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溯源仙蹟 起點-第六百五十一章 來來去去皆是瘋癲鑒賞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你猜呀!”
“我猜你妹!”
源尘一剑戳死了深辰,将其钉死在了地上。
黑色的血流了一地,小童即便是死了,嘴上大大的微笑还挂着。
人虽死,但笑容却极具挑衅意味。
“想走!”
全能世界架构师 梦回田园t
小童化作黑色书籍就要急射而去。
源尘挥剑便投,古剑宛若长了眼镜,直接便钉死在了黑书皮上。
无视了空间与时间,源尘仿佛神明降世,直接出现在黑色书籍旁,拔出黑色书皮就是一顿胡乱砍。
黑色书籍中发出尖锐的叫声:“我的孩儿,你下手太重了,别打我了。”
挥剑少年挥剑的动作一顿,身体开始颤抖。
“源尘,你果然受到了影响。”
黑色书籍黑光大盛,桀桀怪笑从中发出,源尘只觉得天昏地暗,眼前一切都如梦幻泡影。
迷迷蒙蒙,仿佛雾里看花。
魔黎河浮现在源尘身后,直接给源尘心口来了一刀。
刀非凡品,入骨三分。
源尘竟被直接捅了个对穿。
“哥,你知道最不可靠的是什么力量吗?”源尘渐渐软到在地,魔黎河在其耳边轻笑道:“是别人的力量。借助别人的力量控制我们,倘若那个人不想再给你借力量呢?你岂不是一无所有了?你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人来看,我都知道,所以你这样的异类还是去死好了。”
源尘眼花缭乱间,似乎看到了一个石头。
那是一个普通的石头。
经历了风吹雨打,寒霜冰雪。
经历了千锤百炼,万劫雷炼。
它早已残破,甚至出现了缺失,几乎已经四分五裂。
其实看一个石头被天劫来来回回劈着玩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情,天知道哪道天劫这般无聊呢。
源尘想要转动身体,但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无法移动。
最关键的是他好像是失去了手脚这种东西。
忽然头顶雷霆乍惊,原本还在看戏的源尘终于体验到了被雷劈的滋味。
之前看的有多无聊,现在就有多痛苦。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
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变得麻木,源尘竟开始适应了痛苦这种感觉。
甚至源尘觉得他应该可以写一篇关于如何分析痛苦的三万字报告。
这种感觉似乎还有魔力,源尘发现的身体竟然开始渴望这种被雷劈的感觉。
与此同时,雷霆攻击对源尘的影响也越来越小了。
这倒让源尘感觉有点浑身不自在,好像之前正在被按摩推拿,这突然的抵抗力似乎让它的身体很不满意。
然后,源尘眼前一黑。
再次陷入到黑暗中。
玄幻之光普照大地,源尘再次睁开双眼时,又重复了起了最开始的画面。
他在看一颗石头被雷霆摧残,经历风吹日晒。
仿佛一切都在重演,一切都在重复。
可源尘明白,环境不同了。
非常女上司 易克
这不是一个石头。
即便这颗石头跟上一个石头,连破碎的纹理都一样,几乎都是四分五裂,但源尘还是分辨出了这是两个不同的石头。
别问源尘怎么区分的,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就是觉得这是两块石头。
看了没多久,灾难再次降临到了源尘身上,还是那熟悉的味道,还是那相同的配方。
雷霆不变,变得是源尘的心。
舒坦~
源尘忍不住赞叹,这推拿的感觉别提多舒服了,简直就好像是泡在温泉池里按摩,瘫软着大脑放空,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想做。
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天荒地老,直到海枯石烂。
可是没体验多久,那按摩的力度突然就轻的感受不到了,像是隔靴搔痒般绵软无力。
用力啊,没吃饭吗?
源尘怒了,那种明明买了年卡却发了一月卡的感觉一样无语。
感觉被欺骗了!
不过源尘强压下那种不爽的感觉,静静蛰伏等待着,一定还有下一次的。
之前就来了一次,这一次肯定还会陷入黑暗,然后重新体验一把令人无法自拔的感觉。
毕竟就算是想要让他着迷,然后坑他,也应该是让他再体验一把吧。
可是左等右等,源尘期待的转场始终未曾出现。
这次源尘真的怒了。
哪怕再让他体验一把。
就在此刻,忽然有声音响起。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如今你已经经受了千般磨难,万般杀劫,现在可愿随离去。”
来者是个年轻僧人,一身的破烂道袍,仿佛是从什么穷山沟里爬出来。
但是源尘都不在乎,他激动万分。
这难道就是施展雷劫的人吗?
“我愿意啊,只要你天天用雷劈我,往死里劈,不用客气的。”
可惜让源尘失望了,对方看不到源尘。
非但看不到, 他还听不到源尘的话。
绝世剑魔
最最让源尘不能忍的是,这僧人竟然还不是对着他说的,这就有些尴尬了。
年轻僧人根本没有理会源尘,他像是捡宝贝一样,四分五裂的石头都被他带走了。
只留下一个个被雷劈出来的坑还在彰显着那里曾经发生过惨不忍睹的事情。
年轻和尚走了,他似乎为自己拿到这些石头而感到很开心,很激动。
源尘都想吐槽了,这莫不是个傻子,几块被雷劈过的石头就喜欢个不得了。
和尚走后源尘,发现自己视野开阔了很多,他立刻迫不及待的看向四周。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这四周空荡荡的,没多少东西。
更可气的是,周围居然还起雾了,能见度低的可怕。
伸手不见五指都算是轻的了。
就在这时,第二个人来了。
这时一个背着鱼篓子的垂钓老者,老人来了之后,源尘便看到了水。
这水也够敷衍与奇幻的。
竟然悬浮在半空中,也就一层膜。
但是老人来了后,却面色涨红,欣喜若狂,宛若看到了神迹。
老者急忙盘坐垂钓。
源尘心想这老人莫不是也是个傻子,怎么都这般的失态。
岁月更迭,时间一晃而逝。
源尘倒是没感觉过去多久,他就迷迷糊糊了片刻,甚至他觉得才过去几分钟。
可就是这几分钟,硬是把老头熬成了白骨。
源尘眨巴了眨巴眼睛,刚才还活蹦乱跳的老者,不是还在一层敷衍的悬空水面上垂钓来着?
怎么这才过去多久啊,怎么就风干脱落,就剩下白骨还在坚挺着。
源尘都不敢再眨眼了,他生怕一眨眼这白骨随风消散,又不知道多少年过去。
不过越是想着不眨眼,源尘眨巴的越是厉害。
其实他现在根本没有眼睛,所以不具备眨眼的能力。
但是眼前一黑的效果还是有的。
眼前黑了至少一秒后,白骨消散,就连那鱼篓子和水面都消失了。
与此同时,一个书生背着行囊,朝这边跑来,他似乎看到了不可多得的宝物。
书生整张脸上都洋溢着狂喜,那种疯癫之色虽在前两人身上没见过,但他总觉得这人和那两人都有个相似的地方。
“他们,好像都在背对我。”
源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背对着我难道是发现我了?
源尘从没有隐藏,他也隐藏不了。
不过乍然间觉得奇怪而已,如果都发现了我,又为何不和看我一眼?
难道我连入他们眼的资格都没有吗?
书生扔掉了行囊里的全部书籍,他似乎低着头在装些什么,因为背对着源尘,他看不到。
不过从对方那癫狂的笑声中,源尘觉得自己可能是发现了个傻子。
源尘眼睛一闭一睁。就看到眼前一片的电石火花。
一个巨大的脚掌差点踩到源尘,虽然现在源尘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身份在看,但是他就是有种被冒犯的感觉。
“我想要一把斧头,能开天的那种。”
翻译过来后,源尘听着就是这么个意思。
你想要我就要给你啊?我是你爹呀?
“爸爸。”
源尘:“……”
大个子,你节操掉了一地。
源尘知道他其实不是对自己说的,因为这个巨人的脚后跟是对着自己的。
这对着自己的既然是脚后跟,那其巨大的身体朝向的人又会是谁呢?
“谢谢,前辈。”
破空声响起,一把巨大的斧头尖擦着源尘的脑袋瓜子过去,这显然就给他得逞枭首了。
巨大沉闷的脚步声远去,源尘的世界里再次安静。
忽然,仿佛是什么东西亮了。
源尘睁眼一看,好家伙,周围一片璀璨。
七彩九彩石头遍地是。
这是一道倩影自天边而来,眨眼而至。
饶是清冷的她,依然面露欣喜。
那是一种终于得偿所愿的开心。
竹篮中放满了石头,不过在五颜六色的石头中,似乎还混入了一个不放光的破石头,只不过女子太过激动,就没在意。
这次源尘是看着女子走的,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
眼前再次黑暗,源尘觉得这次黑暗有点长。
也就是从一秒便到了两秒那么长。
这次来的是一个黑衣男子。
这男子之前还失魂落魄,一副人生无望的表情。
可当看到什么东西后,立刻一扫之前颓废,大喊一声:“天无绝人之路。”
抱着一个石头就走了。
源尘:“……”
一个个都跟大傻子似的,就不能多说几句,哪怕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也行啊。
不过,也是奇怪了,这一张张人脸都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一样,是我脸盲了还是咋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