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wo1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30:戎黎看男科,被程及逮個正着(一更相伴-2066g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孟满慈走之后戎黎就一直板着个脸,不高兴。
降息
EXO之那些年遇见你
徐檀兮见他闷闷不乐,问他:“要不要我跟外婆解释一下?”
他心情不好,坐就没坐相,脚踢着茶几:“不要。”省得越描越黑。
“不要踢了。”徐檀兮说,“脚会疼。”
他坐直来。
她起身:“我去给你盛汤。。”
他立马拉住她,不让走:“我不喝。”
“外婆专门给你炖的。”
“我身体很好。”他语气不爽,“我又不是六十岁老汉,也不用老来得子,干嘛喝那玩意。”
徐檀兮不这么想,她觉得那只是补汤而已:“身体好也可以喝,你就当是营养品。”她温声细语的,哄着劝着,“不可以浪费,这是老人家的心意。”
戎黎不情不愿地嗯了声。
徐檀兮去厨房盛汤了,他去敲戎关关的门:“出来。”
戎关关正在玩乐高,不想出去:“叫我干嘛?”
壹婚三折 半面紗
“喝汤。”
喝汤?
戎关关立马把乐高扔一边:“来了~”
汤的味道还不错,虽然放了中药。戎关关很喜欢,喝了两小碗。
戎黎搅着碗里的汤,不太想喝:“明天上午我要去趟学校。”
徐檀兮应:“哦。”
他解释:“不是代课,有点其他的事。”
“哦。”
她没有问,抬头看了他一下。
他埋头,“老实”地喝汤。
他现在对徐檀兮的服从程度,已经由千依百顺变成了条件反射。
反正就是很奇怪。
当然,除了床上,那是他唯一乱来、不听话的时候。
次日上午,戎黎去了科博男子医院,口罩、墨镜、帽子他全部戴着,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像一个贼。
这家医院只看男科,口碑还不错,不是小作坊,是家大医院。
戎黎挂了个号。
坐诊医生是个秃了顶的中年男医生,眼镜的镜片很厚,皮鞋擦得很亮,姓孙。
“先生是一个人来的吗?”
戎黎坐下,口罩墨镜帽子全都不摘:“嗯。”
孙医生觉得他有点古怪,打量了一番,就觉得……腿挺长啊。
孙医生扶了扶眼镜,开始问诊:“平时——”
不等孙医生问完,戎黎回答:“都正常。”
“那——”
“都正常。”
“……”
这人真是!
惡魔法典 夢幻天心
孙医生职业微笑,尽量消除“患者”的抵制心理:“先生,你这样我没办法下诊断,不用不好意思,这里也没别人。”
谁他妈不好意思了。
戎黎:“哦。”
就很烦!
孙医生还是很负责任的,虽然对面的人一副要“炸掉医院干掉他”的表情,但他还是顶着压力、硬着头皮问了一系列的细节问题。
戎黎非常不耐烦,但也都回答了,总之,他摆在脸色的态度就是——
最好别问!问就是全部正常!
之后孙医生安排他做了个检查,从头到尾他都冷着双眼睛,眼神传递出一个信息——谁敢碰老子一下老子搞他全家。
行吧,医护人员不碰他,就给了他一个取精杯……
大概九点左右,他跟徐檀兮通了电话,哄着她叫老公。
十一点左右,他拿到结果,从医院出来,看完之后撕碎,扔进垃圾桶里,毁尸灭迹。
然而,老天跟他过不去。
“戎黎。”
一辆十分骚包的车停在了戎黎旁边。
戎黎:“……”
简直晴天霹雳。
事先声明,程及真的只是路过,他一眼就认出了戎黎,不用看脸,戎黎那一身犯罪分子的气质,他隔了几百米都能认出来。
戎黎嘴硬:“我不是戎黎。”他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程及也不管违规不违规,车停路边,他下来:“好吧,戎狗。”
戎黎背过身去,咬了咬牙:“你认错人了。”
程及偏偏凑过去:“你化成灰老子都认识你。”
戎黎:“……”你他妈化成灰吧!
程及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医院,表情先是诧异,然后开始幸灾乐祸:“你来看男科啊?”
戎黎想杀人灭口。
戎黎说:“我路过。”
程及把他帽子摘了,帽檐朝后,戴在自己头上,他抱着手,痞到不行:“你刚刚要是没装作不认识我,没准我还能信。”他眼神贼坏,在戎黎身上扫啊扫,最后落在戎黎腹下,“你那玩意故障了?”
戎黎把口罩摘了,一张俊脸冰冻三尺:“我正常得很。”
“是吗?”程及明显不信,眼神更不怀好意了。
要是以前,戎黎早动手了。
但现在他娶妻“从良”了。
他忍了,去垃圾桶里捡回来一块他刚刚扔掉的碎纸片,然后狠狠扔给程及。
……子活性正常。
少了一个字,但不影响阅读。
程及看完,眼睛一眯,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可能有十几年没笑得这么开怀过了。
戎黎想让他原地去世:“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程及停不下来,腰都笑弯。
戎黎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他腿上,掐住他的脖子:“你他妈去死!”
真不是闹着玩。
戎黎掐得很用力。
七宝姻缘 八月薇妮
程及也不反抗,反而伸手去把戎黎的墨镜摘了。
戎黎眼睛里什么野劲儿狠劲儿都没有,戾气杀气也没有,只有挫败、丢脸,和恼羞成怒,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
也许他的零度负面人格真的被徐檀兮治愈了,就算没治愈,也至少被压制住了。
程及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鲜活气儿的戎黎,说句很找虐的实话,感觉挺好,以前的戎黎的确没有弱点,很无坚不摧,但没有喜怒哀乐,不像个活着的人。
程及把他的墨镜架到了自己头顶,双手举起来,投降:“好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
戎黎这才松手,狠狠地说:“不准告诉徐檀兮。”
程及左右动了动脖子,笑得春风得意:“那你就拿出点诚意来啊。”
好喜欢这样的戎黎。
想逗。
程及恶趣味地想着。
戎黎舔了舔牙,再气也得忍着,他拿出手机,给程及转账。
程及手机提示音响了,他也没看:“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干嘛来看男科?”
戎黎不想跟他在马路上扯淡,直接上了他的车,车门关得很响:“我结婚好几个月了,还没小孩。”
程及进了主驾驶,也不发动车子,手肘撑着方向盘,掌心支着下巴,瞧着戎黎:“你们也太着急了吧,才几个月。”
戎黎表情极其烦躁:“徐檀兮喜欢小孩,我也没做过婚前检查,这次就当补上。”
程及是常规思想:“要检查一起来啊。”
“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
程及一直觉得自己挺懂男女关系的,尤其是戎黎和徐檀兮小两口的事,毕竟戎黎看片都是他给挑的。
戎黎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神色突然认真:“要有问题,只能是我有问题。”
程及好像懂了。
虹桥医院。
徐檀兮轻声敲了敲门。
三声过后,办公室里面的人说:“请进。”
她推门进去:“刘主任。”
刘主任是妇科的科室主任:“徐医生请坐。”待徐檀兮坐下之后,刘主任说,“检查结果出来了,没什么问题。”
因为是来看诊,徐檀兮没有穿白大褂:“都正常吗?”
“嗯,都正常。”刘主任安慰说,“你也不用着急,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想怀反而越怀不上,跟心态和当时的状态也有关吧,平常心就好。”
徐檀兮颔首,礼貌地道了谢:“麻烦您了。”
“客气什么。”刘主任随意问了句,“怎么没和容先生一起来?”
徐檀兮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刘主任建议她暂时避孕,为了保险起见,最好彻底康复之后再考虑要小孩。
徐檀兮也是这个打算。
前一段时间,她怕会和戎黎分手,所以任性而为了。其实没怀孕更好,虽然她服用过的药物不会对胎儿有致畸影响,但她的病还没好,精神状态差,睡眠也差,这样的身体状况很不适合怀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