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l1k人氣玄幻小說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黎明C-第二百二十八章 迴歸鑒賞-4fp32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当卡洛斯回到烛火的时候,寒冷的冬季已经到来了,距离烛火的成立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去了数个月时间,一晃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异灵者少年自己有时候都觉得在孤儿院里的生活恍如昨日。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如今的卡洛斯已经再也回不去那悠哉悠哉的“日常”了,如果说在爱卡迪特的城市街道上“购物”时,卡洛斯还能感觉到一点“少年时光”的错觉,那么等到回归烛火之后,面对全员迎接自己的烛火成员,那个沉默寡言、情绪冷静的领袖也不得不在同一时间顺利回归。
在不知不觉间,卡洛斯其实已经融入烛火领袖这个身份当中了,他的“威严”与“决绝”已经不需要再通过“演戏”来保持了
卡洛斯是先把克罗缇娜送回了沃罗姆王宫才回归的烛火营地,当他从爱卡迪特把克罗缇娜带回沃罗姆王宫时,迎接他的是还对战争局势一无所知的西柯纳多以及铁玫瑰之王的近身侍卫队,由于信息传递效率太低,沃罗姆五十万大军被奥伊赛因一口火全烧干净的消息还没有传到沃罗姆国内,所以现在的沃罗姆国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战斗中沦为了“纯粹倒霉的输家”,至少目前的王宫内部还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歌舞升平。
卡洛斯并不知道克罗缇娜打算怎么处理这样麻烦的事态,不过不管是“皇家巨兽”的支付还是大量金币的付款毫无疑问都需要等到克罗缇娜把局面处理好之后才能拿到,而且由于禁忌教廷的首席裁决者科尼恩目前还停留在沃罗姆王都,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卡洛斯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
在确认把一路上一天比一天沉默的“铁玫瑰之王”交给西柯纳多之后,他就迅速离开了这座繁华的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不管是把克罗缇娜送回沃罗姆北部还是从沃罗姆北部回到沃罗姆南部,卡洛斯都不得不选择一条绕过整个轰鸣白河的极远路径行进,因为法琳塔的推测一点也没有错,这才不到半年时间,失去了轰鸣巨兽这个“霸主”的轰鸣白河就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主人,一个来自流风之海的可怕怪物再次成为了轰鸣白河之中的“守关boss”,沃罗姆南北两边的交通也再次变得麻烦而遥远。
也许这样的“灾难”也是禁忌教廷对轰鸣白河之中灾兽的存在无动于衷的主要原因吧,毕竟就算讨伐了一只灾兽,新的灾兽也会从流风之海中迅速到来,而灾兽的力量是裁决者也不愿意招惹的,所以所有人最终也只能这么听之任之。
当然,对于如今的沃罗姆来说,这样的情况无异于是在给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雪上加霜,南部与北部的进一步阻断肯定会影响到商贸以及政治的格局,更何况在这场战争中沃罗姆还倾尽家产一无所获。
甚至于…………南部的贵族派系都没有被“烛火”所瓦解,这一点估计是倒霉的“铁玫瑰之王”也完全没有想到的。
事实上当卡洛斯回到营地、听说了赛特利和维尔格尔的失败之后,他就立刻意识到小女王的位置恐怕不能继续保持稳固了…………
“这么说沃罗姆南部的贵族们已经下定决心从沃罗姆之中独立出去了吗?这件事情克罗缇娜恐怕都还不知道,恐怕她对于德汉森家族等一众“南部派系”贵族的敌意早已经被的对方所察觉,如今战争彻底失败,恐怕沃罗姆的局势已经休想继续维持稳定了”。
没有同意露娜和戴娜等人“举办宴会迎接领袖回归”的奢侈举动,卡洛斯的回归显得十分低调与平常,那副样子就像只是出去转了一圈散散步然后回到家里而已,仿佛根本不值得举办什么欢迎搞的大张旗鼓,就算和法琳塔讨论事关沃罗姆格局的“国家大事”,他也一直语气淡然情绪沉稳。
把自己的出行与归来都刻画的如此低调是卡洛斯有意为之的,他很不希望自己的“离开”受到强调,那样无疑会导致在自己未来的外出期间烛火内部气氛变得违和乃至慌张,毕竟现在的烛火成员说到底都只是孩子,对“领袖”的离去可做不到用平常心看待——既然如此,那么卡洛斯就不“离开”好了,所谓的外出只是“散散步”而已,这可不是什么远离组织的旅途。
法琳塔很理解卡洛斯的想法,所以她没有强硬要求少年异灵者接受大家好心的“欢迎集会”,在来到自己的帐篷当中之后,少女也干脆直接把爱卡迪特战争这段时间里烛火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卡洛斯,完成了情报的交换。
也正是在这次情报的交流之后,不论是法琳塔还是卡洛斯都第一时间意识到克罗缇娜面对的“危险”了。
如果是没有了军队还可以有禁忌教廷出面保护君王的王位,但是如果贵族派系被整个联合起来一起对君主发出弹劾呢?
现在的克罗缇娜可再也别想享受她曾经那个名为“铁玫瑰之王”的璀璨光环了。现在她是海伦娜世界数百年来唯一发动战争的女人,是害死了上百万“无辜生命”的罪魁祸首,特别是这场战争还战败了,不难想像,未来不得不对爱卡迪特支付大量赔偿的沃罗姆王国一定只能选择无视饥荒的蔓延大幅度增加国民税收,而这种“加税”行为也必然会让克罗缇娜失去国民的民心。
没有军队暴力,没有贵族支持,没有民心支援……一般对于一位君主来说,这样的局面称之为“必死之局”恐怕都不为过了,不要忘记沃罗姆王室可不止有克罗缇娜一个人身负“皇家血脉”,只要有必要,那些不知道谋算了多久的贵族分分钟就能扶持一个傀儡上台。
那么现在摆在“烛火”面前的问题是…………一旦克罗缇娜当不成女王了,她欠“烛火”的那么多债务该如何偿还呢?
她的手里还有远古残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