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ep2人氣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相伴-gmde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武珝似乎看出陈正泰脸上的不满。
她随即道:“恩师,之所以称它为上策,是因为这对恩师和陈家而言,牟取到的利益是最大的。当今天下,看似是太平,可实际上,天下依旧还是一盘散沙!山东的权贵,关陇的门阀,关东和江南的世族,哪一个不是只顾着自己的门户私计?之所以天下能太平,正是因为当今皇帝龙体康健,且有着震慑各家门户的手段罢了。而一旦陛下不在,那么整个天下便一盘散沙,只要恩师立即带着新军为陛下报仇,就得了大义的名分,及早控制住太子和皇子,便可顺势从龙。那么……恩师便可立即成为宰相,并且控制住朝廷,以辅政大臣的名义。控制住天下,驾驭群臣。”
“这对陈家难道没有好处吗?”
落魄千金的借種計劃 久光螢
陈正泰却是想也不想的就立即摇头道:“且不说陛下对我恩重如山,我陈正泰就算在不是东西,也断然不会行此悖逆之事。何况这对陈家虽有莫大的好处,却也可能有着莫大的害处。你自己也说天下一盘散沙,可没有了当今陛下,即便陈家控制了朝堂,又能如何?到时不过是群雄逐鹿的局面罢了,届时一场杀戮下来,胜负还未可知呢,于我们陈家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武珝笑了笑道:“恩师是个谨慎的人啊。”
陈正泰道:“我倒不怕死,只是肩负着家族的兴亡而已。”
武珝道:“那么只能用中策了,立即调集新军,前去救驾。只是……这样做有一个不稳妥的地方,那便是……倘若张亮根本没有谋反呢?若学生的猜测,只是空穴来风,实际上是学生判断有误。到了那时,恩师突然调动了军队,奔着陛下的酒宴而去。到了那时,恩师可就跳进了滔滔河水之中,也洗不清自己了。所以若是走这中策,恩师就只能是赌一赌了。赌成了,这是救驾之功,可赌输了,就是叛逆之臣了。恩师愿意赌一赌吗?”
陈正泰何曾没有想到这点?他大感头痛地道:“我的忧虑也是在这里,张亮……真要蓄谋造反吗?又或者,他就算有所预谋,或许今日根本不是造反呢?到时我带了兵去,该怎么说?可我一人去,我又不敢。”
武珝则是心里已有了主意,淡定地道:“有一个办法,让苏定带兵,恩师故作不知。若是果然张亮谋反,恩师便可领这天大功劳。可若是张亮不反,便是苏定的死罪。”
武珝说着,深深地凝视着陈正泰。
陈正泰不禁皱眉,这计策,可够毒的啊!
陈正泰却是瞪了她一眼,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我……我试探一下恩师而已。”
显然,这种背弃兄弟的事,陈正泰是想都从没有想过的。
此时,陈正泰咬了咬牙道:“时间不多了,我要立即成行,不管他了,他娘的,先拼一拼再说。走了,若我因此而获罪,你好生跟着公主吧,有她在,依旧还可以庇护你的。”
陈正泰再无多言,转身便要走。
武珝却是道:“我也去。”
“你去做什么?”
“看热闹。”武珝面上带笑道。
陈正泰皱眉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武珝摇头:“我不是君子。”
陈正泰觉得这个家伙,实在复杂到了极点,给他献的策,一个比一个自私,一个比一个毒,可临到头来,却又突然不将性命放在心上了。
陈正泰忍不住道:“你去了也没有用,就算救驾成功,你也没有好处和功劳。”
“我留在此也是担心,还不如亲自去看看呢,恩师也晓得我聪明,到时我在身边,或许可以随时为恩师判断时局。”
陈正泰已经没有时间和她啰嗦了,丢下一句话:“不许去。”
便再不再回头的往外走,匆匆的赶到了中门,外头已有一队护卫预备好了,有人给陈正泰牵了马来,陈正泰翻身上马,回身,却见武珝已跟从了上来,选了一匹马,翻身上去,她在马上摇摇晃晃的,像醉了酒。
陈正泰知道是拦不住了,也不想再耽误时间,只冷声道句:“待会儿跟着我。”
“恩师不说,学生也打定主意这样做。”
呃……好像确实不需要交代什么。
陈正泰再不多言了,便领着人急匆匆地往新大营赶。
新军的大营里,已吹起了号角,各营集齐起来,而后,各营的校尉直接带人出发,浩浩荡荡的人马,宛如长蛇一般,出了大营。
神舞之堂
我道誅天 君無道
邓健已骑上马,领着房遗爱等文吏随军出营。
房遗爱一脸好奇,忍不住问:“师兄,我们这是去哪里?”
邓健很惜字如金地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房遗爱继续问:“为何还要全副武装,难道是得了兵部的调令?”
邓健的答案依旧:“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没有。”
“没有调令,算不算谋反?”
“不知道。”邓健斩钉截铁的回答,而后深深看了房遗爱一眼:“我们的性命,已经在师祖的身上了,一荣俱荣,一辱俱辱。所以许多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明白。”房遗爱想了想:“我只是担心,会不会坑害了我爹。”
“那你可以不去。”
“去还是要去的。”房遗爱一脸认真道:“我们是新军!”
邓健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话,随即眺望着远方,打马前行。
新军上下,得了命令,一时之间,也显得有些不安。
因为虽然有陈正泰的命令,可贸然全副武装出营,本就是忌讳。
可军马还是开拔了,各营的校尉没有太多的疑虑,而将士们听从校尉号令,已是习以为常,也绝不会有人抗命。
直到……
人们看到邓健带着人,飞马从队尾朝着队伍的前头疾奔,许多人才松了口气。
大家对于邓健是极钦佩的,在许多人眼里,邓健就如大家的兄长一般,兄长值得信赖。
酒宴的位置,是在张家的庄园里,乃是当初李世民赐予张亮的。
靠近着长安,距离二皮沟也并不远。
张亮本是农户出身,因缘际会,这才有了今日这场富贵,被敕封为勋国公,自然有他的能耐。
他原先的发妻,也是寻常农户的女子,之所以续娶李氏,是因为李氏乃是赵郡李氏的旁系女子。
可这在张亮看来,李氏的身份对于出身农户的自己,也是极为高贵的,他为自己能取五姓女而沾沾自喜,哪怕这李氏总会传出各种与马夫、管家、护卫有染的传闻。
毕竟张家祖宗十八代,也不奢望能娶到这样高门第的女子,张亮的心态很好。
张母的大寿早就张罗了很久,这张家已是张灯结彩,奴仆们纷纷在忙碌。
而张亮显然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他从宫中回来,便立即到了后宅,李氏正等着他。
“如何了?”李氏看着张亮。
张亮道:“陛下已恩准了,我先回来报个信,只怕这个时候,陛下已经动身了。”
李氏眉一挑,随即目光落在一旁的一个老者身上,老者面上也带着喜色。
“周半仙果然不愧是半仙之名,说陛下今日准要来府上,今日果然来了。”
老者则面带谦虚,他显然就是周半仙,此时捋着花白的胡子道:“夫人谬赞,这算不得什么?此乃天意……非是老朽的功劳。”
盛寵甜婚:江少求抱抱 柚紙.
李氏一直喜欢巫蛊左道,而对这位周半仙,一向礼遇有加,深信不疑。
当然,这也影响到了张亮,连五姓女都相信这位周半仙了,我张亮相信他,这也很合理吧。
张亮乐呵呵的道:“若老夫没记错,当初周半仙说老夫有帝王之相,是吗?”
周半仙忙道:“老朽在相州的时候,曾得一句谶语:‘弓长之主当别都’,这弓长,不就是张吗?当别都,即是将做皇帝的意思。”
张亮心里却是有些担心:“可是,姓张的又非我一人……”
周半仙从容道:“我观将军卧如龙形,必能大贵。所以此弓长之主,定是将军。”
张亮闻言大喜,忍不住得意的指着李氏道:“算命的也算夫人一定能成为王姬,看来……先生乃是妙算啊。”
周半仙干笑。
李氏随即嗔怒道:“什么王姬,我要做的乃是皇后。那长孙皇后算什么东西,长孙家和我们赵郡李氏比起来,不值一提。这样的人都可以做皇后,我如何不能?”
寵妻成 公子小
张亮便赔笑道:“王姬就是皇后的意思,夫人勿怒。”
總裁爹地 唐意
李氏则是瞪着他道:“今日就是大好的机会,你准备好了吗?”
说到这个,张亮脸色带着犹豫,显然他对李世民是有所畏惧的。
只是犹豫了很久,最终点头道:“已经准备了,必教皇帝有去无回。”
李氏便洋洋自得道:“如此甚好,诛了天子,我们立即入宫,到时谁也不敢不从。”
周半仙本是在旁一脸得意的捋须,可听着听着,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将军与夫人今日要诛……天子……”
张亮咧嘴对周半仙道:“这不是先生说我能做天子的吗?若是皇帝不死,我如何做天子?”
周半仙:“……”
周半仙有点懵了。
他在迷信圈子里,也算是老油条了,给不少王公大臣看过面相,业务水平,可谓是首屈一指。
而他之所以能够被人所推崇,正是因为他无论到了哪家王公那儿,都说别人有大贵之相,这个说你一定能做宰相,那个说你肯定能做天子。
其实周半仙说人有天子相的时候还多一些。
毕竟这话说出去之后,被称为要做天子的人,肯定自我感觉良好,可同时,也害怕这话被人知道,所以一定不敢声张。
对于张亮,周半仙也只是讨口饭吃而已,他早看出了此人野心勃勃,所以看人下菜。
唯一的问题就是……张亮他当真了!
不但当真了,他居然还要谋反。
周半仙眼睛发愣,呼吸开始急促,两条腿有些哆嗦!
鐵板木匠 元帥唱情歌
他觉得自己的心,已要跳到了嗓子眼里,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这……这个……”
张亮突然脸拉了下来:“怎么,莫非这是你诈我?”
见张亮面上杀气腾腾,周半仙只觉得自己的心凉了半截。
他哪里敢诈这家伙呀,这家伙可是个连皇帝都敢杀的猛人啊,宰了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周半仙顿时发挥了强大的求生欲,立马道:“不不不,老朽……老朽……老朽算一算,呀,不得了,不得了,今日正是举事的大好时机,张将军头上紫光隐现,莫非潜龙升天,就在今日吗?难怪方才见张将军时,老朽越发觉得将军有天子气。”
张亮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我昨夜也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条大蛇雪白雪白的。”
李氏却不耐烦地皱眉道:“都到了什么时候,还在此啰嗦!快做好万全准备去吧,陛下就要到了,若是走脱了他们,你便真成白蛇了。”
“好。”张亮哈哈大笑道:“夫人稍待,我去去便来,到时你我夫妇共享富贵。”
李氏眯着眼:“可不只我们两个,还有慎几,慎几可是你的儿子啊,他要做太子。”
大牌校草獨家小丫頭
张亮闻言,有一点点犹豫,道:“这……他毕竟不是我的骨肉。”
原來是王子:惡魔,請止步 無淚的寶貝
“我的孩子,不就是你的孩子吗?你这浑人,哪里有天子的样子,一点也不晓大度。这都二十年了,你到现在……还记着这些仇呢,呜呜……我不活啦,当初你是怎样指天画地,说和我一起将慎几养大,还说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看待。”
张亮听的头痛,见李氏哭了,一时慌了神:“夫人,不要如此,切切不要如此。好好好,慎几来做太子,将来这江山,就该他继承。只是……我非要杀了他的生父不可,如若不然,将来慎几做了皇帝,将他亲爹供进太庙怎么办?”
“你敢!”李氏面带愠怒之色:“你男子汉大丈夫,还想着这些私仇?你若杀了王四郎,我便也不活啦。”
………………
今天第三章,还有一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