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csy火熱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愛下-第四百七十八章 火爆(下)相伴-4qgh3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从《声音创世纪》公测开始,网络上的热度就一直是在不断加强的过程。
各个平台都有相关的讨论话题,而且种类繁多,随着这款游戏在直播领域的火爆,虽然真正玩过游戏的玩家不多,但知道这个游戏并跟随着主播直播或视频“云体验”过的网友却越来越多。
基本上只要看过相关的直播、视频的网友,都会对这款游戏产生极强的兴趣。
而这些网友中,有许多不同技术背景、资本背景的人,关注的点,从游戏开始慢慢向其他相关方面转移,发现了更多吸引他们兴趣的东西。
所以像在知乎平台上,在热榜上的相关问题,已经从“如何评价《声音创世纪》这款游戏”、“如何评价《声音创世纪》的游戏AI”、“如何评价X月X日晚XX主播直播《声音创世纪》的表现”、“如何评价XX玩的这个《声音创世纪》故事情节”等问题,变成了:
“制作《声音创世纪》的‘腾蛟互娱’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能制作出这么有特色的声音游戏?”、“《声音创世纪》展现了哪些强悍的技术?”、“《声音创世纪》里玩家输入的语音是如何改变剧情线的?”、“如何评价‘腾蛟互娱’的美女CEO张倩?”之类问题。
此时,半躺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的夏添火,正在看的就是那几个问题里的最高赞答案。
“谢邀。
按着知乎的规矩,咱们得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首先,《声音创世纪》这款游戏,并不是‘腾蛟互娱’开发的,‘腾蛟互娱’只是这款游戏的运营和发行方,这款游戏背后真正的开发者,是‘乾坤科技有限公司’。
另外天眼妹发现,不论是‘腾蛟互娱’还是‘乾坤科技’,成立时间都是2020年,而且是在同一个月内。
很显然,这两家公司有很深的联系。
然后再从股权关系来看,这两家公司……确实有很深的联系。
上图可知,‘腾蛟互娱’的大股东是张倩,占股60%,第二大股东是‘乾坤科技’,占股15%,第三大股东刘闯,占10%,其他还有多人占剩下的15%。
而‘乾坤科技’里的第一大股东则是唐宝娜,占70%,第二大股东张倩,第三大股东刘闯,剩下的是其他同样在‘腾蛟互娱’股东列表里出现过的人。
张倩同时还是另外两家企业的法人和股东,且两家公司都和张氏集团有联系,从已知消息来看,这位张倩应该就是张氏集团董事长张宏朴的孙女,去年刚从英国留学归来。
至于‘乾坤科技’的唐宝娜,则没有查到相关资料,没有她在其他企业持有股份的公开信息。
很显然,这两个公司是为了《声音创世纪》这款游戏而由同一批相互有联系的人创建的,只不过张倩控制的‘腾蛟互娱’主导游戏的运营、发行,唐宝娜控制的‘乾坤科技’主导游戏的开发。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公司的实际掌控者都是女性,她们独特的视角,可能也是《声音创世纪》能这么有特点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个奇怪的点是,‘腾蛟互娱’的注册地址是在彭城市,这很正常,本来这就是一座高新科技企业和人才集中的城市。
但‘乾坤科技’这个负责游戏开发的公司,注册地却是在海西省剑州市铜石镇,这就很奇怪了,一个互联网公司,一个技术公司,为什么会在那里?
最近一段时间,海西省的铜石镇在网络上为人所知,还是因为一家网红兔肉餐厅。
据说,现在铜石镇准备将自身打造成一个以特色美食为卖点的旅游城市。
莫非,‘乾坤科技’的人特别喜欢那里的美食?
……”
在这个回答下面,还有一个高赞答案,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
“《声音创世纪》这个游戏是由‘乾坤科技’开发的,这个有其他答主已经说过了。
不过我发现大家都把那位唐女士当作‘乾坤科技’的核心,但实际上我觉得真正主导这款产品开发的另有人在。
我注意到‘腾蛟互娱’和‘乾坤科技’的第三大股东都是刘闯,这个名字和我在美国留学时的一个同学同名。
而我从老同学那里证实,这位刘闯,就是我所认识的那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倾向于这个‘乾坤科技’,主要的技术主导者,就是他。
在美国的时候,他就曾经独立创业,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只不过后来因为资金撑不住收起来,回国了。
虽然在美国的创业失败,但他还是有自己的技术和人脉的,我不清楚他在美国时的创业项目具体是什么,但从现在这个游戏来看,很可能他当时做的就是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这方面的产品。
回到国内后,正好张氏集团的张女士,以及那位暂时不知道来头的唐女士看中了他的项目,一边有资金,一边有技术,就一拍即合,有了‘乾坤科技’和‘腾蛟互娱’了。
我猜测之所以要分成这两个公司,可能和张、唐两位女士背后的资本有关。”
但这个回答,马上就有一个针对着中门对狙的回答:
“很显然那位自称是刘闯美国留学时同学的答主,对刘闯的了解很少,对相关技术的了解也很匮乏。
他并不知道《声音创世纪》展现出来的语音识别、语言处理技术到了什么地步,真要是刘闯在美国时做的公司有这种层级的技术,那他根本不可能弄到公司关闭。
事实上,他在美国开的公司,和这些技术根本没关系。
而如果清楚他的出身和家世的话,也应该知道,对他而言,只要有足够成熟的项目,有核心技术,钱也肯定不是问题。
但我同意那位答主的观点,这款游戏的开发,刘闯肯定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我知道‘乾坤科技’为什么会待在海西省的铜石镇那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我听说刘闯喜欢上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是铜石镇人!”
这个回答下面还有一个高赞的评论:“说不定真正的幕后技术大佬,是那个刘闯喜欢的妹纸,所以这个公司必须放在铜石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游戏就是三个女人搭的‘一台戏’啊!”
看到这里,夏添火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很清楚,那款游戏真正的制作开发者是向坤,而且是从头到尾都有向坤一人主导开发,什么唐宝娜、刘闯、张倩等人,都只有试玩的份,并没有真正在技术上出力。
但奇怪的是,最后可查到的股权结构,居然没有向坤的影子,根本没有他名字出现?
很明显,“乾坤科技”里唐宝娜持的70%股份,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向坤的。
都不用其他证据,知道内情的人,光从名字就能看出“乾坤科技”和向坤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层?向坤不想被人关注?
这是他们技术圈子里的习惯,还是有其他原因?
不过他倒是知道,“乾坤科技”注册地在铜石镇肯定和刘闯跟铜石镇的妹纸谈恋爱没关系,而是因为向坤在这边开餐厅,还和老夏在崇云村有一个研究基地的项目,所以就近安排。
他又看了一下其他的问题和回答,还有很多提到技术相关的回答,都是称赞《声音创世纪》的技术NB,甚至领先了业界一整代的水平。
有一个回答就明言:“你们根本没搞明白这个游戏被推出来的真正目的,挂的是羊头,但卖的其实是牛屁股,牛大腿,牛尾巴!
游戏其实是次要的,真正核心的,是这个游戏里所展现出来的多种领先业界的、甚至是跨世代的技术,那些才是他们真正要展现给市场看的!
所以‘腾蛟互娱’虽然现在是被推在台前,受到更多的关注,但真正的核心还是要看‘乾坤科技’!未来这家公司肯定会推出更多相关产品,这些产品未必会是游戏!
还有,我绝不相信,这么多跨世代的先进技术会是两个今年才成立公司弄出来的,会是一群之前在业内听都没听过的人鼓捣出来的,这绝不可能!
到现在那些大厂都没有任何风声,也能说明一定问题!
我话放在这里了,回头更多消息曝出来,‘乾坤科技’背后,肯定会有老牌科技巨头的影子,甚至不止一家,说不定鹅厂、狗厂、猪厂、度娘、神行科技之类都参与其中,我也不会意外!”
对这些言论,夏添火并不怎么关心,或者说他也不太明白那个连画面都没有的游戏怎么就有那么多吊炸天的技术了?
但看多了,他也不由得怀疑,那个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光头仔,难道真有什么厉害的技术背景?他背后其实有好几个技术团队在支持?
但那些团队图啥咧?又不是在搞谍战,至于隐藏那么深么?
这时候,夏添火的微信收到了新消息,他点开一看,是老夏发来的,同意他明天去铜石镇、去崇云村玩,在那边住几天。
夏添火松了口气,他这次到海西省来,主要就是来找老夏的。
这次从绑架案中死里逃生,他的家人也是十分担心他的心理状况,毕竟根据后来的调查,他当时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那些绑匪并没有拿钱放人的打算,很早就决定无论拿没拿到赎金都会解决了他。后来船上发生意外,他又看到了那么多死人,心理受到冲击很正常。
所以家人也都给他暂时放了假,让他散散心,但散心的范围却规定不能出他住的小区……
后来还是他好说歹说,跟家人说要去找老夏还有三叔三婶玩,才算是说服了父母,让他来了海西省。
其实夏添火心理上并没有受到多少家人担心的影响,虽然在船上看到了死人,但老实说,这些年因为公司的业务而在非洲和东南亚到处跑,他真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只是以前都没有跟家人说过而已,这次虽然情况比较特殊,但当时只想着开船和联系公司的人,并没有其他的感受。
但从缅国回来后,他就一直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那就是那幸存的绑匪跟他说的话,看到了很多手臂、很多眼睛的“海怪”。
是那“海怪”出现之后,船上才乱起来的,那“海怪”仿佛有种特别的“魔力”,能让他们屈从于内心深处的真实恐惧,并在行动上执行出来。
虽然他们后来都意识到那“海怪”可能是幻觉,但那些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是让人能真切感受到的。
其实不止是那绑匪,就连当时被关在船舱里的夏添火,都有一些感觉。
那种感觉很微妙、很难形容,但他在听那绑匪形容看到“海怪”时感觉的时候,立马就知道他们感受的是同一回事。
他清楚地感觉到那段时间船身忽然陷入静止中,就像到了平地上,没有了丝毫起伏,而且还听到了很清晰的啃噬船体的声音,各种嘎吱脆响,并且想起了一些以前经历的恐怖事情,有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感,这又让他愈加相信绑匪说的话。
不论有没有“海怪”,那影响确实存在,而且他也感受到了。
后来他又知道了3月8号晚在孟塔米拉发生骚乱时,出现在很多人面前的“八臂八眼巨人”——那“八臂八眼”的特点,和绑匪所形容的“海怪”如出一辙。
他隐隐觉得,这两件事之间可能有什么联系。
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论是缅国的警察,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还是后来见到的国内官方人员,都没法给他解释。
在缅国的时候,还有两个自称是国内的媒体工作人员要采访他,他却一接触就知道对方肯定不是记着,而是为官方工作过的人。但他没有点破,将自己感受到的情况告知了对方,希望对方能给他答案,可惜并没有。
回国后,这些疑问一直萦绕在他的脑子里,他知道自己可能是没法想明白,而他能够想到的、唯一有可能给予解答的人,就是老夏了。
虽然是妹妹,但他一直很清楚,老夏不仅聪明,而且总有办法看透事情的本质,即便再奇奇怪怪的事情,老夏也能帮他理出个头绪来,他对老夏有莫名的信心,比对他自己的信心都要大得多。
所以在被绑架后,没有提前串通、提前打招呼的前提下,他也敢选择让绑匪直接打电话给老夏要赎金,相信老夏能不穿帮,能帮他。
这其实也不止是他这么想,夏家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所以老夏今年突然选择不当医生,而跟着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光头仔跑去山沟沟里弄什么养殖研究基地、搞什么实验室的时候,夏家人都是“啊?哦,那好吧。”的反应,只是有点惊讶,并没有产生什么阻力。
要是换个人,比如他,想去干点什么出格的事,不用说肯定就是先批一顿再说,跟老夏的待遇根本比不了——即便是长辈们,也都相信老夏对人、对事的判断。
何况,他一直有种隐隐的感觉:
虽然看起来他这次死里逃生好像老夏并没有实际出什么力,但实际上……说不定老夏做了些什么他不知道、三叔三婶们也不知道的事情。
他这次见老夏,就是想要仔细地问问,一是想探讨一下缅国遇到的那些怪事,二是想知道老夏是不是有通过什么特殊方法帮了他?
这些事情,在电话里或微信上,肯定是很难说清楚的,还是得见面说。
第二天,夏添火一大早就叫了车赶往铜石镇,结果路上却接到老夏的微信,说他们去剑州市接人,让他的车直接从剑州的高速出口下来,到机场来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