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98g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七章 高校走訪熱推-3xoxy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在我这么多年的成长历程来看,我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就是看你想不想去解决,有没有决心去解决。
只要你敢想,想了再去做,遇到阻碍,就再想办法,别还没动手,就先想到困难了,很多人都是悲观的态度看问题。知难而退,我觉得都是给那些找借口的人用的。
回去公司,我就叫安安,把广东省内比较有名的高校,全部收集起来,看看有没有哪个高校有开分校的意向,然后联系了省教育局的一位老同学联系了一下,很直接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老同学对我的想法很是赞许,说这是好事,还狠狠地夸了我一通,说现在肯在教育上投资的人太少了,就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我心想我又不是白干,我要赚钱的,这高帽子戴的,我以后还怎么赚钱啊?
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华南交通大学由于老校区地方太小,又要城区里面,导致新生根本安排不下,老生天天往外跑,不好好学习,还很多小情侣都在校外租房子住,不好管理。
这样,就迫使校方不得不找一处新校址,先开个分校,然后再逐步过渡到新校区,将老学区的地直接卖了。
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啊,于是我就主动找到了他们的校长。
这校长是个少壮派,今天刚刚满50岁,就做了一校之长,可谓是春风得意,奈何是这么一座有点名气,又不太大,校内环境恶略,生源也太好的学校。校内还常常出事,今天这个学生打架,明天那个学生盗窃,搞得刚刚上任的他,也是焦头烂额的。
我的奔驰车开进学校的时候,竟然没人拦,连登记都不用,校内的路边竟然还有人摆摊,路的两边是几楼破旧的教室宿舍楼,还是几个年前的筒子楼,我看到很多学生在里面进出。
整个校园唯一拿得出手的,可能就是主楼教学楼了,还是重返翻新过。
车停到了教学楼楼下,引起了不少人围观,到不是因为我的奔驰车有多么的抢眼,而是一位看门老大爷告诉,你车停这儿,一会儿不是会被刮花,就是肯定会被浇热水。
我感谢了老大爷的及时忠告,叫阿廖找个没人的地方停车,我自己先上去找校长。
上楼的时候,我就看见的一些不良少年,慵懒地坐在楼道里,嬉笑打闹着。不时还能蹦出几个穿着清凉的少女,也不知道是大学生,还是站街女。每个人都用不友善的目光盯着我,看得我也是心惊肉跳的。
我最怕这种血气方刚的无知少男少女,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常人不太一起,有着他们冲动的一面,一言不合可能就动手了,下手都是没轻没重的,都是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一个不小心就能干翻整个世界的态度,谁也惹不起啊。
我小心翼翼地终于来到了校长办公室,门被涂鸦过了,虽然洗了又洗,但还是看的到一些痕迹。
我敲了敲门,里面说了声进来,我推门进去,一位教师模样的人问我什么事?我告诉他,我和他们校长约好了。
然后带了进去里屋,很不客气地对着里面喊到:“贾校长,有人找!”
我探头进去,看到这位才年满50的贾校长,满脸的皱眉,一头没几根秀发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一件有点泛黄的透明白衬衫,看得见里面黑色的背心,他拨了拨额头的头发,看了看我,问道:“你是?”
我急忙客气地说道:“我之前给您打过电话的,想来和您谈谈建分校的事!”
贾校长急忙站起身来,热情地伸出手道:“陈总啊!欢迎!欢迎!”
坐下后,他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小李,泡两杯茶来!”外面没人应答。
贾校长有点不好意思,往外看了看。
我急忙说道:“我不渴,不用客气了,贾校长。”
贾校长哎了一声,然后笑着问道:“您这次来就可以定下来吗?只要你能拿到相应的手续,我这里一定全力的配合!《办学许可证》可以用我们的,你是建分校,所以,相对简单很多的!手续上的事,我也帮你问好了,只要你的土地没问题,就没啥大问题!”
我哦了一声道:“我有个问题,想问您,我们建校后,我们那边是不是属于民办学校啊?到时候,这毕业证是不是不一样啊?咱这可不是初中,高中啊,这是大学!”
贾校长笑着说道:“咱们这也不属于民办学校,咱们这可是正经大学,这有学士学位的!”
我疑问道:“我是不太懂啊,按理说,这公办大学,是不是得国家统一规划啊?轮得到我们插手吗?”
贾校长解释道:“我们这叫自筹资金,自给自足嘛!国家不给我们安排,我们就自己想办法,你们建校,我们租你们的场地教学,这样呢,你们即可以得到相应得收益,我们又可以有好的教学环境,一举两得,这是好事,国家肯定同意的,我们已经有很多高校是这样做的了,我只是苦于没这门路,正好你找上来了,我是求之不得啊!”
我笑了笑道:“这很好啊!不过,说实话,我刚刚看了您这里的校纪校风,可真是……”
贾校长也不掩饰,跟着说道:“真是一塌糊涂是吧?我接手的时候,还不如现在呢!我们本来是交通部下属学校,那时候还是很有钱的,年年部里批钱,毕业后也好找工作,可前年开始,我们学校被划到了教育部,全身这么多高校,那顾得上我们啊,没钱更换教学设备,师资力量薄弱,很多教授都走了。我们现在连个像样的教师宿舍都没有,根本留不住人啊!之前呢,因为是交通部管的,我们的毕业生都比较好安排工作,可后来变成教育部管了,人家交通部就不收我们院校的学生了,这学生都觉得是上当受骗了,就不好好学了,你也看到了,学生就都成这样的。连教导主任都被人打闷棍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我皱着眉道:“那你们搬过去不更没有生源了?我的投资不是打水漂了?”
贾校长笑道:“陈总,看来你是没什么经验,做教育事业是第一次吧?”
我点了点头。
贾校长解释道:“首先,你建好的校园,我们可以以租借的形势,向你们支付一部分酬劳,这部分是国家给的补贴;再有,就是基础建设的费用,也不用你们全部支付,你们也可以申请国家津贴,还有就是生源的多少,和你关系不大,就现在就读的在校学生,就可以填满你的校园了,后期招生,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
我笑了笑道:“贾校长,您可能误会了,我实话跟您说,我本不志在赚钱!”
贾校长讥笑道:“难不成你还真是为了教育下一代?”
我惭愧地说道:“当然也不是,我是商人,当然要以赚钱为主,我是想让名校在我们那边扎根,扩大知名度,招揽更多的人群,带动那里的经济!”
贾校长是个明白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说道:“就是想让我们造声势,把你那边的地皮炒起来是吧?”
我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也算是借教育之名吧!不过,您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看很难达到我的预期啊!”
贾校长胸有成足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再怎么说,我们也是211大学啊,排名虽然比较靠后,但每年还是有很多高考生报考的,加上我们这里还有成人教育,一年招收规模也不小啊!你要是有钱,不妨给我们做做广告,我们就能找回当年的名声了!事在人为嘛!”
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我也有了几分信心,就说道:“那行,我尽量去办,遇到什么难题,我可要再来麻烦您的啊!”
贾校长拍着胸脯说道:“包在我身上吧,教学我未必行,可这走关系,跑手续我在行的很!”
和贾校长的事,就这么说定了,他很高兴地送我走了出去,我一再让他留步,可他就是要坚持送我上车。
等到了阿廖停车的地方,一群学生模样的小混混,把我的车围在了中间。
我不客气地扒开最外面看热闹的小混混,走了进去,小混混骂了我一句,我回头用我最凶狠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小混混把第二句要骂我的话,咽到了肚子里面。
里面阿廖手里夹着烟,很悠闲地看着几个小混混在叫嚣着。
我走到阿廖身边,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阿廖递给了我一支烟,说道:“这几个小朋友,要划我的车,不知道我坐在里面,等我出来了,他们才没划到。”
我哦了一声道:“没划到,就算了,咱们走就是了!”
带头的小混混听见我的话,马上指着我说道:“走?往哪走啊?谁让你们把车开进来的?不知道学校里面不让开车啊?我刚刚被你的车撞到了,撞完了就想跑啊?没门!”
我笑着说道:“你这都行啊?碰瓷是不是也得下点本钱啊?你这儿是哪儿伤了啊?我看看”
小混混哼了一声道:“内伤!你们撞了人就跑,这是让我们给逮到了!”
这时贾校长终于拨开人群,走了进来,见到这群小混混,就大声地呵斥道:“怎么又是你们?张小宇,你都被学校开除了,又回来干什么?赶快走,不然我报警了!”
这个张小宇切了一声,不屑地说:“学校又不是你们家的,再说了,我回学校拿东西不行啊?”
贾校长无奈地说道:“你都离开学校半年了,还有东西在学校啊?”
然后指着围观人群说道:“都散了吧,该上课的回去上课,不上课的就都回宿舍去!”说完,人散了一大半,但还是有几个小混混站在张小宇背后不肯走!
贾校长指着那几个小混混呵斥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也想像他一样,被学校开除啊?”
几个人不忿地盯着贾校长,但还是有点害怕。
还是张小宇开口道:“哥几个都回去上课吧,没事儿,别耽误了学习!”
几个人这才恋恋不舍地拍了一下张小宇的肩膀,不情愿地走开了。
张小宇一副痞样,看着贾校长说道:“现在他们撞了人,就想这么走人,我今天肯定是不会罢休的!这事儿没完,你就是叫警察来,我也这么说!”
贾校长不好意思地对着我说道:“您别理他,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们先走吧,这里我来处理!”说完,过去拉张小宇。
张小宇一把推开贾校长,大声地说道:“你别碰我啊!你再碰我,我可躺下去了!到时咱们谁也说不清!”
贾校长也一时没了办法。
我看着这无赖的小痞子,笑着对贾校长说道:“您先回去办公吧,对付这种人,我办法多的是!”
贾校长看到我胸有成足的样子,又怕一会儿又有人围上来,就抱歉地说道:“别让着他,那我先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真的走了。
我看着张小宇问道:“你多大啊?好好的书不读,怎么想起干这种事了?不过,你也挺聪明的,没直接往开着的车上撞。可惜,你这手法太拙略了,一点证据都没有,你说我现在要是就不给你钱,你能怎么办?看你这身子板,估计我一拳就能把你打趴下,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你真不适合吃这口饭!”
张小宇愣了一下,马上说道:“你甭和我说那个,你们到底赔不赔钱?不赔我可躺你们车底下了!”
阿廖有点不耐烦地走了过去,抓住他的衣领说道:“哪凉快哪待着去!没功夫和你在这儿耗,我做流氓那会儿,你还是个细胞呢!”
张小宇还不肯放弃,虽然阿廖的气势有点吓到他,但他还是壮着胆子说道:“我就不走了!你们今天必须要赔钱!必须要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