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xqn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趙氏虎子》-第429章:戰後整頓(二)展示-4s0v9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当日,赵虞派人向黑虎寨传讯,命主寨那边派人了接管一部分俘虏,而接管的这部分俘虏,即那三千余名伪贼。
不出意外的话,这三千余名伪贼将成为黑虎寨的‘隶众’——说白了就是奴隶,以满足黑虎寨那边为了修建蛛网狭道、山中栈道等事所需要的劳力。
或许有人会问,黑虎寨那边,现如今只有以褚角、郭达、褚燕、褚贲等人为首的二百余黑虎贼,其余多达千余的寨众不过是一群妇孺,难道赵虞就不怕那三千名伪贼造反作乱么?
说实话,赵虞还真的不怕。
要知道在叛军的体系中,伪贼算是这些人当中最弱的存在了,他们早已被绿林贼调教地不敢反抗。
在返回昆阳的途中,赵虞不止一次听说过伪贼的‘懦弱’。
还记得他们追击叛军的第二日,关朔抛下大概五六千名绿林贼与伪贼断后,从客观上来说,这帮人耽误了追兵更多的时间,比翟尚、田绪二人起到的效果还要好。
具体怎么回事呢?
翟尚、田绪二人麾下的叛军当时是奋力反抗的,两支军队总共两万人左右,被赵虞与杨定麾下的追兵杀死了五千多人,随后翟尚、田绪二人突围时又各自带走了约千余士卒,剩下的叛军士卒,基本上就被赵虞与杨定瓜分了。
乍一听双方恶战了一场,但实际上,由于当时叛军普遍无心恋战,两次大规模包夹战很快就结束了,尤其是在翟尚、田绪二人突围逃离后,大批大批的叛军士卒放下兵器选择了投降。
然而绿林贼与伪贼的‘断后’,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
在战斗打响的第一时刻,以张泰、向虎为首的绿林贼就逃了,丢下数千名伪贼——在这里赵虞忍不住要称赞这帮人一句,也不晓得是关朔还是张泰、向虎的主意,那群伪贼根本没有与赵虞、杨定率领的追兵交战,而是四处逃窜。
为了抓捕这群四处逃窜的伪贼,昆阳的追兵们花了更多的时间,才将这帮人给抓起来。
而这,也正是杨定心中不满的原因——当时有无数昆阳的士卒,甚至追出几里地去追捕那些伪贼,以至于追击关朔的时间,被大幅度延后,以至于关朔顺利带着主力逃离。
而有意思的是,这些在雪地上逃窜出几里地最终还是被抓回来的伪贼,在押解回昆阳的途中却不敢再反抗。
赵虞甚至亲眼见过仅三四名县军押解着四五十名伪贼的例子。
实在是太夸张了,纵使那三四名昆阳县军论实力已不亚于正规军,而且全副武装,但四五十个人呐,只要有一半人反抗,那三四名昆阳县卒就绝对抵挡不住。
好吧,或许恶劣的天气一大因素,但凡有脑子就会知道,倘若说被抓到昆阳作为俘虏还有活路,那么在冰天雪地下就只有死路一条,但赵虞还是不认为那四五十名伪贼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放弃抵抗。
总而言之,赵虞并不担心将三千名伪贼带到主寨那边会有什么负面影响,更何况,接下来陆陆续续会有许多旅狼回山寨养伤,顺便与新婚的妻子团聚,足以震慑那些只有人数优势的伪贼。
或许有人又会说,伪贼也是受害的平民,甚至可能是汝南郡、颍川郡一带的平民,对此赵虞只能说,一,他昆阳县普遍缺劳力,二,助纣为虐亦是罪孽。
赵虞充其量只能允许那些伪贼在表现好的情况下免除奴隶身份,甚至加入到黑虎寨——反正黑虎寨的‘山巡’、‘寨禁’两个军至今还只存在于纸上,缺的是人手。
相比较那三千余名伪贼,对于共计一万一千余名叛军士卒,赵虞就不敢掉以轻心了,更不敢随随便便带到黑虎寨去,毕竟叛军士卒跟伪贼相比,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
赵虞宁可冒险在这万余叛军俘虏全部留在昆阳县,也不敢分批带到黑虎寨去,免得这群叛军俘虏趁机作乱,夺了山寨。
待当日的会议结束后,赵虞将陈陌、王庆、马盖、伍挚、鞠昇、曹戊等人留了下来,嘱咐他们道:“……这万余叛军俘虏留在城内,着实是一个隐患,好在如今是冬季,他们知道逃离出去只有冻饿而死,因此轻易不敢作乱、不敢逃离,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要求你等在这个冬季,在这三个月内,必须降服这些俘虏,叫他们本能地顺从县衙,如此才能防止明年开春之后,这些人大批逃离……鞠昇、曹戊,你二人要多多出力。”
“是!”鞠昇、曹戊二人抱拳应道。
在赵虞的授意下,昆阳陆续开始安抚那过万的叛军俘虏,由鞠昇、曹戊二人出面,向被抓捕的叛军俘虏讲述他们日后的处境。
不得不说,赵虞那‘奴役五年’的要求,在当世非但不算苛刻,反而是格外宽容,至少晋国是绝对不会同意造反的军卒仅仅通过‘五年奴役’就免去罪行的。
历朝历代,造反的军卒被俘虏后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发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充军,比如在边塞建造城墙,期限是直到死的那一刻,几乎没有例外。
相比较历朝历代残酷的刑罚,昆阳这边‘奴役五年就能解除奴隶身份’的待遇,实在是太过于宽恕,以至于当得知这件事后,被俘虏的叛军将士都不敢相信:昆阳人有怎么好心?
面对众俘虏的质疑,鞠昇与曹戊干脆以自己举例。
他们对众俘虏解释道:“周首领并不仇视义师的将士,周首领只是作为昆阳人、作为昆阳县尉,做了他应当做的事,即保卫昆阳。……如今昆阳的战事已经结束了,不止是义师,昆阳人义是损失惨重,双方都是这场仗的受害者,周首领宅心仁厚,既往不咎,愿意给予众人最宽容的处置,即为昆阳奴役五年。……在这五年内,尔等皆是昆阳县衙的隶卒,只允许保留作为人最基本的尊严与劳动所得的口粮,但只要你等表现好,待五年之后,周首领允许你们解除奴隶身份,并自动成为昆阳人……当然,到时候你们也可以选择离开,返回故乡。”
在鞠昇与曹戊的反复保证与解释下,那万余名俘虏尽管对这宽松的处置感到将信将疑,但不安的心总算是稍稍放了下来。
旋即,鞠昇与曹戊又叫出众俘虏当中的将官,上至曲将,下至伯长、什长、伍长,进行了一番安抚与警告。
而在此期间,赵虞亦从黑虎众、县军、兄弟会民兵三者中抽调了一批精锐,将他们与俘虏混编,每一名昆阳卒带四个俘虏,以施行修缮城池、修建城内建筑等事宜,毕竟在这场仗中,昆阳的南半城基本上沦为了一片废墟,本来城内军民挤在北半城就已经很勉强了,现如今又多了万余名俘虏,那就必须尽快修缮房屋,哪怕是天空仍然下着大雪也必须坚持。
当然,相比较‘奴役五年’方面的宽容,赵虞在管理这些俘虏方面是不会有丝毫留情的,毕竟叛军中亦不乏有人充斥着对昆阳人憎恨,一味的宽容,只能引起负面效果。
因此,赵虞用‘连坐’的老惯例来管理这批俘虏。
所谓‘连坐’,即‘一人犯错、全伍受罚’。
一个伍,五个人,除掉一名昆阳卒,剩下四名叛军俘虏,只要其中有一人犯错,其余三人将受到同样的惩罚。
从轻到重,体现在几个方面:只要有一人偷懒,全伍克扣口粮;倘若有一人逃逸、作乱、伤害昆阳军民,其余三人全部处死。
当然,倘若在一人逃逸、作乱之前,同伍有人事先举报,那么举报的这个人可以免除惩罚。
总而言之,在待遇上可以放宽,可以仁慈,但是管理上,必须严厉,必须坚决打击任何对昆阳不利的想法与举动,这即是赵虞对待这些叛军士卒的总原则。
温言于口、大棒于手,在赵虞的推动下,万余名叛军俘虏陆陆续续被整编,成为昆阳的‘隶卒’,其中身强体健的,陆续在昆阳卒的带领下开始作业。
当日关朔、刘德率领叛军撤离时,为了防止昆阳人立刻惊觉,他们并没有放火烧毁距城仅五里的营寨,而这些‘隶卒’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拆除东边、南边那两座营寨,将那些营栅、草棚等等全部拆除,将拆下来的木头、茂草带回城内,用以修缮南半城的房屋。
这既是为了昆阳人,也是为了他们自己——除非他们愿意在天寒地冻的情况下睡在一片断壁残垣的废墟里。
可能是因为得到了宽容的处置,也可能是因为想要一个可以遮风挡雪的屋子过冬,这万余名叛军俘虏当日很卖力地拆除城外的两座军营,冒着寒雪将木头与茅草运回城内。
作为他们的伍长,也是他们的监视者,一名名昆阳卒十分警惕于手下隶卒的反抗,但事实证明,九成九的叛军俘虏都很识相,老老实实地参与修缮城内的作业。
而昆阳这边呢,在赵虞的命令下,县衙也组织了一批人,替叛军俘虏中的伤卒治伤,虽然陆陆续续仍有重伤不治的叛卒死去,但昆阳县衙的做法,着实是在万余俘虏心中刷了一波好感。
经历过一场浩劫的昆阳,总算是逐渐稳定下来。
两日后,西部督邮荀异告辞赵虞,冒着风雪乘坐马车返回许昌,准备将昆阳这边的好消息告诉颍川郡守李旻。
荀异相信,那位李郡守肯定会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