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e2m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木葉之硬核匠忍 線上看-705相伴-w26lo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看着这个世界上的对手一个的打赢了比赛,可是这一切都是真的么?此时的君麻吕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眼前的景象了,在他的记忆力,除了大蛇丸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人的实力能够超过自己了。此时看着面前来自沙隐村的沙修罗,他俨然有中找到对手的感觉!
可是让君麻吕没有想到的是,面前这个被自己正视为敌人的砂修罗,似乎一点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从未遭受过如此待遇的君麻吕感到一阵怒意,于是他将双手往前一挥,奋力朝砂修罗攻了过去。
然后,空中就出现了时刻如同子弹般的指骨飞向砂修罗。
砂子自动地在砂修罗面前形成了一道沙墙,可那指骨在还不断地冲击着沙墙,在几秒后竟然穿过了,可力量也到了尽头,掉在了地上。
“沙绑柩!”
随着砂修罗的一声暴喝,君麻吕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砂子缠住了,可他却在砂修罗吃惊地目光下用力挣开了砂子。
接着,君麻吕的全身都蔓延出黑色的咒印,他一脸自豪地说道:“让你们见识一下咒印的力量吧!”
于此同时,于南一起的日向藤井也在全力对付着他的对手。
“你好,我是次郎坊,多多指教。”音忍四人中那名身材颇为壮硕的成员对着藤井笑道,他神情十分的随和亲切,丝毫没有一点点坏人的样子。见到对方如此客气,日向藤井也不好板着脸,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只好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我是日向藤井,请多多指教。”
尽管语气上非常客气,但是藤井知道自己现在的任务是要解决掉这个人,于是他直接打开了白眼,紧紧地盯着前方面带笑容的次郎坊,这时候藤井被震惊了,他发现了在次郎坊身上那庞大而汹涌地查克拉。
藤井看着藤井脸色一丝不易见的惊讶之色和那对白色的瞳孔,就笑道:“木叶的日向一族,又有名为白眼的血继限界,拥有惊人的观察力和透视能力,而且能够看见人体的经脉,再配合日向一族代代相传柔拳能够直接攻击敌人的经脉,实在是太可怕了。”可他只是在哪里赞叹,却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还是静静地看着藤井。
藤井也忍不住了,全身忽然动了起来,直接冲向了次郎坊。看到这个样子,次郎坊也开始动了起来,之间他双手瞬间结了几个印,然后右手轰出,硬抗住了藤井的迎面一掌。只不过次郎坊的一切反应都逃不出藤井的白眼,藤井那打出的右掌突然变招,化掌为插,然后整只手向下移了一些,像蛇一样绕过次郎坊的拳头然后食指和中指准确无误地点在次郎坊的右手的某一个穴道。但是,藤井的攻势却没有停止,右手像蛇一样地在次郎坊的手上蜻蜓点水般不断地点穴。
次郎坊左手也用力轰出,直取藤井的喉咙,而右脚也向前射出,最可怕的是身体还稳稳地站在地面上,没有丝毫的摇摆。面对次郎坊这般的反击,藤井也不敢硬拼,马上向后跳去,警惕地望向次郎坊,面色比一开始还要凝重得多。
此刻,次郎坊也不笑了,慢慢的在藤井不解的眼神下扯起了袖子。然后就发现他的右臂好似被一层银色的金属覆盖着,可这个时候却突然裂了开来,“噼啪,噼啪······“的在藤井的面前碎了接着脱落了下来,露出了次郎坊那白得让女生妒忌的皮肤。
“就是这层金属把我的带着查克拉穿刺的攻击挡住了?”
次郎坊用力一摔,那些金属就掉落在地上,发出了金属落的清脆声,然后再次笑道:“拥有能够直接控制和吸收空气中和大地中的金属元素,甚至可以随意地提炼和构造适合自己的金属,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金遁。虽然,刚刚那层金属层是我随意地制造出来的,但也远比普通的生铁要坚硬,可还是被你那看起来无力地攻击打破了,日向一族的柔拳果然名不虚传。但是,仅仅这样是无法打败我的。”
次郎坊双手如风般结起印来,印毕双手用力按在地上,大喝道:“金遁·地荆棘之术。”
然后地面上就不断地生出银色的藤蔓冲向了藤井,而次郎坊直接穿过这样高密度的攻击,匆忙之间马上后退和结印起来,喝道:“金遁,战神的祝福。”
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藤井马上做出反应,喝道:“八卦掌,八卦一百二十四掌。”
顿时,双手化为幻影,不断地打在次郎坊的身上,可令人吃惊的的是,铁三角身上不断地发出“砰砰······”这样像金属被敲击的刺耳声音。
砰的一声,次郎坊就被狠狠地倒飞在地上。而藤井也停在了原地,平息了一下呼吸,然后警惕地望着倒地的次郎坊。
突然,一阵银光缠绕在次郎坊的身上。而次郎坊也慢慢地站了起来,途中咳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次郎坊并没有在意这些,只见他双眼平和地望着藤井,突然笑道:“想不到我还是大意了,你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忍者,不过下面我就要认真了,你可要小心啊。”
次郎坊迅速地结起印来,喝道:“金遁,万金归身之术。”
接着,他身上的金色查克拉不断地强烈和变形起来,并且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开始认真起来的次郎坊开始对滕井展开了攻击!只见次郎坊的手速如风一般结起印来,印毕双手用力按在地上,大喝道:“金遁·地荆棘之术。”
然后地面上就不断地生出银色的藤蔓冲向了藤井,而次郎坊直接穿过这样高密度的攻击,匆忙之间马上后退和结印起来,喝道:“金遁,战神的祝福。”
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藤井马上做出反应,喝道:“八卦掌,八卦一百二十四掌。”
顿时,双手化为幻影,不断地打在次郎坊的身上,可令人吃惊的的是,铁三角身上不断地发出“砰砰······”这样像金属被敲击的刺耳声音。
砰的一声,次郎坊就被狠狠地倒飞在地上。而藤井也停在了原地,平息了一下呼吸,然后警惕地望着倒地的次郎坊。
突然,一阵银光缠绕在次郎坊的身上。而次郎坊也慢慢地站了起来,途中咳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次郎坊并没有在意这些,只见他双眼平和地望着藤井,突然笑道:“想不到我还是大意了,你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忍者,不过下面我就要认真了,你可要小心啊。”
次郎坊迅速地结起印来,喝道:“金遁,万金归身之术。”
接着,他身上的金色查克拉不断地强烈和变形起来,并且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另一边,秋山作为队长,为了月光谨诚他们,这在和音忍四人组中的一个音忍打斗着,这名音忍生着六只手臂,正是四人中的蜘蛛男:鬼童丸。
由于突然出现的砂忍在对付君麻吕,因此南便来到离他最近的秋山身旁,开始帮助秋山对鬼丸童进行攻击,此时鬼丸童被秋山出其不意的一脚踢中,根本还没来及在身体的表面覆盖上一层蜘蛛粘金,这一下挨得不轻,慢慢地爬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两人,狞笑道:“好啊!又来了一个送死的!!”
南看着六只手臂的鬼童丸说道:“送死的人是你!木叶旋风!”
说完,南跳起身来,接着他整个身体开始旋转,然后双脚先后朝鬼童丸虚踢过去!
“呼”“呼”两声,从南的脚上飞出去两团东西。
由于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所以鬼童丸不敢硬接,只好向一旁闪开。
“轰!”
一声巨响,那两团东西落地之后,竟在那里砸了一个深坑出来!
原来南再次把最近脚踝上的负重给踢了出去。
鬼童丸看着那个坑,一头的冷汗,幸亏没硬接下来,不然至少得有两条手臂被这一下给砸断!
抬头看时,哪里还有南的影子,没了负重的南,速度全开,只是瞬间就到了鬼童丸的身后,一脚踹在他的腰上,把他整个人横踹出去。
秋山见势,更不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趁机上前,施展柔拳对着鬼童丸击打起来,可是,鬼童丸在抬头看南的时候,就已经在身上覆盖了一层蜘蛛粘金,秋山的柔拳,又没有能够奏效,对付这样的敌人,柔拳远没有刚拳来得有效。
想到着,秋山的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然后看向了一旁正在战斗中的日向藤井,“难道我就不会刚拳了吗?哼哼!”
不等鬼童丸落地,南已经窜了过来,一脚踢中鬼童丸的下腭,把他踢得向上飞出去,虽然说有蜘蛛粘金的保护,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可是脑袋却有点昏昏的,秋山此时的嘴角挂着冷笑,飞身在树上蹬了几下,跳起在半空,一个翻身,右腿对着鬼童丸抽了过来!
身在半空,鬼童丸的手臂却是能活动的,急忙上前想抓住秋山的右腿,抓是抓到了,他六条手臂去抓一条腿,怎么可能抓不到?
可是这一腿的力量之大,却是鬼童丸没有想到的,虽然被六只手臂抓到,可是这一腿还是抽在了鬼童丸的胸口,闷哼一声,身体向下坠落的鬼童丸不得不放开了秋山,这一腿抽在身上,鬼童丸的腑脏已经受到震荡,让他感到一阵气闷。
“这两个家伙的体术都很厉害,看来,不能和他们打近身战!!”鬼童丸从手上射出蜘蛛丝粘上旁边的树,拉扯之下,整个人向旁边树丛中荡去。
“别想逃!!”南直追了过去。
可是,鬼童丸并不是普通人,早就想到南会来阻止他,回过头,一张嘴喊道:“忍法.蜘蛛网缚!!”
接着,一张硕大的蜘蛛网从鬼童丸的口中喷了出来,覆盖了相当大一片空间,南的速度虽然快,却也不能冲破这种蜘蛛丝里面流动着查克拉的蜘蛛网,顿时被罩了进去。
秋山见状急忙上前破开蜘蛛网,想要把南拉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鬼童丸已经躲藏了起来。
“通灵术!!”鬼童丸的声音在树林里飘荡,根本无法察觉是从什么地方响起的,在秋山和南的上方,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从尾部排出一个巨大的丝囊,正对着他俩虎视眈眈。
“嗡”的一声丝弦拨动声,数支由蜘蛛粘金形成的苦无对两人打了过来,同时,另有一支苦无,划开了蜘蛛尾部的丝囊。
刚刚避开苦无的两人猛一抬头,发现无数人头大小的蜘蛛,拖着长长的丝,从丝囊的缺口处落了下来。
看到那些丝,秋山顿时就知道情况不太好,南一旦被缠上,就无法轻易地挣脱,没有办法调动体内查克拉的南,力量虽然不小,却也是扯不开这些丝的!!
于是,秋山立即做出反应,只见他一把抓住南的手腕,把他甩到旁边树丛里去,而秋山则是施展起了自己的绝招。
可是,随着蜘蛛越落越多,更多的丝缠了上来,竟然连回天都无法正常施展,要知道回天是需要高速旋转的,可是被那些蜘蛛丝拉扯着,秋山旋转的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
如此一来,秋山只能收到蛛丝的制约,不但无法使用忍术对付这些恶心的蜘蛛,局面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
秋山陷入危机。
此时南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一点忙都帮不上,现在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月光谨诚那样变态的力量,要是那样的话,可以轻易地把这一片的树林给砸成平原,鬼童丸那家伙也就无处躲藏。
南这一腿的力量之大,却是鬼童丸没有想到的,虽然被六只手臂抓到,可是这一腿还是抽在了鬼童丸的胸口,闷哼一声,身体向下坠落的鬼童丸不得不放开了秋山,这一腿抽在身上,鬼童丸的腑脏已经受到震荡,让他感到一阵气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