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六百二十五章 我一定會回來的 帶着救贖歸來相伴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耐瑟纪元3520年。
随着伟大的大奥师伊奥勒姆失踪的消息终于再也隐瞒不住,整个耐瑟瑞尔帝国一片鼎沸。
如果说费林魔葵的步步紧逼是悬在所有耐瑟民众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话,那么大奥师伊奥勒姆的无故失踪,则像是几千年来承载着帝国沉浮的根基,轰然垮塌了…
不仅是上面的上面的大奥术师们坐不住了,原本就积攒着重重矛盾的民怨也如同随时可能被引爆的火药桶,积难重返。
整个帝国的形势…已经到了哗变的边缘。
城市看不见的阴暗角落,耐瑟瑞尔帝国即将消亡的末日论大行其道。
越来越多的民众无心工作,开始渐渐消极怠工,用酒精、幻觉药剂麻痹自己日渐紧绷的神经。
议会大楼前每天都围满了试图求见大奥术师们和卡尔萨斯冕下的大商人、学者和惶恐的贵族们。
即便是以往以汲取更多的知识、更高等的施法技巧和大奥术师荣耀为人生目标的学徒们,于这人心惶惶的时刻,再也无心学业。
他们或是走上街头顶着民众不满、怀疑的目光与唾骂发表着耐瑟瑞尔必胜的宏论,试图安抚人心。
或是组织起来一同求见他们的导师,希望能够在这样的艰难的时局下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更有甚者,直接瞒着家里人,跑到军部参军去了。
这一天,出身于卡尔萨斯席下的大奥术师、弦论奥术开拓人的布莱德照常于洗漱间整理好衣装仪容,跟妻子西格莉特微笑着告别,前往卡尔萨斯浮空城奥术学院教学。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只是这一次让她妻子西格莉特感到疑惑的是,自己这个在这种时局下依旧坚持着‘只要还有一个学生愿意听他讲课,他就一日不会缺勤’的勤勉丈夫…竟是在她还没来得及将餐具收拢完毕就又跑回来了…
因为教室里…愿意安静听他讲课的学生…
终于…一个也不剩了…
望着手持法杖腋下夹着教本如同木头人般杵在门口的布莱德,西格莉特先是一愣,聪明如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为了不雪上加霜,当即装作不知情的开玩笑道:
“怎么了?难道是走的半路上,突然想起来今天出门忘记给我一个例行的早安吻…唔…”
可她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个有些冰凉的怀抱给拥入了怀中,还有一个猝不及防的吻…吻着吻着就亦步亦趋的吻到床上去了…
当这对徜徉在二人世界的狗男女因为腹中的饥饿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入暮,而宅邸良好的隔音则将外界一切复杂而混乱的纷纷扰扰都隔绝在外,让他们得以在这个大厦将倾、帝国垂垂欲坠的时局前,享受这所剩不多的岁月静好。
“西格莉特,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布莱德双眼平静的望着天花板问道。
“为什么要这样自我怀疑?”西格莉特侧过身来,摸了摸丈夫这些日子有些消瘦下来的面庞,关切的问。
布莱德笑了笑:“有时候想想,如果我不是有着那样一对厉害的父母,可能这辈子的成就,也就是个拿着竖弦琴跟剧团到处伴奏的吟游诗人吧。
“我甚至感觉我连自己的那些学生们都不如,至少他们在这种时候,还有去和人辩论的口才,有去为帝国时局做争取的意愿,有去为了保卫帝国而参军的勇气。
“而我呢…我就是个教都不知道有什么前途的音乐和弦论魔法的。
“甚至,我都没有尝试过用它们,真正的去生死搏杀过一次。
“因为,我是那么的…惧怕死亡啊。”
西格莉特却是双手捧着自己依旧晕红的脸颊,笑着安慰道:
“谁又不惧怕死亡呢,越是惧怕死亡,越是说明…你对这个世界的眷恋与热爱啊。
“而且谁说你不如别人了!我就觉得你创作的音乐都很好听啊!
“你的弦论奥术不也获得了卡尔萨斯冕下的高度赞扬并为此向伊汶顿议会申请,授予了你大奥术师的成就与头衔吗?
“最重要的是,你这些年创造的弦论奥术明明都很强大啊,只要届时召开奥术会议将你成果向世人公布,一定会…”
她越说越兴奋,可说道这里,她却突然一顿…张了张嘴,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在这个帝国即将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也许…布莱德再也等不到那场向他的导师、向所有大奥术们、向全体耐瑟民众们、向这个世界…展示他倾尽了半生所学所研究的奥术弦论成果的那个‘舞台’…与机会了。
而就在她尝试补救时,布莱德却是释然的笑道:
“不过也好…也许在这场与费林魔葵即将到来的大决战上,我那些花里胡哨的弦论奥术,能把老师和那帮老头子吓一跳呢。”
西格莉特似乎都能够想象的出那样的黑色幽默的画面,当即笑出了声:
“哈哈哈,就是,尤其是我那个总是一脸高高在上的老爹,我真想到时候看他会露出怎么样的滑稽表情。”
可听到那个存在,布莱德神色却是一黯:
“夏多…不如我们抽个时间去看看他吧,在这件事情上,我终究是对不起你父亲的。”
“有什么对不起的!完全就是偏见!要我说啊,你当初就该听我的,直接造出一个奥数班的孙子们怼到他脸上,看他认不认你这个女婿。”西格莉特半是开玩笑道。
“咳咳!”
这彪悍的发言怼没怼过他岳父布莱德暂且不得而知,反正是把他给震住了,轻咳两声缓解尴尬,有些叹息道:
“我现在反而有些庆幸,没有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将他们带到这个注定破灭的世界…
“这样残酷的结局,还是由我们这些大人,来面对吧。”
“是啊…由我们来面对…就够了…”
听到这句话,西格莉特抿了抿唇,一手不由自主的轻抚在小腹上。
就在她有些挣扎犹豫要不要跟对方吐露实情时…
砰、砰、砰。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
布莱德和西格莉特面面相觑,似乎实在有些想不通在这种时候,还会有谁来找他们这两个无关紧要的边缘人物。
布莱德想了想,开了个光线折射的奥术,待看到门外的来人时,整个上半身猛地从柔软的床垫上弹了起来,惊呼道:
“是老师!”
“哈???”西格莉特也懵逼了。
她完全想象不出这个时候,明明应该是处于暴风眼的卡尔萨斯冕下,怎么会来找他们…或者说,是找布莱德。
下一刻,布莱德几乎是想也不想一掀鹅绒被就朝客厅的大门冲去,身后立刻响起了未婚妻惊慌的低呼声:
“笨蛋!你想这么光着去见你的老师吗?!”
“噢噢噢!”
这对未婚夫妻当即乱成了一团。
好半响后,急匆匆收拢好仪容的布莱德赶紧在第一时间打开了房门,然后一躬到底:
“导师早安!”
身后的西格莉特这时也刚从卧室跑出来,眼见布莱德居然不等她已经开了门,赶紧提着裙子行贵族礼道:
“卡尔萨斯冕下!早…早早早安!”
原本满脸沧桑忧心忡忡的卡尔萨斯闻言,也是楞了好一会儿,才回首望了眼已然垂暮的天色确认了一下,又重新打量了未婚妻一眼,显得有些木讷的抿唇笑道:
“嗯,布莱德,小西格莉特,早安,还请原谅,我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这会儿布莱德好像也反应了过来,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唯有身为女人的西格莉特察觉到状况不对,有些忐忑的问道:
“卡尔萨斯冕下,请问…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项需要我们的协助吗?”
只见这位满眼血丝的大奥术师先是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似是有些歉意的对西格莉特道:
“抱歉,我的确有件事情,需要和布莱德商议,能为我们准备一件‘安静’的房间吗?”
“…这是我的荣幸。”西格莉特欠身道。
片刻后,随着一间房门缓缓关闭,西格莉特只来得及听到坐在布莱德对面的大奥术师从怀中取出一纸调令推向他,道:
“布莱德,你一直是我寄予最多期望的学生。
“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找到你…
“我希望委托你,替我去一趟星界…
“寻找一件…也许能够解决费林魔葵之围,挽救耐瑟瑞尔帝国的…
“‘兵器’。”
砰。
房门就此在魔法的推动下关闭,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而门外的西格莉特,原本红润的面色是已经一片煞白。
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声音:难道都到了这种时候,卡尔萨斯冕下,还要残忍的将他们分开吗?
精神恍惚的她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房门重新打开,卡尔萨斯对着她点了点头,就拖着那疲惫而消瘦的身躯,离开了他们的府邸。
心急如焚的西格莉特推门而入,就看见布莱德面如枯槁的呆坐在座位上…
满脸彷徨,不知所措。
“布莱德…我…”
一向牙尖嘴利怼的她爹夏多身上常备速效救心药剂的西格莉特于这一刻,也陷入了久久的无言,唯有眼中的水汽不住氤氲着。
她很想开口挽留他,但那样无疑会让布莱德陷入两难的抉择。
在她的一颗心即将跌落谷底时,就听见布莱德声音沙哑道:
“不用担心,导师让我带着你一起去。”
“真的!?”
西格莉特当即感觉自己从深渊又重新回到了天堂。
只要能够和对方在一起,那么无论去往哪里,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可还没等她欢喜,就看见布莱德面露苦涩道:
“不止是我们,还会有一批人。”
西格莉特心思何等聪慧,哪里还能不明白卡尔萨斯的一片苦心,当即问:
“那伯父伯母,还有我爸爸他…”
布莱德缓缓摇了摇头:
“他们不会走的,时局也不允许他们就此离开…
“沸腾的民怨,会让…帝国…彻底崩盘的…”
西格莉特咬了咬唇,不再出声,眼神变得有些落寞。
是啊…要在无边无际危机重重的星界寻找一件东西,完全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就算他们真的找到了那所谓的‘兵器’归来,那到时候,他们的耐瑟瑞尔,还在吗?
这多半是…卡尔萨斯走投无路下,为了振奋军心安抚民心,而找出的一个托词…
从而…为耐瑟瑞尔帝国,保留下一个火种吧。
房间就此沉寂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看见布莱德痛苦的抱着脑袋喃喃道: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要选我这么一个废物…
“为什么…我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工作…准备跟所有同僚一同为了帝国…
“战死的啊…”
嘭的一声巨响。
“为什么!!!”
贗 太子
西格莉特被吓的浑身一颤,就看见布莱德竟是将长桌当场砸成了两半,花瓶碎片珐琅餐具溅的到处都是。
而布莱德则蜷缩在墙边,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抱着脑袋恸哭道:
“这不是让我…去做一个逃兵吗!
“为什么…连一个让我死的心安理得的机会…
“都不给我啊…
“老师…”
西格莉特望着几乎哭成孩子般的布莱德,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终,她缓缓走到对方的身边,蹲在身来,将自己的至爱,拥入怀中。
这是她…此时此刻,唯一所能做到的事情了。
……
次日,整个耐瑟瑞尔帝国的浮空城间,都在近乎疯狂的传递着一个共同的消息。
为了对抗步步紧逼的战事,为了挽救日薄西山的帝国,首席大奥术师卡尔萨斯冕下决定拿出他那艘唯一能够安全穿越魔葵吸魔封锁区的魔法船,派遣一支特殊作战部队于三日后前往星界,寻找一件能够消灭费林魔葵的终极兵器。
而这艘魔法船的船长姓名,赫然是…
布莱德·诺亚。
于是各种拜帖如雨般飞到布莱德的桌面上,各种平日里不往来的亲戚朋友也是络绎不绝的上门,试图将自己乃至子女的姓名塞入这份‘船员名单’中。
而让他们震怒的是,这名平日显得和蔼可亲好说话的大奥术师竟是一改常态,全部谢绝了,并开始按照最严苛的要求开始筛选船员名单,并要求保留所有原有船员。
但他依旧还是有些低估了那些权贵们的影响力。
他也许可以拒绝他们,却无法完全拒绝来自父母、甚至来自…夏多的‘嘱托’。
几乎所有人,都将这艘船当成了唯一生还的希望,末日中的方舟。
仅仅一艘船,自然无法承载一个帝国几千万人的希望。
于是无论是身为始作俑者的卡尔萨斯、还是身为船长的布莱德,都成了众矢之的。
当三天后最后上船的西格莉特重新看到他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死人咒 葱花
原本英俊的未婚夫的样子,就像是突然苍老了至少三十岁…
此时此刻的布莱德,在面对整个帝国,那宛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磅礴压力下。
已然谢顶,两鬓斑白…
“我一定会回来的…
“带着救赎…归来的…”
舰桥上,布莱德望着那些无数带着行李箱和希望而来,最终却被迫滞留在浮空城港口的重重人影,自语道。
最终,这艘被迫调走了原本四分之三的船员、满载着贵族子弟兵和大半个耐瑟瑞尔奥术传承的魔法船…
就这样于万人嚎哭与沸腾的诅咒中…
升空而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