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myt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230.有穿越者(第一更)閲讀-org64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忽然想起吕家老祖在五年前说的话…
我吕家一名才貌兼备的天才?
她会隐瞒自己吕家人的身份?
珍惜好五年后出现在你面前的女人?
日久生情,然后联姻水到渠成?
夏极:???
没感到天才,
也没感到隐瞒。
没感到她是女人。
也没感到日久能生出爱情。
他就感到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
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在震惊恢复后,脸上露出的表情是笑容。


再之后的三个月里,吕妙妙化名“花妙玉”用各种方式出现在他身边。
但每一次毫无例外,都会被她自己搞砸了。
她好似远道而来的精灵,就是为了在夏极耳边呢喃一声“我是花妙玉”。
那不走心的动作,
不专业的表演,
稀奇古怪的鬼脸,
花式搞砸的方式,
每一次都让夏极大开眼界。
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出演了某个烂片连续剧。
在这众人都严肃,都认真,都在小心翼翼、谋划计算的世界里,这“烂片”竟给了他一股清流的感觉…
到后来,他已经习惯了。
甚至有一次吕妙妙正扛着铁锹挖土的时候,他躲在一边还看到了…
只见那少女淡定地挖出了一个坟墓,然后自己擦了擦额角辛勤的汗水,继而跳了进去,把土埋埋好,只露出头,然后长叹一声开始等待。
夏极就走了过去,他只见那少女脸上产生了一种“看到场记板发出咔声”的表情。
吕妙妙一瞬间就肃起了表情,如同入戏了一般,开始大喊:“救命啊~~有盗贼要把我活埋了~~”
喊完之后,吕妙妙轻声如地下工作者对口号一般道:“我是花妙玉。”
夏极蹲下来,看着只露出土的头,问:“哪儿来的盗贼?”
吕妙妙理直气壮地反问:“现在是问盗贼的时候吗?”
夏极道:“我看到你挖土了。”
吕妙妙呵呵笑了笑,脸上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随后摆出一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撞完就收工”的模样,破土而出,然后扛着铁锹撒腿就跑。
谁知道这些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
她快被家族逼疯了。


到后来,夏极实在是不忍心了。
“要不,你们换个人来联姻吧?”
吕妙妙道:“换个人你答应么?”
夏极道:“不答应。”
吕妙妙伸出手指戳了戳她自己:“那我呢?”
夏极继续摇头。
吕妙妙神色一肃,沉声道:“太好了。”
夏极道:“那你可以不用这么了累了吗?”
吕妙妙长叹一声:“家族一定要我联姻。”
夏极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我不会同意的。”
吕妙妙眼珠转了转,忽然凑过去,神秘兮兮道:“大叔,要不…
你假装同意,我听人说了,你只有和我吕家联姻了,他们才会帮你突破十一境。
而我呢,如果和你这边不成,家族怕是还会继续寻找下一场联姻,我是真受不了,但如果你定了下来,那么家族就没办法逼我去联姻了。
这样,我们就可以各取所需。”
夏极略作思索,自己还真没损失,何况他对“打开吕家地图”的这个机会也是重视的。
他把目标看远到了千年万年,那么早一步看清楚各大世家的情况,也便于他的布局与安排。
只不过,自己秘密很多,若是与人生活在一起,很容易出问题。
所以,他道:“若是我答应了,你要搬来镜湖庄园么?”
吕妙妙嘿嘿笑了笑:“你想吗?”
夏极坦然道:“不想。”
吕妙妙道:“好样的,我也不想。
不过…我们需要偶尔一起吃个饭,若是吕家下来看了,我们还需要适当地一起去踏青,不过我估计只有开始的时候要演一下,之后怕是一年都轮不到一次。”
夏极忽道:“我第一次见你,你为什么是乞丐样子?”
吕妙妙道:“我不喜欢待在世家,他们就说我吃的用的全部都是世家的,然后我就把所有东西还给了他们,只留了一枚空间戒指,之后自力更生,赚钱呗。
你遇到我的时候,我也没办法,婵姐很厉害,她把我的空间戒指收了,我就带着我的小白到处乱逃,让小白表演赚一点钱。
但那几天表演不好,没赚到钱,可肚子又饿,所以就做了乞丐,超可怜。不过我也没想着白吃,是准备之后再还钱给他们的。”
夏极道:“那行,就这么定了,你去和你家族说,我答应了。”
吕妙妙伸出小拇指,眼神坚定地看着他,沉声道:“拉钩。”
夏极想很严肃地说“发个毒誓”,但话到嘴边却吞了回去,也伸出了小拇指,温和道:“嗯,拉钩。”
两人拉钩结束,算是完成了约定的流程。
而在分道扬镳前,夏极悄悄塞了一叠银票放在吕妙妙的腰后系带上。
金银珠宝对他而言,是最廉价的东西,但既然能让这姑娘过得好一点,他也不会舍不得。
看着那白衣少女远去,夏极知道今后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人来烦他了…
他舒了口气,但旋即心底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很微弱,但却是存在着。
他压下这莫名的情绪,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心有所感,低头一看,之间一叠银票不知何时竟在自己的腰间。
“这…”
他双眼眯了眯。
明明感受不到半点力量,但却能够瞒过自己,把银票还回来。
这少女…不简单。


当夏极回到镜湖庄园时,苏甜正坐在他书斋里,泡着他的茶,吃着他的东西。
他才入屋,苏甜手一挥,书斋的推门关了起来,光线顿时黯淡了几分。
夏极没说话,
苏甜也没说,只是静静吃着他的东西。
吃完后,她才问:“你想怎么做?”
夏极道:“我想去看看。”
这说的是吕家的事。
两个人说话没头没尾,都属于那种“假设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所知道的前提,并且能在同一频道进行问答的对话”。
苏甜喝了口茶:“不好收场。”
夏极道:“也许本就不该存在呢?”
这说的是风南北身份的事。
咕噜咕噜…
苏甜可爱地喝完茶,哈了口气,然后双手交叉,迷人的脸庞里带着迷离的味道,她微笑着看着夏极:“随你怎么做,这改变不了你我血脉同源的事实。最后一重境界叫同血合道,指的是世上只有一种血脉能臻至最高,能成就至高,你我天生就是同一阵营的。”
夏极点点头。
苏甜和吕婵的说法完全相反。
他也无意去问,因为这世上知道答案的,只有祂们九人,真假完全无法判定。
如果苏甜没骗自己,那么吕婵就是真的厉害了,一句话就让他和苏甜产生了距离和怀疑。
但他终究可以进行一次小小的信任测试,所以他问:“黑皇帝最终会怎么样?”
苏甜托腮,甜甜地微笑道:“确实有可能,因为噩兆是属于火劫的,火劫消失了,噩兆自然也会消失。
但上古没出现过你这种情况,所以又不知道了。
可是根据之前卦算的结局,说不定那卦象的意思就是你被拖离了这个世界。”
她直接把夏极所有的猜测和担心说了出来。
夏极忽然有些后悔,因为这根本不是信任测试,
当他开口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甜就已经知道了正确答案,
她甚至跳过了一个问答,进行对自己的回答。
苏甜眨眨眼道:“不过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总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收你入五色神令,之后我召你回来。”
夏极虚眼看着她,“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不会,”苏甜笑了起来,“我只是告诉你即便这是真的,也会有其他办法,不要灰心哦。”
夏极岔开话题道:“我可能会真的与吕家联姻。”
“放心,我会和蓉蓉解释清楚的。”苏甜显得无比体贴。
夏极:…
苏甜道:“那,我们来商量一下你联姻的细节吧。
你联姻总归是要去吕家的,去了吕家就需要离开苏家,离开苏家只有三种可能,第一背叛,第二抛弃,第三无视。
吕家定然许诺了你什么,按照逻辑,你该属于第一种情况,但我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你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吗?”
夏极点点头:“我知道。”
苏甜甜甜笑道:“那就好,对了,还有一个情报我和你分享一下,可能会为你带来麻烦。”
她跪趴在茶几上,身子有些侵略性地前倾,凑到夏极面前,轻声轻气道:“有穿越者。”
夏极心底猛然一炸。
卧槽,和这姑奶奶说话真是要命。
你永远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也不知道她会有多聪明,更不明白她会把事情看透到什么地步,这种妖孽能从上古活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他心理素质非常硬,神色平静,甚至露出了一抹疑惑,他刚要开口。
苏甜打断了他,认真道:“刚刚你心跳快了。”
夏极的反应也是妖孽层次的,下一刹那,他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动作。
他轻叹了一口气,道:“毕竟是我娘。”
只此一句话,他就为他因不懂事而表现过的“奇行怪语”找到了一个天然的根源。
如果有人再问下去,他能很坦然地说“对啊,我是说过一些奇怪的话,但那是我娘教的,我听我娘说了,就记下了,有问题吗”。
而他此时无奈的语气,表明他虽然有所猜测,但却一直在帮着隐瞒,可此时苏甜说了,他发现自己隐瞒的东西瞒不住了,故而心跳,故而不得不承认。
毕竟,苏甜既然能说出“穿越”两个字,那么就必然对曾在自己眼皮底下的穿越者有着认识,娘那样的,是根本逃不过苏甜的眼睛的。
他说出的不过是一个苏甜早就知道了的信息。
没问题。
逻辑完美。
前后自洽。
然而,苏甜笑着看着他:“不是说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