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pwf精品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420 端碗的水平鑒賞-o29vq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以前的时候张凡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干的就领导,张张嘴就行了,动都不用动一下。
结果上了班以后,才慢慢的发现,这世界上就特么没一个好干的职位。
想当个坏领导吧,不光要想着怎么捞,还要想着怎么不被人发现,不被抓,费心费神的,一天天还要防备东防备西的,睡觉都是睁着眼睛的。
想当个好领导吧,事情多的要死。张凡刚让老陈买完飞机票,事情就来了,他连收拾行李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打电话给邵华,让邵华给他准备了。
呼吸科的老居抓着张凡不光要到了肺功能检测仪,还有床旁呼吸机。说实话,现在的医疗你说它先进吧,好多疾病连诊断都做不到,你说他不先进吧,只要有钱,就能让人保持呼吸,保持身体的内循环的存在,所以国家为了避免这样的大款浪费国家资源,不得不出台了脑死亡这个概念。
意思就是,只要脑死亡了,医院就可以下死亡证明书了,医生就能拔管子了。而这个技术的强大就是体外呼吸机的应用。
呼吸科也是没辙了,肺心病的患者越来越多,总不能全部都送进呼吸重症科吧,所以张凡也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毕竟天气要冷了,平日里下棋吵架打麻将的好些老头老太太不得不来医院躲避死神了。
这一同意就坏了事情了。
张凡刚到办公室,内分泌的主任来了,带着她们科的娘子军杀到了张凡的办公室。
每个大医院的内分泌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早年间这个科室就是小忽略的存在,也只有首都啊、魔都啊一类的大型城市才有点名气,主要是负责疑难杂症。
在一般小城市都是掺杂在其他内科中的。
因为以前人们吃口肉都算是过年的时代,内分泌最大的疾病糖尿病还没抬头,当时的医生们看的最多的疾病其实就是大脖子病,也就现在的碘缺乏。
可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越来越多的糖尿病患者出现了。刚开始是体制内的人,然后是商场踏浪的老板,紧接着就是老百姓,所以这个科室才慢慢的抬起头了。
極品太監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科室在医院内相对的工作环境是最干净的,也是相对来说接触有能力最多的一个科室。比如心内呼吸其实也接触很多有能力的人,毕竟一个人一辈子或许永远不会去外科,但最终还是会去一次内科的,毕竟死亡证明也是要开的。
可去心内去呼吸的大多数都是六十岁开外的,所以……
而内分泌不一样,往往都是能吃能喝身体刚过巅峰但能力却才刚到巅峰才到当打之年的患者,所以这个科室特别的奇特,医疗界有个吹牛逼的曾说过,首都各大三甲医院的内分泌科,一个小大夫弄不好就能给部a级领导直接打电话。
真不真的不好说,可茶素的内分泌以前是很多领导头疼的科室。因为这个科室的医生家里太特殊了。
主任的老公公是退离休的大人主a席,副主任的老公是什么真协还是假鞋的主任,就连和张凡一同进医院的杨园园的老公都是烟草公司的副总。搞的长相一般,家势不突出的医生都不想去这个科室。而在这个科室转科的学生出来后,都觉得什么医疗,什么专家,找个好老公比什么都强。
所以,这个科室挺让领导头疼的一个科室,不争不抢也不干事,就好像光明正大混日子一样。欧阳一般都是利用,比如医院要盖家属楼,直接找内分泌的某个医生牵线搭桥,不过这个老太太在内分泌口碑不太好,因为这老太太用完人了就装着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连欧阳都装睡,可以想象的到科室的环境了。论医生们的颜值,这个科室也就手术室的年轻小姑娘们能用青春来抵挡一下。论穿着,医院其他科室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不过好在这个科的医生们不争不抢,静静的在一边当一个安静的沉思美人。可随着茶素医院的发展,内分泌的医生们坐不住了。
其他内科,不是去丸子国进修,就是到华国各大医院进修,大家进步明显,眼看着就是往专家的路子上蹦的,内分泌的坐不住了,老公再牛逼有时候也需要自己本身牛逼,不然家里还真没啥地位不说,自己的后宫位置还不稳当,毕竟大猪蹄子的男人还是不少。
所以,内分泌的主任听说呼吸科弄了整整一个组的设备后,坐不住了。带着娘子军杀到了张凡的办公室。
“张院好像在看文件!”张凡听到门口陈生的话,心里还纳闷呢,我没忙啊,我没看文件啊,老陈这是挡谁呢。
还没纳闷完毕呢,门就被推开了。
内分泌的主任站在了门口,一脸的贵气,眼睛里都带着一种摄人的媚光。虽然人到中年,可面带粉红,白皙而修长的脖颈加上体型没走样,一身洁白的大褂下黑色坡跟小皮鞋闪闪发亮,真的,丸子国好多导演估计中年医生的模板都是来自内分泌吧。
“张院……”站在门口的主任一副幽而不怨的眼神看着张凡,这不是故意的,人家天生就这表情,也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就如有些人一样,一举一动都带着天然的媚态。
“程主任啊,快进快进,这一天事情多的,文件看的都耽搁我去做手术了。”张凡看到陈生在门外使劲的给张凡使眼色。
张凡大约明白了,这可能是来找事的。
程主任一进门身后跟着一大帮,张凡彻底明白了,这就是来找事的。主任,副主任,主治还有几个有名气的住院,几乎全来了。
亲一色的娘子军,还是颜值都比较高的娘子军。
“陈院长别走,来,来,来!”张凡看老陈要跑,就赶紧出声拉住了老陈,这老家伙滑的和沾了油的丸子一样,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心里清楚的很,真的是面带猪像可心里嘹亮。
“坐,都坐,站着干什么啊。呵呵,各位都是稀客啊,我这个常务副院长上任这么久了,内分泌的各位老师还是头一次登门啊,蓬荜生辉啊,陈院麻烦让医务处的干事来给各位老师泡个茶。”
当程主任进门带着一副就如港片美女扶着门框的表情,张凡心里立刻就有了章法,先发制人,真要是让这帮人先发了,自己连回嘴的机会都没了。
所以说,有时候平台很是锻炼人。好些人觉得自己牛逼的了不得,没平台啥都不是,好些人觉得自己啥都不是,其实是没平台。
张凡在医院领导的这个平台上,让欧阳锻炼的已经有了点烟火味道了,毕竟和人打交道是最难的,跟何况要管理一帮学霸。
我的夫人是鳳凰
张凡几句话说的内分泌的娘子军们不自在了,原本气势汹汹的表情一下就降了好几个档次,原本幽而不怨的眼神也直接一下变成了幽怨,因为张凡的这几句话太诛心了。
张凡的意思就是:是不是看我年轻,是不是没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这要是对一般的中层领导说这个话,是相当严重的。虽然内分泌的不求上进,可这几句话也是不轻的。
没一会,医务处的干事笑着给各位内分泌的医生倒水端茶,在技术单位,非技术岗位的人员真的很憋屈,除非是领导,不然就像是低人一等一样的存在。
比如财务处,这种科室,在一般的单位里是很牛逼的,可在医院里,除了财务处的主任略微有点面子以外,其他人估计本医院的医生都没几个认识的。
“张院,我们其实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想着您忙,没事,也不敢打扰……”
異世天邪
“我有多忙,我还没到日理万机的地步。”
张凡一点都不给她们发力的机会,有些事情其实就这样,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说多一点都没错。
张凡太清楚她们来干什么了,不外乎两个事情,进修和要钱。进修绝对不可能,马上要冬天了,医院这个时候别说进修了,一般连婚假都不批,除非挺着大肚子要死要活的,不然绝对不会批的。
因为天一冷,说不定就遇上什么大型流感之类的,哪能放人,所以医生们十月以后结婚的特别少,正好和老师相反。
而要钱,就更不可能,小金库投进其他科室,虽然暂时好像没啥成果,可以后就说不定,总会有成绩的。要是投进内分泌,估计就打了水漂。所以张凡打定心思,今天这个嘴仗一定要打赢。
领导和下属,有时候也不是以势压人的,这样会让人不服气。
张凡几句话彻底让一帮内分泌的医生气焰小了很多,和张凡一起进医院的杨园园看着张凡,心里一股股的后悔,“我去,这家伙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么厉害的,哎,早知道就对他下手了,你看看他,身材还是和未婚的小伙子一样健硕,真的是可惜啊。哎,今日拉着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下手啊!”
几个内分泌的医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办法接张凡的话了,太犀利了,这也是她们往日里自觉身份的报应,毕竟是混职场,不是比老公。
不给她们喘气的机会,张凡又说道:“各位主任老师都是当年医院花了大力气培养的,可我现在却听到好多不好的传言,说什么内分泌的医生一天天就在比谁的包包是限量的,谁的头发是鸟市找专人做的,谁家又搬了大房子。”
说完,程主任都坐不住了,原本粉粉的脸蛋上,煞白煞白的,这是赤裸裸的打脸,还特么是亲自带队送上门来集体被打脸的。
“张院,不是……”
“我不管是不是,到底有没有这一回事,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无风不起浪。
同志们,医院现在已经走上快速发展的高速车道了。呼吸科重症科估计接下来要和丸子国合作成立一个世界一流的集研究和治疗一体的科室。设备你们都看到了,不说全世界吧,亚太地区,就属我们茶素呼吸重症科最先进了。
罪妻邪少 阿粟
再说说心内科,估计明年年初就会成立一个国家级的科室。消化科……
都不用说外科了,就和你们一样的内科,你们看看,人家走到哪一步了,做到哪一步了,而你们呢?
同志们,比吃喝比穿戴,这是你们干的事情吗?你们苦熬苦练的十几年,难道就为了浅薄的去比吃穿吗?
其实,我对内分泌是有感情的,当年我在内分泌转科的时候,程主任带领着团队,你看看把科室发展的井井有条,其他科室乱糟糟,只有内分泌干净整洁,能给患者真正来养疗的环境。
可现在呢,各位老师要努力啊,不要让当年的排头兵变成了医院的末班车,也不要舍本逐末,你们都是医院甚至是国家按照最高级别培养出来的医生。
话今天就说到这里,大家下去自己思量,其实呢,机会多的很,设备资源一点都不缺,但我不能白白浪费。
快穿系統:炮灰女友撩男神
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了。今天既然大家都来了,我也就把话说透了,我会一直关注各位老师的,如果还是这种风气,什么老年科啊,什么保健科啊,其实位置有不少。
实在不行去社区门诊也是不错的一个选择,事少还清闲,可以有时间展现你们的着装穿戴,社区的老头老太太对这个也关注。
现在博士硕士一个一个的来求我,求我给个位置,我这是想着大家对医院发展都是有功劳的,所以机会我给各位了,就看各位的表现了。”
连夸带打的,连吹带吓唬,让一帮娘子军坐都坐不住了,更别说喝茶,也别说什么找事要设备了,脸都兜不住了。
说完,张凡低头开始看文件,其实就是几张空白的文件纸。
“张院……”几个人还想说点什么,张凡头都不抬的挥了挥手。
几个人出了办公室,来的时候挺胸抬头,气势昂扬,就像胸有乔戈里峰一样。这个时候几个人相互看着,好像刚睡醒一样,“我们是来干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