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hpr精品玄幻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九章 逢魔之時看書-t14g5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不可能啊!”
“不应该啊!”
‘岩石电器’的老板细细的检查了下午卖给杰森的二手电视后,脸上带着疑惑,眉头更是紧锁。
做为一个合格的二手电器老板,这台电视他在收购的时候,不单单是检查了各种票据是否正常,电视机的内里也是认真检查过的,绝对没有新路老化,更没有翻新的痕迹。
就如同他和杰森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八成新的电视。
按照正常使用,就算一天看二十个小时,用个三五年也不成问题的。
对此,岩石老板是相当自信的。
毕竟,他年轻的时候,可是要成为‘机械师’的男人。
但……
坏了就是坏了。
即使他找不出毛病。
“我给你重新换一台。”
岩石老板干脆的说道。
没有否认更不会推脱,以二手电器店为人生最后梦想之地的岩石可不会这么的不堪。
“这是我的操作失误……”
“帮我先把这个抱回去,明天我就给你重新搬一台来。”
杰森的原则,让他下意识的解释着,但是岩石老板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让惠丽晶抱起电视机就向着楼下走去。
“妈呀!”
但就在开门的刹那,岩石老板就是一声惊呼。
惠丽晶更是将电视机举过头顶,就要扔出去。
然后,被杰森一把按住了。
门外,站着一个人。
浑身是血的男人。
浦岛!
即使满脸鲜血,杰森依旧辨认出了对方是下午的警察。
这并不是什么观察仔细。
当然,观察仔细只是一点。
更重要的是习惯。
习惯在血肉模糊中,辨认‘尸体’的身份。
身为‘邮差’,杰森在‘不夜城’的时候,可没有少给自己的‘同僚’收尸。
老头在这一点上还是有点人情味的。
虽然不会有棺材,也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墓地。
但总会入土为安。
即使那些尸体各种残缺也是一样。
缺胳膊少腿,对杰森来说不算什么,真正的是面部受损的,尤其是卷入了混战之中,还发生了爆炸,这让杰森等人寻找尸体时,基本上是以运气为主。
不过,时间长了,也就练就了能够快速在血肉模糊下辨认尸体特点的能力。
至于说有没有什么诀窍?
是,有的。
那就是事先记住‘尸体’活着时候的特点。
死了之后,在对比就好。
眼前的浦岛也不例外。
杰森在第一眼的时候就记住了,对方的发际线是M型,左边高一点,有耳垂,皮肤偏黑。
“怎么了浦岛警官?”
杰森问道。
“救、救……”
年轻的警官没有说完,就这么的昏倒在地。
不过,没有等对方倒下,杰森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后脖颈。
“有医疗箱吗?”
杰森询问惠丽晶。
“有!”
这位女老板放下电视机就冲楼下跑去。
除去刚刚看到满身是血的浦岛时,被吓了一跳外,剩下的时候,这位女老板都是一脸兴奋。
她闻到了‘案件’的味道!
终于!
平淡的生活要结束了吗?
太好了!
这样想着的惠丽晶速度更快了。
以至于她拎着医疗箱冲回来的时候,杰森刚刚将浦岛放在沙发上——沙发上铺了一层毯子,原本是放在行军床一旁的。
“我来包扎!”
惠丽晶自告奋勇的说道。
杰森没有阻止。
看着正在给浦岛包扎的惠丽晶,杰森眉头微皱。
并不是包扎手法有错。
而是因为浦岛。
一身是血,出现在这里的浦岛,让杰森有了更多的猜测。
第一,童守寺那里出事了。
第二,警方看起来不如想象中那么靠谱。
第三……
这是不是又一个‘饵’?
既然对方在童守寺那里有了相应的布置,凉介都没有出来,就算是浦岛是留在‘后方’的,也不可能有逃出来的可能。
除非对方放了浦岛一马。
为什么会放浦岛一马?
出现在这里的浦岛还不够明显吗?
对方是为了他而来。
“真是执着!”
“这样的执着……果然,‘我’做了什么吗?”
“还是我关乎着什么?”
杰森站在那思考着。
一旁的岩石老板则是悄悄的拉了一下杰森的衣襟,示意杰森到一边去。
“小心一点,这个小伙子是跟着凉介的。”
“凉介惹了不少人,很多人想要他的命。”
岩石老板轻声说道。
带着一点善意,也带着一点忌惮。
悠长的时间积累,注定了岩石老板比惠丽晶看到的更多。
也懂得更佳的解决办法。
“报警吧。”
“有困难找警察。”
“我们两个人同时报警——至少倒霉的几率会小一点。”
岩石老板说道。
很明显,岩石老板也看出了浦岛出现在这里的背后含义。
但是他并不想被卷入与其中。
所以,他提出了两个人报警。
因为,就算对方在警方有人,也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一手遮天。
“嗯。”
杰森先是点了点头。
然后,又摇了摇头。
他十分赞同岩石老板这样的提议。
在没有了解到敌人之前,他可不会冒然出击。
尤其是,在对方明明已经布下了陷阱的时候。
但……
当他闻到浦岛身上的‘食物’味道时,计划就不自觉的改变了。
岩石老板看着杰森的模样,先是愕然,接着就是叹息。
“果然,你也是个面冷心善的家伙啊!”
“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是心底却带着温暖……就好像是稻田里的青蛙,看似丑陋,却是那片农田的守护者。”
凶神恶煞?
丑陋?
青蛙?
听着岩石老板的夸奖,杰森眉头一皱。
他只是粗犷了一点,哪里是凶神恶煞?
“我认为是你个子太低了,所以,看我的角度不对,当你能够长到和我一样的高度时,看到我时,你就会发现你是多么的错误。”
杰森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哈哈。”
“也许吧。”
“老头子我估计是没有机会了。”
岩石老板看着杰森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我明天把电视送来,还有……小心点。”
最后的叮嘱是轻微的,岩石老板抱起电视缓步走下了楼梯。
杰森关好门,返回的时候,已经为浦岛包扎好的惠丽晶正站在那。
“我可以确认岩石老板的话没有错。”
个头很高的惠丽晶认真的说道。
杰森低下头看着低了自己20公分+的惠丽晶,轻笑了一声。
“矮子。”
惠丽晶一愣。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被称之为矮子。
还是带着蔑视的语气。
要知道她可是被人称之为八尺大人的!
下意识的,惠丽晶就要反驳。
只是看了看2米+的杰森,面对现实的惠丽晶又有点说不出口昧心的话语。
杰森是真的高大。
也是真的……凶神恶煞。
“他怎么样?”
杰森问道。
“就是皮肉伤。”
“那个攻击者并没有想真正的杀掉浦岛,只是在不停的给他制造伤口,让他感到疼痛,给予他最大的心理压力,然后,驱逐他来到这里。”
杰森讶异的看了一眼惠丽晶。
他很难想到,惠丽晶能够有这样的观察力。
“你太小看人了!”
“我也是打过猎的!”
“放猎狗追兔子,不单单是为了眼中的那只兔子,还有窝里的!”
惠丽晶一昂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然后,这位女老板站在那,慷慨激昂的继续说着。
“但谁能想到猎狗的吠声不仅惊动了‘兔子窝’里的兔子,还惊醒了沉眠的老虎,现在就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
说着,惠丽晶就要行动。
但却被杰森按住了。
宽大的手掌按在肩头,让惠丽晶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
“去童守寺啊!”
面对着杰森的问话,惠丽晶直接说道。
“难道你不需要询问更多的情况吗?”
“询问什么?”
“浦岛已经昏迷了,我们救人如救火……咦,浦岛你什么时候醒的?”
惠丽晶说到一半,就被一阵咳嗽声打断。
“就在刚刚。”
“谢谢。”
年轻人回答着,然后,郑重的向着惠丽晶道谢。
接着,年轻人的目光看向了杰森。
“请您救救凉介前辈!”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跪倒在了杰森面前。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随着和凉介前辈半小时的约定越来越近,浦岛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出任务。
虽然很年轻,但是从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警局的他,已经有了两年的警察经验。
尽管被凉介称之为菜鸟。
但比刚刚毕业时强太多了,尤其是在一个月前,有资格出现场,且跟在凉介身边学习后,浦岛自认为在快速成长着。
可现在的紧张,却在告诉他,他还差得远。
忍不住的抬手揪了揪领口。
浦岛双眼紧盯着童守寺的大门。
28分。
29分。
30分。
约定的半小时到了,浦岛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车载的警用电台,准备联系局里了。
可是就在他拿起警用电台的报话机的时候——
嗖!
一股劲风从耳边划过。
手中的报话机的线被切断了。
不仅仅是报话机的线,还有他的脸颊上也多出了一道口子。
好像是被刀子划过。
可是他的眼前什么都没有。
更不用说刀子了。
还有!
风!
车子的窗户都是关闭的,哪里来的风?
浦岛还在想着,耳边又传来了风声。
嗖嗖嗖!
接着就是疼痛。
他的胳膊、肩膀连连被无形的利刃刺中,鲜血噗的就流了出来。
没有等到他惨叫,一股巨力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砰!
浦岛整个人翻滚出了车内,摔倒在地上。
然后,就像是有人在踢他一般。
浦岛就觉得腰腹间出现了一股蛮力。
砰!
又是一声闷响,浦岛翻滚了数圈,而在他的耳边则是传来细细的声音——
“凉介在我们手里!”
“想要让他活命,就让杰森来童守寺!”
“记住!”
“只是杰森!”
“如果有其他人……”
“你就等着给凉介收尸吧!”
声音来得快,去的也快。
等到浦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了。
虽然最初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你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袭击你的人?”
惠丽晶诧异的看着浦岛。
面对着这种诧异,浦岛十分羞愧。
他低着头,摇了摇头。
然后,十分肯定的说道。
“没有。”
“他好像无形的一样。”
听着这样的话语,惠丽晶则是嗤之以鼻。
“世界上哪里有无形的人,就算有,也不过是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技巧!”
“我告诉你,下一次带包石灰,先发制人的扬他一脸。”
“可我是警察。”
“警察就不能够带石灰了吗?”
面对着惠丽晶的反问,浦岛哑口无言。
石灰又不是什么严打的东西,购买也不需要登记。
比买一把菜刀都要容易。
而且,效果似乎很不错。
要不……买点防身?
浦岛莫名的有点意动。
杰森则是看着浦岛陷入了沉思。
“指名道姓的让我去。”
“比想象中的还要迫不及待啊!”
“是因为时间,还是因为……”
杰森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自己’笔记本上的内容。
他可不会忘记自己是远渡重洋来到这里的。
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而且,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是为了躲避‘追杀’,寻找‘真相’。
那‘真相’和眼前的一切有关吗?
那‘追杀’是真的停止了吗?
似乎……
眼前的布局者,比他想象中知道还要多一点。
想到这,杰森没有再停留了。
他转身走向了自己的书桌,从柜子里拿出面具、砍刀,放入一旁的背包中后,就径直向着大门口走去。
原本安静站在原地,看着杰森思考的惠丽晶见到杰森行动后,马上喊道。
“等等我!”
喊完,整个人就追了上去。
“我也去!”
浦岛这样说着,就站了起来。
可刚刚站起来,腰腹间的疼痛就让他再次摔倒在了沙发上。
缓了好半天,浦岛才回过了神。
等到他再次站起来,走出去的时候,杰森、惠丽晶的人影早就没了。
愣愣的站在原地,年轻人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在感叹自己废柴?”
拿着饭盒的岩石老板走上了楼梯。
“没事的,你只是现在感觉自己是废柴,等到过上几年……”
“过上几年会怎么样?”
浦岛看向了眼前的老人,他期待老人用话语来激励自己。
“过上几年就会习惯了。”
老人很自然的说着,很自然的将饭盒递给了年轻人。
“尝尝我的手艺。”
说完,将饭盒递给了年轻人。
“谢谢。”
被岩石老板的毒鸡汤灌晕的年轻人傻愣愣的说道,然后,抬起头是才发现,岩石老板看向了远处。
在那里,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即将消失。
此刻,黄昏末尾。
“天,要黑了,别乱跑。”
“乖乖等杰森、惠丽晶回来。”
岩石老板说着就把年轻人推回了房间。
然后,整个人快速的冲回了店铺中,将门反锁。
而就在这时,街道的喇叭响了起来——
晚霞片片天红红。
太阳下山了,大家一起手拉手回家。
孩子们回家后,小鸟会做梦。
天上升起一轮明月,星星闪烁。
……
清脆的声音中。
一道道或明或暗的影子开始出现。
它们沐浴在如血的夕阳中。
肆意的狂笑。
可在常人的眼中,那就只是风声。
夜晚的风声。
凉爽,带着……
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