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ff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笔趣-第四十四章 你爲什麼這麼熟練?相伴-1xx56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一个魔毯商的事,在福吉和克劳奇看来,不是大事。
福吉的话很透彻了。
既然有明文规定,就得尊重法律……不能当面谈,得私聊。
连这种阅读理解,都拿不到满分,那么距离‘大师,我悟了’还差的远呢。
福吉也懒得给这种蠢货开后门。
但如果对方够聪明又上道……
福吉不介意让娱乐匮乏、水深火热的英国巫师,早点用上阿拉伯世界的魔毯。
当然了,要给一笔昂贵的注销费。
至于能不能抢占家庭交通工具市场,跟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他拿钱办事。
在这个领域:福吉都信誉很好,一向拿钱办事、诚信待人、童叟无欺。
进过他后门的,谁不翘着大拇指说好。emmm……除了马尔福。
还有一点,若是魔毯商能抢占市场,那就更好了。
搅乱国内交通工具份额,几大扫帚制作商,还不得连夜找上门,请他禁止魔毯售卖。
卖不过别人,那就把他禁了!或者,强制性魔毯商把商店低价出售,变成英国的企业。
如果魔毯商知趣,他就是来自火星的商店,也要快速跪啊。
无论哪个角度来看,福吉都是稳赚不赔,还能获得一波支持。
克劳奇更不想搭理这个商人。不是霍拉斯介绍,对方怎么可能联系到他这个级别的官员。
虽然克劳奇没有成为魔法部部长,怎么说也是司长,威望还有一些!
而且,他这辈子最讨厌违法乱纪!
毫无疑问,霍拉斯肯定拿了不少好处。
克劳奇了解自己这位老师。
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物质享受,还喜欢结交著名的、成功的、有权有势的人物。
大家都不再搭理魔毯商,福吉继续询问道:
“巴蒂,你看见卢多去哪里了吗?我一直在找他。
这附近简直一团糟,刚刚还有嗅嗅偷东西,把帐篷给弄塌了……喂,卢修斯,你干嘛呢?”
福吉突然朝远处,挥了挥手臂。
马尔福似乎在散步,他身旁跟着两个大块头——克拉布和高尔。
旁边还有着一个阴沉的巫师——麦克尼尔。这位巫师负责屠杀那些犯了罪的魔法生物。
巴克比克行刑时,就是他当刀斧手。
听到喊声,马尔福抬起头,看见了福吉部长,苍白的脸挤出一点笑容。
他朗声道:“我刚刚在路上听说,有魔法生物在袭击营地,不知道谁的帐篷倒塌了,丢了不少东西。
现在没有比赛,我们去看一看热闹,开心一下。”
福吉神情古怪,他大声道:“确实有帐篷倒了,不过我得提醒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卢修斯。”
“什么?”马尔福脸上还维持着优雅地笑容。
福吉强忍着不笑出声道:“倒塌的是……你家的帐篷。”
“……”
马尔福愣了两秒钟,转身就跑。
香蕉个芭拉!怪不得韦斯莱笑得那么恶心。
这个老阴阳人!
小儿子没屁(分割线)眼!
福吉终于笑出声,不过克劳奇没笑,还是冷冰冰的殭尸脸。
“哎呀,卢多去哪了?”
“他去圣芒戈魔法医院了,你不知道吗?”克劳奇冷淡道。
“出了什么事?”福吉大吃一惊。“他被打了吗?
我就说让他收敛些,上次保加利亚球迷被打,就有谣言,是他带头煽动。
金斯莱告诉我,好几个保加利亚球迷,准备把他套在麻袋里。”
“不是,亚瑟刚刚带话来,说伯莎受了重伤,送去了医院。”
克劳奇眼神阴翳,微不可查地瞥了威廉与赫敏。
“什么,我……竟然不知道这件事。”福吉震惊道。
“听说……是史塔克先生和格兰杰小姐,在阿尔巴尼亚救了伯莎。”克劳奇轻轻道。
“真的吗?怎么回事,威廉。”福吉急忙问道。
“她一定是在阿尔巴尼亚,遇到了黑巫师,那边的安全一向糟糕。
这个伯莎,怎么会去阿尔巴尼亚?”
“卢多给体育司放假了。”克劳奇冷笑道:“康奈利,这件事你也不知道吗?”
福吉哑口无言,他当然知道了。
没有他的暗示,卢多这个傻瓜,怎么可能会在最忙的时候,给体育司放假。
还不是为了刁难克劳奇。
但肯定不能承认,他咳嗽了几声:“我不知道啊!这个卢多!我现在去圣芒戈医院看望他们。”
他又扭头道:“威廉,你与赫敏就先回去吧。
晚些时候,我再来找你,有事情问你。”
福吉说完后,就急匆匆地带着官员离开了。
“史塔克先生,”克劳奇瞥了眼霍拉斯,突然道:
“今晚,我想请你和格兰杰小姐,来我的帐篷一趟。”
“嗯?”威廉和赫敏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和克劳奇并无交集,对方干嘛突然邀请他们。
“也许你已经知道了,邓布利多磋商了三强争霸赛的事宜。”
克劳奇解释道:“但是选拔勇士的火焰杯,还在您那。我需要就这件事,和您讨论一下。”
威廉微微颔首。
克劳奇走了,那个埃及魔毯商跟在后面,似乎还准备继续和他谈话。
威廉望着克劳奇的背影,没有说话,在细细思索。
火焰杯这种事,随便找个部下,交接一下就好了,一分钟都不要。
何必还要专门找时间,私下会面?
奇怪的克劳奇。
赫敏晃了晃威廉的手,示意那个老头,还在盯着他们俩。
从刚刚出现,霍拉斯就不加掩饰地盯着他们。
已经连续盯了十分钟,都没有眨眼,那样子仿佛看见了绝世珍宝。
那么长时间不眨眼,眼睛不会干吗?
“斯拉格霍恩教授,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也先走了。”威廉有礼貌地说。
“你认识我?”老头眼睛亮了起来。
“当然认识了,邓布利多教授不止一次提起过您,说和您共事的那段时光……欢悦又难忘。”
威廉随口瞎扯道。
邓布利多只提及伏地魔死后,霍拉斯欣喜异常……他觉察,这位同事,可能和汤姆分享过黑暗秘密。
要调查魂器数量,校长就是从霍拉斯身上着手。
“哟,孩子,你不诚实,这不是阿不思会说的话。”霍拉斯笑起来。
“不过,我们确实是老同事、老朋友。”
霍拉斯年龄很大了,有点胖,但保养的很好,和邓布利多一样……是个精致的老男人。
不过秃头给他的颜值,减分了不少。
作为魔药大师的霍拉斯,都治不好秃顶……果然,无论在哪里,秃顶都是绝症。
也是中老年男人颜值的杀手。
怪不得斯内普教授从不洗头,毕竟他的发际线,也是逐年增高。
他怕掉头发啊!
而秃顶,是唯一能威胁到他颜值的事情!
霍拉斯继续道:“初次见面,我叫霍拉斯,我对你们俩久仰大名,很早就想和你们见面。
我给阿不思写过很多信,让他带你们来,参加我举办的圣诞宴会,都被拒绝了。”
霍拉斯眼睛似乎在放光。
“请原谅我,作为一个老师,对培养优秀的学生,有着狂热的偏执。”
他挺遗憾的,当年退休太早了,居然错过了这对学生。
从霍拉斯这些年了解的信息来看,威廉绝对是他见过,最出色的小巫师。
甚至,当年的汤姆,都没有那么优秀。
“那您可以回来教书啊,我相信,邓布利多教授永远给您留着位置。”威廉轻声道
“黑魔法防御吗?”霍拉斯嘀咕起来:“他今年倒是邀请过我……死了那么多人,还邀请我。
这个老滑头!”
邓布利多还真是会邀请人。让霍拉斯这位魔药大师,来担任黑魔法防御吗?
看来比起霍拉斯,邓布利多更爱斯内普一点。
“我想,我们可以去我的帐篷,喝一杯吧?”霍拉斯提议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有趣的事情。
比如,阿布思以前可是个大污师呢,他最擅长写十四行诗。
我留了不少手稿,准备等他死……嗯退休后,高价卖出去。”
“抱歉,教授。”威廉拒绝道。
“我们现在得去找我们的帐篷了。
出去一段时间,我想我父母,还有赫敏的父母,都在等着呢。”
霍拉斯有些失望。
“孩子,我晚上会举办一个宴会,有着很多名人出席……你们来吗?”
“看情况吧,先生。”威廉微笑道。
三人慢慢离开,走远之后,赫敏才低声询问道:
“威廉,邓布利多教授,不是一直想向打听某些事情吗?”赫敏疑惑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
威廉望着赫敏,摸了摸她的脑袋道:
“要学会欲擒故纵……你信不信,我越是不上心,霍拉斯心里就越是跟猫爪似的。
晚上回去,可能都睡不着觉。
我们要给他希望,让他觉得,就差一点了。
但时时刻刻吊着胃口,让他想得而不可得。
如果立刻答应,他反而觉得没有什么稀奇,更不好得到我们要的东西。”
威廉对这种事得心应手。学着女神,对舔狗的模样就行了。
霍拉斯的弱点很明显,摆弄他还不是轻轻松松。
他扭头对着身后的纳威,道:“记着,纳威,追女孩子也是这样,一定要好好学会。”
纳威慌忙点头。这就是威廉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吗?
他get到了,仔细想想,他的宠物莱福,就是这样对他的!
经常性的神隐,在他以为失踪的时候,又突然出现。
纳威要好好学习一下,准备对斯内普教授……欲擒故纵。
如果能征服教授,以后魔药课就舒服了。
赫敏也是若有所思,她突然道:“威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刘牛柳”,“黑手大酋长咸鱼维”,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