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abw寓意深刻小說 明尊討論-第三章收購靈植,散修師徒,一日三省相伴-33wdv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依照出关的古礼,焚香存想,沐浴更衣,换了一套法袍之后,果然感觉到随着这一套程序,闭关数月苦修以来,因为耗费心神,于木德水德又并无进展,而渐渐有些焦躁的心神随之洗涤一空,心境重归平和起来。
他随手打开禁制,将笼罩礁屿的飞云兜收回,海上的一团云雾滚滚收入洞府内,重新露出清朗的天空来。
今日的天气极好,海面之上风浪不起,暖洋洋的太阳照进洞府开阔的厅堂,眼前碧蓝的海面波光粼粼,习习的微风,让钱晨心情极好。
“钓鱼人,钓鱼魂,不抛一杆不是人!”
“听闻海外其他特产,于中土只是别有特色,只有海中的妖兽,一个个体型庞大,血脉强横,甚至许多巨妖甚至连龙宫的面子都不买,雄踞一方海域,比起陆上的妖族战战兢兢,龟缩起来生怕被斩妖除魔的日子来,好不快活!”
想到这里,钱晨钓大物之心便有些蠢蠢欲动。
前世他也是一个业余不合格的钓友,最大的收获,也不过是一只一斤多的鲤鱼,如今来到修行界这般得天独厚的海域,若是换做前世钓友群的老哥来,估计早就走遍五湖四海,去钓(喂)水兽妖魔了!
哪像他这般,苦修了数年,终于来到海外看到这一望无际的水面,才生出此念。
可见钱晨本性确实谨慎……
想起前世那些玩物丧志的钓友老哥,钱晨不禁自责道:“钱晨啊钱晨,你怎么能如此堕落!”
“先前定下的结丹计划你都忘了吗?收集水德、木德法器的材料至今都没有半点影子呢!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你可不能生出怠惰之心……”
蓬萊長生殿
…………
“我这根海底阴沉竹所制的鱼竿,加上雷精蜘蛛丝和罗氏豢养的那群玉蛛魔物的丝囊抽出的长丝,三股拧成的鱼线!”
“就算是海中的千丈巨鲲,也钓得起来!”
钱晨拎着鱼竿,身后金银童子两个,一个撑着遮阳的华盖,一个捧着鱼蓝,亦步亦趋的跟着钱晨来到礁屿开辟的一个钓台之上。
钱晨扎了一个马步,举手挥杆,抛出了百丈之远。
“我矶钓大师钱某人,今日就要将你这杂血恶蛟从洞穴之中拖出来!成就我的新记录!”
虽然此前的记录,最大也只是一斤半的鲤鱼,但钱晨还是如此雄心壮志道。
远方的一处海底乱礁之中,一只拦腰粗细的龙血七星鳗从乱石隙之中游了出来,看着穿在玉钩之上那枚散发着玉粟香味的灵丹,用尾部搅动海水,将那鱼线缠在了旁边质地犹如血玉的三尺珊瑚之上。
盖过章的未来
而那株三尺血珊瑚身上,已经遍布鱼线的拉痕。
钱晨通过手中的触感,感应到鱼线一沉,当即神情凝重,海面之下的七星鳗缓缓探头,将玉钩之上的灵丹连同海水一并吸入口中,玉钩散发的寒气让它浑身一滞,而钱晨那边已经果断提杆。
鱼线骤然拉紧,紧紧缠绕在血珊瑚之上,钱晨将手中的阴沉竹竿拉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度。
他气沉丹田,一声厉喝,终于,鱼线那边传来了崩断的声音。
钱晨面色一喜,感觉竿处传来一股巨力,他以剑术手法,借助鱼竿的弹性,将鱼线迅速抽回。随着水面破开,一株三尺长的红珊瑚飞跃而出。
“啊啊啊!”钱晨抱头懊恼。
那边的七星鳗已经含着灵丹溜回了石缝之中,它抬起如蛇一般的头颅,悄悄探出海面看了钱晨一眼。
“就这?”
张魁事务所
“就这技术,钓你马呢!不知道吾等拥有龙血的海族,灵智不逊于人族吗?若非钩上的灵丹品质好的丧心病狂,鬼才懒得陪你玩这等侮辱海族的游戏!”七星鳗表示钱晨的钓术,杀伤力不高,侮辱性极高!
钱晨随手将这尊高达三尺,散发着不俗的灵气波动的血珊瑚扔到一旁。
去陪之前钓上来的脑袋大的海底寒铁矿石,沉没的飞舟龙骨,以及巨大的妖兽骨骼和一团被晒得有些焉巴的碧胆鹿角草作伴。
显然,今日的这一幕并非偶然。
钱晨已经怠惰数日,每日除了八个时辰的日常功课,炼化五德,就是耗费在这毫无意义的嬉戏之中。
此时笼罩礁屿的云雾已经散开了数日,周围的修士也都知道,这位一到新洞府就开始闭关的邻居,终于出关了!
不远处的另一座稍大一些的礁屿上,纵起一道遁光,向着钱晨飞来。
遁光散去,却是一位老道士踩着一双飞鱼翅炼制的飞遁法器,携着一位十四五岁的道童,悬浮在钱晨礁屿的上空。
阴妻凶猛 周五公子
老道打了一个道揖,道:“这位仙友万福!老道乃是左近落霞礁的修士,与道友洞府离得近些,前日里道友紧闭洞府,却不好打搅。今日见道友有暇,冒昧来叨扰个!还望道友莫怪!”
“既是邻居,我自是欢迎道友常来走动!”
钱晨请老道落下,随手招来一团云雾,捏成两个蒲团,又让身后的金银童子去端茶待客,老道打量了那两只小妖怪几眼,好奇道:“这莫不是中土的精怪,金银郎君?”
大的叫金银郎君,小的就叫金银童子。
钱晨养的这两个估计之时细碎金银锭成的精,不比富贵人家埋藏的金银窖里面的银冬瓜、大金锭。
不过这些小精怪虽然稀罕了些,却都不是什么有大法力的妖,钱晨也就不隐瞒什么,笑道:“两个不成器的童子,叫道友见笑了!”
老道士很是好奇的打量了几眼,才回头道:“海外少用金银,纵然有金银散落,也是沉入海里,没有地气蕴养,因此这等精怪甚是少见。老道也是没见识!让道友瞧了个笑话!”
钱晨注意到,老道身后的那个少年倒是不拘谨,接着老道的遮掩,眼珠乱动,悄悄将这处礁屿打量了一个遍。
即便看到钱晨堆在角落的那一堆‘杂物’,也未有什么惊色。
“在下散修风闲子,这是吾座下的劣徒何七郎,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仙乡何处啊?”老道落座之后,便通报了姓名。
钱晨把手一供,看了这对奇怪的师徒一眼,笑道:“在下钱晨,亦一名散修!近日中土不靖,并非修行之地,便往海外避避风头!”
风闲子却也消息灵通,感叹一声道:“前番魔道祸乱东南,甚至打上了建康,亏得中土道门三位天师出手,这才惊走了一位,拿下了两位天魔!这可是近年来少有了元神真仙出手。”
“那魔头猖獗,居然犯到了三位天师手上,如今天师行霹雳手段,这番劫数之后,中土当是大安了!道友这会出来,却是算错了!”
钱晨摇头道:“中土世家仙门林立,终究不是我等散修存身之处,海外广大,才能有所作为!”
“而且……”钱晨结果金银童子奉上的灵茶,抿了一口,示意师徒两人也用些茶水,继续道:“相比天师,我等蝼蚁一般的人,纵然魔劫平定,但余波不止,说不定就遇上一个逃窜在外魔头,了送了性命去!”
风闲子连连点头道:“是极,是极!”
他也抬起茶盏,吞了一口茶水,本来这等待客的灵茶,风闲子并不当一回事,但岂料灵茶入喉之后,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灵气突然散开,馨香醇厚,化为一线沉入咽喉。
让他一时失措之下,被灵气堵了个结实,好不容易才吞下这口绵延不绝的灵气,感觉身上的旧创都暖洋洋的,得到了丝丝滋养。
“这茶……”风闲子失色道。
钱晨一时倒是忘了自己手中的灵茶都是向司师妹换来的好货,乃是司马家庄子里出产的上品。
好在他这个身份,用些好茶倒也不突兀,便假作惊讶的瞪了金银童子一眼,‘强笑’道:“些许灵茶,些许灵茶而已!”
何七郎在后面捂嘴偷笑,觉得自己看穿了钱晨这番嘴硬逞强。
风闲子见状也连忙吞了三大口茶水,看到钱晨没有让金银童子添水的意思,才失望的的咀嚼着那两根茶叶,感受那淡淡的苦涩过后的回甘,自己经脉出的旧伤隐痛,都松快了许多。
他看到钱晨身后那一株三尺高的血珊瑚,笑道:“道友倒是好运道,这赤血珊瑚虽然在舟山群岛也有产出,但却甚是稀少,海市之中多是来自龙宫的货色。”
“这般三尺高的一株,却也能抵得我等一年的租钱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可领!
他又看到了血珊瑚后面的碧胆鹿角草和飞舟龙骨,那龙骨虽然是残片,却也是用上好的灵木做成的,而碧胆鹿角草更是好几种灵丹的辅药,其熬煮的碧胆琼脂,乃是海外灵丹常见的封丹胶壳,封锁丹气,保存灵丹最是好用,价值只比血珊瑚稍逊。
这一堆零零乱乱的堆在礁石上,莫不是此人不知道海外的物产,走眼了?
风闲真人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番,钱晨却淡淡失望道:“这几日我钓左近的一尾七星鳗,鱼没钓上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是都被钩了上去!”
何七郎看了钱晨一样,觉得这位中土修士大概脑子不太好使,忍不住插嘴道:“七星鳗才多少符钱一尾,先生你钓的灵材,买十尾都够了!”
风闲子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少说你的……”
钱晨却抬手道:“无妨!那一只七星鳗不比其他,怀有龙血,在下略通海外的种养灵根之术,欲抽去它的龙筋!如此灵根乃是罕见的水火双灵根,水火相激,本来这等灵根最容易种坏,但此蛟鳗身怀龙血,又有七星点缀,我却有极大把握,借助它的龙血和七星,种出一道上品的水火双灵根来!”
风闲子大惊道:“原来道友竟是少见的中土灵根师?水火双灵根多是废灵根,上品的水火双灵根,必然是五分水,五分火。”
“如此水火平衡,乃是许多海外修行世家、门派极为看重的资质!”
“这么说来,此鳗倒是一只罕见的灵物,价值无量啊!”
远方潜在礁石中的龙鳗借助背上的天生七星,偷偷听到了这番谈话,当即大惊失色——我看你钓饵的灵丹品质极高,才好心将海中那些价值不菲之物送上,算是跟你交换的。
没想到我好心好意,你却馋我的身子……
这片海域不能呆了!亏我见你明明修为极高,却不肯用神通法术来抓我,以为你是罕见的人族君子。
岂料你终究不讲‘钓德’!
连钓过即拥有,大物要放生都不晓得!
七星龙鳗急忙打包了家底,准备趁着今晚的夜色,连夜搬家……
钱晨这边已经和风闲子又寒暄了几句,透露出自己灵根师的身份后,便请风闲帮忙传出消息,说自己收购灵植的种子和消息。若有人想要为家中子弟种下灵根,也可以来找他。
钱晨注意到那风闲的弟子何七郎,就颇有异动,虽然他掩饰的极好,但这些种种如何能逃过钱晨这般精通心魔大道者的眼睛。
“骗一个来试试手也好!”钱晨心中打着许多不良的主意,面上却是一副对自身的手艺极有信心的样子。
“道友所求的灵根和水属灵物,如此品质的却是少见,舟山群岛毕竟靠近中土往来的修士极多,有什么珍贵灵物也早就被人……”风闲欲言又止。
钱晨笑道:“我最为精通的,乃是木灵根的种养。若是能得一株品质极高的灵植,便有源源不断的极品木灵根,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未尝不可。”
“飞舟海市左近的散修极多,消息灵通,只要探得一二,我必不会亏待道友。至于水属性的灵物……事关我修行,就不能讲述太多。道友尽管放心,只要有一二消息,我愿以一件上品法器相赠!”
“若是能有现成的极品灵植,我愿意出五千三山符箓!”
“五千!”风闲子瞬间睁大了眼睛,他提醒钱晨道:“三山符箓纵然可以通用,但许多散修得了珍贵宝物,只喜欢以物易物,直接换取有益自身修为的东西!”
“三枚乾元换骨丹,此丹可以改易资质,修补鼎炉,道友应该知道!”
钱晨轻猫淡写,风闲子点头如蒜:“知道,知道,此丹乃是最为珍贵的灵丹之属,没想到道友这里居然……”
“还有飞星流珠丹……可以提升道基有缺者三成的结丹几率!”钱晨看了一眼旁边的血珊瑚和碧胆鹿角草,盘算着可以这两种为主药,炼制的一种灵丹。
风闲子更是激动的手脚都在颤抖:“够了,够了!道友还是小心一点,这里毕竟尚算偏僻,若是有歹人得知……”
钱晨挥手一道剑光,斩破十里海面,笑道:“某还是有些护身之能的!”
“剑光分化……如此只怕距离结丹只差一线了!那灵植和水属灵物,只怕是结丹所用。”
风闲子心中大骇,连声道:“道友既然修成剑光分化这等高超剑术,寻常通法来上十个,只怕都不惧之。就算是结丹真人,恐怕也不敢贸然出手,是我想差了!请道友勿怪!”
“道友既是为我着想,何来怪之?”钱晨笑道:“只管放出消息,若有心怀不轨之辈,我等着他就是!”
风闲子师徒抱拳告辞……
海中的七星龙鳗看到这道剑光擦着头顶,劈开了数十丈深的水面,吓得都尿了出来!
它连忙背上自己的小包裹,深深潜入海峡,连剩下的那点家底都不顾了,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海遁去。
钱晨有意无意朝着那里看了一眼,冷冷一笑道:“钓鱼乃是情趣,区区一条小蛟鱼,也敢笑我!真以为我不会抽水吗?”
他看着离开的风闲师徒两人一眼,笑道:“一个身受重创,连金丹都被打残了的结丹真人,一个资质极差,但是血肉之中充斥着纯净灵气,明明已经筑基上品,显露出的修为却不过刚刚入道……哦!我都忘了,海外修士先感应、练气,后筑基,通法,毕竟结丹不易,要多修筑几重道基!”
“有趣!有趣!”
“这两人相互之间,师不师,徒不徒的,各怀鬼胎,偏偏又真有一分情谊在。”钱晨只看他们这番底细,便看穿了很多东西。
那资质低劣的何七郎,明明资质极差,但修行速度却不满,而且血肉之中灵气充盈饱满,分明是经常服用灵机充盈的天材地宝,才有如此修为。
莫不是身怀‘金手指’的大福缘之人?
而那风闲子,明明是结丹真人,但早年似乎受了一场极重的伤,就连金丹都快要溃散了。为此他还施展了某种禁法,将金丹封印,只显露出旁门通法修士的修为。而那何七郎似乎知道风闲子受过重伤,但好像只以为他是通法修士。
这就是曾经钱晨的角色,名动诸天的‘老爷爷’啊!
两人一个提供稳定伤势的灵药,一个提供庇护,倒是结成了一种奇怪的同道关系。
这就让钱晨有些好奇了!
“这海外真有意思,比中土好玩多了!看那何七郎,似乎有找我种灵根的想法,收他个什么价钱比较好呢?”钱晨背着手,拎起阴沉竹钓竿,向洞府走去。
把那只狡猾的七星龙鳗惊走了,明天就要找一个新的海妖钓了!
是三十里外的那只百年玳瑁?
还是散星矶下的那只赤龙趸?太好钓了没挑战性啊!
昭华散 蓝映灵
“钱晨啊!钱晨!你怎么能如此怠惰!”
“我掐指一算,明日天气不佳,正是大鱼上口的良机啊!”钱晨顿时振奋,将之前的自省又抛在了脑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