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0aa火熱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ptt-第二百一十六章 江湖險惡,人心難測熱推-rw73q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真气人,明明我才是传授掌法的人,可小和尚还没入手,就先悟到了其中的精髓,早知道就不教他了。”翻身上马,廖文杰越想越觉得念头不通达,距离面目可憎只剩一步之遥。
自诩资质万里挑一,不可能随便撞到一个和尚就比他还厉害,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穿越之纨绔少爷 贼眉鼠眼
如来神掌是佛门功法,和小和尚契合度极高,而他是个正经道士,先天不足,悟不出高深掌势,只能靠血色念力催动掌法。
这么一想,廖文杰就舒坦多了,不是他不行,而是上面人太死板。
又有燕赤霞的例子,也可以拿来作证。
众所周知,燕赤霞手里有一本金刚经,由一位佛门高人亲手抄录,内有无边佛法。
这等重宝放在燕赤霞手里,只悟出了一门‘般若波罗蜜’的口诀,用来抵挡妖魔鬼怪邪念入侵。除此之外,他手持金刚经御敌,全靠法宝自动反击,放出锁链缠住妖物。
对上黑山老妖的时候,更是将金刚经当做一次性道具,原地爆破,灭了疑似黑山老妖生前本体的身外化身。
由此可见,相性不同,跨界学习的确没多少优势。
想着想着,廖文杰信了,至于燕赤霞曾说过不懂梵文的解释,一听就是好面子的说辞。
真看不懂梵文,哪来那句般若波罗蜜?
……
监牢。
廖文杰一袭黑袍盖住全身,兜帽遮住脑袋,面扣黑山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
狱卒头子点头哈腰陪同,言语之间颇为客气,仿佛廖文杰是他家大爷一样。
事实还真是如此,有钱就是大爷,廖文杰一把银子砸下,狱卒头子就多了个大爷。
原本嘛,以狱卒头子的意思,廖文杰出手这么阔绰,还一副神神秘秘的扮相,肯定是江湖上恶名远扬的采花大盗。拿下他不仅能赚到一笔赏金,还能顺手搜出赃款,可谓一举两得。
可当廖文杰一剑扫过,八名狱卒齐齐断裂了裤腰带,狱卒头子的想法就变了。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戴个面具是很合情也是很合理的。
“大人,这名要犯名叫周亚炳,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是榜上有名的土匪,为了抓到他,我们死了不少弟兄。”
见廖文杰停在一处牢房前,狱卒头子很有眼力劲,吧啦吧啦道:“那边的老头名叫……名叫……咦,他叫什么来着,关这么久我都忘了他是谁了。”
“好了,不用废话了。”
家有拙夫 木有枝
廖文杰望向躺在枯草上睡大头觉的宁采臣,暗道这货可真难找,四个镇子一路摸过来,花了大把纹银才看到人。
“大人,我们这是正经监牢,我也是个刚正不阿的酷吏,你别看我位卑官微,但我一腔热血,时刻不忘秉公执法!”
“要加钱?”
極品怨婦
“没错……不对,我出了名的铁面无私,不可能为了捞钱就故意放走要犯!”
“那就不加钱了。”
“更不行了,大人你有所不知,不是我爱财,实则是有苦难言。”
狱卒头子废话半天,缓了缓继续道:“抓捕周亚炳的时候,我死了二十几个好弟兄,县太爷不是人,贪了弟兄们的卖命钱,二十几个婆娘,呸,二十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等着我养活,所以……”
“不会吧,我看周亚炳一身书生气,不像身怀武艺的样子,他能杀你二十几个弟兄?”
“会的,江湖凶险,越是人畜无害的书生越是杀人如麻,都是伪装,信了就上当了。”
“有道理,夺命书生剑是挺厉害,我姑且信你一回。”
廖文杰转身朝监牢外走去,在狱卒头子不解的注视下,直接迈出了大门。
“大人请留步,你不买人了?”
“我何时说过要买人了?”
“……”
狱卒头子一脸懵逼,仔细想想,廖文杰貌似还真没说过,他只是砸了一把钱,然后走进来四下看了看。
这人脑子有病吧!
……
监牢中,宁采臣昏呼呼醒过来,抹了把油腻胡子,而后抬手搓了搓脖颈,抹下好大一片黑泥。
换成以前,他肯定受不了又脏又臭,经历过社会毒打,彻底看开了。承蒙老天爷厚爱,几个月不洗澡,身上都没长虫子。
“周亚炳,你醒啦!”狱友老头说道。
“老伯,我说了几个月,我不叫周亚炳,我是被冤枉的。”
宁采臣耐心解释一句,不知道是五个月还是六个月,老头子一直管他叫周亚炳,任他说破嘴皮都没用。
如料不差,这位老伯应该是得了老年痴呆!
“也对,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叫周亚炳了。”
老头嘿嘿一笑:“刚刚有人来看你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肯定是有官宦人家的子弟犯了事,要拿你做替死鬼。”
“啊,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看那……”
老头朝牢狱窗口一指,宁采臣僵硬脑袋看过去,赫然望见一只黑漆漆的乌鸦站在窗口。
“咕嘟!”
乌鸦眼眸猩红,充斥着一股子不祥的血腥味,宁采臣打了个哆嗦,隐隐之间,看到了自己人头落地之后,被一群乌鸦啄食的画面。
婚紗背後
“我……我不想死,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宁采臣双目无神靠在墙上,兰若寺、阴间、树妖姥姥、黑山老妖,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却憋屈死在一座监牢之中。
“老天爷若是真开眼,不如拿我的小命去换崔兄,他活着可比我活着有意义多了。”
“嘿嘿嘿————”
听到宁采臣的低语,老头咧嘴直笑。
他活了大半辈子,功名利禄、人间疾苦等花样人生都曾体验过,自认为见多识广,尤其是人性善恶这方面,他见过太多太多了。
唯有宁采臣,木讷痴傻活脱脱一个异类,老头很难理解,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世界,宁采臣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总不能每次都有贵人相助吧?
内衣大亨
想了想,老头发现还真是,因为宁采臣过于珍稀,属于濒危一类,他动了恻隐之心,准备帮其越狱。
“奇了,这小子真是福大命大!”
……
另一边,廖文杰找了个客栈就近住下,等待宁采臣脱狱而出。
先前在兰若寺,因为他的缘故,宁采臣没有享受到女鬼的零距离服务,如果这次再插手,可能连姻缘都没了。
女鬼那次,廖文杰不觉得亏心,人鬼殊途,他没做错什么,但姻缘……
看人!
宁采臣人品太好,廖文杰真不想坏了他的姻缘。
他盘膝在床,开始修炼念力,让乌鸦看着宁采臣,以防有什么变故。
是夜,一缕若有似无的鬼气飘入屋中,他缓缓睁开眼睛,暗骂这个破世道,人想好好活着真是太难了。
鬼味来自深院巷子,廖文杰挑起窗户,眼眸中蓝光一闪,翻身从二楼跳下,几个闪身,跃入一户人家。
庭院挺大,是户有钱人家。
这时,一道压抑的惊呼响起,三个人影跌跌撞撞朝院子里跑来。
“完了,这下完了,我以为是个如花美眷,竟然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鬼!”
“少爷,少奶奶昏过去了。”
“那你还不把她背起来,我手软脚软,难道你指望我来背她?”
“可是……少奶奶太重,我背不动。”
“真是没用,要不是我现在不敢大声说话,一定骂死你。”
“……”
三人分别是这家主人王顺生,他的妻子陈氏,以及家中仆人。
王顺生是个落第书生,志大才疏又不求上进,读书多年,功名与他如浮云,半点边也摸不到。也就是祖上当过官,留下了些许家财和人脉关系,不然早就饿死路边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从小不缺吃穿,才养成了没有上进心,终日得过且过的性子。
王顺生娶了个妻子陈氏,多年没有子嗣。
昨晚,他陪狐朋狗友吃酒,行径后巷回家,偶遇一大富人家逃出来了的小妾。
应了那句话,干啥啥不行,搞颜色第一名。
王顺生见其年轻貌美,起了色心,伪装成热心路人,将名为‘尤枫’的妇人带回家中。
因为不熟,尤枫在天亮之前将他赶出屋子,一桩好事,还没开始黄就黄了。
王顺生当时后悔不已,暗骂自己不会念诗,否则肯定将尤枫拿下。现在看到女鬼真面容,改为庆幸自己不会念诗,否则昨晚指不定趴在什么东西身上了。
越想越怕,他和仆人架起妻子,快步走过院子,唯恐慢一步,会被后面的女鬼追上。
嗖!
黑影一闪,廖文杰闪身出现在三人面前,礼貌道:“这位先生,我看你乌云盖顶,想必是……”
没说下去,因为王顺生和仆人受惊过度,直接昏死过去,连同之前昏倒的陈氏,再来一个便可凑上一桌麻将了。
“想必是太困了!”
廖文杰无语说出后半句话,没有打扰三人美梦,直接朝女鬼所在的屋子里走去。
快穿之男神boss,求別撩
鬼味一般,不是什么厉害的老鬼,如果他没猜错,肯定又是馋人家书生阳气的桥段。
“为什么总是书生,习武之人不好吗,阳气充足,一个顶俩……总不能是看脸吧?”
嘭!
抬脚踹开房门,刚好看到女鬼把皮批在脸上。
“妖孽,还不速速……”
廖文杰并指成剑大喝一声,指尖愣在半空:“咦,小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