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張進的上進之路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六十五章 《玉妃祕史》分享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文轩堂,二楼上。 张进、方志远、卫书等人围在一起,看着那去年童子试的考题,上面收录的张进、方志远他们的文章,就是一阵窃窃私语,张进、方志远二人自是十分高兴,朱元旦、卫书、梁谦他们也是与有荣焉了,虽然没有润笔费什么的,但能够被金陵书院收录进去,刊印成册,也是一种认可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当即,那卫书就是笑道:“恭喜张兄和方兄!看来这书院里的先生很是欣赏你们去年童子试的文章了,不然也不能够收录进来当做示范文章,专门夸赞点评分析一番了!如此一来,一个月后的书院考试,张兄和方兄明显把握很大啊!” 张进和方志远虽然也十分欣喜,但张进还是谦虚道:“这话可不敢说!不敢说!那么多读书人报名参加书院的考试,可不敢说有什么把握考进书院了,只能尽力而为而已!” 卫书轻笑道:“哈哈,张兄谦虚了!去年童子试张兄府试院试都拿下了头名,要是张兄都没把握考进书院,那我们岂不是更没机会了?” 张进摇了摇头,失笑了一声,到底不好再说什么,免的谦虚过头了,就成了虚伪了。 这时,那朱元旦笑着提议道:“哎!师兄,这本考题我们买了吧?买回去给先生看看,我觉得要是先生看见你和方二牛的文章被收录进书里,刊印成册,先生一定也大为高兴!” 梁谦也是附和着笑道:“这是自然!读书人追求科举功名,修书立传的,虽然进哥儿和志远这还远远不算什么修书立传、著书立说了,但他们这般年纪,能有一两篇文章刊印出来供人学习,这也是很不错了!张叔父要是见了,肯定是极为高兴了!” “梁二哥也这么认为?那好!这本考题就买回去吧,虽然没什么用,但买回去也能让先生高兴高兴!”朱元旦笑道。 我的1982 大国雄起 张进虽然面上不置可否,但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想着等回去把这本考题给张秀才看,得到几句夸赞了,所以也没阻止朱元旦买下这本考题了。 然后,他们又是围着这本考题议论了一番,这才罢休,继续挑选起一本本考题来。 又是挑选了许久,在卫书的介绍建议下,他们又是选了一本关于金陵书院历年招生考试的考题了,随即又挑选了一本关于金陵府历年乡试的考题,毕竟他们不仅要参加一个月后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还要参加三个月后的乡试嘛,买一本乡试的考题回去,也参考参考,练习练习了! 我自九天来 我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而已 如此一来,张进他们却是挑了三本考题,都是厚厚的一本,想来价格应该都不便宜了,但幸好,张进、方志远他们几个一本考题只需要买一本就好,不用每人一本了,这倒是节省了一点银钱开销,不然光买考题就要一大笔开销了。 挑好了三本考题,又在这各排书架前随意逛了逛,翻看了一些书籍,然后张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已是渐渐偏西,他估摸着时间到了下午四点左右,这时候也是该回去了。 于是,张进就笑道:“卫兄,梁二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出来一天了,也都该回去了!” 可不等卫书、梁谦说什么,那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的朱元旦却抢先道:“师兄,再待一会儿!这天还早呢,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用这么急着回去吧?” 张进顿时瞪了他一眼,可朱元旦却好像看书看的着了迷一般,只顾低着头,根本就没注意到张进此时在瞪着他了,不由张进都有些诧异了,不知道这胖子在看什么书呢,看的这么入迷,平时这胖子读起书来可都是有点拖拖拉拉的,哪里有这么入迷的时候了? 好奇之下,张进不由走了过去,伸头问道:“看什么书呢,胖子?看的这么入迷,都不愿走了,让我看看!” 说着,他就出其不意地伸手把朱元旦的书拿了过来,翻到书页那面,就见上面写着《玉妃秘史》几个大字,顿时张进面色一变,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元旦,道:“我说你这胖子怎么看的这么入迷呢,平时你读书也没这么津津有味啊,原来看的是这样的书啊!难怪难怪了!” 方志远、梁谦和卫书也是好奇地伸头看了过来,一看见那《玉妃秘史》的书名,那方志远就是摇了摇头,通红了脸,梁谦也是看着朱元旦失笑出声,倒是卫书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卫书笑道:“张兄,这种书在先生长辈们看来,是不正经的书,但其实读起来是比较有趣了,至少比那些正经书有趣,也难怪朱兄看的如此入迷了,这本《玉妃秘史》听说卖的不错,很多年轻读书人私下里都买了偷偷看呢,朱兄看了也没什么的,张兄也是同年人,你要是看一看也会觉得有趣了!” 本来觉得有些尴尬难堪的朱元旦闻言,瞬间神情一振,双眼发亮地问道:“哦?那卫兄也看过这本《玉妃秘史》吗?” 狼言之爱撕鸡魔人 狼sir 卫书居然坦然点头笑着应道:“嗯!我确实是看过了!这本《玉妃秘史》说的是前朝末代皇帝和他的宠妃玉妃的一些宫廷秘事,里面多是写书人杜撰的,虽然当不得真,但无聊看一看,消遣打发时间倒是挺不错!” 张进不由无言以对,这《玉妃秘史》只听名字,就知道肯定是瞎掰的啊,但这“秘史”二字,确实也够吸引人了,颇有些艳情趣味儿,此时张进虽然还没看书里面的内容,但张进敢说,这书里肯定是有一些艳情描写的,在这古代看来,那妥妥的就是小黄书啊!真是够可以的,这古代居然都有小黄书卖了,还正大光明地摆在书架上任人挑选买卖,啧啧!这古人也不保守啊! 张进随意地翻了翻这本《玉妃秘史》,然后就又是瞪了一眼朱元旦,警告道:“这次就算了!这种书你可别买回去偷偷的看,要是被我爹发现了,你就真找死呢,你找死不要紧,还要连累我和志远了,我和志远可不想被你连累!” 重生之超级法神 朱元旦闻言,顿时耷拉着头应道:“知道了,师兄!我就是在这里看看,不敢买回去了!” 张进看着他这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朱元旦也这么大了,看这种小黄书其实挺正常的,荷尔蒙分泌旺盛嘛,上辈子张进自己十五六岁的时候也好奇偷偷地看了几部日本片子,那真是兽血沸腾了,想想他也是能够理解朱元旦的。 鑽石 王牌 之 強 棒 駕到 所以,张进把这本《玉妃秘史》放回书架上,就没再多说什么了,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就道:“不早了,我们是该回去了!”

1mtt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五十八章 逛青樓閲讀-88ykx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锦雅阁,是一处金陵城比较出名的欢场之地了,与花香楼、缀芳园等相同,夜里都十分热闹,灯火通明,来往人不断。 但在这白日里,金陵城大街小巷的十分热闹,可这锦雅阁却是难得清静了,完全没有夜里的热闹奢靡,反而显的有几分雅致了起来。 张进被朱元旦、梁谦和卫书簇拥裹挟着从大街上进了锦雅阁,方志远也是跟在身后,他们几个年轻的少年郎一进来,自然锦雅阁里就有一龟公弯腰躬身的过来问候。 龟公笑问道:“几位公子要一间楼上包间吗?” 那卫书笑道:“就要一间包间!” 龟公伸手让道:“那几位公子,请跟我上楼!” 这时,张进浑身不自在道:“卫兄,还是算了吧!这地方我们现在还不该来的!” 说着,他就是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朱元旦这死胖子,就是这死胖子吵嚷着要进来见识见识,现在果然进来了,可如了这死胖子的愿了。 对于张进瞪他,朱元旦却是不以为意,他环顾了一圈这锦雅阁大堂,就见这锦雅阁大堂还挺宽敞的,布置的也雅致,只是这白日里没几个人了,就显的十分冷清,也没什么看头了。 朱元旦扫了一眼,就转头灿烂笑道:“师兄,进来都进来了,就别说这扫兴的话,走!上楼去!” 卫书附和着笑道:“是啊,上楼去!” 然后,朱元旦、梁谦和卫书又是围着裹挟了过来,张进无可奈何的,被他们簇拥着上了二楼。 他们在龟公的引领下,进了一间包间,包间里也布置的十分雅致,分里屋外屋,中间拐角处用粉红色的绸幔隔开,里屋是什么样,刚进来张进等人还不知道,外屋则却是显的极为宽敞了,一张大桌配着几个圆凳,就摆在外屋里,显然是客人吃饭喝酒用的。 龟公躬身笑道:“几位公子请坐!” 等张进他们坐下,他又是笑问道:“几位公子,是要听曲喝茶呢?还是要吃饭陪客啊?” 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过去都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了,听到这话都不由面面相觑,有些听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不由的他们都是转头看向梁谦和卫书,他们是出入过这样的地方,应该是懂得的! 那卫书和梁谦倒是从容,卫书笑道:“先上上好的茶喝茶吧,再准备一桌酒菜了,至于是听曲还是陪客嘛” 他语气顿了顿,却是看向张进等人,又摇了摇头失笑着道:“还是听曲吧,我这几个朋友还都是第一次来,还有些束手束脚的,就不陪客了,听听唱曲就罢了!” 闻言,龟公看了一眼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了然的点了点头,不由也是失笑道:“第一次来都如此了,有些束手束脚,以后多来几次就放的开了!那这位公子,你们是要哪位姑娘来唱曲啊?要听什么样的曲子啊?” 这时,不等卫书说话,那梁谦忽的抢先道:“冰艳姑娘此时可有空闲?” “这”龟公面露为难之色,笑道,“冰艳姑娘此时倒是有空闲,只是晚上有客了,就是不知道这白日里她愿不愿来几位公子这里唱曲!我去问问,要是冰艳姑娘不愿来,那还得请几位公子再点一位姑娘了!” 此时,张进、卫书等人却是都是看向梁谦,目光有些意味深长,看的梁谦颇有些不自在,忙分辩道:“我也只是来了几次,听冰艳姑娘唱过曲而已,还挺好听的,所以就想再听一听,进哥儿,你们可别误会了啊!” 他越解释,就越像掩饰了,张进等人目光越发意味深长了起来,一切都在不言之中了。 梁谦神情有些难堪,忙又摆手道:“要是冰艳姑娘不愿来也就罢了,请别的姑娘来也是一样的!” 那龟公笑道:“是!那几位公子请稍等,茶马上就上来,我这就下去吩咐了!” 卫书向他点了点头,龟公就识趣地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这包间的房门。 这龟公一走,张进、朱元旦等人都是看向梁谦,朱元旦取笑道:“梁二哥,那冰艳姑娘如何?长的好看不好看?怎么让梁二哥如此念念不忘?” 雪落无声 伟小宝宝宝 梁谦听问,越发不自在了,他有些苍白无力地解释道:“元旦,别胡说,我哪里念念不忘了?我真的不过是来了几次,听过冰艳姑娘唱曲而已,没有别的什么,就连和冰艳姑娘说话都不曾说过了,你可别胡乱猜想!” “哦!”朱元旦拉长了声音,又是笑问道,“那梁二哥,你想和那什么冰艳姑娘说说话吗?肯定是想的吧,不然梁二哥怎么刚刚抢先就要点这个冰艳姑娘了?哈哈哈!” “哈哈哈!” 张进、卫书等人都不由笑了起来,方志远也是忍俊不禁,只有梁谦颇有些不自在了,坐立不安,就好像自己的心思被朱元旦戳穿了一般。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当然,打趣归打趣,说笑归说笑了,他们也没有穷追猛打了,那张进见梁谦不自在,就开口转移了话题。 张进笑问道:“哦!对了!梁二哥,卫兄,刚刚那龟公说的,听曲喝茶,吃饭陪客是什么意思啊?这还有什么讲究的吗?” 那梁谦见张进岔开话题,帮他解了围,不由就是松了口气,然后就忙笑着回答道:“进哥儿,你们没来过青楼楚馆这样的地方,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行话,这听曲喝茶,吃饭陪客就是这青楼里面的行话了!听曲喝茶呢,就是指单纯的点一个姑娘唱曲了,客人们可以在一边吃饭喝茶,一边听着姑娘唱曲了,不做别的什么,这点来唱曲的姑娘一般都是清倌人了,不能胡来的,那冰艳姑娘就是清倌人,只卖艺不卖身了!” “至于这吃饭陪客嘛,那点来的姑娘就是坐在客人身边,陪着吃饭喝酒了,说说笑笑,活跃酒桌上的气氛,要讲明白点的话,那就是吃饭陪客的姑娘就是卖身卖笑的风尘青楼女子了,客人们是可以手上胡来的,甚至于可以进里屋荒唐了,只要出的起银钱!” 说着,他指了指被粉红绸幔隔开的包间里屋,张进等人都是随着转头看了过去,就是一阵恍然,原来这听曲喝茶和吃饭陪客是这么一回事儿啊,倒是让人觉得新鲜,开了眼界,长了一番见识了!

2tikt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兩百五十三章 先後鑒賞-o99r5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吃完了早饭,张娘子果然是给了张进他们几两银子,当做今天出去游玩的资金了。 其实,张进是不想要这钱的,毕竟他此时身上是有钱的,那外祖母给的三十两银子,他可都还丝毫没动呢,有那三十两银子花用,不必要再让张娘子出钱了。 可是,看了看朱元旦,又看了看方志远,朱元旦无所谓,他比张进还有钱,主要是方志远了,他家里比较困难,这出去游玩难免拮据俭省地不愿花钱买东西,再说请卫书吃饭,有张娘子这钱,也不用他们三个自己来凑了,方志远也不用出这份钱了,所以主要是为了方志远考虑,张进到底还是收下了这几两银子。 然后,张进笑道:“多谢娘的资助了,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张娘子失笑道:“今天玩的高兴,难得你爹他对你们这么宽松放纵一次,可别错过了好机会!” “是!娘说的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了!”张进点头应着。 随后,他们又在家里等了一会儿,倒是还没等来卫书,那梁谦却是又来家里了。 张进他们笑道:“梁二哥来了,我们还以为是卫书来家里了呢!” “哦?卫书今日会来这里吗?”梁谦有些疑惑问道。 张进笑着解释道:“梁二哥,昨天卫书不是说了嘛,他今日会过来我们这里拜访,所以我们现在都在家里等他呢,然后一起出去外面游玩,怎么,梁二哥忘了?” “哦!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进哥儿你不说,我倒真是忘了!”经他一提醒,梁谦恍然想了起来,随即又笑道,“哎?你们是准备和卫书出去外面游玩吗?那张叔父同意吗?” 朱元旦笑道:“先生同意了的,不然先生不同意,我们也不敢说出去游玩的事情了!” 那方志远则也笑着邀请道:“梁二哥,你也一起去吧,这金陵城我们到底还不怎么熟悉,卫书又是客人,总不能让卫书这个客人带着我们到处游玩介绍吧?梁二哥一起去就正好了!” “那也好!我也和你们一起出去游玩了!”梁谦沉吟一瞬,就爽快答应了下来,可随即又问道,“那今天张叔父和婶子也一起去吗?” 张进摇了摇头笑道:“我爹娘不去,就我们几个出去游玩了!” 顿时,梁谦也是十分惊讶,随即又高兴的抚手哈哈笑道:“这却是难得!难得!进哥儿,说真的,我总觉得张叔父把你们管束的实在太严了一些,就比如去年你们在金陵城也待了好几个月了,可愣是大多数时候都在这小院里读书备考了,只有最后两三天在金陵城随意逛了逛,恐怕金陵城大抵是什么样子到现在你们还都不知道了,正好,今天只我们几个出去游玩,我带你们到处逛逛!” 做为人子,却是不好附和这话,张进只点头失笑道:“那今天就有劳梁二哥了!” 他们如此说话时,时间已是到了上午八、九点了,终于是等到了卫书来了家里。 张进他们把卫书迎进厅堂坐下,张进笑道:“可把卫兄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可一直等着卫兄你过来呢!” 方志远则是细心地给卫书倒了一杯茶,让卫书歇一歇,毕竟这从南城金陵书院那好到这西城永家巷过来,就是抄近路那也是要走半个多时辰了,半个多时辰对于他们年轻人来说说不上累,但也难免要喝口茶歇一歇了。 “哦,多谢方兄!”卫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就是好笑地看着张进道,“怎么,张兄,你们一早上就在等着我过来了?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哈哈哈!” 朱元旦点头笑道:“是啊!我们就等着卫兄过来呢!今天也是托了卫兄的福,我先生才会如此宽松放纵一次,让我们和卫兄一起出去外面游玩了,如此可不就是等着卫兄过来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哦?原来如此啊!这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也早想着有机会再和张兄你们一起游一游这金陵城呢,哦,对了,张叔父他们也一起去吗?”卫书笑道。 张进等人不由对视一眼,各自都是失笑一声,看来他们心思都差不多,都想着没有长辈在身边约束,能够更无拘无束,痛痛快快地游玩一番了。 张进摇头好笑道:“卫兄,你也这么问,刚刚梁二哥也这么问了!哈哈哈!只我们几个,今日我爹我娘他们就不陪同着去了!” “那好!那更好了!”卫书大喜过望,但随即又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忙解释道,“张兄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张进这时就摆手,摇头失笑道:“卫兄不用多解释什么,我们都明白的,有长辈在身边约束,和没长辈在身边约束,到底是不一样的,是不是如此,卫兄?” 卫书哈哈笑道:“张兄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太阳,估摸了一下时间,就道:“那事不宜迟,难得只我们几个年轻人出去游玩了,可不能再耽搁时间,再耽搁下去,可都要正午了,那时候天气都炎热了起来,可就不好玩了,张兄,方兄,朱兄还有梁兄,我们这就走吧?” 闻言,张进等人对视一眼,就是笑着答应道:“那好!卫兄,我们这就走!” 于是,一行五人出了厅堂,又和张娘子、张秀才打了一声招呼,就一起离开了这小院,出了永家巷,痛痛快快地在这金陵城游玩了起来。 而他们刚走了不久,这永家巷就是来了两个十四五岁白白嫩嫩如少女一般的年轻少年郎,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个少年郎耳朵上却是有着明显的耳洞呢,显然这两个少年郎都不是什么少年郎,而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少女了。 誓要休夫:邪王私宠小萌妃 洛日 没错,这来的正是那偷偷溜出家门的王嫣和她的贴身丫鬟兰儿了! 自从和张进在城外广福寺分开,他们已经有五六日不曾见面了,这五六日相对于之前一年多来说,自是十分短暂的,不值一提的! 可是,对于和张进重逢后的王嫣来说,一日不见,就如隔三秋啊,更何况五六日不见了,这五六日简直就像几年,十几年一般难熬,见不到张进的这几天,王嫣甚是思念! 今日,又是偷偷溜出家门,来到了永家巷,就要见到十分思念的张进了,王嫣一路上脸上都是挂着无比欢喜的笑容,脚步轻松又飞快的往永家巷深处走来了,她的心情就如那飞鸟飞向蓝天一般,那样愉快喜悦,一颗心像要飞了起来一样,要飞到张进身边依偎,倾诉思念了!

h4cl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兩百五十二章 寬鬆大方看書-9ciei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清晨,太阳初升,朝露晨珠,这五月份的早上还是比较清凉爽快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也是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这日早上,也不用人约束,张进、方志远他们就十分自觉的拿着书本从屋里出来,坐在小院里开始读书了。 对于他们来说,早上读书,这已是从小养成了一种良好的习惯了,不用张秀才管束,他们自己就十分自觉了。 x重生之星际萌女 白青蓝 张秀才坐在一边看书,看着朗朗读书的张进和方志远,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可又看了看那正拿着一本书发呆的朱元旦,不由的又是皱了皱眉头,出声提醒道:“元旦?元旦!” “嗯?先生!”朱元旦瞬间回过神来,看向张秀才,神情疑惑,不明所以。 张秀才皱眉道:“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正读书的时候,你发呆发愣的在想什么呢?” 致命之旅 宁航一 朱元旦低下了头,嘴唇嗫嚅着,犹豫迟疑着,始终不曾回答张秀才。 见状,那张进忙为他解围道:“爹!昨天晚上元旦做了个噩梦,半夜惊醒了过来,可能没睡好,所以这早上难免就没什么精神了,出神也就是难免了,这不能怪他!” “是这样吗?”张秀才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张进,又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朱元旦,他可能明白张进是在为朱元旦找借口开脱了,但他到底也没追究了,点了点头就道,“那算了!可还是要打起精神来读书了,你们一个月后就要参加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呢,三个月后又要参加今年的乡试呢,这现在不刻苦用功,这两场考试要是你们一场都通不过,那今年这一趟金陵城也就是白来了,知道了吗?” “是,知道了,爹(先生)!”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他们忙是应道。 “嗯!那就读书吧!”张秀才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他自己也是捧起书本开始苦读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朱元旦松了一口气,对为他找借口开脱的张进咧嘴灿烂的笑了笑,张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指了指书本,又指了指张秀才,就自顾自也开始读起书来了。 见状,朱元旦又是轻叹了一口气,没奈何的,也不敢再出神的胡思乱想了,拿起书本聚精会神的读起书来。 就如此,早读读了半个时辰左右,张娘子早饭就做好了,他们也是停了下来,一起去厅堂里,围坐在一起吃早饭。 早饭时,那张秀才忽然叮嘱道:“昨天中午,顺利报名后从金陵书院回来的时候,那卫书不是说今天会过来我们这里吗?进儿,志远,元旦,等人家上门了,卫家的事情你们心里知道就好了,面上可别露出点什么来,依然像往常一样对待就好了,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交朋友看的是个人,而不是看人家家里怎么样了,知道了吗?” 劍 骨 闻言,张进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就是各自点头应道:“知道了,爹(先生)!” 张秀才点了点头,忽的又是摇了摇头叹道:“其实,卫书出生在这样的家里,也是可怜!虽然这卫家是富贵人家,不缺锦衣玉食的,但那卫家实在是不像个家了,说是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一家人却变成了仇人,再住在一起,那就如履薄冰了,谁也不敢信谁,谁知道忽然哪个就会背后害了你啊,唉!这卫家,实在不成样子,一家人不像一家人了!” 张进等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各自若有所思,却又没人说话了。 那张秀才感叹了一番,又是问道:“对了!今日卫书过来,你们是准备在家里招待他,一起读书交流学问,还是准备出去外面游玩啊?” 他这话一出,张进他们就都是吃了一惊,瞬间抬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秀才,可能实在是没想到这张秀才居然会允许他们自己出去游玩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张秀才自己倒是不以为然地继续道:“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们这么大了,和朋友相约着一起出去游玩,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在石门县家里,你们也常和董元礼、周川、冯其他们几个一起约着出去游玩啊,我也没拦着你们吧?这有什么好吃惊的?” “哈哈哈!”张进干笑道,“是有些吃惊!也不是吃惊了,主要是有些意外,毕竟爹刚刚你也说了,这一个月后就是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三个月后就是即将到来的今年的乡试,我们没想到,这个时候爹你还会允许我们和卫书去外面游玩了!” 朱元旦也是点头附和着嘟囔道:“去年来金陵城参加童子试的时候,我们要出去游玩一两天,先生可是左推右推,怎么也不让的,直到考完了童子试,先生才带着我们在金陵城痛快的玩了两三天,怎么今年先生倒是如此大方起来了?我们一时之间有些不习惯而已!” 就是方志远这样乖巧的学生,迟疑了一瞬,居然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赞同张进和朱元旦的话了,对于张秀才忽然如此大方宽松起来了,他显然也有些感到奇怪和不习惯了。 那张秀才斜眼看他们,冷哼一声道:“对你们大方宽松起来了,还不好?你们要是不想去外面游玩,也可以不去啊,就待在家里和卫书一起读书交流学问也挺好,随你们自己了!” 这话一出,张进他们又是对视一眼,眼神交汇,那方志远还有些许迟疑,可张进和朱元旦却是跃跃欲试了,他们还没自己去过金陵城各处游玩呢,去年都是在张秀才和张娘子的陪同下到各处逛逛而已,说实在的,虽然当时游玩的也挺高兴的,但有张秀才和张娘子在,到底是有点约束了,不如他们自己单独去游玩无拘无束了。 所以,难得张秀才今天如此大方宽松一次,这可是好机会了,可不能错过,不然想让张秀才再这么大方宽松一次,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于是,张进就是笑道:“难得爹你大方宽松一次,我们也不好辜负爹你的好意,还是和卫书去外面游玩吧,是不是,元旦,志远?” 朱元旦忙点头应道:“是!师兄说的是,我们还是去外面游玩吧,这家里也没什么可招待卫书的,去外面喝喝茶,到处游玩一番挺好!” 那方志远蹙了蹙眉头,却是没说话,其实他倒是觉得在家里读书交流学问也不错,并不怎么想出去游玩了,只是张进、朱元旦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表示反对了。 “哼!”张秀才对着他们又是冷哼了一声,转头却是对张娘子道,“娘子,等会儿给他们几两银子零花,出去游玩吃饭什么的,总不能让人家卫书请客了,这两天人家为我们忙来忙去的,你们也可以请人家去外面吃顿饭,答谢答谢了!” 张娘子点头好笑道:“知道了,相公!” 张进、朱元旦对视一眼,也是异口同声地答应道:“知道了,爹(先生)!” 然后,围坐在一起的一家人各自互相看了看,就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张秀才自己也是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气氛却是温馨又热闹了。

o2let火熱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相伴-xtm19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张秀才和张娘子的房里,张娘子搀扶着张秀才进来,把他安顿在床上躺下,就又是点燃了屋里的灯火。 重生之独宠商业女王 然后,她看着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张秀才,不由关心地询问道:“怎么样?可是醉了难受?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做一碗酸汤来喝,解解酒!” 张秀才摇头笑道:“不用麻烦了,娘子!躺躺就好,过会儿就好了!” 张娘子又不由坐在床沿边上,埋怨道:“相公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大,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酒了?喝了之后,酒意上来了,又是自己难受,我也跟着担心!” “呵呵!让娘子担心了,是我不好!”张秀才顺着她的话说,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但又摇头笑道,“可是,梁兄一片热情,不喝也不成啊!不喝人家还以为,我们对他有什么意见呢,这却是寒了人家的心了,我们来金陵城,人家帮着忙来忙去的,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寒了人家的心呢?你说是不是,娘子?” “唉!相公说的也是!”张娘子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倒没再多埋怨什么了,坐在床沿边上照顾着醉酒的张秀才,抬手摸了摸张秀才的额头,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忽的想起了什么,又出声问道,“哎!对了!相公,这卫书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二 月 半 张秀才被问的有些不明所以,半坐起来道:“还能怎么看啊?我刚才不是和进儿他们说了嘛,这卫家不是什么善地,让他们尽量不要上门去了,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怎么,娘子有什么看法吗?” “这,这”张娘子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她蹙眉道,“相公,我是觉得,这卫家这么不堪,又这么险恶,其实和我们无关,进儿他们最好也不要和卫书来往的太过亲近了,免的不明不白的被牵扯进去!” “再说,这卫书现在我们看着还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可是在那样的家里,难免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卫书到底如何,我们也相处不久,也不知道了,还是防备着些好,你说呢,相公?” 张秀才闻言,就是睁开了眼睛,好笑道:“娘子也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了,不能混为一谈!虽然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说法,但也不准确了,卫书还是个好孩子的,这两天我们在金陵书院那里报名排队,这卫书可是跟着忙来忙去的,又是送饭菜又是送凳子的!” 然后,张秀才把这两天在金陵书院排队时,卫书的热忱表现一一说了出来,最后他笑道:“卫书如此真挚热情,如何能说他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呢?再说,我们一穷二白的,有什么让人家可图的呢?娘子多虑了!” “可是,可是……唉!也是,我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没什么好图的,相公说的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张娘子点了点头,叹息道,但那眉头却还是皱的紧紧的,神情满是担忧。 张秀才见状,不由伸手抓着张娘子的手,安慰笑道:“娘子不用如此,让进儿他们少去卫家就是了,卫家的事情牵扯不到我们身上的!” 鬼皇的狂后 “嗯!希望如此吧!”张娘子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长安九月 白墨XH 这时,张秀才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同样蹙眉道:“说起知人知面不知心来,这卫书我看着是一片心赤忱真挚,可有的人却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就是从小看到大,我一直觉得品行不错,可也想不到,人家来了金陵城,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是那样风流快活了!”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张娘子有些不明所以起来,抬头看着张秀才问道:“哦?相公这说的是谁啊?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张秀才叹道:“娘子,我说了你可能都不信,我说的这个人是文才了!” “文才?”张娘子十分吃惊,眼睛微微瞪大了看着张秀才,问道,“相公怎么这么说文才了?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相公不是一向挺喜欢文才的吗?这一路上还常感叹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呢,怎么这时候却说这话了?” 张秀才摇头苦笑叹道:“唉!却是我看错了眼了,哪里知道从小看到大的年轻人,私底下在外面却是这么一个浪荡子啊,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了,不然哭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末世 绝世逍遥帝 凌风笙歌 这话说的张娘子越发不解了,疑惑问道:“相公,这是怎么了?文才到底怎么了?居然如此让相公彻底改了看法了?” “唉!”张秀才再次叹息一声,就缓缓道来,“娘子,你听我慢慢和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一大早上我们去金陵书院排队报名,却是遇见了文才了,他一大早上就从一家青楼走出来,显然前天晚上是在青楼里过夜了!” 听了这话,张娘子越发吃惊,不敢置信道:“什么?文才居然去逛青楼了?还留宿于青楼,和青楼妓女厮混一夜?这怎么可能?相公,你是不是看错了,文才这孩子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品行端正,和家里的他娘子也很恩爱啊,我们那几条巷子都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和美呢,这怎么会呢?文才怎么会去逛青楼,还留宿于青楼呢?” 张秀才面露苦笑道:“我怎么会看错呢?毕竟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认错?再说,就是昨天晚上,我还亲眼看见他和几个朋友一起说说笑笑的进了那家青楼呢,今天又是一大早上从青楼出来,都被我撞见了,怎么可能看错?” 张娘子不由无言以对,既然张秀才如此肯定,那自然是没有看错人的道理了,如此说来,那刘文才确实是个夜夜逛青楼的浪荡子了,再不会错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我的生化女友 醉眼酒神 如此想着,张娘子也不由蹙眉叹道:“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文才这孩子本来看着是个品行不错的孩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个这样的浪荡子,这他家里的娘子肯定是不知道了,听说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有着身孕呢,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文才居然背着他娘子,在外面这么荒唐胡来了!唉!幸好!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不然这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哦?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怀着身孕吗?那更是不该了!文才这孩子,如此实在是太不该了,如何对得起他家里的娘子了?唉!”张秀才摇头叹道。 夫妻俩如此议论了一番,说了一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就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都不能够认出真面目了,但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议论议论就算了,不曾多放在心上,他们也不打算传闲话多管闲事,毕竟不干自己的事情,何必多嘴多舌了。

xtnyf精品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四十八章 警醒展示-vilqz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卫家的种种事情,恩怨情仇,秘闻传言,张秀才和梁仁一时觉得事情可笑,一时又感慨唏嘘不已了。 那梁仁说完了这卫家的事情之后,又是看向一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张进、梁谦等人,对张秀才道:“文宽,你说,卫家这样的情况,你能放心让进哥儿他们经常上门去卫家走动吗?这要是在卫家牵扯了什么,得罪了老大或者老二哪个,岂不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说,卫书是个好孩子,和他交朋友是无妨的,但千万别牵扯进卫家那些烂糟糟的事情里面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啊,最好警醒进哥儿他们,要是没必要,最好都别上门去卫家走动,要和卫书见面交朋友,把他约出来就好了,也不耽搁交朋友什么的!” 不得不说,梁仁说的是对的,那卫家有老大和老二在,对自家亲兄弟都能下狠手的人,确实不是什么善地了,张进他们还是少去的好,否则一不小心在卫家得罪了哪个,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虽然卫家看着后继无人,一副日薄西山的样子,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来说,还是有钱有势的,他们可得罪不起。 宋贼 携剑斩楼兰 如此想着,张秀才不由轻颔首道:“嗯!梁兄说的是,等回去之后,我会给进儿他们一个警醒了,让他们以后少去这卫家,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 “哎!这就是了!”梁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倒酒,斟满了各自酒杯,笑道,“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卫家的腌臜事儿,和我们不相干,来!我们喝酒,再干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和张秀才碰了一个,各自仰起脖子干了下去,哈哈笑了起来。 就如此,这席上热闹了一个多时辰,喝酒吃菜聊天,直到夜里八、九点,这才散了席,张进、张秀才他们就离开了这梁家,打着灯笼,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了。 小院厅堂里,张秀才坐在小桌前,打着酒嗝,一身的酒气,显然在梁家和梁仁喝了不少了,此时酒意上头,头脑却是有些晕乎乎,醉醺醺的。 张娘子不由笑着埋怨道:“相公,又喝了这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现在难受吗?可想吐?” 守 婚 如 玉 张秀才摆了摆手,笑道:“也没喝多少,就是和梁兄喝了几杯而已,不碍事!” 星际小法师 韶安闲 张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给张秀才倒了一杯凉茶,转而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这天色也晚了,你们洗漱一番,就也回房歇息吧!” 张进他们就是应道:“是,娘(师娘),我们回房了,你和爹(先生)也早点歇息!” 说着,他们就是要起身离开这厅堂,回房去了,却不想这时候正喝茶的张秀才叫住了他们:“等等!你们先别忙着回房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闻言,刚起身要离开的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三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他爹(先生)要和他们说什么,不过既然让他们留下,他们也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听听张秀才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了。 那张娘子也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张秀才,蹙眉询问道:“相公留下进儿他们想要说什么?这天也晚了,要不是什么急事大事,明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晚上就让进儿他们回房歇息吧,进儿他们这两天也累了,你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也是难受,也该早点回房躺下歇息吧,如何?” 张秀才却摇头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急事,就是想嘱咐进儿他们几句而已,免的我明天忘了,还是现在说了好!” 既然张秀才如此坚持,张娘子也没有再劝,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更是端坐着,神情郑重,看向张秀才,静听他要说什么。 张秀才却是又斟酌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刚才在席上,我和你们梁伯父打听了卫家,就是卫书的家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卫家的事情,现在就和你们说说,据你们梁伯父说啊,这卫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张秀才把刚才从梁仁那里听来的关于卫家的事情一一道来,缓缓叙述了一番,却是听的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卫家居然是这个鬼样子了,如此的腌臜不堪入目。 听完之后,张娘子都不由蹙眉道:“这,这,这真是卫书家吗?那孩子看着不错啊,待人做事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怎么这卫家竟是这么不堪了?” “嗯!卫书确实不错!”张秀才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是看向张进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你们和卫书交朋友,这倒也无妨,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嘛,不可混为一谈了!不过,我还是要警醒你们一句,这卫家这么乱,你们要是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上门去卫家了,免的招惹是非麻烦,这卫家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掺合进去,更加掺合不起了!” 那张娘子也是忙附和道:“是!相公说的是!卫家这样的人家,在金陵城可都是有钱有势的,我们可招惹不起,进儿,志远和元旦,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去卫家了,这卫家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知道了吗?就是卫书,他要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你们来往倒可以,可不要再去卫家了!” 显然,张娘子比张秀才更加小心谨慎,直接就让张进他们不要去卫家了,其实她还想说的是,就是卫书,也不要来往才好,免的招惹什么麻烦,但到底不曾这样说了。 张进、方志远他们听的面面相觑,张进更是多看了一眼那朱元旦,果然就见朱元旦低着头神情有些不甘愿的样子,他顿时心里了然,恐怕这死胖子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去卫家,见见那九小姐呢,这死胖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 但不管朱元旦心里如何不甘愿,既然张秀才、张娘子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只好和张进、方志远一起应道:“是,爹(先生),娘(师娘),我们会注意的,不必要不会去卫家的!” 张秀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们这些,也只是给你们一个警醒,这卫家水浑,不是什么善地,还是少去为好!好了!我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这一天也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去吧!” 琥珀 之 剑 凤倾城之毒医娘亲 “是,爹(先生),我们回房了!” 张进等人应了,见张秀才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起了身,离开了这厅堂,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极道神体 而他们一走,张娘子也熄了厅堂里的灯火,搀扶着张秀才回了他们的房间了。

u1yab熱門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七章 後繼無人分享-xwtix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 – 张进的上进之路 听完了一番梁仁关于卫家的腌臜事儿的叙述,张秀才就是无语,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卫家居然不堪成这个样子,兄弟内斗,不死不休,第三代子孙又是奢靡淫~乱,不堪入目,这简直就是家道要衰败的迹象啊,最重要的是,家里都这么乱了,卫老爷子就看着不管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秀才心里疑惑,口中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疑惑不解道:“这家里乱成了这个样子,卫老爷子就不管只看着吗?” 天庭 清潔 工 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 梁仁却是摇头失笑道:“管!当然是管的!可是又该怎么管呢?这老大和老二可是结了死仇的,都恨不得要对方的命了,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不是卫老爷子一发话,两兄弟就能够冰释前嫌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卫老爷子管了,严厉呵斥了老大和老二,让他们都收敛点,不可再这样陷害使绊子,到底是亲兄弟,一家人,闹成这样都成了外面人的笑话了!可是,老大和老二表面上是应了,但暗地里那争斗可从没停止过,更是刀光剑影,争斗不休了!” 數字 人生 “那几年,卫家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利润大大缩水,甚至遇到有好几次危机了,差点周转不过来,家业都要败落了,要不是卫老爷子凭着老关系,上门找了好几家几十年的商业伙伴借银钱周转,这才盘活了卫家,否则今天恐怕金陵城都没卫家这个名号了!” 命运交响曲之重生 说完,他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张秀才斟满了酒杯,两人碰了碰,他就一仰脖子干了下去。 少谈多怪 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 云中月 张秀才也是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随即就是感叹道:“唉!梁兄,说到底,这卫家这事情的祸根其实还是卫老爷子自己埋下的,当初就不该太过看重老二,让老二起了争家业的心思,如果早点明确老大是家业的继承人,让老二死了心思,未必就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梁仁颔首赞同道:“可不就是如此?卫老爷子一辈子精明强干,做了一辈子生意,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挣得了偌大的家业,可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弄的家里不宁,兄弟反目,子孙成仇了,就是这一辈子的家业都差点败在不肖子孙的手上,啧啧!也真是可叹可惜了!” 奸臣 此生非你不可 桃心然 张秀才听了,也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道:“可既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卫老爷子怎么还不让他们分家呢?这样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岂不是擎等着再闹出更难看的事情来?还不如分家好了!” “分家?哈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梁仁摇头好笑道,“文宽你是没做过生意了,这老大和老二在争家业的这些年,可是往卫家的各种生意里面做了不少手脚的,卫老爷子要是敢分家,把哪一个分出卫家去,文宽你信不信,另一个肯定就能够弄的卫家分崩离析了,到时候卫家就要散了,为了维持卫家这个架子,这家分不得!卫老爷子也不敢分,不然卫家一旦势弱,那些平时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肯定第一个扑上来把卫家按的死死的!” 说到这里,他不由也是唏嘘道:“这祸根是卫老爷子埋下的,现在这苦果也是这卫老爷子在尝了,兄弟反目,子孙成仇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家业,只卫老爷子一个人在撑着,如今那老大老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那些奢靡淫~乱,只知道花钱嫖娼玩乐的子孙们就更是指望不上了!” 张秀才皱眉不解道:“除了老大老二,不是还有老三吗?这老三应该也可以继承家业吧?” 梁仁失笑着摇了摇头道:“文宽,这卫家老三就是卫书的父亲了,也就是去年我们见到的和卫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人!” “按理说,老大老二成这个样子了,是不能够把家业交给他们的,老三应该可以栽培一番了吧?可是文宽你不知道,这老三,卫老爷子从小就是把他往读书人方向栽培的,可能是指望着老三能够走科举之路,考功名走仕途了!” “但是,文宽你也知道了,这老三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了那么多年书,都人到中年了,去年才和自己的儿子、爹一起通过童子试,考了个秀才功名,最重要的是,这老三读书读迂腐了,也只知道读书,喜欢收集古籍字画,各种孤本,对于继承家业做生意啊,人家没兴趣,根本不去和两个哥哥争,只一心躲在自己的书房里读自己的书了!” 张秀才不由无言,哑然失笑道:“这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去年见到的卫书的爹是这样一个人!我看着还是说话挺和气,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啊!” 梁仁好笑道:“是!这卫老三是好相处了!好笑的是,不仅老大和这老三关系挺好,就是老二也和这老三关系不错,可能是老三根本不争家业的原因吧,老大老二感觉不到威胁了,居然都对这老三不错,两家人和这老三家相处的都还好,你说可笑不可笑?” 张秀才不由又是无言以对了,摇了摇头,失笑一声,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梁仁却是又继续道:“所以啊,卫老爷子现在也难了,家里子孙指望不上,将来家业都不知道该谁来继承了,恐怕他这老骨头一倒架,卫家就要紧跟着分崩离析了,散了个干净,啧啧!” 第七任新娘 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动,又忽的道:“哎!文宽,你听进哥儿他们说过吗?这卫老爷子好像到现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已经不指望儿孙了,开始栽培起小孙女儿来,希望将来小孙女儿能够招婿上门,继承家业呢!” “啧啧!都说多子多福,可这卫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五六个了,这么多儿孙,可福气多少却是没看到,糟心事却是不少了,这卫家,卫老爷子活着是还能继续撑下去不散架了,可卫老爷子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这卫家最后结果会如何了!后继无人了!唉!” 无忧玉兰花开相思 蓝懒 张秀才不由默然以对,然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拿起酒壶给梁仁和自己都斟满了酒杯,又是端起酒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了。

un9f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a5u6c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妖妃愛爬墻:狐王,上榻玩 豪門密愛:妳好,靳先森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武道極鋒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武逆蒼穹 蕭漠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情生婚滅 妍媚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星空武神 璇玑心德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

ds3kr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txt-第兩百三十三章 “進讒言”分享-fnnuf

小說推薦 – 張進的上進之路金陵书院大门前,坐在排队的人群中,张进和方志远看着那说说笑笑的刘文才、秦原等人走向花香楼,各自都是面露不喜不快之色了。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 那张进忽的神情微动,起身来到了张秀才身边,俯身在他耳边小声道:“爹,你看对面花香楼,那可不是刘文才、秦原他们吗?” 闻言,张秀才不由半起身,伸头向对面望了望,果然看见了迈步刚要进花香楼的刘文才、秦原等人,顿时他眉头又是紧皱了起来,神情严肃,面露不喜。 张进觑着他的神情,又是斟酌着道:“没想到这刘文才倒是真风流,一来到金陵城这样的温柔乡里,就夜夜笙歌了起来!啧啧!平日里看着,他待人接物也是大方有礼,品行还不错呢,可没想到也是个夜夜逛青楼的风流人物了!” “别说了!”张秀才大皱着眉头打断道,“你在我耳边说这些干什么?刘文才怎么样,风流不风流的,与你有什么相干?与我们都没什么相干,别去管别人家的闲事了,我们管不着,不用你在我耳边像个进谗言的小人似的,把刘文才说的越发不堪,这副姿态也显的十分难看!” 张进又被训斥了,都被张秀才说成进谗言的小人了,不过张进看着张秀才越发厌恶的目光,心里却是十分满意,并不曾因为被张秀才训斥就不快了,毕竟他平日里时不时就要被张秀才训斥了,这么训斥几句不痛不痒的,他也不在乎。 最重要的是,此时他“进谗言”的目的达到了,让张秀才看清楚刘文才的“真面目”,这才是他此时“进谗言”的目的所在了。 凤凰皇朝:新帝绝品宠后 原本,这一路上从石门县来到金陵城,刘文才还是那副落落大方,待人接物都很是客气的模样,即使张进不喜欢他,也找不到什么错处了,想“诋毁”“进谗言”都没机会了。 啟明星探案集 鏡月藍 如此一来,就连张秀才对待起刘文才来,也是颇为关心亲近的,甚至有的时候,看着刘文才这么落落大方,品行端正的样子,还十分可惜当初娴姐儿和刘文才的事情没成呢,口风上还是比较喜欢欣赏刘文才的。 無敵煉氣期 可是现在,刘文才暴露出来的“真面目”,却是让张进有“诋毁”“进谗言”的机会了,他也果然毫不犹豫地在张秀才面前“进谗言”了,也因为是亲眼所见,所以张秀才也不得不信,他自己却是看错眼了,本以为品行不错的后生晚辈,却是个夜夜逛青楼的浪荡子,这彻底扭转了他对刘文才的好印象了,也是变的厌恶不喜了起来,这也正是张进的目的了。 张秀才又是看向张进,冷哼一声警告道:“别管别人,你自己却是要洁身自好了!那种青楼欢场之地,其实白日里去见识见识也无妨,可夜里逛青楼楚馆的大多都是浪荡子了,和青楼女子谈情说爱,纠缠不清,可没有什么好结果!进儿,我可警告你,可别哪天让我发现你也像刘文才他们这样不自重了,夜夜逛青楼,那我可轻饶不了你了!” 张进既已是达到了“进谗言”的目的,又被训斥警告了,自是不会再在张秀才身边多待了,自己找不痛快。 他忙笑着应道:“是,爹说的是,我肯定洁身自好,肯定自尊自重,不会像刘文才他们这样风流,夜夜逛青楼了!” 星际大欢喜 西来 “哼,那最好不过!”张秀才斜眼看他,冷哼一声道。 忘川河邊壹竹居 澨柳 张进陪着笑脸,也不多说什么,又是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鼻子里哼着小曲,环顾看着这金陵城的繁华夜市,也有兴趣盯着那对面喧嚣热闹起来的花香楼看看了,反正心情很不错了。 其实说起来,这向张秀才“进谗言”这事情,张进做的颇有些损人不利己了,虽然破坏了刘文才在张秀才心里的好印象,他自己却也惹来了一顿训斥和警告了,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又是什么? 可是,张进还是觉得高兴了,可能是从小就看刘文才不顺眼吧,气场不合,这以前没机会强行抹黑刘文才就算了,可有机会他就不放过了,即使“损人不利己”也要添油加醋地在张秀才面前说几句了,就好像这样就能够证明他之前不喜欢刘文才,是自己有多么先见之明似的,可不是自己总是要找刘文才的错处麻烦,而是他确实品行不端了。 说起来,刘文才也确实是品行不端了,他娶的那位娘子,娘家在石门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据说家里也是有几百上千亩良田,县城里店铺五六家了,不然当初嫁女儿的时候,也不可能风风光光地给女儿十几抬的嫁妆了。 这十几抬嫁妆在金陵城有钱人家眼里或许显的寒酸了,可在石门县那样的小县城,就显的十分阔气大方,毕竟行情不一样嘛,石门县那样的小县城嫁女儿的,有的别说嫁妆了,多的是收了彩礼,只给个包袱皮几件衣服就嫁出门的女儿了,就是张秀才和张娘子这样疼爱女儿的,当初张娴和田丰成婚的时候,也只是陪嫁了三四抬嫁妆而已,多的却是没有了,家里境况也陪不起太多嫁妆了,如此看来,这十几抬嫁妆确实是十分阔气大方了。 權傾天下 水清淺 可是,人家娘家如此阔气大方的嫁女儿,把女儿嫁给了刘文才,这几年,他娘子也是生儿育女,孝顺公婆了,和刘文才看着也是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的样子,张进他们那几条巷子里的邻里邻居的,议论起来,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呢! 却没想到,这刘文才一离开了石门县,来了这繁华热闹的金陵城,就立刻把他那恩爱的娘子忘了个干干净净,夜夜逛起了青楼起来,别说对不起他娘子这几年生儿育女、孝顺公婆的辛苦付出了,恐怕连他那老丈人当初出的那十几抬嫁妆都对不起了,确实可以说一个品行不端了! 甚至于,可以暗暗戳一个“陈世美”的钢印了,毕竟这刘文才还没考科举出头呢,还是个小秀才就这么风流忘了家中娘子,等他考科举出头做官了,那恐怕就要嫌弃甚至抛弃家中糟糠之妻了,这和陈世美简直如出一辙了。 武霸九霄 香烟下酒 或许这也是张秀才此时的想法吧,所以此时张秀才看着对面莺莺燕燕、热热闹闹、灯火通明的花香楼,却是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神情极为严肃。 就是那旁边的梁仁都察觉到了他的神情有异,不由笑问道:“文宽,怎么了这是?是进哥儿刚刚说什么,惹你生气了?” ———— 张秀才摇了摇头,苦笑感慨道:“没什么!和进儿不相干,只是我想着别的事情了,梁兄,你说,这夜里去花香楼闲逛的年轻读书人,这样的浪荡子,他家里的娘子可要怎么办啊?可不是可怜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