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f6w优美小說 宋疆 愛下-1217 約定相伴-9gmac

宋疆
小說推薦宋疆
赵扩与叶青一同离开慈宁殿,身后的李凤娘望着两个人的背影,一时之间心里是既高兴又微微有些嫉妒。
叶青的人格魅力以及这些年来于北地积攒的威望,对于赵扩而言都是极具吸引力与诱惑力。何况这些年来,因为她李凤娘刻意疏远着赵扩与太上皇赵惇之间的所谓父子关系,从而也使得赵扩自小与赵惇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切。
自信王府一事儿后,一些事情如今虽然还没有大白于天下,但赵扩显然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了当年叶青与李凤娘的事情,加上自幼便缺乏与太上皇之间的密切互动,以及叶青这些年来为朝廷立下的不世功绩,都足以让赵扩心神向往,而加上如今赵扩与叶青的关系,自幼便缺乏父爱的赵扩,对于叶青的变化也就显得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李凤娘很高兴看到叶青与赵扩和谐相处,但赵扩对于叶青的尊崇与信任,让身为母后的李凤娘,在这个时候还是感到欣慰的同时,有种儿子要被拐跑的感觉。
走出慈宁殿,两人漫步于皇宫那幽静的小道上,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是走向了点将台的方向。
一路上基本都是叶青说、赵扩听,说的无非都是一些关于南下征自杞、罗甸应该要注意的事情,墨小宝、钟蚕包括虞允文,俱是身经百战、有勇有谋,加上早已经被叶青秘密差遣到广南西路的李域、曹北海两个统领所率的大军,对于赵扩而言,南下亲征完全没有可能输掉战争的理由。
而最大的不稳定,自然就是赵扩是否能够沉得住气,会不会在接下来南征的过程中,一直都能够让墨小宝几人来亲自统兵打仗,身为君王的他,是否能够做到……对于墨小宝几人完全的信任。
或许换做是李凤娘说给赵扩听时,赵扩恐怕早已经变得不耐烦,但因为是叶青在告诫他一些注意事项,加上叶青这些年来南征北战的威望,使得赵扩此刻听得格外认真,甚至连连点头之余,向叶青保证着,自己这一次率兵南下,绝不会插手墨小宝他们的行军作战,所有一切都以他们的提议为主,自己就作为一个最后发号施令之人就足够。
“但是燕王把他们全都留在我身边的话,您北上的话……。”赵扩替叶青担心道。
“侍卫司沈起乃是你亲自挑选的侍卫司统领,所以如今贾涉在留在宫中,也就显得多余了。贾涉我带走北上,其余种花家军便追随你南下。”叶青点名要带走贾涉,赵扩并没有异议。
只是他并不知道,叶青带走贾涉并不是他需要贾涉,而是因为贾涉已经有一个儿子降生了,并取名叫做贾似道。
所以不管历史的车轮是否还会回到原来的轨迹,亦或是一切早已经将按照强宋之路走下去,叶青都不会让贾涉跟皇室走的太过于接近,以免让刚出生不久的贾似道拥有既定的历史命运。
猩红的点将台三个字,与叶青初次相见时并无异样,只是如今再打量这三个字,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叶青有些感慨的抚摸着点将台三个大字,想当年,他就是在这里第一次正式见赵构,而后也是从此跟皇家开始了纠纠缠缠的命运轨迹。
“临安终究是行在,建康、开封可否在我南征后重置为京都?”赵扩看着神情之间有些惆怅的叶青问道,这个时候的他,对于叶青他是毫无条件的信任加依赖,毕竟,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如此尊崇过一个人,除了李凤娘外,也没有一个人像叶青这般对他如此关切。
特别是信王府时叶青一人独挡叛党冲向阁楼的景象,如今依然会时不时的出现在赵扩的脑海里,让其每次想起时,都没来由的能够感到一阵心安。
而自从他决定亲自南下后,叶青对于他的支持可谓是更让赵扩感动,种花家军对于叶青意味着什么,或许他从前不清楚,但当从贾涉那里知悉了种花家军对于叶青北伐时的重要作用,以及李凤娘给他说起种花家军这些年来,是如何跟随着叶青度过了一道一道难关时,赵扩对叶青大方的把种花家军调拨给他差遣,内心更是充满了深深的感动。
所以如今,赵扩对于叶青的信任跟依赖,甚至已经在短时间内超过了对于李凤娘的依赖,而临安作为大宋行在,并非是正统的都城这一事儿,在如今北地已经全部收复后,迁都一事儿必然是要再次被赵扩提上日程。
开封曾被叶青建议重置为留都,而把临安依旧当成都城,但那一次显然是叶青别有用心的谋划,之所以建议重置开封,完全是为了挪用朝廷拨调的银两,而并非是真心为了朝廷置留都。
“真不考虑下燕京吗?”叶青一手继续抚摸着点将台三个字,回头看着赵扩微笑问道。
赵扩微微皱眉,心里头多少有些不太情愿,毕竟,燕京对于他而言不止是路途遥远一个原因,还包括了对于整个北地的陌生缘故,使得赵扩并不是很愿意把大宋都城从繁华富庶的临安迁到燕京。
甚至在赵扩的设想中,开封他都不太愿意作为都城,毕竟比起建康来,除了离临安近以外,便是建康从来不曾被朝廷失守,以及那里与临安因为距离相近的缘故,使得不管是朝廷还是赵扩都要熟悉一些。
而开封虽然是从前都城,但如今据说已经衰败落魄,毫无一个都城该有的轮廓与样貌,完全无法与繁华富庶的临安相比较,至于更为遥远的燕京,赵扩则就更不觉得有理由要迁都了。
不过如今赵扩也知道,自从叶青去岁攻下燕京后,眼下不止是在开凿一条连接燕京与扬州等地的运河,同样,原本金国治下的都城燕京,也在被叶青重建,据说,叶青的目标是建造一座十分宏伟气势的城池。
而在叶青看来,燕京在这个时期作为都城已然是势在必行了,当然,虽然并不是十分紧迫,但最起码也应该提上日程,为以后来做准备。
金国亡国不可避免,如此一来外在的威胁便只剩下了铁木真的大蒙古国,而燕京依旧是一个重要的御敌门户,更是一个可以掌控金国大部疆域,以及威慑高丽的重要关隘。
完颜璟的死,无非有两种可能,金国邢王完颜珣勾结了之前的金国辽人,要么便是与高丽人勾结在了一起,从而才使得完颜珣能够篡位成功。
若是单单只靠完颜珣在金国暗中勾结拉拢的势力,即便是有能够篡位成功的可能性,但也绝不会让完颜璟死的如此狼狈,甚至差些连自己的妻儿都无法保全。
而如今完颜璟的死,既是给了叶青一个亡金的大好机会,同样也给了叶青一个连带着前往高丽掠夺财富的机会,并不曾想过要把高丽划入大宋版图,但若是能够借此机会让高丽因战争而变得更为贫瘠,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赵扩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叶青,他想不到叶青如今人还在临安,已经开始不止是谋划如何攻金了,甚至竟然还要前往所谓的高丽去掠夺一番。
当下不由得有些发呆道:“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说……我也可以趁机在大越国掠夺一番?”
“审时度势,若是到时候时机允许,为何就不能当一把强盗?”叶青笑了笑,从赵扩第一次提出时,他并没有完全反对,而是因为担心赵扩这个打仗雏鸟,会因为几场胜利后变得飘飘然。
赵扩的神情瞬间一喜,丝毫没有意识到,叶青之所以会如此,还是为了通过战争来培养他的强悍,从而让赵扩对于燕京等地,不会像其他宋人或者是朝廷那般,充满了下意识的畏惧。
从赵扩听到叶青要置燕京为都城的提议时,叶青就发现赵扩的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一抹畏惧之色,而这就如同他跟李凤娘说起这个想法时一样,李凤娘的眼睛中同样是闪过了一丝惧怕。
这种惧怕显然并非是金人给他们留下了什么阴影,显然是来自于当年的靖康之耻,从而使得大宋皇室,如今即便是已经使得金国向宋称臣纳贡,但那种多少年来被欺压出来的心理阴影,就像是传染病会传染一样,就这么一代一代的遗传了下来。
赵扩如今年少,在叶青眼里看来,显然还有机会在其身上彻底扭转这种局面,特别是如今金国衰落、大宋复盛之时,若是能够从赵扩身上下手,给大宋彻底的从上到下注入一股强悍的基因,也许会使得整个大宋自赵扩开始后,会变得完全不同于大宋之前的软弱。
自然,如此以来宋廷还是不是宋廷,那么或许只有留给后来人去评说,但不管如何,既然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叶青显然也不打算回头。
蒙古人建立大大元朝虽然短暂,但就是这短短的数十年间,却是能够让整个世界一直津津乐道,叶青没理由不利用这个机会,让整个世界也去见识一个不同于从前的大宋。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北上?”坐在台阶处,赵扩心头微微有些不舍,此时的他还是觉得,叶青身上还有很多他需要学习的东西,同样,叶青也应该还有很多东西要主动教给自己。
“就是这几日吧。”叶青望着北方的天际微微叹口气,道:“北地已经极为寒冷,完颜珣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兵变篡位,显然也是认为这个时候我很难立刻出兵为完颜璟复仇,从而也就给他们留下了充足的准备时间,包括在完颜璟之后,他们有时间来理顺金国的朝堂。当然,也需要担心,他们会不会因此而主动进攻我们,所以……北上回燕京不能再拖延了。”
听着叶青说完后,赵扩扭头看向身后的张德辉,刚刚消失不见的张德辉,此时后背上则是背着一把枪,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赵扩。
赵扩打量着手中的步枪,枪托上的叶字清晰可见:“既然燕王决定了,那我……这杆枪还是您带在身上防身用吧,包括那其他十几人……。”
赵扩一边说一边就把手里的步枪要递给叶青,叶青低头看了一眼,随后缓缓推还给了赵扩,有些欣慰的笑着道:“放心吧,燕京比你想象的要强悍很多,何况……这杆枪想必你已经知道来历了,从今日起就完全送给你了。”
“可北地……。”赵扩心头同样有些感动道。
“不必如此婆婆妈妈,三千营如今在燕京虽然无法打造出像这一杆一样精准的枪来,但精准度稍差一些的还是没有问题。”叶青深吸一口气,随后从赵扩手里接过那杆枪,熟练的拉动着枪栓,给赵扩开始解释着各个部件。
两人便一直坐在台阶处,一个认真的说,一个专注的听,直到赵扩自己能够熟练的拆卸后,叶青才站起身来,在夜色的笼罩下往宫外走去。
“燕王放心,我定不会输给您的。”赵扩看着渐渐要融入夜色中的叶青背影高声说道。
“好啊,那你我就比一比,看看到底是你率先吃下自杞、罗甸,还是我先拿下金国!”叶青回头,看着向他挥手作别的赵扩朗声说道。
“好!一言为定!”赵扩心里充满了豪情壮志,坚定的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