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bzs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128章相伴-b1mni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明明炎热的泊油路都产生了扭曲的虚像了,但这场景却让自已觉得发寒。
只有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怎么了?”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让自已回过神来。
真由理没有消失。
还好好在这里。
而且用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已。
“刚才,人都消失了对吧?”林潇说。
“消失了是吧,刚才就从眼前。”
到大脑终于理解情况以后,林潇突然慌乱起来。
所以,林潇跑到真由理生前,双手抓住她纤细的肩膀,有些用力摇晃着她。
“真由理你也看到了吧?看到了对吧?”
在林潇的摇晃下,真由理脑袋上下摇晃:‘没看到。’
“没看到?”林潇说。
林潇盯着真由理的眼睛;“没看到吗?真的没有看到,直到刚才还有很多人在这里。”
“有人在奏者?”
‘而且连店员都消失了,这种事情不可能。’
“我觉得那也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是什么意思?”
“总之,这附近最开始就没有任何人在,对了林潇,你看到了幻觉啊?”真由理说。
“是因为太热的缘故。”
为什么这种情况笑的出来。
虽然以前就觉得真由理是个奇怪的家伙莫非现在她脑子里真的少了几根螺丝?
总之先不要期待真由理比较好,走投无路的自已,只有抬头看天空。
透过大楼和大楼的空隙,能够看到夏天特有的清澈晴天。
还有散发着温暖的阳光,林潇很自然的将视线转向刚才所在的广播馆的屋顶。
有一个人工卫星的缘故。
助手不知道怎么样了,有人叫了救护车吗。
现在助手还躺在通道中吗。
虽然自已也觉得奇怪。
说到底,那个人工卫星究竟是什么。
在发表会开始前,发生力爆破引起的摇晃,楼顶的防活门被人弄坏,在哪里放着一个人工微信的巨大机器。
空气弥漫着烟火和李光。
林潇记得去看的时候那个机器还好好的,但是现在却不同,他破坏了大楼。
正好装进去,只是看到这个光景,不管是谁都会这么想。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真由理,昂人工微信。”
‘嗯,吓了一跳呢。’
“什么吓了一跳。”
“轰隆一声,声音很大。”真由理说。
确实有响声,但是感觉和自已廷加你的不同,要说的话是地震一样。
“那个人工卫星是坠落的?”
“是不是有外星人先生坐在里面呢。”真由理说。
是自已变的不正常吗?自已所见的东西和真由理不同。
莫名其妙的事情连续发生,每一件都感觉缺乏真实感,所以让林潇怀疑自已是不是看到了幻觉。
“你们俩个。”
这个回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小跑过来,穿着制服的人,你们在这里干嘛是,现在这附近禁止进入,快点离开。
“对不起。”
“对了,我有事情问你。”林潇说。
“刚才遮数千行人,一瞬间消失了。”
“没看见,好了,你们快走。”
这家伙也说灭有看到吗。
更加对自已的记忆没有星星了。
这不行的话,就告诉阿广播馆名字叫做助手的被捅了。
“你再说什么啊。”
接着名怒气的受到:‘广播馆没有少女被杀。’
没有少女被哈,为什么这么肯定
林潇没能整理好情。
那之后被强行带走财被释放。
这附近还是人伤害,大道被封锁。
然后就回到研究室到联系爱你在,感觉自已中了狐狸妖法。
到广播馆去博士的发布会开始后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究竟是不是现实。
查看练一下新闻和网上的消息。
不明的物体坠落到广播馆上这条新闻确实成为了话题。
手游的电视台,甚至东电也不例外,在这期间切换到特别节目,现场直播秋叶原的情况。
所吸的是坠落没有造成伤亡,但是官职没有结束。
媒体和看热闹的人偶读被堵在那里
没有任何人提到消失和助手被捅。
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潇发出奸笑,站了起来。
桶子和真由理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潇。
“这全都是机关的隐秘工作,折哦度被是呀,说明这一切都是他们的东西。”
“但这是瞒不过我的眼睛,总有一天我会揭穿他们所谓,为他们的支配结构,画上句号。”
从得出结论中感到满足以后,林潇从冰箱中取出可乐,这个研究室只有一个电风扇。
所以不可以缺冰镇饮料。
“脑力拉动以后和尚可乐真是好。”
“林潇,还是最喜欢胡椒博士呢。”
“不知道这种饮料好处的人,可损失了人生的五分之一。”
拉开中间隔开研究室的帘子,里面是微辣装置研究室的心脏部位,超顶级机加密,无关人员禁止入内的开发室。
其实就是个摆满装置的地方。
LAB没有隔间所以只有这样了。
个人实在很不爽这种穷酸做法,但考虑到现实问题,资金少的可怜就不去追求了。
反正关键不在与钱,而是看是否有一颗雄心。
林潇催着桶子走进来开发室。
这里面窗户都被封锁了,所以光线昏暗。
加上俨然,让人有一种蒸散拿的感觉。
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添加一台空凋,碎石都在目击资金。
一走进开发室,林潇就歘上白大褂,这很有仪式感。
但桶子却对此保持否定。
似乎因为穿了又脱很麻烦,他对自已兴趣指望的事情,都觉得麻烦,明明是因为有这种男人存在啊,
我们才会被说成懒惰的人。
“桶子计划进行的顺利吗?”
“虾米就好。”
桶子不明所以道。
林潇指着开发正正中间桌子上的微波炉,比起最近的产品明显块头更大,而且有零有角。
“计划就是计划,除了调整8号机,还有什么?”
‘啊,你说昂啊,突然说什么计划我还以为是啥。’桶子说。
“我认识你差不多也有三年半时间了。”
这个家伙和自已高中三年同窗,并且现在也在一所大学就读,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孽缘虽然她成为研究室城都2个月了。
“高二的时候不是同班和你没有怎么说话吧。”
“比说这些了,正因为我们矫情长,你应该跟上我说话的节奏。”
“你还是洗洗睡了吧。”
可恶的家伙。
“那么查明8号机的故障原因是什么。”
微辣装置研究室完成了8大发明,正如同眼脱下一样,制造出了和机关战斗的道具。
这方面的发明至今没有任何成果,不仅如此连具体制作出什么都毫无头绪。
另外一方面,作为研究的副产物,具有独创性的划时代装置却开发成功了。
大发明总是在对上吗进行研究途中偶然产生的产物,林潇认为这条法则才是真理,这就是所谓的意外发现。
至今为止我们制作的东西一共有8样。
再次,我来依次介绍这些伟大的未来装置。
1号机比特粒子炮,2号机竹蜻蜓摄影机。
3号,难道是这样,四号机气体社。
五号舞友们,六号机光束剑。
七号机迷彩击球。
每一个作品都在桶子知足偶读网站上公开了,你们好好将疯狂科学家灵光一现的产品铭刻在脑子中吧。
而当前这个问题是这台未来装置8号机。
这是在是缺乏品位的命名,不过反正是准备以后给它一个更加简单的名字,顺便说一下,电话微波炉这个名字不是我取的,而是真由理。
每次给名字命名,都是如此。
其实自已本来想要弄一个全英文带有色彩的名字。
桶子却认为想来想去真麻烦,一点浪漫都没有。
再加上真由理提出名字太难记不住,这种wit。
所以明明就这样,名字的事情先不说。
这台电话微波炉,能够通过将手机和微波炉线连接的方式,实现对微波炉的远程操控,可是梦幻操作。
出门前将便利店便当放入微波炉,回家的时候只要用电话进行远程操作,就可以在到家吃到热乎乎的便当。
但是前几天在微波炉上面发现了一个功能。
那个不知道烦恼的少女实在精神可嘉,每天都是用电话微波炉的远距离操作机制来加热冷冻炸几。
但是本来要解冻的鸡块,直接出于冰冻状态。
自那以后一直在调查原因。
“我反复做实验,结果是有时候冷冻了有时候没有。”
“拿香蕉试了试,发生率更奇怪的事情。”
‘完全搞不懂。’桶子说。
有关更奇怪的事情自已也掌握。
林潇决定再现那个奇怪的事情。
“真由理,将香蕉拿过来。”
林潇朝着真由理喊道。
“又做胶蕉。”
“不可以取那个名字。”
“可是,那个样子就是这样。”
林潇将香蕉放进去。
“你为什么总司将一整个都放进去。”
‘太喜爱哦的话,在机关的斗争中无法取胜。’
“不去生也没有关系,知道吗,香蕉是真由理买来的,可是香蕉一点都没有迟到。”真由理说。
“下次就讨论一下,是不是一根根放进去。”
但这次已经放进去了。
电话微波炉操作十分忌惮,直接拨打链接微波炉的号码就行了。
嗯手机放哪了。
林潇翻了翻口袋。
嗯,手机放哪儿了。
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微波炉。
听筒中传来真由理的录音。
“听到真由理的声音吗?”
“别说话,真由理,提示音听不清楚了。”
这次故意输入了120,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解冻,电话微波炉开始转动。
里面的转台和上面你想叫都在运转。
“转台漂亮吧,和平时不同,这次是逆回转。”
“什么逆回转?”
林潇没有注意到这现象。
“这说不定有重大意义,可能影响到量子动作。”
‘是啊,是你妹。’
“不是吗?”
“不是啦。”桶子说。
“这样啊。”林潇说。
磉人一言不发盯着香蕉,120买哦过去以后,将香蕉从里面拿出来。
香蕉变成绿色的果冻状。”
而且一整个都是。
真由理发现电话微波炉具有冷冻功能,结果被说冷冻了,居然冒出一个原因不明的奇怪东西。
这东西让人奇怪。
“桶子,这香蕉,你难道想要picnic吗,你肯定想了,为了实现我们理念而牺牲的桶子敬礼。”
“看上去超级难吃啊。”桶子说。
“管它什么味道,吃它这个行为有意义,来吧谈资不用客气,我会给你收尸的。”
‘不要。’
“那么真由理这个荣誉给你。”
“感觉里面好很难怪。”
我说她已经吃过了,果然这位少年不简单。
“既没有味道也一点都不好吃。”真由理说。
真由理一脸天真的微笑。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俺就是半固体,换言之,分支之间的结合力有弱化的可能。”林潇说。
半固体。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林潇走到黑杯上面写着:‘我们认为的是冰冻,但是不对。’
地球上的东西是物理法则,单着不是冰冻。
“好,这个时候你们该喊起来。”林潇说。
“但是来个人反应都太冷淡了。”
真由理么结余哦理解。
“拜托我找到不是冷冻。”
“问题是,那么这功能是啥?酒精发生了什么,这一点吧。”桶子说。
“和冰冻相反的话,是不是解冻啊?”真由理说。
“真是愚蠢的意剑,真由理,那不是普通的电子烤箱。”
‘那是怎么回事。’
“就是因为不明白,所以才头痛。”
处于冷冻状态的鸡块。
“老实说毫无头绪。”
林潇和桶子将微波炉的烦恼放在一边,今天接下来还要参加研讨会。
作为这个环节,我和桶子都在哪里学下。
有些讲座补差价,提交报告拿不到学分,必须参加。
于是林潇和桶子来到了学会参加现在。
真由理发来短信为乌帕的丢失感到心痛。
你的感手我可以理解,但是没有问题的,说不定下次就可以抽到更稀有的乌帕。
说来今天的研讨会是什么内容来着。
暑假以前确认过一次,但是忘记了。
“请安一个巨大神秘物体坠落在秋叶原楼上。”
“现在由于交通管制,我们无法前往大楼,不过从远处来看,那是人工微信。
并且还可以看到很多人,他们和平常一样看着东西。
“桶子你不去参观吗?”林潇说。
“反正去了也看不到吧,当然我已经网上的情报都看了。”
“帖子已经过百了,势头碉堡。””
刚才一边盯着手机,原来是在看这个。
走向大厦,来到了五层的会长。
“好两块活过来了。”桶子说。
大厦内的冷气太舒服了
电话微波炉的情况,还需要继续研究。
现在不是天龙这个事情的时候,你脑子中灵光一现,又有什么注意。
‘’别乱说,我平时都在寻思超越世界一切可能,别说什么伪科学。
超越森罗万象,也就是说手游一切。“
“那已经不是理论了。”桶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