哈哈哈!让周川在家里烦恼不已,可也不好对老人家发作什么,只能忍气吞声了!”
“哈哈哈!”张进等人闻言,也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惹得周川有些羞恼地瞪了一眼董元礼。
那董元礼却不在意,接着笑道:“这还不是他最烦恼的,最烦恼的是最近她老人家终于是看中了一户人家,要请媒人上门去说和,但他娘却不喜欢,而是看上了另一户人家,婆媳俩意见不合,正在家里打擂台呢,这个说听我的,那个说听她的,哈哈哈!周川实在被烦的不行,在家里都没什么心思读书了,还没处躲清静,你们说身处于这样的境况,他如何能够不愁眉苦脸了?”
“哈哈哈!”
了解了具体缘故,张进等人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取笑着周川。
周川则是甩袖羞恼道:“笑吧!笑吧!你们现在取笑我,以后你们要是遇见这种事情,可别怪我也取笑你们,哼!”
然后,周川夺路而逃,脚步匆匆地往那小庄子里走去。
“哈哈哈!”
见状,张进等人更是指着他笑的肆无忌惮了,前仰后合的。
这春日里,阳光明媚,春风轻拂,得意的少年们就如这春天一般盎然,播撒着生机,那颗心也如杨柳一般发出了绿芽,被春风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