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兩百一十五章,老鼠,我日你仙人!閲讀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就在正面战场苦战的时候,左翼的斯卡文军阵面临着极为严峻的考验,分别是伯莱昂公爵提奥多里克和卡卡颂的圣域大圣杯阿曼里克-德-加拉隆爵士所率领的两支骑士部队像两把精准的手术刀一样,直插杀入斯卡文军阵之中,所过之处,骑枪如林,所向披靡。
斯卡文鼠人在骑士的铁蹄之下仓皇逃窜。
位于中军的伊克特-利爪气得上蹿下跳。
斯卡文首席大工程师将他的大军如下布置:中军是史库里氏族的精锐和各种战争机器,左翼是史库里的主力部队和部分小氏族的精锐,右翼则是大量的杂鱼和过来凑数的。
伊克特的计划算盘打得很响。
史库里大军的精锐和核心战争机器、包括墨德氏族的那些巨兽,最好都是不要动的,因为这些军队是接下来进攻吉恩的时候用。
右翼的大量杂鱼由氏族鼠、奴隶鼠和很多炮灰小氏族组成,和胡安率领的维希军正好打得难解难分,受到大角鼠的激励和足够粮食的攻击,就算是奴隶鼠们也士气高昂,同样,失去了家园的埃斯塔利亚人对鼠人的仇恨和之前被击溃的羞辱同样激起了他们的斗志,至少短时间内,胜负没有那么容易决出。
因此斯卡文的左翼,布列塔尼亚军的右翼就成了整个战场决定胜负的关键。
此时斯卡文军阵左翼的副将巴勒昆特-马兹奎克,这个有着非常拗口名字的斯卡文鼠人工程术士还在大声地嘲笑着骑士们的溃退,这些没胆的野狗!
不过巴勒昆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毒风和毒气被湖神先知召唤来的风爆术吹向了斯卡文鼠人,左翼的军阵顿时一片混乱,趁着这个机会,布列塔尼亚骑士们再次发起了进攻,趁着正面的蠢猪无赖团和伯莱昂的步兵团与斯卡文鼠人前线的氏族鼠军团们鏖战正酣,提奥多里克公爵和阿曼里克爵士再次卷土重来。
令鼠胆寒的骑士们举起骑枪,铁蹄践踏,战马嘶鸣,整队整队的骑士们组成骑枪大阵,号角声和战旗在空中回荡着,伯莱昂的战斧和卡卡颂的利剑,誓要让这些斯卡文鼠人们付出代价!
“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
“为了所有卡卡颂死难的平民和骑士们,为了复仇!”
冲在最前面的提奥多里克公爵大力挥舞着神器战斧,来回就一个抡字,却杀得斯卡文鼠人大败亏输,就算是最强壮的暴风鼠都无法阻拦这位公爵的脚步,顺着太阳和湖神祝福的光辉,提奥多里克公爵一马当先:“该死的老鼠,女士诅咒你,看我砍了你的头!”
“没毛的下等玩意也敢、也敢挑战我?你休想、休想!”工程术士立即下令:“暴风鼠,上去,耐冲击。”
两列持戟暴风鼠排成队试图阻拦提奥多里克公爵,但在它们尚未完成列阵之前,阿曼里克爵士就已经携带着可怕的愤怒赶到,轻描淡写之间,这群暴风鼠就成了圣杯骑士骑枪和骑士剑之下的一大片碎肉。
巴勒昆特吓得尖叫起来,工程术士转身就想要逃跑,同时不断地抱怨道:“支援、支援,是的,我需要支援,你们的盟友正在遭受攻击,我们的支援在、在哪儿?哪儿?”
不远处,狰狞的骑士枪阵已经越来越近,工程术士一边慌慌张张地给武器上弹,一边慢慢退后,它打定主意了,如果最后一列暴风鼠顶不住,它就现场逃命!
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副手实在是靠不住,就在巴勒昆特打算逃走的时候,伊克特的援军终于到了。
两队斯卡文次元石抬抢小队,数百人的暴风鼠军团快速赶到,还有一架毁灭之轮。
“瞄准,开火!”
“轰!”
一排齐射,十几位布列塔尼亚骑士当场落马,圣域大圣杯阿曼里克爵士还待继续冲击,却发现新来支援的暴风鼠军团已经压了过来,阿曼里克爵士只有一百多骑,在侧面遭受毁灭之轮和次元石抬抢小队的猛攻之后被迫撤退。
巴勒昆特还没来得及狂喜,一声大喝从远到近。
“提奥多里克在此!”公爵手持着巨斧一路冲杀而来,他终于冲到了巴勒昆特的面前,提奥多里克顿时狂喜,他挥起一斧,直接砍向伊克特的副手工程术士。
周围的暴风鼠们想要冲上来保护他们的统帅,但是一切为时已晚。
提奥多里克一斧头就将冲上来的两个暴风鼠亲卫砍成两段,公爵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鼠人统帅,只要打败了他,鼠人将彻底崩溃。
“次元闪电!”恐怖的墨绿色闪电被工程术士召唤而出,朝着提奥多里克轰去。
公爵立即抓起盾牌,这面精钢盾牌上受到过湖神先知的祝福,更是浸泡过湖中仙女赐福过的圣水,当闪电轰击在盾牌上时冒出一阵阵的黑烟,然而盾牌终究还是顶住了这一击。
一斧头砍在次元石板甲之上,工程大术士倒地,它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一个剧毒铜球出现在了巴勒昆特的手中。
“混球,尝尝这个!”提奥多里克公爵注意到了卑劣的斯卡文鼠人打算暗算自己,他直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剑,然后将长剑投掷而出,剑锋刺穿了工程大术士的肩膀。
“???”巴勒昆特不可思议地看着插在自己肩膀上的骑士剑。
exo就是喜欢你 宫晓乐
不是说布列塔尼亚骑士从来都不用远程武器的么?这是什么情况?
“啊呀,不小心,我的剑脱手了!”提奥多里克公爵朝着附近的骑士大吼道:“女士一定会原谅我的!”
铜球掉在了地上,里面灌满了斯卡文疫病氏族精心研制的剧毒浓缩型病毒毒株,这可是疫病氏族通过群体免疫在奴隶鼠和氏族鼠中养蛊养了好几年才整出来的新型变异病毒!
提奥多里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见到工程大术士伏低身体,想要抱头蹲防,公爵干脆跳下了战马,他一斧头就将工程大术士的盔甲劈开!
“啊啊啊啊!!!”工程大术士发狂般地呐喊到,这个家伙在濒死的时候却将战意提升到了极限,它打开了自己的次元石背包,将喷火器超载,然后对着提奥多里克公爵喷出次元石火焰。
“受死吧!邪魔!”提奥多里克公爵被火焰点燃了罩袍,但是他手中的神器战斧依然在闪烁不停,抵挡了一切的次元石能量,他挥起一斧,就打算将巴勒昆特砍成两段。
然而就在这时,有东西出现了!一个墨绿色的幽灵突然现身于战场,它伸出了巨大而尖锐的利爪,一瞬间,六名布列塔尼亚骑士瞬间被割喉斩杀,砍成碎片。
是灾祸领主,斯卡文鼠人的大魔!
提奥多里克公爵当然知道敌人是什么。
那么,要撤退了?一瞬间,提奥多里克在脑海中转过了很多个念头。
撤退?将一切机会放弃,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良机葬送?如果不在这里击杀这个斯卡文统帅,这场战斗就会失败!
怎么可能?!
在一瞬间,提奥多里克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画面,他纵欲、他酗酒、他贪婪、他嗜杀,这些理由让他一次接一次地犯错,被批评,被惩罚,被关禁闭甚至是流放。
出人意料地是,他并没有什么恐惧,提奥多里克公爵知道有了如此之多的劣迹,想必湖中女士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一辈子都没机会成为圣杯骑士了。
真是可悲啊,提奥多里克,你就是这样,狗改不了吃屎!公爵心中暗暗地喝骂着自己习性,这些都是他年轻浪荡时遗留下来的毛病,这些毛病伴随了他的一生。
未来史书上人们会怎么评价我?一个贪财好色、骑墙派、酗酒纵欲专门搞自己麾下贵族夫人的混账公爵,还是布列塔尼亚的大救星?王国的英雄?
你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成为一个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
勇气和怒火升华到了极限,提奥多里克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脉都在沸腾,有些东西冲破了阻碍,出现在了这位公爵的体内。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提奥多里克挥起神器战斧,他一斧头打飞了工程大术士手中的次元石长刀,巴勒昆特惊恐地嚎叫着,它继续后退。
“唔!”提奥多里克还待再攻,背后的风声已经清晰可觉,公爵冷笑一声,做好了准备。
女士,布列塔尼亚,还有太阳王陛下啊,您们能听到么?
提奥多里克,为您们,最后一次尽忠了!
灾祸领主的利爪从身后贯穿了提奥多里克的身体,鲜血狂喷,随后一把剧毒的次元长剑瞬间割下了提奥多里克的头颅。
“为了大角鼠!”斯卡文灾祸领主邦克山将提奥多里克的头颅举起,正想要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战果,然而它却发现左翼的斯卡文鼠人正在崩溃。
属于初代圣杯骑士巴尔杜因的战斧落在了地上,斧刃上面染着血,工程大术士巴勒昆特-马兹奎克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
提奥多里克公爵临死之前拼死砍下了伊克特副手的头颅,斯卡文鼠人损失了一个宝贵的工程大术士!
“不!!!”灾祸领主愤怒的吼声响彻整个战场。
“不!!!”同样,布列塔尼亚人的痛呼声一齐响起,伯莱昂军亲眼见到了公爵以命换命的一幕,纷纷痛哭失声,就连平时最仇恨公爵的蠢猪无赖团的战士们都沉默不语。
阿曼里克爵士在狂怒之下亲自朝着灾祸领主杀去,邦克山意识到它面对的是一位狂怒中的圣杯骑士,不敢怠慢,挥起皮鞭和次元长剑与阿曼里克交战在一起。
伊克特-利爪听到了呼声,斯卡文首席大工程师内心一阵阵绞痛,他的副手死了,那可是史库里家族聚集了无数鼠力物力培养出来的大师!就死在这里了,接下来怎么办?
中军的史库里大军前锋还在和波尔德罗军交战,数量众多的奴隶鼠抵挡不住波尔德罗军的进攻,这些穿着制式装备,手持着军工厂武器的自由民军士们凶悍至极,奴隶鼠们在短暂的近距离交锋之后就开始溃逃,就连氏族鼠都没占到便宜。
左翼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右翼还在和维希军菜鸡互啄,伊克特-利爪不由得多次将目光投向南方。
与美同居 凌乱紫零落
咧嘴氏族的援军怎么还不到?
“角鼠神钟爱之人,小家伙,你必须注意前线,中军再这样下去顶不住了。”斯卡文灾祸领主香格里拉的声音警告着伊克特:“邦克山帮你们就是极限了,我和埃塞克斯都必须对付那个光头。”
果然,灾祸领主话音刚落,一个氏族鼠背后插着旗帜的就跑了过来,它全身是血:“伊克特阁下、阁下,必须、必须派遣援军,鼠顶不住了,顶不住了啊啊啊!”
“必须给我顶住、顶住。”伊克特-利爪将目光看向自己的背后,它痛苦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我会派遣鼠巨魔和瘟疫僧军团前去支援!”
随着鼓声和钟声,十头鼠巨魔和瘟疫僧军团出动了。
巨大的腐烂旗帜立在空中,来自疫病氏族和其他氏族的瘟疫僧们叮叮当当地奏响鼠人的军乐,这群神经病高兴得摇摆着自己的身体,迈着脚步唱着歌,还弹奏着家乡的小曲。
角鼠神啊、角鼠神啊,八只大角现凡世~
您带给我们礼物是什么?
咚咚咚~呀勒~咚~呀勒哪~
那是征伐文明的瘟疫御旗~鼠们知道吗?
咚咚咚~呀勒~咚~呀勒哪~
一天万乘的角鼠神~
快向无毛玩意展现您的神迹~
咚咚咚~呀勒~咚~呀勒哪~
接连不断地前进~前进~再前进~
将角鼠神的赐福赐予凡世吧~
疫病氏族的勇士们~
咚咚咚~呀勒~咚~呀勒哪~
看着眼前这一幕,伊克特的血压就往脑袋上面冲,首席大工程师真想一发末日火箭炸死这些老鼠SB,疫病氏族为了应付角鼠神的差事,将这群平时负责祭礼仪式的仪仗队派给了自己,完全就是应付交差!
这群瘟疫僧围着一个巨型的次元石灾厄祸钟,你当对面的布列塔尼亚人是瞎的么?这么大一个目标看不见?
果然,没几分钟,这支目标无比明显又慢如龟爬的仪仗队就被布列塔尼亚人注意到了,波尔德罗军的火炮齐鸣,地狱风暴火箭炮一轮齐射,直接将灾厄祸种连带着周围的一群瘟疫僧炸飞上天化作残渣碎片和血肉,跟着它们一齐行动的鼠巨魔也糟了殃。
剩下几头鼠巨魔没有人引导和操控,无脑地朝着波尔德罗军冲锋,而波尔德罗军也很有对付巨兽的经验,火枪队和火炮对准了这些巨兽,在对方突进到约五六十米的距离之下,火炮一轮,火枪一轮,鼠巨魔全军覆没。
斯卡文鼠人开始顶不住了。
正在中军指挥的博德里克公爵冷冷地看着战局的变化,他为提奥多里克的死哀悼,也知道斯卡文鼠人的阵线已经崩了一角。
战局开始第一个半小时,斯卡文鼠人已经有了开始溃退的迹象,这些鼠辈们遭受了挫折之后开始畏惧不前,只有少量暴风鼠依然在坚守阵地和鼓舞士气。
此时,战场之上开始飘起了浓雾,伊克特-利爪的周围被浓雾笼罩,斯卡文首席大工程师立即意识到,敌人有阴谋!
从背包里面掏出了次元石红外线成像望远镜,伊克特-利爪很快找到了雾气的来源,那是三个湖神先知,正在战场一处较为隐蔽的角落之中施法,湖神之雾将战场笼罩。
“雕虫小技!”首席大工程师将法杖插入地面,准备已久的法术直接释放而出出去。
霸道女主 爵迹凹凸曼
“七环魔法,斯卡文焦炎术!”
一团绿色的火焰瞬间裂地而出,奔腾远去,在三位湖神先知还在联合施法的时候,从地面上喷起的绿色火焰直接吞没了她们,法术的伤害和施法中被打断的反噬让三位湖神先知连遗言都来不及发,当场死于非命,变成了三具冒火的枯骨。
浓雾渐渐散去了,伊克特-利爪还待辨认一下战场局势如何,一群身穿黄蓝相间海神盔甲,手持三叉戟的海神骑士居然已经趁着浓雾攻破了斯卡文鼠人的军阵,直取首席大工程师本人。
为首者正是波尔德罗公爵、海神曼南恩王子、海神舰队统帅、布列塔尼亚海军元帅博德里克-德-波尔德罗!
“老鼠!我日你仙人!”博德里克公爵的喝骂声从远及近,手中的三叉戟泛着寒光。
他找到他的目标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