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大明小學生-第五百二十八章 命運悲劇

大明小學生
小說推薦大明小學生大明小学生
御马监太监兼东厂总督秦福站在午门外,享受着秋日阳光。
今天天气确实不错,令人舒适,秋天不愧是京城最好的季节。
每当有朝会时,秦太监都会站在这里值守。
此时正在文华殿进行的小朝会,有轮班的司礼监太监列席旁听。秦太监作为厂臣虽然有权势,但并不上殿。
当然秦太监站在午门外,也不是闲的没事遛弯散步,同样是职责所在。
一是在君臣聚集朝会时,东厂总督坐镇午门,方便监视内外关防,以策万全;
二是便于随时接收上谕,毕竟在朝会上皇帝会经常发出诏旨,很多都需要东厂办理。比如出去抓人、问话、监刑之类的。
而且皇帝有时候也会传召东厂太监,咨询一些情报信息,或者与大臣奏报互相佐证。
以上几条,就是秦太监虽不上朝,但要守在午门外的意义。
当然秦太监不可能是一个光杆首领,还会有一些锦衣卫官在场,随时等候皇帝的诏令和秦太监的指派。
对锦衣卫官而言,这也是历练和积攒功绩的机会,万一哪件事办得让皇帝高兴了,那不就发达了吗?
据说出身于潜邸的锦衣卫指挥佥事陆炳,今天就在午门外值班。
老锦衣卫们看不上四年前才入行、升官还贼快的陆炳,那陆炳也懒得逢迎讨好老人了。
那么大家就别硬凑到一起了,各玩各的吧。
所以与陆炳一起来午门外值班的锦衣卫官,清一色的都是少壮派年轻人,比如另一个指挥佥事的徐妙璟。
不知为啥,徐小弟总觉得自己这个指挥佥事没有同样官职的陆炳硬气。
而且徐小弟有个直觉,陆炳和自家姐夫两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之处,就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
如果徐小弟转世到五百年后,又熟知游戏和网文的话,就知道这个词叫做“金手指”。
秦太监感觉朝会时间也差不多了,今日看来太平无事,正要与两个年轻人谈谈心。
忽然有人从午门左掖门的门洞里疾步走出来,对秦太监禀报道:“上谕!打左赞善兼修撰秦德威二十廷杖!”
秦太监:“……”
这什么情况,小兔崽子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就逆了龙鳞呢?
那人又催促道:“罪臣就在后面,立刻准备行刑!”
秦太监回过神来便问道:“只打廷杖,不用向罪臣问话?”
那人又答道:“圣上没下旨问话!”
于是秦太监稍稍放心了,只打廷杖,不用审问,说明事情并不严重。
而且只有二十下,真不算多。皇上大概就是一时想不开气不过,打完就完了,没什么后患。
如果非要揪着审问什么,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不多时,秦太监果然看到几个值殿官军,并押着去年的状元公从门洞里出来。
也不用多交代什么,一切都有公事公办的流程。
秦德威迅速扫了几眼午门外值班的人员。哟呵,熟人真不少!
徐小弟就不说了,站在当中的这位公公,不就是最近屡屡向自己释放善意的秦太监吗?
而且徐小弟身边的那人,不就是天下第一奶兄陆炳吗?
虽然三年前闹出过小误会,但自己替陆炳解了围,算是有一丁点香火情,犯不上把自己往死里打吧?
至少没有仇家,秦德威彻底松了口气,估计自己应该能轻松过关了。
為什麽會變成這樣
他很知道,锦衣卫打廷杖是一门专业技术,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
有时看着重,其实轻;有时看着重,那就是真的重。
当然无论如何,表面看着必须重,否则无法向皇帝交待,所以一定要打出动静来。
如果打人看起来轻飘飘的,那么倒霉的就是行刑之人了。
秦德威还在想着廷杖小知识时,就被直接按倒在午门外偏东的青石板上。
大明打廷杖的场面一般是太监监刑,锦衣卫官动手。
秦德威这样的体面人,纵然是挨廷杖,那也不是一般小校有资格打的,须得由锦衣卫官来行刑。
秦太监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内五味杂陈。
也幸亏是自己监刑,不然换成个心有歹意的,情况就真不好说了。
锦衣卫指挥佥事陆炳拎着刑杖,站在秦太监面前请示。
秦太监扬了扬下巴,很娴熟的下达指令道:“着实打。”
着实打,悠着点;用心打,往死里打。这些暗示,锦衣卫官和穿越者都知道。
陆炳眉头紧皱,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还是提着刑杖走到了秦德威身边。
“着实打”三个字,让秦德威彻底放心了。
美滋滋的开始盘算着,挨完廷杖后用什么宣传策略,如何借着廷杖刷一波声望。
他偶然扭头回望了一眼,眼角瞥见行刑之人已经站在身旁,高高举起了刑杖。
突然想起什么,秦德威慌了,连忙叫道:“先住手!听我说!”
陆炳又迟疑了一下,给了秦德威继续喊出下一句的机会。
又听秦德威叫道:“可否换个四十岁以上的卫官行刑!这个太年轻了!”
陆炳脸皮抖了几下,有点难堪,又有点羞恼,放下了刑杖。
雾草!秦太监意识到问题所在了,他刚才关心则乱,居然忽略了!
打廷杖确实是一门专业技术,但也需要长时间的磨练!
这陆炳才来锦衣卫几年,也没怎么打过廷杖,哪有什么技术可言?
“着实打”和“用心打”的区别,估计陆炳只是脑子里知道。
如果是往死里打还好说,但“着实打”这样举轻若重的技术,陆炳估计真不会!
难怪刚才陆炳一脸为难,欲言又止的!
秦太监迅速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今天来值班的锦衣卫官,大都是陆炳拉拢的“小兄弟”,全比陆炳还年轻!
看起来经验丰富、手里可能有技术的老手,一个都没有!
秦太监差点就一个冲动,派人紧急去锦衣卫,喊几个打廷杖的老手过来!
但是历经多年宫斗锻炼的秦太监,硬生生的用理智遏制住了自己这个想法!
不可以这样!
这么多耳目在这里看着听着,如果刻意去找老手,那就是欲盖弥彰!
到时人人都知道,自己不在乎天子脸面,故意轻拿轻放秦德威!
更别说文华殿皇帝那里,还在等回奏!只说耽误时间,就是自己的罪过!
秦太监心如绞痛,壮士断腕一样的对着陆炳吼道:“你愣什么!动手!”
他害怕,自己再瞎琢磨下去,不但会耽误时间,万一克制不住自己犯下滔天大错,就全完了!
听到秦太监的“呵斥”,陆炳默默的叹口气。
秦状元勿怪,不是咱不想留情,是真的不会“着实打”技术啊!
他无奈的重新举起了刑杖,咬咬牙,狠狠的用力打了下去。
行刑打廷杖,不但是惩罚罪臣,同时还是打给别人看的!
关系到天子的威严和脸面,绝对不能表现的太轻了,甚至还要打出动静打出威风!
陆炳技术不行,不会“举轻若重”,他用力打下去,如果看起来很重,那就真的是很重了!
“嘶……啊!”趴在青石板上的秦德威忍不住惨叫一声。
秦太监又想背过身去,但还是忍住了,作为监刑太监,怎么能不睁大眼睛盯着看呢?
陆炳打了十下,又将刑杖递给徐妙璟,“换你了!”
按照规矩,为防止行刑者轻放罪臣,每打十下就要换人。
陆炳对徐小弟也是好意,动手行刑也是一份资历业绩,所以将刑杖递给了徐妙璟。
徐妙璟手持刑杖,看着惨叫的姐夫,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秦太监面色狰狞的喝道:“继续!”
徐妙璟闭上了眼睛,同样的狠狠用力,将刑杖砸了下去!
姐夫原谅我!挨廷杖是你们文官的荣耀,与其被别人下手,还不如让我亲手把荣耀送给你!
惨叫声渐渐变小,不知是适应了疼痛,还是没了力气叫。
秦太监头脑一片空灵,进入了神秘莫测的哲学领域。今日悲剧,是谁的错?
皇上错了吗?没有。
皇上明显只是想小小的惩戒一下秦德威,又不是真的想狠打,能有什么错?
监刑的自己错了吗?也没有。
自己作为皇帝的亲信太监,不能表现出故意偏袒罪臣,必须下令行刑,不能有丝毫犹豫。
行刑的陆炳和徐妙璟错了吗?也没有。
他们为了维护皇帝的威严,必须用力重打,不然他们也会被弹劾渎职。
技术不够,做不到举轻若重,也不是他们年轻人的错。
既然人人都没有错,人人都不想重责秦德威,那为什么惨剧还会发生?
廷杖结束,派人去向皇帝回奏了。
二十杖并不算太多,再重也打不死人,罪臣秦德威仍然趴在青石板上,吭吭哧哧的呻吟着。
絕世劍魂
秦太监轻轻叹口气,此子虽然吃了大苦头,但以后在文官里的地位也更不一般了。
毕竟这次,此子是代表文官攻讦武勋,又挨一顿廷杖,声望上绝对不亏。
这时候,又有人从午门左掖门的门洞出来了,武定侯郭勋脚步蹒跚的、孤独的向外走。
有个与郭勋有点八竿子亲戚关系的锦衣卫官问道:“侯爷如何了?”
郭勋答道:“我辞去了总兵和督造火器的差事,但皇上天恩浩荡,赐田两万亩仍然留着,让我得以养老!”
秦太监皱了皱眉头,郭勋的差事都免掉,只有土地留下了?包括自己原本打算转移给秦德威的一万亩?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叫道:“秦翰林他昏过去啦!”
秦太监头疼欲裂,又不敢有丝毫多余表示,这真是命运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