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9oii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陽壽已欠費-第四百九十一章 祖先的選擇相伴-6tgnc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钱院长是明白人。
他对李闻说道:“凡人为什么改名叫真人呢?咱们都觉得他们是神经病,火烧眉毛了还纠结一个名头。”
“其实他们是在用一个名字,表示自己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李闻哦了一声:“所以呢?”
钱院长说:“所以,他们这次这么辛辛苦苦的研究念力,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协助修行人。他们有其他的目的。”
“他们希望把念力作为武器,好让自己有实力和修行人平起平坐。”
李闻点了点头:“煞费苦心啊。”
桃之夭夭 惜池
钱院长问李闻:“现在你已经知道他们目的不纯了,你打算怎么做?”
李闻笑了笑,对钱院长说道:“其实人间一直有一个传统,就是看破不说破。譬如我面前有一个人,明明很自恋,很不要脸,他自己也知道他自己不要脸,但是我不能说出来。我要谎称他很有智慧。”
“他明知道我说的是假的,但是他也不反驳,就这么厚着脸皮,坦然的接受了自己很有智慧。”
钱院长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没错,这个道理我也懂。就好像我面前有一个人,明明很自恋,很不要脸,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要脸,但是我不能说出来……”
大公爵传奇
李闻干咳了一声:“所以,人间的首领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他真的以为修行人看不穿吗?”
“既然修行人能够看穿,他为什么还要制定这个计划呢?因为他很确定,就算修行人看穿了也没什么。修行人现在需要帮手,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是一个阳谋。”
钱院长嗯了一声:“有道理。你要留手,防着他们点吗?”
李闻叹了口气:“不防着了,那片云太强大了,再不团结凡人的话,人间就真的灭亡了。”
钱院长叹了口气:“我真有点担心,如果我们侥幸击败了那片云,人间会不会再来一场自相残杀。凡人和修行人之间的战争。”
李闻乐了:“那样的话,大战结束,至少有人能活下来。”
钱院长嗯了一声:“这倒也是。”
这时候,李闻感应到了吴能的精神力。
他对钱院长说道:“我有点事,先去忙一下。”
钱院长点了点头。
等李闻走了之后,钱院长打开门,冲外面喊:“下一个,进来吧。”
于是,有一个精神病人进来了。
武破萬障
精神病院中的追随者看到这一幕,全都崇拜的看着钱院长:“连李闻都是院长的病人吗?院长真的是太厉害了。”
…………
李闻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看到了狗仙和吴能。
狗仙正在努力的背诵,背的满头大汗。
老实说,狗仙作为一个超级大能,想要背过一些东西,应该易如反掌才对。
可关键是,吴能的研究实在是太复杂了。
就在狗仙认真背诵的时候,吴能把李闻拉到了旁边。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狗仙,有些为难的对李闻说道:“这怎么办啊?这家伙一直在背。这……”
李闻笑了笑:“他背他的,咱们研究咱们的,有关系吗?”
吴能说:“那样的话,咱们的研究成果不就泄露出去了吗?”
李闻说:“没事,我看着他呢,你就当他是个人肉硬盘,免费帮你存储一些成果。”
吴能忽然嘿嘿笑了,露出猥琐的样子来。
李闻有点纳闷的看着他:“你搞什么?”
吴能干笑着说道:“人肉和硬盘这两个字,加在一块,总是能让人产生一些别样的联想。”
李闻:“……”
这家伙真是个死肥宅啊。
吴能干咳了一声,恢复了一本正经,他对李闻说道:“我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皇家悍妃
李闻嗯了一声,问道:“什么进展?说来听听。”
吴能说:“其实咱们的研究都错了,重点一直都不是麻布。”
李闻:“……”
吴能说:“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奇怪。念力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在我们的主观意识当中,应该是很小很小的粒子。”
“这东西太小了,世上的任何容器都不能盛放它了。除非是用磁场约束。”
“可是麻布这东西,你也知道,有很多空隙,连水都兜不住。它凭什么能挡住念力?”
“有那么一阵子,我开始研究麻布当中是不是有特殊的力场,约束了念力。”
“但是后来我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所以我大胆断定,念力不是一种粒子。”
李闻:“没了?”
吴能笑了笑:“失败是成功之母嘛。从排除法来看,我们已经迈出走向成功的第一步了。”
李闻:“咱们这步子,能不能大一点?”
吴能有点得意:“幸好我比较聪明,紧接着就迈出了第二步。”
李闻说:“你又排除了什么了?”
吴能说:“那倒没有,这次用的不是排除法,是地地道道的研究。”
李闻:“嗯?”
吴能说:“有一天我闲来无事,想要休息一下,于是拿出来了一本书看。”
说到这里,吴能干咳了一声,仿佛是在炫耀:“其实我们科研工作者就是这样的,把看书当成休息。”
李闻:“哦。”
吴能说道:“这本书很有意思,说水是有思维的,你骂了水几句,水的结晶都会发生不一样的变化。”
李闻说:“这不是扯淡吗?”
吴能干咳了一声:“是,现在咱们都知道这是瞎掰的,但是当年这书出版的时候,大家都信以为真。”
“不仅如此,这书中还有另外一个试验,说植物也是有思维的。”
“譬如在西瓜地里面,你给西瓜听音乐,它就能长得好,又沙又甜,还能保熟。”
“据说听古筝长大的西瓜,吃起来有一种苍凉感,仿佛回到了大秦,金戈铁马,血战沙场……恍惚间,西瓜瓤变成了鲜血,流血漂橹,何其悲壮。”
李闻:“那你也能吃得下?”
吴能显然已经沉浸在讲述中了,自顾的说道:“据说听二胡长大的西瓜,能让你看到一种别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你仿佛失去了眼睛,变成了一个盲人。”
“但是变成,盲人之后,反而发现这个世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太阳,不再是亮晶晶的圆盘,而是一股暖流。”
“蜡烛也没有了具体形象,而是灼热的刺痛。世界上再也没有了美丑之分,乔碧萝就是国色天香。”
李闻:“……”
吴能接着说道:“不过最妙的就是听唢呐长大的西瓜。这种西瓜,往往一碰就崩开了,还没有吃进去,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就直冲肺腑。”
这个系统好凶猛
“这样的西瓜,它的香甜可口极有冲击力。仿佛不是你在吃它,是它主动跳到你嘴里,把你的唇齿喉舌扫荡一边,然后迫不及待的涌进你的胃。”
“第一口的时候,你感觉到的是大喜,第二口的时候,你感觉到的是大悲。然后是悲喜交加,起起落落,仿佛看到了人生。”
“当然了,也有人喜欢吃听西洋乐长大的瓜。这样的瓜,吃起来比较优雅,比较正襟危坐。”
“瓜刚刚捧到手里面,你身上的bigger就急速攀升。从脚底板直冲到天灵盖。仿佛一瞬间变成了绅士。”
“这时候,你会情不自禁把手里的蒲扇放下,把背心短裤换成西装皮鞋。把家里的碗筷全扔了,换成刀叉盘子。”
“更有甚者,会去两元店买几个石膏的思想者啊,大卫啊,就那巴掌大的光屁股小人,放在家里面。”
“然后才开始吃。吃的时候一定不能说话,否则的话,你会觉得被西瓜给看扁了。吃瓜的时候说话?还有没有点教养了?你就不配吃。”
“当然了,吃到好吃的地方,吃到瓜心最甜的地方。你可以情不自禁的鼓掌。”
“但是鼓掌有讲究,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否则显得你不懂瓜。”
“一口瓜含在嘴里,绝对不能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最好微闭着眼睛,轻轻地摇摇头,感受一下西瓜的韵律,随着它轻轻颤抖一下。”
“当然了,颤抖的频率必须要对。如果你不懂,颤不对,那你就别晃了,不做就可以免错嘛。”
“如果你对自己有自信,可以邀请自己心仪的女孩到家里面来,吃这种瓜。在吃的时候,你可以伸出手,双目微闭轻轻地打着节拍。反复在指挥瓜的韵律。”
“那女孩定然认为你家世良好,学识渊博。或许有留洋经历,如果你鼻梁高点,甚至可以谎称是混血。”
“如此一来,这女孩岂有不拿下之理?”
李闻听得目瞪口呆,他有一种冲动,要不要去永康精神病院给吴能挂个号。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吴能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问李闻:“我的意思你明白没?”
李闻呆滞的点了点头:“嗯,明白了。”
吴能又说道:“我刚才说到哪了?”
李闻说:“你刚才说,这么干,任何女孩能都拿下来。”
吴能挠了挠头:“哦,不是,我是想说,我在说西瓜之前,说了什么。”
李闻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幸亏他是大神,否则的话,还真的想不起来了。
无仙之城
李闻眉头紧皱,然后恍然大悟:“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你看了一本书,说植物也有思维。”
吴能一拍手:“没错,就是这个。”
他对李闻说道:“当时我就觉得这本书的题目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击中了我的灵魂,我一下就知道我的研究方向是什么了。”
李闻:“……题目就让你知道研究方向了?可是你还是把整本书看完了?”
吴能干咳了一声:“你要理解一个万年单身狗的惆怅。这书的副标题是,怎么用植物追女孩。”
李闻:“行吧,后来你怎么研究的?”
吴能有些兴奋的说道:“当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当第一个生命出现在海水中的时候,是没有区分植物和动物的。”
“在某一刻,他们出现了分化。有一部分成了动物,他们有了思维,有了智慧,他们最终进化成了人类。”
李闻一伸手:“你等等,人类不是女娲创造出来的吗?”
吴能:“……”
他忽然坐在椅子上:“你不会想说,我的研究全都错了吧?”
李闻拍了拍吴能的肩膀,同情的说道:“不过也有人说,人间经历了好几次毁灭。也许你说的那一次,女娲没有参与。”
吴能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道:“有一部分变成了动物。另一部分,变成了植物,他们像是走上了岔路一样,凭着本能出生和死亡。”
“他们不能移动,就算可以因为风力好水力移动,但是那也不是他们的本意。”
李闻说:“你这个区分有点不严谨了吧?还有真菌,还有病毒,还有……”
吴能:“……”
他干咳了一声:“那什么,咱们就笼统的说一下好不好?”
李闻点了点头。
吴能接着说道:“进而我就想到。人的念力是什么?念力,就是思维,就是智慧啊。”
他有点得意的看着李闻:“你想到什么没有?”
李闻说:“进化成动物的那一枝?”
吴能点了点头:“没错。这一枝获得了智慧,产生了念力。”
“而另一枝,他们变成了植物,放弃了念力。他们为什么放弃念力?这其中必有原因,只是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我已经试验过了,不仅麻布可以阻挡念力,任何以植物为原料做成的东西都可以,无非是效果大小的不同罢了。”
“换而言之,用植物可以收集念力。如果我们再找出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就大功告成了。”
李闻点了点头:“有道理啊。为什么植物放弃了思维,放弃了念力呢?为什么他们可以阻挡念力呢?好像他们在放弃念力的同时,得到了某种可以抵挡念力的武器啊。”
吴能嗯了一声:“是啊。”
李闻忽然觉得,当时的生命,仿佛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他们的抉择,让他们的后代变成了两种不同的形态。
吴能对李闻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了。去查出来,我们的祖先究竟经历了什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